她口中念着咒語,我很快聽出來他的咒語好像是出自道派,也很快的學會了她口中的咒語,她每每用她的咒語來對付我的們周圍的結界的時候,我就同時念出來去對付她自身。

一開始因爲我們是同時唸的,而且她和根本不會想到我會念她的咒語,所以她根本沒有發現,反倒是覺得自己的咒語出了問題。不過很快,她已經發現了。

她飛快的唸咒語,然後又突然停下,我沒有反應過來,就仍舊在念,所以一下子被她發現了。

“你怎麼會這個咒語?”她問道。

“你是道家的人?”我反問道。

“你難道是道家的人,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你這號人物,你是一個生人,但是在我們道派生人而且像你這個年紀,根本就不可能能夠接觸道這個咒語。”老太婆這會顧不上攻擊我們了,反倒是研究起我的身份來。

我笑而不語,其實心裏面慌的很,現在只能拖住一會兒是一會兒了,現在只要保住結界就能夠保住我們的命,但是若是這老太婆一旦發現我的身份是僞裝的,要拼死破了這結界,到那時,我和蘇溫柔就真的會淪爲他的口中餐了。

“你若是再不說,我可要發火了。”老太婆威脅道。

“那你先告訴我你到底是是誰,爲何會出現在這裏。”我問答。

老太婆嘿嘿一笑道,“還會跟我談條件了,好!我就告訴你,看你能夠怎麼樣?我是神婆,來這裏是爲了幫一個的朋友的忙。”

“幫朋友的忙,是塗山雬月嗎?我們可是自己人,你不要弄錯了。” 情生婚滅 我連忙的說道,感覺忽然升起了希望。

“哼!那老狐狸倒是跟我說過,讓我不要傷害你們,但是現在我餓了,而且我只欠那老狐狸一個人情,幫他還了這個人情我們就兩不相干了,哪裏還管這個。”

我一聽傻眼了,難道這雬月是引狼入室了?

紫臺行 “那雬月呢?你知道他在哪裏嗎?”我又問道。

“他在路上被人追殺呢。”老太婆漫不經心的說道,聽到這裏,我心中大驚,這就要追問到底是什麼人在追殺雬月,卻被老太婆給打斷了,她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你問的太多了,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頓時一愣,關於老太婆的問題,我若是實話跟他說,我是可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記住我所聽到的咒語,她一定不會相信,但是若是不跟她說一個讓他相信的,她肯定又會發怒。

忽然,我靈光一閃道,“我是在明月道觀裏面學會的。”

“明月道觀?”老太婆狐疑的問道。

“那你跟明月道觀什麼關係?”老太婆又問道。

我跟明月道觀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就直接告訴他沒有關係,只是到了明月道觀之後,偶然發現的,若是她不相信的話,現在可以去明月道觀去看啊。

“我纔不去呢,現在明月道觀裏面已經打起來了,能死多少人還不一定呢。”

“大氣來了,誰?”我下意識的問道。

老太婆沒有說話,但是看了看我和蘇溫柔,她冷哼了一聲,就接着走向了軒轅上祁。

我心中一鬆,知道看老太婆的意思多半是已經放過我們了,但是她也不能對軒轅上祁不利啊。

“臭女人,你放開他。我不許你傷害他!!!”我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聽見蘇溫柔在旁邊喊道。

老太婆被這麼一喊,好像十分的生氣,她從懷中拿出來一個銀色的簪子,猛地朝着我們的結界刺了過來。

“我平生最恨別人喊我醜女人,現在就殺了你。”

老太婆說着,我就覺得好像一股巨大的力道,已經朝着我們襲過來了。 蘇溫柔在結界裏面已經承受不住那道力度了,直接慘叫了一聲。被拍出了結界之外。原來這老太婆剛開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想要一下子將我們置於死地。她現在憤怒起來,守在我們周圍的結界對她來說跟本毫無意義。

蘇溫柔被拍出結界之外,我不敢遲疑,飛快的撲在他的身上,這個時候。老太婆已經到了我們的的眼前。

她從上俯視着我們,厲聲問道。“我哪裏醜了?我哪裏醜了?”

原來他是將蘇溫柔說她的臭女人聽出是醜女人了,但是現在即便她聽錯了。我們肯定也不敢就此改口去改啊,那樣的話,恐怕會讓老太婆更加的生氣吧。

“我們錯了婆婆,您一點都不醜。”我小聲的說道。

這話我也不知道究竟怎麼說才能夠不惹她生氣。

“我現在就要吃掉你們。”她惡狠狠地說着。從懷中拿出一張人面皮來,直接放到了自己的臉上,這一下一看。頓時變成了一張十分妖冶的臉。

我們和蘇溫柔都是一愣。

“等我把你們的臉皮也扒下來,就帶上你們的臉皮。”她又惡狠狠地說道。

這句話很管用。直接把我們給嚇的半死。

我擋在蘇溫柔的前面,老太婆的手伴着一陣疾風已經朝着我的臉皮上面抓了過來,我閉着眼睛。將手中早已經準備好的四面佛牌直接朝着他的手上拍了過去。

“啊!”

果然聽到了一陣慘叫聲。那老太婆的身子猛地向後飛了過去。

我不可思議的看着手裏面的四面佛牌,不知道爲什麼,我現在竟然覺得四面佛牌好像是越來越厲害了。

難道都是師傅的旨意?我從來沒有對四面佛牌做過什麼事情,那唯一能讓四面佛牌變得厲害的恐怕只有我的師父了,想到這裏,我將四面佛牌放到手心裏面朝着四方拜了三拜。

而當我直起身子來的時候,竟然發現四面佛牌在我的眼前閃了一下金光,好像是在響應我一樣。

我心中頓時一喜。

再去看老太婆的時候,她正一臉震驚的看着我。

我把蘇溫柔從地上扶了起來。

“把你手中的東西給我看看。”那老太婆忽然厲聲喝道,隨着這一喝,一計更加凌冽的掌風已經朝着我們襲來了。

我心中大驚,剛纔剛把蘇溫柔從地上扶起來,這一會兒的功夫,我連手上的四面佛牌都拿不出來。

正準備閉上眼睛爲蘇溫柔當上這一掌,就感覺身子忽然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環繞起來一樣,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雬月正站在我們的身旁。

他滿臉嚴肅的看着眼前的神婆道,“神婆,怎麼過了這麼多年,你的性格還是這麼的刁鑽的,早知道我真應該帶着某人來看看你這幅尊榮。”

那神婆一聽這話,臉上的戾氣頓時收斂了,她冷冷的哼了一聲道,“快點,要做什麼,不然我就走了。”

雖然這話也是冷冷的,但是明顯有向雬月討好的樣子,雬月沒有再說話,從懷中拿出一個骨灰盒來。

我看到他手中的骨灰盒,心中一驚,莫非是芷菡現在已經化成了骨灰了。

神婆看到雬月手中的骨灰盒的時候,也是一愣道,“你要用這個東西跟軒轅上祁合魂嗎?你就不怕合錯了?”

我也十分納悶的看着軒轅上祁,想知道爲什麼我們當時好好的將芷菡下葬了之後,她現在竟然變成了骨灰。

雬月沒有說話,只是對神婆吩咐道,“我們的時間不多,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二人合魂了,這樣就再也沒有人能夠從中作祟了。”

雬月的話說的很急迫,好像後面還有什麼人在追殺他一樣。

神婆沒有說話,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蹲在一旁碎碎唸的軒轅上祁一下子點住了穴道,我心中暗暗的吃驚,原來此時的軒轅上祁在他們的眼中竟然是這樣的不堪一擊啊。

被點住穴道的軒轅上祁被雬月和神婆放平在地上,我和孫溫柔都上前準備幫幫忙,卻被神婆一嗓子給吼了出來,至少躲得遠遠的,免得惹神婆不開心,她再從中作怪。

雬月冷着臉子,在旁邊飛快的畫着紙符,之後將紙符往空中一撒,然後口中唸唸有詞,直接那些符紙就一下子像是炸開了一樣,緊接着就轟的一聲燒了起來。

接着雬月一邊唸咒語,一邊手勢不停的指揮着那些符紙化成的灰燼,直到最後,那些符紙的灰燼竟然環繞出了一個八卦的符號,圍繞在軒轅上祁和神婆的周圍。

神婆一邊念着咒語,一邊伸出手來從骨灰盒中拿出芷菡的骨灰,一點點的灑在軒轅上祁的身上。

忽然就在這時候,我聽到軒轅上祁的從嗓子裏面發出了一陣痛苦的低吼聲,好像他明明想要吼叫,卻又被人死命的壓着嗓子一樣。

看的我和蘇溫柔都是緊張不已。

神婆的咒語又快又狠,過了差不多有半個時辰,雬月的符紙已經用完,而神婆手中的骨灰也已經散盡了,兩人這才慢慢的減慢而來速度,直到最後,完全停了下來。

雖然他們剛纔只是在唸咒語,但是看起來好像是已經用盡了自己身上的體力一般,兩人都癱軟在地上,最後還是我和蘇溫柔將他們扶到了沙發上面。

雬月點點頭對我說道,“放心吧,現在都已經好了,就只等軒轅上祁甦醒過來了。”

蘇溫柔聽到這裏,對這雬月說了一聲謝謝,然後就去守在了軒轅上祁的身邊。

神婆休息了一會兒就提出要離開了,但是離開之間她提出想要看看我手中的佛牌,我看了一眼雬月,雬月朝着我點點頭道,“給她看便是,她不敢作怪的。”

神婆也看出來是我不相信她,冷冷的哼了一聲。

華娛小生日常 我見狀,將手中的四面佛破遞給了神婆,想來既然雬月都說沒有事兒,那就肯定沒有事兒。

神婆將佛牌拿在手裏面,四面看了看,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連連的搖着頭嘆道“老了,真是老了……”

說罷將佛牌還給我,轉身不見了身影。

“什麼意思?她搖頭什麼意思?”我問雬月道。

雬月淡淡的說道,“她是覺得她竟然被一個她不認識的神器給打飛了,這是一件讓她沮喪的事情,所以她才說自己老了,連不知名的神器都打不過而了。”

原來是這樣,我點了點頭,不過,我手裏面的四面佛牌可不是普通的東西,他是師父留我的,而且現在師父已經羽化成仙而來,這神器自然也不是普通的東西了。

軒轅上祁也睜開了眼睛。

他只看了一下週圍,好像本來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臉上的表情冷的嚇人,蘇溫柔看起來怕怕的,不過看樣子她也知道軒轅上祁已經恢復了,所以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乖乖的坐在一旁。

軒轅上祁沒有說話,站起身來,直接上了樓。

我目瞪口呆看着,“他怎麼了這是?”

“恐怕是接受不了,自己被一個小魂魄給控制了吧,不過這樣也好。”雬月說道。

“也好,是什麼意思?” 枕上暖婚:萌上小甜妻 我繼續問道。實在不懂這有什麼好的。

雬月嘆了一口氣道,“原本的時候,軒轅上祁因爲對芷菡有愧,心裏面還會一直記掛着,但是因爲有了這一次的經歷,軒轅上祁反倒不會在繼續記掛着芷菡了,反倒會覺得這個女人是故意要用魂魄來控制他的。”

“況且,”雬月接着說道,“這控制魂魄本身就對軒轅上祁的魂魄會產生不好的影響,我們是來的及時,若是再晚些的話,恐怕這軒轅上祁連魂魄都不穩了,那樣的話,他就要重新修行上千年了。”

我聽後大驚,原來這裏面有這麼多的事情,怪不得當初雬月來的時候,會不顧我們的安危,也要趕緊的去找救軒轅上祁的法子,原來是這樣。

“你說在明月觀的時候,發生了一些到底是什麼事情,還有是誰在給軒轅上祁搗鬼。”我又問道。

“是鳳翼!”雬月冷冷的說道。

我心中大驚,鳳翼?他怎麼會在明月道觀出現。

“他發現了芷菡的蝕骨魂,現在天軌組織正在追殺他,所以他想要用芷菡的蝕骨魂來隱藏自己的功力。”雬月說道。

我心中暗自瞭然,怪不得這一陣鳳翼都沒有動靜,原來是爲了躲避天軌組織,而現在他知道了芷菡蝕骨魂的存在一定會想辦法得到的。

不過着一切已經晚了,軒轅上祁已經跟芷菡合魂,那鳳翼已經完全沒有機會了。

“可是現在軒轅上祁已經跟芷菡合魂,想來這鳳翼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機會,還是早早死心的好。”我說道。

“不!還是有機會的。”雬月喃喃的說了一句,沒有再說話,已經坐在沙發上面入定了。

樓上的軒轅上祁和蘇溫柔也已經沒有了動靜。

我心裏面卻一直在嘀咕,到底雬月說的還有機會指的是什麼,是說鳳翼還會來找我們的麻煩嗎? 我們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完了,等雬月從入定中甦醒過來。我們就開始商量回家解決姐姐和媽媽的事情。

雬月帶着我回到了家中。正好看到姐姐正一臉難受的躺在家裏面客廳的地上,爸媽也還沒有回來。

“姐姐”我趕緊的上前將她扶起來。

姐姐看到我的時候。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瑤瑤,我看到媽媽了,你們快點去救她。”

“你在哪裏看到媽媽了?”我焦急的問道。

但是,姐姐像是有點神思不清似的。這一會兒又說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姐姐哪裏有什麼孩子啊。

“把她扶起來吧。我來看看。”雬月說着,唸了一個咒語。將姐姐的身體一下子放到了沙發上面,她伸出手指放到姐姐的太陽穴附近,沒有捱到,但是從手指上面射出來的一束金光只好打進了姐姐的太陽穴裏面。

過了一會兒。雬月才抽出手來。

“怎麼樣了?”我問道。

“跟那個小孩一樣的情況,你在她的身上找找看是不是有一樣的琉璃珠。”雬月說道。

聽罷,我在姐姐的身上翻找了半天。終於在姐姐的一個挨着身子的兜裏面看到了一個黑色的琉璃球,跟那個小男孩身上的一模樣。

雬月結果琉璃球。伸出兩指,對着琉璃球唸了幾句咒語,我就看到從琉璃球上出現了一片氤氳的黑影。

從氤氳的黑影裏面逐漸的現出一個人形來。

看起來像是一個嬰兒的樣子。有人的兩個手掌大小。他蜷縮着身子,此時忽然的擡起頭來,之間被黑霧瀰漫的臉上,有一雙煞白的眼睛,正在直直的看着我們。

他好像十分的氣憤,看到我們的時候,全身都在發抖。

我死死的盯着他。

“你是誰?”我問道。

“我就是被你們弄下來的鬼胎。”那小鬼惡狠狠地說道,“拿命來吧。”

他大喊了一聲,就朝着我們撲了過來。

但是他的魂魄被所在琉璃球的附近,根本就打不到我們。

而他自己則被氣的亂叫亂跳。

雬月又唸了一句咒語,只見那道黑影又全然被吸進了琉璃球裏面。

“這琉璃球到底是什麼東西?爲什麼能夠收納人的魂魄呢。”我問道。

雬月瑤瑤頭道,“我現在還沒有發現這個東西到底是怎麼來的,但是想來很快我們就會知道的。”

“我們去爸媽?”雬月又說道,

“你先在知道爸媽在哪裏了?”我聽後大驚,連忙問道。

雬月一邊說着一邊在姐姐的枕邊也同樣放了一張符紙,接着就帶上了我。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地方,這地方冷的很,感覺自己能夠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動的聲音。

雖然心裏面緊張,但是旁邊有雬月正在牽着我的手,所以我仍舊覺得十分的安心。

“雬月,我們這是在什麼地方啊?”我問道。

這裏面好像密封的很好,說出話來還有迴音。

“在孟嬌陽的老窩裏。”雬月笑了一聲說道。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