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顯的嘲弄讓南宮輝雙眸都赤紅了,“小曼,難道,你不知道人言可畏嗎?”南宮輝只能這麼說,更多的事他不能讓餘小曼知道,即使她懷疑佬什麼。 跪寵嬌夫 然而,餘小曼心裏懷疑的根本就不是孩子這事。她懷疑南宮輝有什麼惶恐或是見不得光的事,讓周子惠知道,所以他步步退讓,現如今,他又爲何把她趕了出去呢?

“人言可畏?輝,難道你這樣就不怕人言嗎?“

“怕!可是我能堵上幽幽衆口嗎?我不能!正因爲我不能,所以我讓周子惠在別墅裏住了下來,讓她在這裏作威作福的,我就是要用鐵一般的事實來堵這幽幽衆口,可是,現在我堵不了。事發生在別墅裏,周子惠一定會扭曲事實,說我南宮輝薄情寡義謀殺了她跟我的孩子,說你餘小曼心如蛇蠍的要薩除小三。小曼,你說輿論會相信她,還是相信我們呢?”南宮輝赤紅着雙眸,痛心疾首的說着已然存在的事實,他只是想證明,不管留不留下週子惠,社會輿論都是這樣的,那他又何必徒增自己的煩惱呢?再說了,他也不敢跟餘小曼說水蟹幫和費貝爾都在找着她。一說,以餘小曼現在的敏感度,她一定會問他消息的來源,那如何回答。

“我現在管的不是輿論問題,是道義!輝,你知道什麼叫道義嗎?”餘小曼此時雙眸中充滿了失望,他跟她想的完全不同。她承認,南宮輝說的一切都是事實。可是,她只是覺得要趕走周、子惠也不是在她剛剛失去了孩子的時候。她從來都知道周子惠的處心積慮,可是她也惡劣到使陰謀詭計的讓她跟南宮輝分離。

餘小曼不知道自己現在固執得有多離譜,她沒見不代表沒有。

而關於那些,南宮輝從來沒向她提起,他只是單純的想保護她,不想讓被那些污濁玷污了她那純潔的靈魂。

“行,道義!在這方面,我對周子惠真的很欠缺!說句實在話吧,我從骨子裏面討厭她!你知道我討厭她什麼嗎?”南宮輝快被餘小曼急火攻心,“我討厭她如螻蟻般的靈魂!所以,無論你是怎麼看這件事的,周子惠永遠也不可能再回到別墅裏。”

南宮輝說完,不想再跟餘小曼爲周子惠吵下去,轉身重重的踩着樓梯回房了。

而此時,餘小曼覺得南宮輝真的不可理喻,她有說再讓周子惠回來嗎?她只是心裏有些不滿他的說一套,做一套,出差之前,他明明有說給她一個好的安頓,他就是那麼好的安頓?把一個剛剛經歷了失子之痛的弱女人趕出了別墅。

她也是隻是懷疑,他的心真的是善良的的嗎?

看南宮輝氣沖沖上樓之後,餘小曼心中更覺委屈,涓然的淚水不爭氣的股股下流。

“小曼!別急!少爺也是在氣頭上話重了一點!你別在意!”王媽從廚房裏走出來,輕輕的幫小曼臉上的淚珠擦掉了,“但是,小曼!少爺說的也沒錯,周子惠根本就不在乎肚子裏的孩子,我和小春她們都見這她好幾次用力的打着自己的肚子。你說,天下父母心,哪有這樣的做的。再說了……”王媽住嘴不說了,少爺說了不讓小曼知道那此污穢之事。

餘小曼用手抹了一下淚,“王媽,再說怎麼了?”

“沒什麼!”王媽想了一下,還是不說的好,小曼誤會這樣了,少爺都還在保護她,她又何必多嘴呢?“少夫人!相信少爺吧!他不會做些無理由的事的!”

“可是,要我怎麼去相信他呢?”餘小曼也想相信,然而,她沒有那資本去相信他,他有太多的讓她疑惑了。

“少夫人!別想那麼多了!去休息吧!少爺決定的事還從來沒有錯過,或許有一天,你會知道的。”

“王媽,你知道些什麼嗎?”

“王媽不知道!但是少爺我多少了解一點的,如果周子惠不是那麼的危險,少爺絕對不會那麼無情的。就像是小煜的媽媽一樣。”

“小煜媽媽?”餘小曼微愣了,這跟小煜的媽媽有關係嗎?

“少夫人!你也去休息吧!我這副老骨頭越來越不經摺騰了,也要去休息了。”王媽一說完就知道自己闖禍了,就趕緊的想走了,就連專爲餘小曼準備的參燙也忘記端給她喝了。

“王媽!”餘小曼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王媽已經往後園走去。這真的勾起了餘小曼的莫大好奇心,她一直都想了解紫漫這個人,可是,她卻也沒向任何人打聽過。她怕閒言閒語,更怕聽到人人都說紫漫好,是南宮輝的最愛,而她不過是她強貼上南宮輝,是南宮輝勉強娶來的替代新娘,若是那樣,叫她情何以堪?

然而,今天王媽主動提起紫漫,她怎麼能不急切呢?

可是,王媽的迴避態度讓她心裏疑雲如要下驟雨之前的預兆一樣,鋪天黑地的蓋了過來。

“王媽!”她有些急切的追了兩步,見王媽如後面跟着鬼魅一樣的急步的走進後園的門,她不強求的停下了步子。

爲什麼王媽會那麼害怕她問起紫漫的事?難道其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嗎?

此時,餘小曼在心裏深思了起來,以南宮輝對周子惠的討厭程度,他絕對不可能讓她住時別墅,可是又爲什麼讓她住下了呢?當時,她真的以爲是南宮輝愛她,所以將就了她,可是現在看來,那不過是一個可笑的自以爲是。只是她有點不明白,孩子沒了,他又怎麼會把她趕出去呢?猛然的,咖啡廳的一幕一下竄進了她的腦海裏,她清楚的記得當時,周子惠說的是楊澤凡要殺她,可是楊澤凡爲什麼會出現在那裏,真如他之說,只是給周子惠打一劑營養針嗎?

當時,她是半信半疑的,再加上週子惠本就不討喜,周子惠自己不追究,她也有點循私的意思,所以沒再問,相信了楊澤凡的措詞。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南宮輝也應該在那裏吧!或許,就是那時他強搶了周子惠手中可以威脅他的證據吧!

這樣想來,一切都通了。威脅他的證據沒有了,他就可以把周子惠趕出去了,多留周子惠或許真如他之說,用事實來證明周子惠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他的。

然而,是什麼事讓南宮輝害怕呢?是跟紫漫有關嗎?

餘小曼站在樓梯處想了很久,很久,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南宮輝就站在通道上,看着樓下發呆的餘小曼,也是很久、很久,但他始終沒有下來叫餘小曼。

當餘小曼站得腿有些酸之時,她和舉步往樓上走去。

南宮輝見餘小曼終於肯回房間了,輕嘆了一口氣,先回了房,今天,他心裏也確實真的不痛快,所以他也不想再去哄他那位小妻子,反正他把她的脾氣都摸透了,生氣那也不過是打哈欠的事。

然而,這次,他錯估了餘小曼。

餘小曼一回房,就走向浴室快速的衝了個涼就出來了。

南宮輝以爲她一定會在浴室裏磨噌很久,卻沒想她很快就出來了,他都還沒想好用什麼表情來對她呢!

他沒想好,餘小曼卻想好了,她沒像以往一樣,從南宮輝的身上跨過去,而時繞過牀尾,就着牀的邊側,輕輕的側身躺下了,眼神至始至終的沒看南宮輝一眼。

然而,南宮輝卻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卻是越看,心裏越是發酸,發涼,此時,餘小曼的眼神好冷漠,如寒冰,讓他的心不由的抖了起來?

她真的那麼在乎這件事嗎?

難道周子惠比他在她的心裏還要重要嗎?或許,在她心裏重要的不是周子惠吧,是周子惠的親哥哥周子浩吧!

想到周子浩,南宮輝發涼的眸子裏涌出層層的妒潮,他把高大的身子翻了過去揹着小曼。

餘小曼不用看,用聽,她也知道南宮輝跟她賭着氣,想着華美的牀上去隔着一條似乎永遠跨不過的銀河,淚又是暢然而下。

這一夜就在寂寞和淚珠中渡過。 柯望一邊打著哈欠假裝上樓睡覺,一邊在暗暗思索接下來該怎麼圓場。現在他的修為停留在煉體期後期,連最基本的驅物都不能實現,以前煉製的諸多法寶靈符都在天劫之下損毀,要再度煉製新法器起碼得進入築基期前期能夠調動天地靈氣才行。現在柯望手中唯一的法器還是剛踏入築基期時師傅賜下的桃木劍,雖然它是百年桃木所製成,擁有鎮鬼、驅邪、破煞的作用,對付一般的惡鬼也算是很好的法器了,但是畢竟是築基期的法器,一遇到鬼將以上級別的惡鬼,起到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看來只能用那個辦法,重新煉製法寶才行了。

柯望嘆了一口氣,看著手上的桃木劍,心裡暗想:師傅啊師傅,本來徒兒還想留個念想,想不到還是要這樣做,這也算是這把劍的劫數吧。不過修真者講究因緣際會,相必師傅您老人家也不會太過在意徒兒把您給我的桃木劍給弄壞吧。

柯望想要使用的重新煉製桃木劍的方法記載在《祖師手札》中。當年的默庵真人不務正業,成天琢磨著走歪門邪道,還流毒無窮,把當年的奇思妙想都記載在自己的手札中,柯望孤注一擲弄碎了自己的金丹也是看了手札后才升起的念頭,當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攤上這麼個祖師爺,也算是柯望倒霉。咳,話扯遠了,讓我們回到正題。

法寶煉製有三大難題:

一是只能由築基期的修士煉製。因為在築基期以前的修士都只能算作凡人,不能調動天地靈氣,做出來的法器裡面沒有法力,頂多算是有點靈性的手工工藝品,根本不能用來對戰;

二是煉製法寶的材料。不要求天材地寶,曠世奇珍(當然有那就更好了),咳,只要材料裡面有點靈氣就行。不過近些年來天地異變,靈氣漸漸消散,內里含有靈氣的材料越來越少,除了一些被政府嚴格控制人工培育出來的材料,市面上可以使用的材料現在已經不多見了;

三就是煉製法寶的方法了,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宮淚:梨花殤 雷顯身為築基期中期的修士,又有官方渠道可以弄到很多珍貴的材料,怎麼會到現在還沒能煉製一件法器的原因就在這裡。他的《正陽採薇經》是殘缺的,落到他手裡時就只剩下了入門和煉藥的部分還算完整,其他的都已經七零八落,能入門就算是他的造化了,又怎麼會懂得煉器的方法呢?

各門各派都有自己獨有的煉器方法,不過一般來說,法寶一旦煉製定型,品質就不能更改了。比如說一把北海寒鐵打造的長劍煉製成功品質是築基期,再把它融化,往裡添加上星辰砂、天外隕精、神獸血之類雜七雜八的高級材料,出來以後,因為它的主材料還是北海寒鐵,所以它還是築基期。這就是定型,沒法變了。

煉製法寶的材料有好有壞,煉製的人也各不相同,根據材料的不同與煉製手法的差別,法寶中靈氣的排列也不一樣,不過越是高級的法寶靈氣排列的也就越是緊密。而煉製好的法寶,其中的靈氣已經固定,具有記憶性,不能再度修改,這就給法寶的再度煉製造成了麻煩。

不過以前的默庵真人天縱奇才,硬是想到了築基期之前就可以二次加工法寶的辦法。不破不立,既然法寶的靈氣排列已經不可改變,那就索性直接將法寶毀去,將其中的靈氣徹底打亂,再將其引導到另一個載體上面重新排列。在重新排列的過程中就相當於再次煉製煉製法寶,因為靈氣已經是匯聚狀態,所以不需要調動天地靈氣就可以直接煉製,煉體期也能輕鬆掌握。只要在二次加工工程中注意壓縮靈氣的排列,使它能夠更加的緊密,提升位階也就不是不可能的了。

不過這個煉製的新法寶如果想要提升位階,作為載體的第二次材料要比原來的法寶煉製材料要好,對操作者的要求也很高,必須能夠很好的控制靈氣才能讓它在載體被破壞后不直接消散。有那個閑工夫,第一次煉製法寶的時候就直接選用更好的材料不就好了,何必那麼費勁搞這麼多事。當年默庵真人因為這個奇思妙想沒少被師兄弟嘲笑,搞得他自己都沒了信心,記載下來后也只是當做一個笑談,沒想到正好適合現在的柯望。

柯望雖然法力總量稀少,實力只有煉體期後期修為,但是他的法力質量很高,能夠很好的控制靈氣保證它不會馬上消散。在加上前段時間雷顯「進貢」到他這裡的材料,其中甚至有一塊百年雷擊木,雖然不是桃樹而是棗樹,但也比柯望那把桃木劍的原材料好上十倍。雷擊木可是很難遇到的,這裡有一個誤區,不是被雷劈過的就是雷擊木,應該是被雷劈到,但是樹木還存活,被劈到的部分才叫雷擊木,如果被劈后樹木死掉了,那劈中的部分也不能歸為雷擊木。柯望上次渡劫時天雷轟擊山上的樹木,但是一根雷擊木都沒有,都死光了,這也可以看出來雷擊木的難得。

雷顯的那塊雷擊木大小剛好可以做一枚雷擊棗木印,不止可以佩戴在身上驅邪納福,還能夠印成符籙,一物多用。

柯望早就已經託人雕好了棗木印,不過一直捨不得將師傅留給他的桃木劍弄壞,所以就一直拖著,心想踏入築基期之後自己親自煉製雷擊棗木印就好了,不用急著弄壞桃木劍。這次雷顯的求救讓柯望下定了決心,修行就是要修心,他以前對桃木劍的執念和對師傅師兄們的思念已經形成心魔。這次毀掉桃木劍也是對自己過去的一個告別,放下就是得到,放下過去,得到未來。

今夜子時,柯望盤膝端坐冥想,身前是那把破舊的桃木劍與雕刻好的雷擊棗木印。此時的桃木劍像是活物般在微微顫動,好似在害怕,又好似在向著主人討饒。柯望不為所動,在冥想中,天空中的北斗七星一個個點亮,北斗七星對應著桃木劍上的七星位置。每點亮一顆北斗七星,桃木劍上的一顆七星刻印就變得黯淡無光。七顆星全部點亮的時候,桃木劍發出了一聲悲鳴,劍身上的七星位置發生斷裂,一把好好的桃木劍就這樣斷成了八截,一股靈氣飛速的從劍身上逃逸,好似正在蒸發的汗水,即將在空中消散。

就是現在,柯望猛地睜開了雙眼,雙手快速結印,在那團快要消散的靈氣前布下了一層看不見的網。他低聲喝到:「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每喝一聲,手上便結出一印,那張網便收攏一分,九印結完,那團靈氣便乖乖地收攏到了柯望的手中。

柯望暗中舒了一口氣,最困難的部分已經完成,現在只需要將手中的靈氣輸入雷擊棗木印就好了。他放鬆了心態,將手中的靈氣輸入雷擊棗木印,按照自己以前煉器的經驗,排列靈氣的密度,爭取提升法寶的位階。

正當他以為進行得很順利,正在面露微笑時,異變發生了。

柯望的左手被祖師爺封印了第九道天雷,就像一個討債的銀行,除了按時吞食著柯望辛辛苦苦賺回來的功德,平時都老老實實地在柯望的左手沉眠。因為是祖師爺封印的,柯望也以為它已經沒什麼危險了,除了固定的「餵食」時間,就沒怎麼去管它。

但是,就在柯望即將二次煉器成功的關頭,它忽然從沉睡中醒過來了!

柯望再次領略到了天雷降體的痛苦,整個左手猛地漲的巨大,青筋暴露,一道道若有若無的電光在周圍環繞。

祖師爺,能靠譜一次嗎?連封印都能搞個富士山版(注1)的啊!

柯望現在的身體終於承受不住雷劫的痛苦,昏迷了過去。他的脹大的左手還死死的緊握著那枚雷擊棗木印,淡淡的電流順著左手流進了棗木印,又再度游到柯望的原封印處,形成了一個循環。

良久,柯望的左手回復正常,天雷封印依然好端端的在柯望的手臂上存在,好似剛才的狂暴都是幻覺,只有柯望依然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知,那枚棗木印發出耀眼的光芒,隨即光芒漸漸隱去,回復到最初平平無奇的模樣……

注1:富士山是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之一,雖然它是日本最著名的旅遊勝地,但是它是活火山,隨時都有可能噴發。 這一夜,餘小曼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睡着的,只知道要睡夢中自己感覺好溫暖,一點也沒有睡前的發涼感覺。 她甜甜的笑了,南宮輝終是心軟的把她摟在了懷裏。

就這樣,餘小曼嘴角勾起甜美的笑意,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然而,一股空寂充斥着她的大腦,她有些不相信的摸了摸身後,好涼,似乎早就沒有那種讓她心感溫暖的溫度,昨夜的溫暖那不過是自己的遐想。

餘小曼吸了吸鼻子,不想再哭的爬了起來隨便洗涮了一下就下樓了。

“少夫人!起來了!”王媽端着湯慈祥的說着。

“輝……”餘小曼說了個字,就住嘴不說了,因爲她見南宮輝正坐在首位上看着報紙。

“少爺在等你用餐!”王媽輕聲說了一句,“不過,少爺等了你快兩個鍾了!”她微笑的又加了一句,夫妻嘛,牀頭吵架牀尾就合了。

可是,在餘小曼看來,他們之間可不是吵架那麼簡單。

南宮輝知道餘小曼下來了,故意的拿起報紙不去看她。他心裏生氣,他就不明白了,就周子惠的事也值得她哭到後半夜嗎?哭到累嗎?他原以爲只有自己纔可以讓她如此的在乎。

當時,他是真想由着她去的,因爲他真生氣啊,可是,當她哭得那麼傷心,他的心又軟得一塌糊塗,輕輕的把她擁在了懷裏,輕輕的抹乾那掛在臉龐上的淚珠,他以爲她會感動或是依賴,卻沒想她居然無動於衷,一看,這丫頭早就睡着了。

想想,心裏更氣了,睡着了還哭得那麼傷心?他真傷了她的心嗎?就是因爲對周子惠沒講道義?

餘小曼輕走過去,坐在了離南宮輝最遠的位置。

這一舉輕,讓南宮輝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躥了上來,“坐這邊!”威嚴並存。

可是餘小曼眼眸都沒有擡一下,“王媽!我今天想喝玉米粥,有嗎?”

“玉米粥?”王媽爲難了,她從來沒有喝過玉米粥啊!今天怎麼……是因爲昨晚兩夫妻吵架了,心情不好?所以想換心情。

“沒有嗎?”餘不 曼輕皺柳眉,可是她今天真想喝,不過,也爲真要難爲王媽的,“沒有,就算了!”她站了起來,沒有那粥,她覺得什麼胃口都沒有了。

“幹嘛去!”南宮輝見餘小曼今天真是怪極了,周子惠的事沒把她打擊到那麼大吧?

餘小曼生氣不理他想直接的走人,可是,還沒走到兩步,南宮輝已經到了她的面前,而且快動作的抓住了她的手。

餘小曼心裏現在什麼都沒想,只想南宮輝是豹子變得嗎?速度這麼快?

“小曼!你就算生氣也不能拿吃來跟我鬧彆扭吧!”南宮輝有些氣極敗壞的想打她的屁股了。

“我沒有不想吃飯啊!可是我真的想喝玉米粥!”見南宮輝凶神惡煞的樣子,餘小曼無意識的嚅嚅的開口解釋。

那嚅嚅的聲音,怕怕的表情讓南宮輝頓生理一種無力感,“她又開始怕他了!”這真不是一個好的表情,讓他有種想發狂的衝動。

他哪知道餘小曼此時只是還在呆愣中的表情,因爲他跑得太快了,她剛纔真的離她好遠。

“走!”南宮輝霸道的拉起餘小曼就往外走去。

“去哪啊?”這次輪到餘小曼不明所以的問了。

“不是要喝玉米粥嗎?”南宮輝很生氣的愣了他一眼,真的很不合他那生氣,冷然的表情。

陡然的,餘小曼笑了。

見餘小曼那燦爛的笑容,南宮輝不由的拉着餘小曼的緊了緊。

“輝!”

“嗯!”

“輝!”

“有話快說!”

“你這樣的表情一點都不好看!”餘小曼此時忘記先前的一切一生氣,只知道南宮輝就如一股暖流溫暖了她那顆徘徊在冰川邊緣的心。

“什麼?”南宮輝危險的站定,黑亮的眸子輕輕眯了起來。

“本來就不好看嘛,我喜歡你揚起嘴角,挑起眉梢的笑容。”

“你喜歡我就做嗎?也不知道是誰惹我不高興的!”南宮輝假裝危險的表情失效了,估計餘小曼看多了不靈了,也或許是她的膽兒肥了此,所以不怕了。

這可正合了他心意,他一點也不想她怕他,哪怕生氣也不要她怕他。

“輝,講點道理,好嗎?是你先惹我生氣的呢!那,你先前答應我給把周子惠安頓好,結果呢?你非但沒安頓,還把人家趕了出去,這樣做有失厚道的,而且輿論也不好的,你就說了人言可畏,讓周子惠孩子掉了是我們的錯,那是事實,我應當負起應當的責任。”

“誰說我沒對她負、責了,我在醫院繳了一個月的費用,並請了一個專業的月嫂照顧她,而且我還開了一千萬的支票給她,把一輛價值百萬的車也送給她了。”說實話,對周子惠,他已經很仁慈了,這完全是看在餘小曼的面子上的。

“輝,你怎麼還是明白呢?錢並不代表什麼?重要的是心!”

“可是,周子惠那樣的人看不到別人的心!她只看得到別人的錢。”

兩人剛好的兩分種,雙爲這事爭論了起來。

“唉,算了,隨你怎麼說吧!反正事已經成了定局!”

“這就對了嘛!”南宮輝露齒一笑,“別爲周子惠煩心了,我帶你去吃玉米粥。”

“你知道地方?”

“別小瞧我!我知道的肯定不比你少!”南宮輝揚眉一笑,頗有點自賣自誇的感覺。

“吃貨!”餘小曼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南宮輝當作沒聽見的牽起餘小曼就走。

王媽雙眸慈祥的看着這對歡喜冤家,小日子嘛,越磨越合。

一早上,餘小曼都爲吃到了南宮輝特地帶去吃的玉米粥而感覺興奮。

“小曼!什麼事值得你那麼高興啊?你都笑了一上午了,不覺得面向癱嗎?”張絡坐在座位上看了餘小曼一上午,她一直都是在笑,什麼事值得她那麼高興,蜜月真有那麼甜蜜嗎?

見餘小曼笑得那麼幸福,他都想趕快帶着莫小玲去蜜月了,可是,他還沒有讓莫小玲幸福的條件啊!他心裏真的好鬱悶!

所以他從來不敢向莫小玲提起要結婚的話語。

可是,他不知道莫小玲從來都沒有在乎他那麼物質上的東西,她只在乎他的一顆心是否是完整的屬於她的。

就像楊鋒說他的,他在情感上真的很龜毛。

“我啊!不告訴你。”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餘小曼不是賣關子,而是難以啓口,因這這就能笑一上午,張絡還不天天調侃她?現在楊鋒走了,就屬她跟他最熟了,那個鄭尚倫跟楊鋒沒什麼區別,整張臉上都是笑,看不出一點的其他情緒,哪敢在他面前自在呢?

或許不熟吧!

“得瑟!”張絡輕吐了一句,然後走向洗手間。

餘小曼不在意的輕笑了一下,埋首於看了一上午卻一點也沒進展的文件。突然,手機在此時響了起來。餘小曼以爲是南宮輝打來的而快速的接了起來,“輝!”

“輝?”周子惠陰然一笑,“別得那麼甜蜜!”

異樣的聲音讓餘小曼看了一下來電,無名號,“你是……”她有點猜疑是周子惠,但不敢確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