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可以在我面前自稱老子!”男子臉色一沉,盯着李公子說道。同時手中冒出兩團橘紅色的火焰,一旁的馬克西見了眼睛一亮,火系能力者。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沒有。馬克西作爲一名老資格的能力者,雖然不是自然系的,但是對於自然系的能力還是知之甚詳的。現如今的超能力被分成四類,自然系,控制系,精神系以及植物系。其中自然系就是構成天地萬物的各種元素,風、火、水、土……種類繁多,控制系的則比較雜,分爲外控和內控,外控就是指控制自身以外的,而內控,就是控制自身的。馬克西就屬於內控,通過控制自身的肌肉來獲得力量。至於精神系和植物系,精神系主要是幻術和陣法,有點還會讀心術,植物系則是顧名思義,控制花草的能力。如果要把超能力中的各系能力進行排名,自然系第一,控制系第二,精神系第三,植物系第四。當然這種排名只是參考,具體的實力還是要靠自己的後天努力。像馬克西擁有的內控能力,雖然只是排名第二,但是憑着他自己的努力,聯盟十二神將中就有他馬克西的一席之地。可以這麼說,不下苦功,再好的天賦也會被荒廢。

此時在馬克西的眼中,那個使火的年輕人就是一塊璞玉,如果用心雕琢一番,對聯盟來說,說不定就是有一個良才。

沒等馬克西出面阻止,旁邊一隻手攔住了要發作的男子,就見他的同伴輕聲說道:“韓宇,不要惹事了。”

“可是寧平……”

“諾,達尼爾的守備軍來了。”被喚作寧平的年輕人衝不遠處努了努嘴說道。

不遠處,一名少校打扮的軍官正帶着一羣士兵跑步趕來。馬克西認識那個跑在最前面的軍官,正是斯諾克克。就見斯諾克克氣急敗壞,跑到近前也不廢話,一指不遠處的李公子一夥人,“給我打,別打死就行。 傳奇之星上的熱血人生 媽媽的,敢在我的地盤上撒野?你他孃的以爲是在你家裏啊?”

由此也看出,職業流氓和業餘流氓的差距。斯諾克克帶來的人只用了一個回合就衝散了李公子手下那幫黑衣人,緊跟着分割包圍,把所有的黑衣人打倒在地。旁邊圍觀的民衆見狀紛紛叫好,以往在他們眼裏的兵痞也立馬搖身一變就成了自家的子弟兵。

“馬克西……”斯諾克克還沒有打完招呼,馬克西連忙伸手阻止道:“不要暴露我的身份。”說完,馬克西扭頭去看剛纔的火系能力者,卻發現剛纔的火系能力者連同他的夥伴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馬克西先生,你在找誰?”斯諾克克出聲問道。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馬克西聞言隨口答道:“剛纔在你沒有帶人趕到之前,有一個火系能力者放火阻止了對方互毆。不過現在那個人不在了。”

斯諾克克一聽這話當即有些慚愧的說道:“是下官失職,以至於讓馬克西先生看到這種事情。”

“不用在意,這種事情誰也不想發生,以後注意不要再發生就是了。斯諾克克,能幫我查查那個火系能力者是誰嗎?”

“可以,只要他還在達尼爾星上,下官就有辦法找到他。不過馬克西先生,還請把那個人的外貌特徵說得儘量詳細些,那樣可以幫助我更快的找到他。”

“唔……我想想。那個人的年紀應該不超過十八歲,黑髮黑眸,樣貌比較清秀,尤其是眼睛十分有神,身材中等,不胖也不瘦……”

“他的身邊有沒有別人?”斯諾克克問道。

“他的身邊……有一個銀髮劍士,還有一個黑髮少女。”

“請馬克西先生放心,等下官處理完這裏的事情就讓人去調查。”

“嗯,麻煩你了。我會坐晚上的星船離開達尼爾,希望在我離開之前能聽到好消息。”

“……下官盡力。” 達尼爾星船港

馬克西站在月臺上望着船港的出口處,滿臉的失望。“時間還是緊了點吧?”馬克西自言自語的說道。

“叮咚~乘客朋友們,前往米索蘭星的星船現在開始登船,請準備前往米索蘭星的乘客做好準備開始登船。”

“大人,時間到了。”身邊的隨從小聲提醒馬克西道。

“嗯,我聽到了。”馬克西答應一聲,轉身要走。也就在這時,斯諾克克帶着幾名親兵撥開人羣跑了過來。來到馬克西的面前行了個軍禮,跟着遞給馬克西幾張紙,“馬克西先生,幸不辱命。”

馬克西低頭一看手裏的紙,第一張上面就畫着自己下午看到的那個火系能力者。“不錯,不錯,斯諾克克,你很不錯。”馬克西一邊點頭一邊對斯諾克克誇道。

斯諾克克聞言剛想要謙虛兩句,忽然就聽身後站在的親兵劉易斯扯了扯他的衣袖叫道:“少校,你快看,那個人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個韓宇。”

斯諾克克順着劉易斯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馬克西等人所在不遠處的另一個星船入口處,一個黑髮的男子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唔?”斯諾克克一見那人不由一愣,連忙伸手拿過馬克西手裏的紙一看,不由脫口說道:“那人不是馬克西先生要找的人嗎?”

“不錯,的確就是我要找的人。”馬克西仔細辨認了一番後確定的點頭說道。

“馬克西先生,需不需要我現在去把那人找來?”斯諾克克問道。

馬克西想了想後搖頭說道:“不用了,反正我們是坐同一艘船,有機會認識。就不去打擾對方和他的朋友告別了。”

斯諾克克聞言不甘心的又看了看韓宇所在的方向,突然就像是被雷給劈中了一般,呆呆的站在那裏。

“少校,你怎麼了?”劉易斯見狀奇怪的問道。

一連叫了數聲斯諾克克纔回過魂來。一見眼前馬克西大將已經不見了蹤影,斯諾克克急忙問道:“劉易斯,馬克西先生呢?”

“上船了。”劉易斯答道。

斯諾克克聞言不由埋怨道:“上船了?你怎麼不提醒我呢?”

“少校,我提醒你了,可你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跟丟了魂一樣,就是不理我。”劉易斯一臉委屈的答道。

“……我剛纔發呆了?”

“嗯,就連馬克西先生和你說話你都不理不睬。”

“……馬克西先生生氣了嗎?”

“沒有,馬克西先生說什麼誰都年輕過,然後就上船了。”

斯諾克克聞言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目光再次不由自主的向韓宇等人的方向飄去。

“韓宇,一路上照顧好林珂,她是女孩子,你要讓着她點,不要讓她受了委屈,要是讓我知道你欺負她,看我到時候怎麼教訓你。”謝天鳳拉着林珂的手警告韓宇道。

韓宇爲難的撓撓頭,“謝天鳳,這樣的話你都說過不下十遍了,我都能背下來了,你就不能換點別的說嗎?”

“怎麼?我就說了,怎麼樣?”謝天鳳聞言白了韓宇一眼說道。

“唉~不怎麼樣?王霸天,真是苦了你了。”韓宇聳聳肩,伸手拍了拍一旁王霸天的肩膀說道。

被拍的王霸天硬擠出一絲笑容,低聲說道:“韓宇,你這不是害我嗎?”

“嘿嘿……沒事,俗話說得好,打是親,罵是愛,愛得不夠上腳踹。看來你還沒有完全俘獲謝天鳳的芳心啊。”

王霸天:“……”

衆人說說笑笑的工夫,寧平問嚮明月道:“你的事已經完全處理好了嗎?”

“嗯,等過兩天我也會離開達尼爾星去接受治療。說不定以後我們還會有見面的機會。”嚮明月一臉輕鬆的答道。

“保重。”

“你們也一樣。”

將韓宇三人送上星船,謝天鳳三人準備回去。剛走到出口處就被一個人給攔住了。 皇上,給條活路! 確切的說是嚮明月被攔住了。只見那人單膝跪地,一手捂着胸口,一手伸向嚮明月,口中說道:“哦,美麗的姑娘,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Wшw● t t k a n● ¢O

“……神經病。”嚮明月低聲罵了一句,繞過男子挽着謝天鳳繼續向外走去。

斯諾克克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保持姿勢呆在了當場,引來無數人的圍觀。劉易斯看不下去的走過來扶起斯諾克克問道:“少校,你怎麼了?”

“劉易斯,你相信一見鍾情嗎?”斯諾克克望着劉易斯問道。

劉易斯當即鬆開了斯諾克克,警惕的盯着斯諾克克答道:“少校,我不好那一口。”

斯諾克克聞言愣了半晌才醒悟過來,當即沒好氣的罵道:“滾蛋!老子也不好那一口。”

知道自己誤會了的劉易斯上前問道:“少校,那你剛纔是怎麼回事?”

“……我喜歡那個姑娘。”斯諾克克沉默了片刻後答道。

“……所以少校你纔會有剛纔那個舉動?”劉易斯臉色古怪的看着斯諾克克問道。

“是啊,書上說這樣表白的成功率很高的。”

“……書上寫得也能信嗎?那個姑娘又不認識你,你突然來這麼一手,只要是個人都會當你是神經病的。”

“那我現在怎麼辦?”

“首先當然是認識她,從做普通朋友開始嘍。”

“唔……劉易斯,你說的有道理。走,回去。”

“去哪?”

“資料室,把那個姑娘的資料查個清楚。”劉易斯看着風風火火離去的斯諾克克的背影,總算是明白了馬克西在離開前說的那句話的含義。

“呵呵……嚮明月,你的魅力不小啊,竟然可以讓一個陌生人當衆跪下向你示愛。”謝天鳳在回去的路上笑着打趣嚮明月道。

“你還笑,我都快鬱悶死了。那人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他,突然蹦出來嚇人一跳。”嚮明月不高興的答道。

“呵呵……你就心裏偷着樂吧。”

“……討厭,你還說……”

※※※

星船起航了……

在休息室中,韓宇對寧平和林珂提議道:“喂,我們出去走走吧。”

“不去,這段時間有點累,我要休息一會。”寧平搖頭拒絕道。

聽了寧平的話,韓宇也沒有強求,問一旁的林珂道:“那林珂你呢?”

“星船內可以走動嗎?”林珂出聲問道。

“可以啊。只要星船進入宇宙之後就可以自由走動了。我們出去逛逛,我記得介紹這艘星船的時候說這艘星船內有一個水族館,正好一起去看看。”

“唔……好吧,那我們就去看看好了。”林珂想了想後答道。

“寧平,你真不去?”臨出門時,韓宇回頭問寧平道。

“不去,不去,趕緊走,不要吵我睡覺。”寧平擺了擺手答道。

眼見寧平真的不去,韓宇關上房門對林珂說道:“走吧,既然寧平不去,那就我們兩個去好了。”

沒等一會,寧平剛剛進入夢鄉,敲門聲響起。被吵醒的寧平頓時生氣了,黑着臉開門吼道:“韓宇,我說過我不去了!”

“啊?”門外的人聞言一愣。

寧平一聽聲音不對,定睛一瞧站在門外的人是個陌生人,當即問道:“你找誰?”

“哦,請問韓宇在嗎?”門外的人客氣的問道。

“不在。他說要去參觀星船,剛走沒多久。”

“哦,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

來人客氣,寧平也不好再板着一張臉,緩和了一下語氣答道:“……沒事。你要是想找韓宇,去那個水族館應該能遇到。我記得他離開前說過要去那裏。”

“謝謝提醒。”來人道了聲謝,轉身離去。

寧平關上房門,重新躺回牀上,兩眼望着天花板。半晌之後,惱怒的叫道:“該死的韓宇,讓人睡覺都睡不踏實。”說完,寧平一骨碌從牀上坐了起來,起身開門走出了房間。

此時的韓宇和林珂正在水族館內遊玩,欣賞着各式各樣的海洋生物,還有水族館的工作人員穿上人魚的服裝在水族箱內和魚類表演。

“韓宇,你看這個魚好好玩哦。”林珂指着一隻魚對身邊的韓宇說道。

韓宇正在看水族箱裏的一隻大章魚,腦海裏已經聯想到了美味的章魚串燒,聽到林珂的話以後扭頭一看,只見一隻嘟着臉的大頭魚正隔着水族箱的玻璃和林珂對視。

“咧~”韓宇上前衝大頭魚吐舌頭做了個鬼臉,頓時把大頭魚給嚇得扭頭就跑。韓宇見狀樂得哈哈大笑,引來其他遊客的側目。

“韓宇,你收斂點。”林珂被其他人看得有點不好意思,悄悄伸手扯了扯韓宇的衣角說道。

韓宇聞言滿不在乎的答道:“林珂,我們出來玩就要開心,遇到高興地事當然就要笑,何必去在意別人的眼光。”

“說得好,不愧是被我看中的人。”

韓宇循聲望去,就見一箇中年人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韓宇和來人對視了片刻,韓宇出聲說道:“……大叔,你還是別笑了,看上去怪滲人的。你沒發現你四周都沒有人嗎?”

“厄……”努力露出一副笑容的中年人臉色頓時一僵,尷尬的收起了笑容。 “小傢伙說話真幽默。”中年人強笑了兩聲後對韓宇說道。

韓宇警惕的護着林珂向後退了幾步,盯着中年人問道:“你想幹什麼?”

中年人一見韓宇的樣子忍不住笑道:“小傢伙,我沒有惡意的。”

“切~你唬鬼呢?我師父跟我說過,沒事笑眯眯,非奸即盜。我又不認識你,而剛纔我那樣說你你都可以像個沒事人一樣,你一定不懷好意。”韓宇不屑的看着中年人說道。

“哇,韓宇,你知道的好多哦。”林珂在韓宇的背後誇道。

“那是。林珂你記住,像這種中年人,很多都是怪叔叔,最喜歡乾的事情就是拐騙像你這種涉世不深的女孩了,以後我和寧平要是不在你身邊的時候遇到這種中年人,你一定要提高警惕,他們說的話基本都不能信。”韓宇一臉得意的扭頭對林珂說道。

中年人怔怔的站在原地半晌,半天后才說道:“有機會我一定要和你的師父好好聊聊。”

“哼,就憑你? 刻在心尖的你 我師父一根手指就能對付你了。”韓宇聞言不屑的看着中年人說道。

“哦,看來你對你師父的實力很有自信啊。”

“那是,反正我總來就沒打贏過他。”

“那你的師父叫什麼?想必一定大大有名吧。”

“……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就不告訴你。林珂,我們走。”韓宇瞪了中年人一眼,拉着林珂的手說道。

“等等……”中年人攔住韓宇的去路說道。

“走開。”

“呵呵……我有事找你。”

“……什麼事?”

“呵呵……不用緊張,我不會在這裏動手的。”

“有話快說。”

“你的火系能力很不錯,有沒有興趣到我身邊做事?”

“沒興趣。”韓宇十分乾脆的答道。

“……不要那麼快就拒絕,爲我做事,好處可是有很多的。”

韓宇聞言扭頭對身後的林珂說道:“林珂,瞧見了沒?這就是利誘。”

“嗯。”林珂微笑着點頭應道。

中年人聞言腦門黑線顯現,口中喃喃自語道:“如果可能的話,我一定要找你的師父好好聊聊。”

“韓宇……”

就在雙方僵持的時候,寧平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就見寧平快步走了過來。當他看到中年人的時候點了點頭說道:“原來你已經找到韓宇了。”

“寧平,這人你認識?”韓宇出聲問道。

“嗯,你和林珂離開沒多久他就找上門要找你。熟人?”寧平點頭問道。

“不是,我沒見過這人。不過剛纔這人對我說要我去他手下做事。”

“你答應了?”

“沒有,我拒絕了。”

“哦,那就好。這位先生,我想我的同伴已經給你他的答案了,還有什麼事嗎?”寧平盯着中年人問道。

“呵呵……不用那麼緊張。這趟到達米索蘭星還有一段路程,我們還可以坐下來好好聊聊的。”中年人笑着說道。

“我想沒有那個必要了。”寧平冷着臉說完。話音剛落,“骨碌碌~”一陣肚子敲鼓的聲音傳來,韓宇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肚子說道:“寧平,我餓了,我們吃飯去吧。”

“嗯。”

“等等,等等,難得相遇,不如一起吃個飯吧,我請客。”中年人叫住韓宇等人說道。

寧平聞言扭頭詫異的看了中年人一眼,點頭答道:“好吧,既然你請客,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唔?”對於寧平最後露出的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中年人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不過吃個飯而已,又哪裏會有危險?

……

“淅瀝呼嚕,淅瀝呼嚕……”中年人終於明白了寧平那絲微笑的含義。感情眼前這個自己看中的火系能力者還是個吃貨,好傢伙,這已經吃了幾人份的食物了?有十份了吧?

“侍者,麻煩再來一份。”韓宇吃完盤裏的炒飯對路過的侍者叫道。

侍者接過盤子後並沒有離開,斟酌了一番語氣後說道:“厄……這位客人,請保重身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