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這樣,這種感覺……沒錯,融合劍招!」

少年冷漠的瞳孔中浮現出難以言敘的狂喜,隨即卻又立刻被凌厲的鋒寒所取代,長劍在一瞬間刺透虛空,穿過了凝聚在異獸龐大身軀外圍的那一層狂暴的能量氣場,朝著更深處迸射而去!

金黃色的劍影呼嘯,灑落晴空,使得數丈方圓的區域都被一種犀利的劍光所填充,凌厲的劍勢切割著這些幾近凝固的天地靈力,使之如同被撞碎的鏡面一般,一片片跌落。

劍出,血落!

原本堅固得宛如鋼鐵洪流一般的能量氣場,在少年這神來的一劍之下,居然柔軟的彷彿棉花糖一般,金黃色的劍影包裹,將秋水劍烘托成一道虛幻的光暈,揮舞出一道匹練般的金光,輕易破開了異獸外層的皮甲,划拉出一道熱血,定格在了虛空之上。

嗡!

伴隨著一陣嗡鳴徹響,所有的一切再次恢復到了原來的情形,林寒還是林寒,異獸也重新獲得了自由。

吼!

瘋狂的殺意匯聚,盡數湧現在了此獸那嗜血的眼瞳之中,瞧見遠處那道臉色蒼白的少年身影,這頭異獸張口發出了巨大的咆哮,正要抓緊時機繼續凝聚出能量球體,給予這個帶給了自己悲痛的少年絕望一擊。

然而下一刻,它卻十分驚恐地發覺,原本縈繞在自己身側的天地能量,居然開始陷入了不受控制的崩潰之中,彷彿冥冥中有著一對看不見的大手,硬生生阻隔掉了自己與這些能量之間的聯繫。

怎麼會這樣?不可能!我不甘心!

如果異獸可以口吐人言,未必不會發出這種代表著絕望的大喊,只可惜,對於一頭缺乏靈智的生命體而言,造物主唯一替它的留下的,只有對於求生的本能,以及對於死亡的濃濃不甘與絕望。

轟!

異獸山一樣的身軀倒地,壓住了幾頭來不及逃竄的同類,碾壓出無數血沫殘軀,以及出現在林寒視線之內的一道深坑,數丈的泥層塌陷,揚起一大片飛揚的塵土,經風一吹,瀰漫在了血染的殺戮場地之上,放眼望去,入目處唯有大片的昏黃。

一抹深藍色的精元自異獸的體內脫體而出,迅速掠入了林寒腰間的玉牌之內,在吸收了這道精元之後,縈繞在少年的身份玉牌外圍那道光暈頓時由淺藍轉為蔚藍,顏色深層,宛如玉質般沉澱。

「天啦!」

狐媚兒口中失控,發出一陣驚呼,潔白的玉手死死捂住了嘴唇,望向昏黃的光影之內,那道仗劍而立的挺拔身影。

在那道削瘦的身體之內,少女柔軟的心靈體會到了一種靈魂上的高大,彷彿站在自己身前的並不是她所熟悉的少年林寒,而被置換成了一座山。

而在少女的身後,大片的鳳閣殿女弟子們,也全都望著那道佇立在風暴之中的身影,眼神中充滿了炙熱的光芒。

兩頭處在第一階層霸主實力的異獸,居然在這個少年的手中,慘敗得如此凄慘?

要知道,它們之中的任何一頭,可都有著能夠與全盛時期的狐媚兒拼得旗鼓相當的可怕戰鬥力啊。

在上一場衝突之中,狐媚兒便是在這兩頭異獸的聯合之下,被逼得險象環生,差點連性命都丟失掉,只能狼狽帶領著她們躲進了身後這片遺址的大陣之中。

若非那份地圖裡的情報,使得狐媚兒掌握了如何催動大陣的方法,只怕現在橫呈在這裡的,便只剩下了一大堆香消玉殞的屍體,估計只有極少數幸運兒,能夠趕在身死魂消之前,被幻境中存在的特殊力量傳送出去。

「殺呀!」

就在林寒緩了口氣,正打算舉劍斬向其他異獸的時候,在那影影重重的異獸大軍後方,此刻卻突然傳出了一大片振奮人心的嘶聲怒吼,伴隨著潮汐一般的絢爛光影,躥出來一道道渾身浴血的年輕身影。

「殺!殺!殺!」

每一個小隊成員的臉上,都攜帶著說不完的猙獰和銳意,眼神中戰意飛漲,有如實質般的火焰在燃燒,儘管大多數的人都帶著不輕的傷勢,卻未曾有人表現出絲毫退縮。

「老大,已經有七個兄弟因為受了重傷而被傳送出去了,還有一位不幸身亡,只留下了一具屍體,你說怎麼辦?」

渾身是血的乾元自獸群中沖了出來,火紅色的槍頭上挑著一頭異獸殘缺不全的屍體,目眥欲裂,縈繞著嗜血的殺意,朝著林寒大吼道。

「殺,一個不留!」

林寒長劍揮動,在空中挽出一道猙獰的血線,來到這裡,就必須要學會直面死亡!一味寄希望於依靠幻境的傳送,到頭來,便只能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以往的鳳天神閣中,幾乎每一場試煉之後,內閣弟子都會出現大換血,死去的弟子籍籍無名,活下去的弟子脫胎換骨,歷經殺伐,重鑄強者之軀!

沒有抱怨這種死亡歷練的殘酷,因為這裡是神罰大陸,弱者,只配成為一堆白骨!

「殺!」

林寒小隊的傷亡慘重,數量減少到了十幾名,然而能夠堅持到現在的,卻無一不是真正的意志堅定之輩,對於同伴的悲痛,全都化作了源源不斷的力量,支撐著這些少年渾身血脈噴張,氣勢有如打了雞血一般節節暴漲。

「姐妹們,我們也要出力,不能讓萬獸殿的弟子們看笑話!」

狐媚兒身後,那個名叫明月的女弟子也站了出來,指揮鳳閣殿的女弟子加入戰團。

雖說經歷兩次洗禮,她們這邊同樣減員不輕,不過在瞧見了林寒所帶領的小隊展現出來的瘋狂之後,哪怕是這些女流之輩,也同樣滋生出了不小的豪傑之氣。

兩隻小隊成員彙集到一起,重新與這群妖獸展開生死之戰,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很快佔據到了絕度的上風,原本的血戰,變成了一邊倒的屠殺。

鳳天神閣的傳送口之外,各個大殿的長老們匯聚在山頂,一旦有本殿的弟子因為重傷而被傳送出來,立刻便有人上前將之接過,手中抓著大把的丹藥,不要錢似地塞進了這幫弟子的嘴裡。

「怎麼回事?幻境試煉才開始兩天,居然就有這麼多弟子被淘汰了出來,這……」

望著那些奄奄一息的精英弟子,楚凌雲的臉上掛滿了嘆息的神情,雄天和慕容妍也都同樣浮現出一臉的肉痛,唯有一旁的雷橫,卻是神色淡然,瞧見風雷殿的弟子被一個個傳送出來,卻始終保持著殘酷的冷漠。 在兩張符籙祭出的瞬間,乾坤玉佩猛地的顫抖起來,白瑜就感覺到乾坤玉佩內一股清涼之意溢出,將那阻礙神識裹住識海的黑色驅趕走。

兩張雷霆符籙的爆炸瞬間將連城昊給炸飛,直到擂台邊緣才穩下來,手中的束神幡也破破爛爛起來。

連城昊以為這就是白瑜的最大實力,他譏諷的盯著白瑜說道:「你現在知道了吧,這才是我真正的實力。你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殺你嗎?我要覆滅整個比翼城分院,比翼城分院想要進入天鳳炎谷的名額,門都沒有,你的腦袋會在我的大腳下爆開。」

連城昊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不對,明明已經力竭的白瑜,舉起明光劍再次轟了過來,不但轟了過來,而且劍意沒有半分減小,反而隨著他的話劍意更是凝聚起來,形成了一道無可阻擋的刺骨劍意。

不好,連城昊立即激活他的束神幡,可是這一次卻沒有起到任何作用,而此時白瑜的明光劍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連城昊魂飛魄散,想要祭出圓盾都來不及,只能鼓動真元想要閃身讓開。

可惜他只是一個四天真仙境的修士而已,一邊鼓動八面金瓜錘,一邊鼓動束神幡,他的神識並沒有強大到還有餘力來躲避這種可怕的劍殺之意。

更何況,就算是他有能力,這種劍意殺招也不是這麼容易被躲開的。

「噗」血霧炸開,連城昊的半邊身子都被白瑜的一劍劈開。同時因為他調動了仙氣阻攔白瑜的這一劍,數道劍芒直接穿過了他的八面金瓜錘,轟在了他的另外一條胳膊上,直接將他另外一條胳膊給斬落。

不得不說連城昊的生命力強大無比,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還強行要張口說出認輸的話來。

白瑜殺他之心強盛無比,豈能讓連城昊認輸?手中的明光劍橫著劃了過去,直接劃過連城昊的脖子。

連城昊碩大的腦袋,猶如一個巨大的西瓜一般高高飛去,被白瑜這一拳轟成了血霧碎渣。

白瑜抬手就將連城昊的東西收入自己的儲物袋,一團火丟了上去,連城昊整個人灰飛煙滅。

幹掉了連城昊,白瑜才緩吁了口氣。他知道如果連城昊不是太過依賴他的三角幡,這一場對決絕對不會這麼容易。

整個廣場上一片寂靜,原本以為這是提前進行的強強對決,肯定要戰鬥到白熱化才可以分出勝負。卻沒有想到,短短的半柱香時間,兩個人就已經分出了勝負,不但分出了勝負,而且還分出了生死。

特別是連城昊發出勝利宣言后被白瑜完美秒殺,爆發驚天大逆轉。

白瑜在台上將連城昊的腦袋打爆不說,還收了連城昊的東西,甚至一團火將連城昊化成了飛灰,這豈止一個囂張了得?

好一會擂台外面這才爆發出一陣陣的熱鬧聲音,這場打鬥的時間不長,可是過程卻很精彩。這個白瑜再一次讓所有的人認識了他的強悍,這絕對不是用幸運可以解釋的。

連城昊連殺比翼城分院的兩名高手,不允許任何認輸,這次終於被比翼城分院的白瑜反殺了。同樣,這個比翼城分院的白瑜也沒有讓連城昊有機會認輸。不但不讓他認輸,連他的骨頭渣子都沒有給留下一毫。

台下魏明旭臉色蒼白無比,他想不到連城昊輸的這麼凄慘,這麼迅速,他幾乎都可以肯定,白瑜下一個就是要挑戰她。連城昊殺了比翼城分院馬晉國,白瑜豈能放過她?不但不會放過,而且肯定會斬殺。除非他一上台就認輸,認輸要上台才可以認輸,關鍵白瑜能給她時間讓她認輸?

觀月天激動的差點大聲叫了出來,白瑜戰勝了連城昊,現在就是積1300分了,只要白瑜願意,再隨便挑戰一個,比翼城分院百分百就是第一。隨即他嘆息了一聲。

他暗中給白瑜傳音,讓他不要繼續挑戰了。

以現在的情況已經沒有分院敢挑戰他們比翼城分院,同時各大學院的名額基本已經定下來,基本沒有必要在廝殺,相信其他學院也會看出比翼城分院的好意。

只是在場的觀眾卻不知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瑜的身上,都想知道白瑜下一個要挑戰誰。

第三輪比賽到現在,所有的參賽修士當中,積分第一的已經是白瑜。白瑜積分1300,遠遠超出了積分800的第二名南宮雨。至於第三名700分的問琪天和最後一名100分的魏明旭更是無法相比。

十家參加大比分院只剩下五家,排名第一的是一開始就不被看好的比翼城分院,積分3112分。原本分數最高的宗飄城分院下落到第二名,此時已經積分2905分。平步城分院2655分,排名第三。安息城分院2450分,排名第四。最後一名是名為永樂城分院,積分還是1955。

我老婆是冰山女總裁 白瑜站在擂台上目光掃出去,所有被白瑜掃過的人都是心驚膽戰。龍啟年和魏明旭都清楚,他們不是白瑜的對手。

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白瑜只是掃了一圈后,竟然收回了目光,緩緩走下了擂台。

魏明旭吁了口氣,他最怕白瑜下一個挑戰她。更是鬆了口氣的是龍啟年,雖然他不敢肯定白瑜會不會繼續上台,但是至少現在他不需要直面白瑜。

平步城分院的一名天仙境仙人忽然說道:「現在加上我們平步城分院的南宮雨,只有四人有積分。龍啟年和魏明旭肯定不是南宮雨的對手,只要南宮雨去挑戰這兩人,我們肯定是第一了。」

平步城分院的院長冷笑一聲說道。「我們誰也不能去挑戰。第三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就到這裡結束了。那白瑜非常識相,點到為止,否則他早就挑戰龍啟年和魏明旭了。無論處於什麼原因,我們都不應該出手了,免得被問琪天和白瑜給盯上。」

「院長說的對,如果我出手戰敗了龍啟年和魏明旭,確實是可以得到第二。但是我肯定一旦我戰勝這兩人,白瑜或者問琪天下一個就是要挑戰我。比翼城分院之所以不繼續挑戰。就如院長所說點到為止,第三輪大比殺戮實在太多了。我不管是對上白瑜還是問琪天都沒有半分把握,此人很神秘。一旦我輸給他,平步城分院將是倒數第一。」南宮雨跟在後面凝重的說道。

「雖然可惜,但是還是就到這裡為止吧。南宮雨不出戰,那白瑜肯定不會出戰。至於比翼城分院的龍啟年和安息城分院的魏明旭更是不會主動出來挑戰的,至於那些雜魚更加不用指望了。」平步城分院院長點了點頭,對南宮雨的話很是贊同。他見過白瑜的出手,根本就不願意為了一個第一,讓南宮雨去和白瑜死磕。

萬一南宮雨輸了,那第三輪大比平步城就輸了,就算險勝白瑜,不死也重傷,比翼城分院還有一個神秘的問琪天。

不管怎麼說,平步城分院只要保住現在的位置,總分第二還是有不錯,萬一輸了,第三輪大比分數全無,在總分上還有落後其中兩個被淘汰的學院,到頭來就一場空。

賭注實在太大,平步城院長不敢賭。

白瑜沒有繼續挑戰,其餘的人也沒有願意上台挑戰的,一時間場面竟然冷了起來。

第三輪比賽打到這個程度。所有的人都已經看出來了問題的所在,分數基本已經定下來,最終排名的變動完全掌握在比翼城分院的手中。現在是比翼城分院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選擇停戰息鼓,問琪天也沒有繼續挑戰。 發生在遺址前面的戰鬥整整持續了好幾個時辰,直到最後一頭異獸在眾人的聯手剿殺轟然倒地,潛藏在它體內的青綠色精元散成了漫天的星斑,朝著參與了圍剿的弟子玉牌中奔掠而去,整個聯手行動,終於落下了帷幕。

「呼,終於結束了!」

大戰之後,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由內而外的疲乏狀態,也顧不得擦拭掉渾身的血跡,便這麼直接仰面躺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充斥了無數血腥味的空氣,感覺胸腔里彷彿堵了一團火,連肺葉都幾乎要炸開。

這次交手,林寒的小隊一共消滅掉了六十多頭異獸,幾乎相當於他們數量的三倍,一場鏖戰下來,除了少數幾個弟子還能支撐著站立起來,其餘成員大多都已經渾身勁氣消耗一空。

而相比林寒所帶領的小隊,鳳閣殿的女弟子們的情況則要稍微好上許多,不過損失也同樣很重,跟著狐媚兒一同前來的女弟子大約有三十個,現在也僅剩下了二十餘名。

至於其他的成員,很早便因為受傷嚴重,而被幻境里的神秘力量給自動傳送了出去。

大戰之後,滿地狼藉,林寒將剩下的小隊成員整合了起來,清點過人數之後,心中頓時一沉,這隻小隊,加上他自己也只剩下了十五名成員,除了兩個最倒霉的傢伙直接在戰鬥中丟失掉了性命之外,還有九名弟子被傳送了出去。

「嘿嘿,痛快,真他娘痛快!」

比起林寒的肉痛,留下來的小隊成員們卻個個臉上掛著恣意的笑容,魯修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站了起來,口中發出一長竄的大笑。

「咳,林寒,接下咱們做什麼?」

陳凡的臉色越加蒼白,身上帶著斑斑的血跡,掙扎著來到了林寒的身邊問道。

「所有人都跟著我進入遺址,現在大殿里休息,爭取儘快將消耗掉的勁氣恢復過來。」

林寒用目光掃視著身邊這幫跟著自己出生入死的少年,心頭多出了一絲感動,換了一種溫和的口氣,表現出與先前在廝殺場中的冷冽截然相反的溫和。

「媚兒師姐,你們怎麼樣了?」

而趁著這個空擋,顧雪晴也趕緊帶著韓衍清和另一位小師妹走向了鳳閣殿弟子那邊,由於受到林寒小隊的保護,這三個少女倒並未受到任何傷害,也是整個低谷中唯一沒有挂彩的人。

「我沒事,雪晴,謝謝你!」

狐媚兒抬起頭來,沖著後者勉強一笑,隨即卻又將目光轉向了一旁正在整合小隊成員的林寒。

「狐媚兒,來之前我已經和顧雪晴師姐商量好了,等我的小隊將你們救出來之後,你手裡的那張地圖,都分一份給我們。」

感應到狐媚兒的目光,林寒則跟著轉過身來,語氣平淡,不帶絲毫的情感波動,目光凝視著面前這位身姿玲瓏的粉裝少女,開口說道。

「你……」

一陣難堪的沉默之後,狐媚兒俏臉上湧現出一抹苦楚之色,眼眸中光彩暗淡,強忍者心頭的羞愧,輕輕點了點頭,

「好,雪晴答應過你什麼,我都會照辦。」

「這樣最好,我的小隊損失很嚴重,需要藉助裡面的遺址療傷,沒有問題吧?」

林寒依舊保持著波瀾不興的從容姿態,語氣彬彬有禮,然而每一個字傳入狐媚兒的耳中,都讓後者感受到一種好似心臟承受到針扎一般的刺痛。

「可以,就算你讓我把這座遺址讓出來,我也答應。」

狐媚兒輕輕轉過身子,一對靈動的大眼睛內飽含著淚水,面無表情地走向了破舊的大殿深處,身影很快便隱沒在了裡面的陰暗角落中。

「我們也跟著進去,虎岳師兄,麻煩你照顧下面的師弟。」

林寒把頭偏了過去,望著整隻小隊中唯一一個還能站穩身子的虎岳說道。

虎岳在風雲榜中排名極度靠前,論起表面上的戰鬥能力,並不輸林寒多少,也是這支小隊中除了少年之外的核心人物。

「好,各位師弟,都跟著我進去!」

後者徑直朝著林寒點了點頭,胳膊一揮,帶領著身後的弟子魚貫而入,走進了大殿之中。

雖說進入幻境試練,大家都處在一個競爭的關係上,不過經過這次的合作,雙方的弟子們很快便學會了如何友好相處,鳳閣殿里的成員大多都是女弟子,在瞧見林寒小組的成員身上大多帶傷之後,也有好幾個少女主動跑上了前來,替他們包紮起了傷口。

而林寒在進入大殿之後,便直接尋找到了一處遠離人群的石室之內,開始恢復起了消耗的勁氣。

幻境之內,處處都有兇險,斬殺了第一波異獸,未必不會出現另外一波,林寒必須要抓緊一切時間恢復勁氣,以便自身隨時都能處在一個巔峰的狀態,否則下一個被傳送出去的,說不定就得是他了。

步入石室,林寒謹慎地打量著裡面的布置,發現裡面的石壁保存得還算比較完好,迎面便是一方灰褐色的石台,也不知究竟是用什麼材料打造的,周圍殘存著一座木櫃,歷經數百年的風化,早已變得腐朽不堪。

而在這一座腐爛的木架之下,則散亂地分佈著幾個破碎的瓷瓶,瓶身處破裂出許多裂紋,如同布滿了蜘蛛網。

「先不管了,趕緊恢復勁氣要緊。」

隨意打量了一下四周,林寒微微嘆了口氣,隨即走到石台上盤膝坐下,開始依照著龍鱗勁氣的行氣規律,緩緩恢復起了氣海中的勁氣。

林寒將心神沉澱入丹田,帶動著裡面的勁氣,圍繞著特殊的路線行遍全身,一邊吞元吐納,吸收外界的靈氣化為己用。

靈境之下的修行者,是沒有辦法直接吸取天地靈氣的,因此在吸納這些靈氣入體之後,必須要經過一種特殊的方式先將之煉化,直到形成了精純勁氣之後,方才能將其引導進入氣海。

這個過程比較繁瑣,然而對於修鍊過龍鱗內勁這種高級心法武訣的林寒而言,卻並不算是什麼難事。

心法對這種東西,於修行者的好處很多,而加速吸收勁氣,便是其中最為明顯的功效,沒有修鍊過心法武訣的人,只能老老實實地通過最原始的方式來補充勁氣,而林寒卻根本用不著那麼辛苦。

勁氣圍繞著體內的特定線路展開,頓時化作滾滾呼嘯的洪流,開始了劇烈的翻轉,在少年的丹田深處浮現出一道虛幻的漩渦。

而同一時間,林寒的體表處也開始使用一種近乎蠻橫的方式,從外界中快速吸取這些天地靈氣,將之匯入了丹田的漩渦之中。

一股股斑駁的天地能量匯入這道漩渦之內,促進其加速旋轉,在這般轉化中形成道道精純的勁氣,朝著氣海中逐漸匯入。

而在這種瘋狂的灌注之下,少年很快便感覺到自己近乎枯竭的氣海開始漸漸變得充盈了起來,如同乾涸的池水,開始逐漸被注入了充滿生機的水流。

伴隨著心法的運轉,林寒的身體彷彿成為了一道沒有極限的黑洞,瘋狂地吸收著周圍的天地能量,將之盡數匯入了丹田中那道虛幻的漩渦之內。

伴隨著呼呼的風響,林寒周圍接近半丈的空間之內,好似形成了一道狂暴的空間亂流,周遭的天地靈氣如同遭遇到了吸扯,瘋狂地朝著少年的丹田中匯聚,遠遠望去,彷彿形成了一道龍捲的巨大螺旋,以林寒為中心,開始朝著四面擴散。

「嗯?我的行氣速度……怎麼突然變快了這麼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