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她那樣子有多嚇人,就那麼站在我房門口,嚇得我都快要心臟病了,若是換做別人,姑奶奶早就一腳把她踹飛出去了」

葉以晴眉頭輕輕蹙著,「她現在怎麼樣了?」

「怎麼樣?!」,商千默扔下手裡的刀叉,「三魂已經沒了七魄了!」

看葉以晴只是沉默地看向窗外,商千默也跟著看向窗外。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小鬼哭得那麼傷心,更準確的說那不是哭,如果真的能哭出來那也好,她只是流淚,就那麼看著你流眼淚」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人心裡有很多很重的心事,被壓得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卻還要一直一直拚命的撐下去」

「連我這個外人看了都承受不住了」

過了好久好久,葉以晴才輕輕地說了一句

「她現在在哪兒」

商千默嘆了口氣,「在我家裡,讓我媽看著她,她那樣子明顯是昨夜一夜沒睡,早上又沒吃東西,就一路跑到我家裡來了」

看葉以晴一直沒說話,商千默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開口

「你們真的沒有可能嗎?你真的對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葉以晴一直看著窗外,沒有回頭,商千默沒有等到她的回答


「就算不愛,也不要避而不見,有時候,這比不愛更傷人」

葉清揚雙手插在褲兜里,茫然的往前走著,腦子裡都是不久前商千默跟她說的話。

側頭看著路上的車來人往,如此的繁華,那麼的熟悉,這是屬於她們的城。

只不過,人終究不可能一輩子都呆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接觸自己熟悉的人,總是要學會去適應一座陌生的城,接觸許多陌生的人。

這是人生必經的旅程,也是自己成長必須要走過的道路。

月滿則虧,水滿則溢,有些事情需要時間和空間去清空,待到有空餘之地時,再來填補是不是會更好?

葉清揚想,也許商千默是對的,她把葉以晴逼得太緊了,剛結束一段10年的感情,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開始下一段感情。

葉清揚也把自己逼得太緊了,感情不是幾句甜言蜜語外加幾句海誓山盟,感情得來的過程不易,日後要維持住那份感情更加不易,而現在的自己真的做好了準備嗎?做好了得到心中那份感情的準備,做好了可以維持住這份感情的準備。。。

站在十字路口前

一條是通往葉以晴和葉清揚現在的家,葉家大宅,意味著不顧一切也要選擇留下。

而另一條是通往他們以前的家,意味著收拾行裝,聽葉以晴的話,選擇離開。

向左走,也許過程會阻礙重重,但是最後的結果很清楚,就是留下來,但與葉以晴之間的可能性似乎更加微小。

向右走,要忍受三年甚至更長的相思煎熬,最後能否如願也不得而知,但似乎一切都多了更多的可能。

眼前的車流飛快的在眼前閃過,過往的點點滴滴也一一在腦子裡快速閃過。

葉以晴對她笑得時候,對她無語的時候,對她無奈的時候,對她心疼的時候,對她生氣的時候,對她……

最後的畫面定格在昨天晚上,兩顆晶瑩的淚珠從葉以晴眼裡慢慢滑落。。。

葉清揚從褲兜里掏出手機,直接按下了撥打鍵,而後屏幕上便出現了「媽咪」兩個字,第一聯繫人。

電話在響了第二聲後接通了,葉清揚聽著那邊傳來一如既往的清冷聲音

「喂」

雖然拚命想忍住,但還是忍不住再次濕了眼眶。

緩了好一會兒,葉清揚才慢慢直起身,嘴角微微向上揚起一個弧度

「媽咪,我決定出國了」 電話另一邊隨即變得鴉雀無聲,葉以晴知道,葉清揚掛了。

這是葉清揚第一次先掛她的電話,在過去的八年裡,葉清揚總是要等葉以晴掛了電話才會掛。

「媽咪,我決定出國了」

只此一句,再無其他。

葉以晴放下握著手機的右手,久久地看著落地窗外的整個z城,繁榮萬象,臉上卻看不出任何一絲一毫的輕鬆或開心的表情。

卻也不像平日里那般的清冷,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葉以晴走回辦公桌前,拿起桌上的內線電話

「取消今天晚上的所有行程」

當葉清揚拖著一個不大的行李箱再次回到葉家大宅時,正好是晚上7點整。

有些意外的,葉以晴已經回到家了。

一見到葉清揚回來,白靜就轉頭對著廚房喊了一聲

「小揚回來了,開飯吧」

飯桌上很安靜,沒有人開口說話。

葉清揚一直在低著頭吃飯,吃得從沒有過的認真。

坐在她對面的葉以晴也安靜地吃著飯,眼神偶爾掠過葉清揚的頭頂。

許是受不了這詭異的氣氛,白靜突然開口了

「小揚,你決定要出國了」

當白靜對著廚房喊完話再回過頭時才發現葉清揚身後還拉著一個行李箱,一下就愣住了,她沒想到葉清揚居然答應出國了,而且還答應的這麼快,總覺得是自己想多了一樣。

葉清揚抬起頭,兩眼直直地看著葉以晴的眼睛

「是」

吃過晚飯,黃媽在收拾桌子,葉以晴扶著白靜到客廳坐下,而葉清揚則徑直上了二樓回了自己的房間。

直到葉以晴準備回房睡覺了,葉清揚都沒有從房間里出來過。

葉以晴在經過葉清揚的房間時,特意瞥了一眼,才發現房門只是虛掩著,猶豫了一下,葉以晴還是推開門進去了。

房間里有些黑,原來沒有開燈,原以為葉清揚已經睡下了,剛準備退出房間,借著窗外的月光卻發現窗台上坐著一個人,背靠著窗沿,臉是側向窗外的,看不清臉。

「葉清揚」


葉以晴試探著叫了一聲,等了一會兒也沒有回應。

原以為人已經睡著了,葉以晴便輕輕地走了過去,卻在離窗檯還有一米遠時,發現葉清揚突然緩緩轉過了頭來。

不知道為什麼,葉以晴就那麼停在了原地,兩個人就那麼在月色里彼此對望著,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媽咪,我可以抱抱你嗎?」

葉清揚的聲音很輕,像是飄在空中一樣。

黑暗中的葉以晴突然閉上了雙眼,再次睜開眼后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葉清揚的面前,雙手抱住葉清揚的頭靠在了自己的腰間。

葉清揚緩緩抬起雙手緊緊地摟住葉以晴的腰身,把頭深深地埋進了葉以晴的小腹間。

窗外的月色搖曳,清輝灑落。

第二天

當葉清揚醒來時已是早上9點鐘了,太陽已經灑滿了整個房間。

葉清揚抬起手遮住有些刺眼的光線,躺了一會兒才艱難地坐了起來。

眉頭不自覺地輕輕皺了起來,右手食指按了按太陽穴,頭有點疼。

下床,洗漱,換衣,下樓。

「小揚起來啦,餓了吧,我這就去給你把早餐端出來,一直給你熱著呢」

黃媽一邊說一邊進了廚房,葉清揚眼裡看著心裡覺得暖洋洋的。

再回過頭時,就看到坐在客廳沙發上的白靜正扭過頭看她。

「起來了,昨晚睡得還好嗎?」

葉清揚點了點頭,下意識的四下看了看。

「你媽咪已經去公司了」

許是被猜中了心思,葉清揚有些彆扭的撇過頭不看白靜。

葉清揚草草地吃了幾口早餐就出門了,騎上自行車剛走沒多遠手機就響了。

掏出來一看是江芷美,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接了。

「喂」

「你今天怎麼沒來公司」

「我今天有點累,想休息幾天,忘了跟你說了,不好意思」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不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

「不用了」

「……」

葉清揚掛了電話,想了想,又撥下了另一個電話

「小林子,是我」

和林牧相約在籃球場見,兩人先是來了一場一對一的對抗,幾個輪迴下來都已是大汗淋漓。

兩人氣喘吁吁的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林牧轉頭看著葉清揚

「你這個大忙人今天怎麼想起找我來了」

葉清揚抬起手臂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不一空閑下來就找你了嘛,一個大男人比個女人還斤斤計較」

「切,一般人我還懶得跟她計較呢」,林牧一臉的不以為然。

「這幾天你見過清兒嗎?」,葉清揚突然問。

林牧的神情一下變得有些沉重,「沒有」

葉清揚轉過頭,直直地盯著林牧的眼睛

「你是真的喜歡她嗎?」

林牧點了點頭,眼神堅定不可動搖。


「那你以後一定要保護好她」

商千默一推開門,就看到寬大的辦公桌后正埋頭工作的葉以晴。

「都這種時候了,虧你還能工作得下去」

葉以清抬起頭,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清冷冷。

「你怎麼有空跑到我這兒來」

商千默往辦公桌邊一坐,側著身子一臉風情萬種的看著葉以晴

「人家想你想得都心癢難耐了」

又來了,葉以晴真不想搭理眼前人,索性直接無視,埋頭繼續看沒有看完的文件。

商千默自覺無趣,從辦公桌上下來,坐到了椅子上。

我真是一個保安 ?」

葉以晴握著筆的手稍稍一頓,頭也沒抬地回道

「她決定出國了」

商千默早已料到,「你是不是已經給她訂好出國的機票了?」

「嗯」

「什麼時候的?」商千默又問。

葉以晴淡淡地道,「這個月10號」

「什麼?!」,商千默蹭地站起身,徹底不淡定了,「我說冰人你沒腦子進水把,今天都幾號了,3號!3號!!!你、你就買10號的!」

葉以晴終於抬起頭看了商千默一眼,「10號有什麼問題嗎?還有一周的時間足夠她收拾行李了」

聽到這話,商千默差點沒氣得背過氣去。

「小鬼她知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