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

陰鷙如同吐著舌子的毒蛇,這說話的人,與剛才那些粗狂的聲音不同,更加陰柔狠辣。

男人聲音很不錯,從他口中說出的埃塞尼語言,如同小提琴聲音,若不是話語里的陰鷙,也許,會讓人賞心悅目。

夜,很深,狂風掩蓋了屋內的陰謀詭計。

翌日

「不要!」

慕初笛猛然睜開眼睛,此時,天還沒亮。

她擦拭著額頭的細汗,臉色略微的蒼白。

剛才她做了一個噩夢,夢見什麼不記得了,她只知道在裡面,自己很彷徨無助,失去了活下來的勇氣。

實在是太可怕。

心臟,再次抽搐。

好像有什麼,即將要被掏走。

這一覺醒過來,便再也睡不著。

慕初笛抱著寶寶,等待到天亮。

一大早,她就準備好行李,等待霍驍過來接他們。

另一邊,霍驍通宵處理文件,看著眼前堆滿的文件已經處理好,捏了捏發疼的眼睛。

自從霍驍在新聞發布會上撕破顧曼寧的嘴臉,宋家就趁機對霍氏出手,工作本來就很多,而霍驍也想今天親自去接慕初笛母子,順便好好地過一個家庭日,所以提前把工作都處理好。

八點,時間差不多了。

霍驍洗了把臉,準備離開辦公室。

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那是宋唯晴的電話。

霍驍停頓兩秒,便接了過去。

「驍,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剛從爸爸那邊查掉寶石的資料,猜測到霍伯母可能出現過的地方,我現在就在去往納塞鎮的國道上,你快點來。」

「沒錯,我是的,請問有什麼……」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華國境內禁止攜帶危險武器,請馬上放下!」

「啊!」

尖銳的喊叫聲穿破耳膜,宋唯晴的聲音里充滿震驚和慌亂,霍驍急忙忙喊道,「唯晴?」

然而回答他的,只有忙碌的靜音。 什麼?

宋唯晴剛才說出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使霍驍想起霍錚的話。

最近容城一直發生的神秘失蹤案件,難道真是有人在預謀什麼?

深邃俊美的臉沉了沉,眼底閃過一絲隱晦不明的精光。

辦公室,十分的寂靜。

直到秘書前來詢問,「霍總,司機已經在正門等著。」

霍驍並沒有任何的反應,秘書狐疑道。「霍總?」

「嗯?」

霍驍收回心神。

「霍總,是不是有什麼吩咐?」

秘書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周助理離職的事情,對霍氏上下員工影響都很不好。

既然連周助理那樣精明能幹的人都會做錯事,惹得霍總不高興,那他們這些智商過不去的,豈不是很危險?

所以大家都是惶惶恐恐的。

「沒事。」

霍驍越過秘書,徑直走向電梯。

他的車早就在外面候著。

霍驍上了車,司機問道,「霍總,是不是現在就去融合醫院?」

他知道今天是慕初笛和寶寶出院的日子,霍驍肯定會去接送的。

司機還沒有回答,賀易生的電話便打了進來。

「喂。」

低沉喑啞的聲音,十分好聽。

然而電話那頭的賀易生根本沒有欣賞的心思,他追問道,「霍總,你知不知道唯晴去哪兒了?」

「她不在莊園,也不在宋家。」

「宋家人也在找她了。」

幽深的眸子,眸色很濃,像那抹不掉的暗黑。

「知道了!」

掛掉電話。

「納塞鎮的國道。」

清冷的命令,使司機摸不著頭腦,他懷疑自己聽錯了,「霍總,你剛才說的是納塞鎮的國道?」

「嗯。」

不是融合醫院,而是納塞鎮的國道。

納塞鎮的國道距離市區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山路崎嶇難行,又偏僻。

如果去那邊,起碼要一天時間,那就接不了慕初笛出院。

司機心裡儘管有狐疑,卻不敢有片刻的遲疑。

發動機開啟,他猛然踩下油門,任由轎車如同一道閃電,在馬路上馳騁。

納塞鎮的國道上,道路曲折,並沒什麼車輛。

宋唯晴開著車,正開著藍牙在講電話。

那是顧曼寧的電話。

「我這邊已經結束,就剩你這邊。」

「嘖,速度還真是快,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樣引霍驍過去的?」

顧曼寧話語里透著几絲的嫉妒。

不管是宋唯晴還是慕初笛,她們都能左右霍驍的決定,唯獨是她,什麼都做不到。

她很恨,卻又不能不跟宋唯晴合作。

「別讓你的好奇害死你自己,我跟你,並不是朋友。」

她會跟顧曼寧合作,就是為了測試霍驍對慕初笛的感情。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可這對情敵來說,行不通。

「宋唯晴,你就不怕霍驍知道你騙他?在他心裡,你可是完美的形象呢!」

啪,宋唯晴掛掉電話。

宋唯晴知道顧曼寧是要刺探她,所以也不打算跟宋唯晴說更多的話。

宋唯晴絕對不會讓霍驍知道她在騙他的。

最近容城最轟動的事情就是神秘失蹤,要找幾個人上演一下綁架的戲碼,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前方的路面,很平坦,四周都是荒蕪的草地。

宋唯晴瞥了眼後視鏡,不只何時,身後已經跟著兩輛普通的轎車。 宋唯晴並不在意,而是把車開向右邊,讓他們先過。

車速正在減慢,透過後視鏡,突然折射出一道刺眼的亮光,那是光線照在鏡片上才有的折射。

奇遇無限 軍人獨有的敏感力,使她察覺到身後兩輛車肯定有貓膩。

方向盤猛然一轉,車子原本的方向被改動。

呯的一聲,子彈射在地面上,發出特有的聲音。

手槍!

宋唯晴神經馬上繃緊起來,她瞥了眼手中的腕錶,上面所顯示的時間,距離她請人上演綁架戲碼的時間完全不同,足足提前了一個小時。

時間,地點都不對。

宋唯晴狠狠地踩盡油門,轎車如同閃電一般飛了起來。

而身後的車,也快速地跟了上來。

車內,被扭得很小聲的電台還在播放。

「最近容城發生多宗失蹤案件,人員多數以現任和退任的軍人為主,特徵是:年輕,180以上的身高,五官英俊。如果各位市民有什麼線索,請馬上聯繫警方。」

宋唯晴眼神凝滯,難道後面追上來的人與軍人失蹤案有關?

可他們的目標不是男軍人嗎,為什麼卻把她當成目標了?

宋唯晴各種猜測,目光透過後視鏡,盯著對方的行動。

很快,她便看到對方的人半身探出副駕駛座,手槍直對著她。

糟糕!

宋唯晴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很快,呯的一聲,子彈射在輪胎上。

呯呯,連續好幾發。

車子開始變得難控制,漸漸的,踩盡油門也不見得它開的快。

宋唯晴渾身的細胞都繃緊起來。

只見對方,向她揮揮手,嘴角扯出一個充滿嗜血的笑容。

在戰場上那麼久,她一下子就能辨認出對方的兇狠程度。

這次,若是落在這些人手中,絕對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她想要逃,可此時的她,在對方眼中,猶如瓮中之鱉。

她還沒反應過來,對方的車子便猛然撞了上來,把她的車撞到一邊。

強大的撞擊力,使宋唯晴身子搖晃不已,氣囊也快速彈出。

幾個個男人從車裡走了下來,慢步走向宋唯晴的車,只見她的車內,氣囊彈開。

其中一個男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把人拿下,「霍驍的女人,我先去會會。」

「嘿,別把人玩死。」

「放心,肯定不會斷氣的,我才不敢毀了老大的計劃,我還要命繼續玩女人的。」

說話這男人走向宋唯晴。

為首的男人掏出手機,對著電話說道,「我們很順利,人已經在我們手裡,另一個交給你們了。」

這次,他們分成兩隊,他這邊快結束,另一邊也應該要開始了吧。

他們倒是要看看,霍驍會不會為了美人不要命。

走向宋唯晴的男人打開了車門,見宋唯晴一動也不動,便伸手想要把她從氣囊里拉出來。

手槍不方便,他便放在口袋中。

男人力氣很大,不到一會,就把人拉了出來。

看清宋唯晴的模樣后,忍不住微微抽氣,發出一陣淫笑,「嘻嘻,霍驍的女人,果真還不錯。」

話才剛落下,原本閉著眼睛的宋唯晴突然睜開眼睛,沖他笑了笑,然後,手裡的刀子壓在男人的脖子上。 一個猛烈的反擊。

男人哪裡想到宋唯晴竟然裝暈,他還沒反應過來,只覺脖子一陣疼痛,很快,肌膚上傳來一股溫熱,隨後便味道濃郁的血腥味。

脖子大動脈被割斷,鮮血飛濺而出。

男人發出一陣怒吼。

宋唯晴絲毫不猶豫,快速再刺一刀,動作快很准,充滿狠勁。

一手勒著他的肩膀,另一隻手伸進他的口袋裡,把手槍搶走。

剛講完電話的男人看到他們的人被宋唯晴攻擊,連忙掏出手槍對宋唯晴開槍。

宋唯晴反應很快,拿著手裡的男人擋槍。

呯呯呯,寂靜的野外,不停發出槍擊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