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續你怎麼想的?」

一口一口輕飲著的葉子晨笑道,大聖將手放到腦後,靠著早就被他攔腰打斷的古樹樹根,看著頭頂的璀璨星空。

「還能怎麼想,好好的活下去。」

這種輕鬆的語氣聽的葉子晨不禁有些心痛,他很能理解大聖現在的真實心情到底是如何。

愛了那麼久,說散就散。

換做是誰,能做的真正的毫不介懷。而眼前的這片狼藉,不也是最好的解釋。

大聖他在意,很在意!

「那就好好活下去吧。」

重重的拍了拍大聖的肩膀,葉子晨也將他滿肚子的話都咽了下去。這時候說再多也是無用,需要的只有大聖的自我調節。

日夜交替。

當白晝取締黑夜為這世界帶來黎明,葉子晨他們幾人依舊還待在妖族。

中途楊戩趁著大聖不備又從金箍棒下鑽了出來,這回他學乖了,出來之後隻字不提的被綠的這種可能性,就拎著憑小燒在旁邊逗狗玩。

留在這是大聖的意思,他說他想最後以這種方式留在妖族跟紫霞多呆一會。

之後,可能他此生此世都不會在打擾她的生活,而且默默的祝她幸福。朴婧婉鮮有的露出了感性的一面,掩面背過頭去肩膀輕輕的顫抖。

她可能是哭了,也有可能沒哭。

沒有人知道她轉過身的那瞬間到底如何,可眾人卻都知道這一夜過的很沉重。

「真快呀,這就亮天了。」

仰頭看了天空一夜的大聖啞著嗓子開口,扭了扭脖子手用力的拍向地面。

坐在地上的他頓時彈射而起,杵在地面的金箍棒被其喚回,在手裡耍了幾圈,砰的又杵到地面。

「走了。」

這道低呼將葉子晨、朴婧婉和楊戩盡數喚起。

幾人來到他的面前,便聽到大聖咧嘴爽朗的笑道。

「你們這是幹嘛,別太為俺老孫擔心,過去了就過去了。咱趕緊回神族吧,葉子不是還有挺多的重要事兒要處理么,咱就別在這耽擱了。」

「到底是因為誰耽擱心裡能有點譜么?」被冷落了一夜的楊戩說道。

朴婧婉聞言狠狠瞪了他一眼,葉子晨也不禁扶額,就連哮天犬都拍了兩下耳朵表示對他的無語。

對此,大聖的表現更為直接。

在楊戩說出這話時,他就感覺頭頂一黑。抬起頭望過去,赫然是大聖的如意金箍棒擎天而立。

瞬間,楊戩的臉就僵了了。

「猴哥,別鬧,嘿嘿嘿……」楊戩滿面訕笑,「怪我,這耽擱一宿都怪小弟我,您快收了神通吧。」

現在他身上都有土味,嘴裡要是仔細去品,應該還有泥巴的碎渣。

吃了半宿土的楊戩說啥都不想在吃土了。

大聖淡淡一哼,將金箍棒收到耳中。被嚇住的楊戩乖巧的站在旁邊嘿嘿的傻笑,葉子晨也沒有再遲疑,點了點頭。

在他看來的確是儘快離開的比較好,離開大聖的這處傷心地。

也就在這時,葉子晨懷中的傳訊玉簡泛光,將玉簡從懷中取出,以神識探入,識海內便出現玄姬的傳音。

「回來的時候直接來我這,你要的我已經安排好了。」 第1380章玄姬買地

神族中央神山雷帝府。

肖霆的重新掌權在神族內掀起不小的風浪,就像當年他突然間退位,將雷帝之位傳予肖焉,他的回歸也是如此的突兀。

不少族群也從小道消息打聽到,曾經擔任雷罰帝君的肖焉,在肖霆上位之後竟是被其從族譜內劃去,逐出雷帝肖家,跟隨他的親信,也一併被肖家除名。

這可算的上不小的改革,說是肖家改朝換代也不為過。

可就是這麼大的變化,之前外界卻是沒有得到半點消息。直到肖家對外宣布,他們才是得知肖家現在又由肖霆重新掌權。

不過對於其他家族來說,肖焉執權或是肖霆執權對他們都沒什麼變化。

有些家族在肖霆上位之後前來恭賀,也有不少家族依舊如往常一般運作,並未受到任何影響。

肖家老宅。

這處老宅是肖家祖輩的發源地,在第一任雷罰帝君誕生,這裡便被設立成禁地,唯有族內族長雷罰帝君可以在此居住。

重新上位之後的肖霆便落住於此,此時的他正盤膝閉目坐於一塊兒巨石之上。

背後雷芒閃爍,似龍似蟒,顏色深紫,將其周圍的空氣和空間都是劈出道道裂痕。

在他的前面站著名佝僂著身子,頭斌雪白的老者,蒼老的臉上攀滿了皺紋。

要說眼前這名老者,活的比肖霆都久,如今雷帝府的人,就算是肖霆都要喊上一句安伯。

他是上一任雷罰帝君的書童,對雷帝忠心耿耿。只不過在上一任雷帝隕落之時,他便不再打理族內瑣事,找了一處隱居之地安享晚年。

可誰都沒想到,肖霆卻是把這位老書童找了出來,還為其所用。

「怎麼感覺外面那麼吵。」

一直閉著眼眸的肖霆緩緩將體外雷霆收入體內,開眼時雷芒乍現,而後才聽其淡淡的開口。

「玄姬正派他手下神將在拆房,建宅。」安伯道。

「什麼意思。」肖霆蹙眉。

「玄姬將咱們雷帝府對面的地都買了下來,現在正在拆之前幾族的府宅,建新宅。」

「您說玄姬將咱們雷帝府對面的地都買了下來?」肖霆一驚。

「是啊。」安伯可能真的已至暮年,說話時都是中氣不足,「族裡的小夥子們跟老頭子我說的,玄姬把咱們府隔接的對面都買下來了,而且面積還不小。」

「劉家和孫家的府地也被買了?」

「被買了,不光劉家和孫家,吳家和通天商會留在這裡的分部都被買啦。現在這神像附近的地盤,就咱們肖家啦。」

神像是當年神帝剛剛上位時,妖族妖帝東皇太一親送。

坐落於神像附近能夠提高修士對天地道法的感悟,算的上不可多得的神器。神像籠罩範圍大概百萬里。當時肖霆戰功頗豐,神帝便將神像立於肖家附近,神像籠罩範圍正巧能將肖家全部包裹。

不過由於神像為妖帝親送,意義非凡。

神帝自然不能將其放在肖家內部,要是放到肖家內部,這就跟賜予肖家無二,有傷妖帝臉面。故而他是放於肖家外圍,神像籠罩的左半圈為肖家佔有,而右半圈的地價水漲船高。

無數家族想將基地落此,當然真正來的都不是什麼巔峰家族。

大家族都有傳承,輕易是不會挪位置的。就算有神像加持位置對天地道法感悟會提升些許,這看上去很是讓人垂涎,可真正敢狠下心去動的,也只有那些傳承不算特別久的家族敢做。

最後右半部由天神城當時勢力還算可以三個家族,劉家、孫家、吳家以及通天商會瓜分,其餘的那些小位置,比較大的家族看不上,便由一些富商或者是更小的家族分刮殆盡。

萬年以來,這裡的家族都沒有過任何更替。

現在突然聽說玄姬將右邊的地都買了下來,當年那些家族為了搶這地可是搶破了頭,肯定是不想賣的。

玄姬從他們手下買下,絕對是出了血的。

「她買這地幹嘛,玄姬府的位置不是已經很不錯了么?難道說她要將她的族人從九尾狐族那裡接回來?」肖霆蹙眉道。

「不知。」安伯道。

肖霆摸著下巴手卻開始發抖,他趕緊從懷裡取出一根似捲煙狀的東西塞到嘴裡點燃,猛吸了幾口之後顫抖的手才稍微有些穩定。之後他又是舒爽的嘆了幾口氣,這才穩下心神去思揣玄姬的做法。

有神像籠罩的地是任何家族都會垂涎的位置,誇張些說,在這裡成立萬年基業沒有任何問題。相信劉家、孫家和吳家肯定也是這麼想的,不然當年他們不可能那麼破釜沉舟。

玄姬從他們的手裡買地,開出的籌碼絕對要讓他們心動,心動到心中的天秤,要遠遠的壓過這地的價值,才有可能會將地賣給玄姬。

其次,通天商會。

極北神山無妄海薛家弄出來的商會,九座神山最富的就是他們了。不管是錢亦或是物資,他們都絕對不缺。玄姬要想從他們手裡買到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欠了他們人情,而且這份人情許諾的還相當的大,不然以通天商會和玄姬之前,交情不深的關係,是絕對不會將這塊地賣出去的。

最後就要想玄姬她買這地的動機!

傳言玄姬是妖族狐族不假,可他們這級別的人都知道,她跟她族群的關係不是特別融洽,相互之間都不會走動。

將族人送到九尾天妖狐族,那都是看在同一族群的面子上,而且玄姬跟蘇婉和蘇青顏的關係不錯,才讓她們代為照料。以她跟她族群的關係,很難有可能出這麼大的血,將他們接回來。

還故意放到雷帝府對面,世人都知道,他肖霆最煩的就是妖族。

她要是將族人接過來放到雷帝府對面,是要故意噁心他肖霆么?

幾番思慮,以肖霆的城府都難以想出玄姬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與此同時,手中的捲煙也被他抽光,之後便看到他鎖眉道。

「出去看看,這位新鄰居到底耍什麼手段。」 第1381章懷疑后的決策

從妖族城鎮的空間轉換陣到天神城,並不需要耗費太久的時間。

葉子晨一行人就近找了處城鎮,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便回到神族天神城。

「我現在要去一趟我姨娘那裡,你們要不也跟我一塊兒?」

剛出空間通道的葉子晨對著身邊的幾人開口,不過他這話問了也是白問,本身朴婧婉和楊戩的任務就是對其貼身保護。

要是去通天城,大聖說不定還能去找魏傑他們。現在是在天神城,他在這也不認識誰,也只能跟著他一同前往。

頓時眾人都是點頭,跟著葉子晨的身後趕往玄姬交代的位置。

可能是太過匆忙的關係,在他們出來時卻是未能發現,在空間轉換陣附近前的那處扣著帽子的小攤販,看到從轉換陣中走出的是葉子晨他們,頓時將頭頂的帽子扣住,將臉遮擋的嚴嚴實實。

從始至終,小攤販都在密切的關注他們的一舉一動。

直到他們離開,他才取出玉簡,不知向何人發出一條信息。

酒館。

將通往神武的酒館包下來之後,通天學院的幾名社團團長輪崗似的在酒館內待著。他們這樣做,為的就是盡量拖延葉子晨知道薛沫情況的時間點,或者乾脆就不要讓他知道。

此時慕容雪和江永正坐在酒館內,江永坐於酒館的門口,神識完全撐開,將這酒館的整條路都籠罩。

只要葉子晨出現,他能夠第一時間便是得知,進行應對。

不管是用謊言亦或是其他手段,只要不讓他走進神武的大門,不知道薛沫的情況就可以。

他們這樣做也是共同商議的結果,而且還得到了薛家的支持。

慕容雪則是坐在酒館的中央,手中玉簡的光芒就一直沒有停止過。從薛沫出事兒開始,慕容雪就一直在通過薛貝貝了解她的情況。

不一會,玉簡的光芒消失。

手持玉簡的慕容雪將其收起,江永也在這時開口道。

「薛沫那邊情況怎麼樣,還沒醒么?」

慕容雪沉默的搖了搖頭,眼中儘是難掩的悲傷和自責。到現在為止,她都認為薛沫會變成那樣都是她的錯。

看到慕容雪蒼白消瘦的臉,還有那雙無神的眸子,江永心中也是跟著一痛。

從薛沫重傷被緊急送往無妄海之後,他就再也沒看到慕容雪笑過。她不再像以前那樣威風凜凜,對任何事情都不管不問,終日沉浸在自責內,全身心都放到玉簡上,只要玉簡有消息,她會第一時間便探查內部的消息。

茶不思,飯不想,夜不能寐,日漸消瘦。

江永很愛她,看到她的這種樣子,他很痛心。想要安慰,可不管他說什麼,都不會讓慕容雪有任何起色。

最後他明白,他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在一旁陪著她,僅此而已。

長嘆了口氣,江永在以關慰的眼神再看了慕容雪幾眼之後,便全神貫注的以神識去查看街上的情況。像剛才他和慕容雪的這種對話,從薛沫出事兒到現在,幾乎每天都要上演上幾遍。

「貝貝說……」

沉默中的慕容雪鮮有的主動開了口,江永頓時將頭別過來。

「說什麼了?」

其實他並不是特別在意薛貝貝到底說了什麼,他當然是關心薛沫安危的,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好友。可相比之下,他更在意慕容雪。

剛才搭的這話茬,只不是江永想跟她多說幾句。

管薛貝貝到底說了什麼,只要慕容雪能多講幾句就是好的。

「她說她看到薛沫的傳訊玉簡了,裡面有好幾條子晨給她發的消息。從消息的先後順序上判斷,子晨貌似已經懷疑薛沫或者是他們平亂團出了什麼問題。貝貝跟我說,一定不能讓子晨知道這件事,她也會輔助我們去騙他,這裡面也有薛央大帝的意思。」

江永肯定,這絕對是慕容雪這麼久以來說的最長的一句話。

只是讓他漠然的是,這話中傳遞出的信息對他們來說卻不是特別友好。

不過對此,江永卻是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在他看來葉子晨本來就是很精明的人,察言觀色和抿人心緒的能力更是要比他高上太多。

前一晚他們在酒館做的,當時覺得沒什麼問題。

但後來仔細一想,裡面值得人懷疑的點實在是太多了,葉子晨要是不懷疑他才會覺得不應該。

「咱們要怎麼做才好。」慕容雪幾乎都有了哭腔。

她可以肯定,昏迷不醒下的薛沫必定不想讓葉子晨知道此事。為了後續的彌補這個過失,她必須做到讓葉子晨永遠都知道此事,至少……在薛沫蘇醒之前,不能讓他知道。

「別怕,有我在。」

走到慕容雪的身邊,江永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就在這時,江永口袋裡的玉簡也是亮起。

神識探入玉簡內部,他的眉毛也是深鎖,他得知了葉子晨回到天神城的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