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華說道,「這個你不用操心,我已經跟銀行溝通過,可以貸款,我們的帝豪園已經在慢慢有資金回籠,也是時候增加新的項目了。」

「好,我考慮一下吧,也得跟其他幾名合作夥伴商量一下。」喬安夏並不是想自己去擁有多少產業,只要是為了喬氏,一切都好商量。

一忙又是一個下午,為了對龍夜擎表示下感謝,傍晚給他打了電話,想請他吃個飯,這兩天剛好發了工資,手頭有點錢,便大方點,去了那家旋轉餐廳。

順便說了下張博年他們的想法。

龍夜擎優雅的切著牛排,「那你是怎麼想的?」

喬安夏說道,「我其實不是那麼在意股權怎麼分配,你也知道,我在喬氏當這個董事長是不得已的,我的夢想是成為設計師,然後副業是醫生,他們說的也有道理,能夠擴大喬氏的產業。」

龍夜擎好奇的問了句,「你現在一個月工資多少?」

喬安夏說道,「我還屬於實習期,也沒要求多少,之前公司資金又那麼緊張,就一萬吧,不過,年底有分紅的,今年可能沒有,等帝豪園完工了肯定會有不少。」 而赫敏和哈利向他述說的那些陌生知識已經將他的大腦堵塞。

莫名其妙的考試,莫名其妙的遊戲世界,讓羅恩有股莫名想哭的衝動。

「羅恩,你不要急,像你這種玩巫師棋的高手,一定會很快適應這種角色扮演遊戲的,相信我!

你只是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這種設定的遊戲,你試着回憶一下,你在那次偉大的巫師棋比賽中扮演騎士,而現在你在這裏扮演的是戰士,看看你手中的劍和盾。」

哈利走到羅恩身邊,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強忍着從羅恩那件衣袍上撲面而來的惡臭味,哈利好心安慰著說道。

「這樣嗎,雖然我還是有些不懂這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遊戲世界。但哈利你這麼一說,我有些明白自己將要做什麼。

就像小時候弗雷德和喬治讓我當一名食屍鬼一樣,我現在是一名戰士。要用手中的劍和盾,完成格雷夫斯教授下達的任務。」

聽完羅恩的理解,哈利瞬間開心起來。「哈哈,羅恩,你果然是遊戲天才,只要你明白這些就行。

說真的,我也非常驚訝!原來魔法世界裏居然也有和麻瓜世界中的電子遊戲一樣的存在。」

「哈利,羅恩!給你們看兩個神奇的魔法。」

「什麼?」

就在哈利和羅恩詫異之時,一顆遊走球大小的水球在赫敏手中魔杖前聚集而成,然後瞬間向遠方射出,大約在十米遠的距離,才掉落在地上。

不等哈利開口,赫敏又舉起另一隻魔杖,一個一米高直徑半米的迷你版颶風出現在她的前方。

「水球術!」「微型颶風術!」

「這!這!這!」

看着赫敏放出的兩個法術,羅恩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他從沒有見過這麼神奇的魔法。

看着兩人寫滿驚訝兩字的面容,赫敏收起手中的魔杖,雙手叉腰,抑制不住臉上的笑意,開心地說。

「怎麼樣?這兩個魔法有意思吧。偷偷告訴你們,這種魔法才是我沒來霍格沃茲前,嚮往的魔法啊。」

「這可不是用有意思來形容它們,有了這兩種法術,我想我們一定會完成格雷夫斯教授的任務。」

哈利有些羨慕赫敏了,喜歡玩遊戲的男生,誰還不喜歡那些特效拉滿、光芒奪目的技能啊,看着自己技能欄中只有一個盾反和劈砍,他嘴角不由地抽搐起來。

心懷着有難同當的原則,哈利轉頭看向了羅恩,「羅恩,你的技能時什麼?」

「啊,我不知道啊…讓我研究一下。」

見哈利突然問自己,羅恩再一次陷入懵懂狀態,慌亂地呼喚人物界面。

……

「好了,我們出發尋找下一關入口吧,我可不想信格雷夫斯教授會一直讓我們待在這裏,安然無恙地完成生存30分鐘的任務。」

等羅恩敘述完他的技能之後,赫敏提議三人離開這裏,去尋找下一關入口。

「嗯,我們走吧!」

隨即三人佩戴好武器,哈利走在最前開路,赫敏走在中間,而羅恩負責斷後……

「那些有趣的戲法,就是你設定的遊戲魔法嗎?」

當鄧布利多看到赫敏施放的兩道法術后,先是微微一愣。后捋著鬍子露出一副若有所思地露出感興趣的樣子,開口對着瑞克說出他的疑問,語氣平淡中帶了一絲好奇。

「是啊,不過這都是我們光斑公司以前開發的遊戲里的魔法設定。

我知道放在這個帶有教學性質的遊戲中不太合適,但鄧布利多校長,你也是知道的當今魔法世界裏的魔咒,根本就不能用孰強孰弱去衡量它們,而且施法方式特殊…」

鄧布利多明白瑞克的顧慮,但他覺得這也不是沒有好處,於是開口給瑞克說出他自己的想法。

「可以將對付黑暗生物時必要用到的魔咒,完完全全地復刻進去,當做一個特殊的魔法技能。

學生們想要使用這類魔法,必須要和現實世界一樣詠唱咒語,做正確的施法姿勢……」

「真是偉大的想法!尊敬的鄧布利多校長,我會按照您的想法,在遊戲中設計一些魔咒,讓它們的施咒方式完完全全與現實一樣。」

等鄧布利多闡述完他的想法后,瑞克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然後高興地向鄧布利多保證一定會做出他所說的魔咒技能。

兩人相互大笑,隨後繼續看着投影畫面中學生們的動作,距離遊戲開始已經過去六分鐘,第一波襲擊也因該被遊戲中的學生所察覺到了。

『如果,真要將魔咒放入這個遊戲,那麼這可真是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啊!』

看着還不知道自己馬上要經歷苦難的學生,瑞克內心卻還在想着鄧布利多允許他將現實中的魔咒放入遊戲之中的這件事情。

擁有「創意空間」的瑞克,想要將這些魔咒製作進去倒是不難,難的是怎麼名正言順,合理妥當地完成這項工作。

現在有了鄧布利多的默許,一切就很簡單了。

……

岩洞密窟中,出生之地,三三兩兩的學生已經開始將未知的區域探索,但大部分學生還待在原地。

他們認為格雷夫斯教授下達的任務是二選一,只要生存30分鐘就可以,沒必要冒着危險去探知那些漆黑的存滿惡意的未知區域,去尋找那個所謂的通往下一關的入口。

突然某種生物拍打翅膀的聲音傳入這些還在出生之地的學生們耳里,一開始他們還沒有在意這些聲音。

但隨着聲音越來越響亮,越來越接近他們后。

「快看那些是什麼???」

「梅林的鬍子啊!那是吸血蝙蝠!!!」

當他們發現情況不對時,已經為時已晚。一群龐大的吸血蝙蝠群如黑雲一樣遮天蔽日,將出生之地上方的熒熒之光遮住,所有人陷入黑暗之中。

聽着耳邊密集的撲扇翅膀的聲音,小巫師們沒有了淡然的模樣,驚慌失措的他們開始四處逃散。

這些吸血蝙蝠雖然沒有攻擊他們,但龐大的數量和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就足以讓這些處於「溫室中的花朵」失去光澤。

在瑞克所監視的光幕中,這些人的SAN值在瘋狂降低。不到幾秒,就有幾名學生的SAN值達到臨界值,這使得瑞克不得不讓他們登出遊戲。

「55555,太嚇人了!」

「媽媽,我要找媽媽!」

「…….」

「安靜!你們已經安全了!」

看着在教室中醒來的幾人,居然還能露出這般狼狽模樣,瑞克只好使用魔咒撫平他們的情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幕降臨之時,奧斯卡這才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宿舍。

「感覺怎麼樣?」陌凡看着奧斯卡疲憊的模樣笑着詢問。

奧斯卡無力的癱倒在床上,「一個字,累。」

「明天你可得出全力,我到時候可不會留手。」

「那個大師專門為你設計了對戰計劃,要不要我給你透露一些。」奧斯卡一臉壞笑的看着陌凡。

陌凡白了一眼奧斯卡,「你覺得我需要麼?」

「也是,你都說了不會留手了,這麼一說我倒是挺期待他們明天凄慘的模樣了。」奧斯卡嘿嘿一笑,「到時候對我和榮榮下手輕點。」

「嘖嘖嘖,知道了,你放心。」

一夜並無太多言語,分別前的最後一個夜晚,兩人都十分默契的沒有提明天分別之事。

第二日清晨。

清晨的風拂過草地,樹葉輕動,格外的愜意。

操場上,唐三六人已經整裝待發,一旁弗蘭德和大師兩人也在。

另外一邊陌凡啃著一根香腸和奧斯卡,古月緩緩走來。

一直到了操場上,奧斯卡這才和陌凡告別,加快了自己腳步,跑到唐三等人的隊伍之中。

「準備好了么?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陌凡兩口將香腸吃了下去,隨手一彈,手中的木簽沒入到大師的腳下的土地之中。

大師低頭看了看腳下的木簽,神色不變,低聲說道:「所有人準備。」

唐三七人的整形迅速變化,戴沐白在最前,他的身後是馬紅俊和小舞,最後的奧斯卡,寧榮榮以及朱竹清,唐三則位於六人中央。

各色的光芒閃耀,戴沐白七人全部都釋放了自己的武魂,一個又一個魂環從七人身下升起,輕輕律動。

純白的光芒從陌凡身上綻放,那如同貴族一般的滅卻師裝扮出現。

身下隨着兩紫,一黑三個魂環,如同實質一般的壓迫力,讓所有人呼吸一滯。

月白色弓箭在陌凡手中凝聚,平靜的雙眸格外的銳利。

「那麼……遊戲開始!」陌凡冷冽的聲音響起。

戰鬥瞬間打響。

舉弓,拉弦,箭出,就在一瞬之間。

月白色的光箭在空中一分七,如同鎖定一般的朝着七人同時射了過去。

首當其衝的戴沐白邪眸中雙瞳瞬間合一,根本沒有考慮。身上地第三魂環。那晶瑩的紫色瞬間釋放。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爆發。

徑直的朝着陌凡衝去,面對射來的箭矢,虎爪寒光乍放,魂力涌動,徑直的朝着箭矢揮了過去。

兩側的馬紅俊,小舞,也同樣動了起來,朝着兩側牽扯而去,就在三人動的同時兩道七彩的光芒頓時融入三人體內,正是寧榮榮的輔助,三人的速度和力量頓時遞增。

至於奧斯卡也一直低聲念叨著,對於射來的箭矢他並沒有驚慌,因為他的腰間已經被一根細長的藍銀草束縛,不僅是他,被藍銀草束縛的還有寧榮榮。

藍銀草的保障是其一,不要忘了兩人之間還有一個朱竹清的存在。這雙重保障之下,陌凡的射出的箭矢對他們二人已然造不出任何的威脅。

第一箭只是一個簡單的試探而已,看着從三個方向將自己包圍,並且掌控全局的唐三之後,陌凡神色平靜。

陌凡腳下的靈子流動速度驟然改變,飛鐮腳的加持之下,陌凡身影頓時消失原地。

陌凡的高速移動之下,戴沐白,小舞和馬紅俊三人根本沒有近身的機會,唐三更是無法鎖定陌凡的位置,無法鎖定也就代表着他根本沒有控制陌凡的機會。

陌梵谷速移動的同時,手中的長弓,已經再次滿弦,同樣的月白色箭矢,再次出現,箭矢的攻擊目標只有唐三一人。

這一次得箭矢格外的明亮,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這箭矢的與眾不同之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