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眸光閃動了一下,小跑著追上了服務生,然後湊近服務生說了幾句。 此時的葉風,在解決了羅光之後,便直接進入了酒樓裡面,而外面的何明此時想要攔下葉風,那也沒有任何辦法,因為他已經被柏華給攔了下來。

葉風進入酒樓之後,如殺神一般的屹立在那裡,那些傭兵們在看到葉風此時的樣子,一個個嚇得也不敢上前去,其中不乏一些先天高手,他們在看到葉風的時候,也是與那些後天傭兵一樣,傻在原地不敢動。

葉風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些人,說道:「人在哪裡?」

這些野狼傭兵團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卻沒有一個人敢說,如果說了,那也是死路一條,就算葉風會放過他,可是何明也不會放過他,野狼傭兵團的人也不會放過他的。

這時,葉風見到這些人一個個都不願意回答他的問題,便直接朝著這些人沖了上去,或許是救生的欲。望,讓他們產生了抵抗,所以葉風在朝他們攻擊的時候,他們也立馬開始了反攻,不過他們的反攻在葉風的面前,一點作用都沒有起到,很快,酒樓一層的幾十個傭兵,也全部被葉風斬殺,此時的葉風再一次的成為了一個血人。

葉風朝著樓上走了上去,樓上的傭兵們在看到是葉風上來了,一個個也是嚇了一跳,他們自然也是聽到了樓下的打鬥聲,不過他們的任務是看管二樓包房裡面的高川,所以他們也根本不敢擅自離開,現在葉風殺了上來。

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跑到人質旁邊,只要他們的手裡有人質,葉風就不敢對他們做什麼!

這時候,這些傭兵們把高川給直接拉了出來,葉風看著被綁住的高川,心裡也有一絲愧疚,不過馬上這一絲愧疚就讓葉風對這些傭兵們的憤怒所代替了。

「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把高川送過來,否則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到時候你們所有人都會死!」葉風冷冷的對著眼前的這些傭兵們說道。

這時,高川看到葉風來救他了,心中也是無比的感動,畢竟他知道他與葉風只不過是萍水想逢罷了,而且一個先天高手,會為了一個只有後天境界的普通朋友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就算現在高川死在了這些人的手裡面,他也覺得滿足了。

「葉公子,謝謝你!你能為了我,而冒這樣的險,我高川如果有命活下來了,一定為您做牛做馬!」高川有些激動的對著葉風說道。

此刻,那些傭兵們也是有些遲疑了起來,畢竟葉風的實力在這裡擺著,他們沒有達到玄者境界,那就只有被葉風斬殺的下場。

雖說他們手裡有高川,如果葉風此刻不再在乎他的生死,而是直接朝著他們殺了過來的話,那他們就會因為一個人,而使得上面的所有人被殺。

如果就這樣死去的話,那也就有些太不值得了。

「葉公子,我們也是奉命行事,還請葉公子不要為難我們!」這時一名傭兵站了出來,對著葉風說道。

葉風看了此人一眼,說話的人也是有著先天五階實力,不過對於葉風來說,連下面那個有著比他實力高出許多的羅光都被葉風一刀斬殺,現在葉風要殺他的話,那也太簡單不過了。

「哦?奉命行事?既然你們想要等的人是我,如今我已經來了,那你就把我的朋友放了,這樣一來,至少你們還有活命的機會,如果你們堅決要將高川綁在手裡面的話,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給你們一分鐘時間考慮!一分鐘之後,我要答案,你們放與不放,那就將決定你們的生與死!現在還有五十六秒!」葉風立馬對著眼前的這些傭兵們說道。

雖說他們這些野狼傭兵團的人,平日里霸道慣了,不過現在也正是考驗他們生死的時候了,時間一秒一秒的過著,在這些傭兵們的心裡,此時就好像一秒鐘就是一年,每一秒鐘對於他們來說,都彷彿是一種煎熬。

在過去了三十秒之後,葉風再次說道:「還有三十秒,你們要抓緊時間考慮了!」

傭兵們此刻都不敢看葉風,還有最後三十秒的時間了。他們一個個都有些燥動了起來。

在還有十秒的時候,終於有人穩不住了,便立馬說道:「我退出!我退出!」

只見聽一人喊出了退出之後,其他的傭兵們也跟著相繼的認輸了,他們都很珍惜自己的小命,要是自己的命都沒有了,那還談什麼忠心啊!再說了就算他們把高川給了葉風,到時候也可以為自己找理由的。

最後,樓上的這些人終於在葉風的壓迫之下,把高川交給了葉風。

葉風看著這些人的時候,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看來你們還是很珍惜你們的小命啊!我葉風說到做到!現在你們誰想與我決鬥的,便直接站出來便是,同時你們也可以一起上!」

葉風說完,這些傭兵們哪裡還敢與葉風戰鬥啊,那不是找死嗎?他們可沒有傻到這個地步自己來尋死。

葉風看到這些人一個個都不敢上前,便笑著對高川說道:「高大哥,沒想到我的事情把你給牽扯進來了,我們走吧!」

高川點了點頭,原本想要說什麼的,但是葉風卻是直接拉著他從酒樓的二樓跳了下去,然後朝著戮劍傭兵團的地方奔了過去,由於高川被抓過來,這些人也並沒有把他怎麼樣,所以他現在一點事情也沒有。

很快,葉風便將高川送到了戮劍傭兵團裡面,讓鐵木蘭照顧了一下,而葉風這時,也是再次出了戮劍傭兵團,朝著酒樓跑去了,畢竟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所以他現在要去找柏華了,雖說先前也可以通知柏華,但是那樣的話,所鬧出的動靜也就太大了,那樣對於高川來說會十分的不利。

而現在就只有他一個人了,到時候也可以與那柏華兩人全身而退,同時野狼傭兵團的人,還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 便見服務生將手裡的東西都給了她。

喬安心從服務生手裡接過酒水,扭著腰款款走到了包廂外面。

她壓抑不住激動的心情,臉上的表情也透露出了幾分激動和興奮,站在門外騰出一隻手伸手理了理頭髮,又對著可以照清人影的房門確認了下她臉上的妝容沒有任何問題后,才伸手敲了敲房門。

很快,裡面的服務生就來給她開門了。

房門打開,喬安心深吸一口氣,唇邊勾起一抹甜美的笑容,慢慢跨入了包間內。

開門的服務生看到她時,愣了下,還以為她是新來的。


心裡還在好奇著,上面怎麼會安排一個新來的服務生到宮澤離的包間做事。

服務他們這樣的大佬,一般都是不會用新手的。

新人容易出錯。

要是哪裡沒有做好,得罪了這些大佬,旁人也是要跟著遭殃的。

不過……

他怎麼瞧著這個新來的服務生很是面熟呢。

好像在哪裡見過。

喬安心走進包間,無需她刻意去找,她就一眼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宮澤離。

包間里光線偏暗。

男人姿態慵懶的倚在沙發上,埋著頭,雖然看不清面容,但一身尊貴的氣息卻讓人無法忽視,也讓他顯得存在感極強。

喬安心的心臟,撲通撲通的猛跳了起來。

她看了看宮澤離。

又看了看站在包間里的其他人。

明明都一樣是人,可為什麼區別就這麼大呢。

有些人生來就是人上人,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樣的。

就如同眼前的宮澤離和包間里的其他人,對比鮮明。

如果宮澤離是人中之龍。

那包間里的其他男人,就是地下的蟲子了。

宮家太子爺……

光是憑著這個身份,就足以讓多少女人前仆後繼了。

更何況,他長相還很俊美,身材也一流,諸多的條件加在一起,任何女人都無法抵擋得住這樣的一個男人。

哪怕他脾氣不怎麼好。

人無完人。

這樣一個接近完美的男人,即便是有一些缺點又怎麼樣呢。

他的那些優點足以彌補他的缺點了。

這樣的一個極品優質男人,如果能被她拿下,那以後她再拿下墨夜司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喬安心目光灼熱的盯著宮澤離,滿腹的野心都快從她眼底跳出來了。

無論如何。

她今晚也要拿下這個男人。

她還要拿下宮家少夫人的位置。

她想要的一切,她都會一步一步去爭取到。

喬安心端著酒水,慢慢朝宮澤離走去。

走到宮澤離身邊后,她見宮澤離還是埋著頭,根本就沒有朝她看過一眼,她便將酒水放到了茶几上,然後蹲在宮澤離身前,聲音嬌軟道:「宮少,這瓶酒現在就給你開嗎。」


喬安心這說話的語氣,刻意模仿了喬綿綿。

她當初去整形的時候,不僅要求將臉整得和喬綿綿一樣,甚至還想將聲音也整得和喬綿綿一樣。

只可惜,她臉是整出來了。

聲音卻還是不像。

但她刻意學著喬綿綿說話的語調,也還是引起了宮澤離的注意。 葉風來到酒樓的時候,發現柏華與何明兩個依然沒有分出勝負,當然,葉風也看出來了,此時的何明臉上十分的憤怒,畢竟他看到柏華如此輕描淡寫的抵擋下他的攻擊,這對於他來說,那就是一個恥辱。

這時,葉風大喝一聲,說道:「柏副團長,我們可以離開了!」

柏華聽到了葉風的聲音,便立馬暴退了十多步,來到了葉風的面前,笑著說道:「何副團長真是厲害,居然打了這麼久都未能打敗於你,看來我們兩個也是半斤的八兩,誰也奈何不了誰,不如就這樣算了吧!都回家洗洗睡吧。」

「葉風!柏華!我記住你們兩個了!特別是你葉風!別以為有戮劍傭兵團保你,你就天下無敵了,今天你殺死了我們野狼傭兵團的手下,這個仇我們野狼傭兵團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何明一臉憤怒的對著葉風和柏華說道。

當然,此時的柏華知道葉風救下了高川,所以也是更加的不怕何明了,雖然他表面上說是拿何明沒有辦法,可是從他現在還如此輕鬆就可以看得出來,柏華要殺何明,那太簡單了,而現在柏華之所以還沒有殺何明,那估計也是想著現在還不是真正與他們野狼撕破臉皮的時候。

「哈哈哈……我記住了,到時候你們野狼傭兵團的報復,我葉風接著便是!現在我要離去了,莫不是你還想攔住我們不成?」葉風一臉不屑的對著眼前的何明說道。

何明也自知無法攔住葉風與柏華,所以也沒有想要再追下去的想法,如今自己這一方已經死了幾十人了,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死的人多了,到時候他也不好交差。

「柏副團開,我們走吧!」葉風對著柏華說道。

柏華點了點頭,便與葉風一起朝著後面退去了,而那些戮劍傭兵團的人,此時也跟在他們的身後離開了。

在葉風他們離開之後,何明也是一臉的憤怒,此時那些傭兵們一個個都大氣不敢喘的傻站著。

何明看著葉風他們離開的方向,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的說了一句:「走吧!回總部!留下一些人把這些的屍體清理一番。」

所有野狼傭兵團的人,在聽到何明的這一句話,一些人便開始清理地上的屍體,而何明也是帶著其他人朝著他們的總部回去了。

當葉風與柏華回到戮劍傭兵團的時候,便立馬被鐵含笑召了過去。

當然,這時候高川以及鐵木蘭兩人也在鐵含笑的書房裡面。

葉風與柏華進入了鐵含笑的書房之後,高川見到葉風回來了,便立馬朝著葉風恭敬的單膝跪下行了一禮!

「葉公子,多謝您的想救!」高川恭敬的說道。

「高大哥,你說哪裡話,我們是朋友!而你也是因為我才會被他抓起來的,說起來,應該是我給你抱歉才是啊!」葉風也是立馬把高川扶了起來,說道。

這時,鐵含笑也是笑了起來,說道:「葉公子,你真是一個有著大仁大義之心的人啊!我也聽說了,這位高兄弟與你只不過相識不到一天罷了,你就能為了他而之身犯險,好樣的。」

「多謝鐵團長誇獎。」葉風也是笑了起來,對著鐵含笑說道。


而這時,鐵木蘭卻是笑著對葉風說道:「葉兄弟,我很好奇,為什麼你每一次戰鬥過後都會弄成這個樣子啊!難不成你很喜歡鮮血嗎?」

「額……」葉風此時也是有些尷尬了起來,畢竟每一次自己戰鬥過後,都會弄得自己渾身是血,難不成自己真的太過暴力了不成?

這時,鐵含笑卻突然一臉正經的對著葉風說道:「葉小子,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哦?不知道鐵團長你想知道些什麼?」葉風立馬回答道。

「那好,我想問一下你,你覺得我女兒美嗎?」鐵含笑立馬對著葉風說道。

而這時,柏華好像是明白了什麼,臉上也是立馬露出了微笑來,看著葉風會如何回答,不過鐵木蘭卻有些意外,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為什麼要這樣問葉風問題。

葉風想都沒有想便立馬點了點頭,說道:「你的女兒,很美!」

「那好,如果我想讓你娶我的女兒,你可願意?」鐵含笑聽到葉風說自己的女兒美,自然也是十分高興了,隨即便想讓葉風娶了自己的女兒!

對於鐵含笑的這個決定,葉風與鐵木蘭兩人都感到十分的意外!

「父親,哪裡有你這樣的人啊,你都不問一下別人願不願意嗎?你就直接這樣想要將自己的女兒嫁出去啊!」鐵木蘭也是一臉害羞的對都會鐵含笑說道。

這時,葉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畢竟自己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而且他所面對的人,也不像那些有文化的人,說得那麼含蓄,對於這樣的事情,居然也是直接了當的說出來。

葉風這時,也看了看旁邊的鐵木蘭,整個臉也是有些紅了起來,畢竟自己現在心虛,誰讓他葉風偷看了鐵木蘭呢!當然,如果說葉風不喜歡鐵木蘭的話,那還是假的。

葉風想了一下,便立馬說道:「鐵團長,你也知道,我現在是野狼傭兵團的頭號敵人,如果我現在再娶了你的女兒的話,那豈不是要把你們戮劍傭兵團也害了嗎?說真的,木蘭的確很美,如果我能有幸娶到她,那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過我現在的實力還太低了,我怕委屈了木蘭小姐。」

「哈哈哈……你的擔心是多餘的,雖然他野狼傭兵團這兩個發展十分快速,但是想要與我們戮劍傭兵團對抗的話,那還是差得遠呢! 總裁,惹愛成婚 !讓你來當這個團長,如何?」鐵含笑一臉笑容的對著葉風說道。

而他自然也是看到了葉風身上的潛力,想要拉攏過來,畢竟葉風現在還年輕,能在這個時候,就能將一個先天九階的人給殺死,可想天賦有多高了! 宮澤離緩緩抬起了頭。

在他抬頭的瞬間,喬安心馬上調整了臉上的笑容,學著喬綿綿那樣,在宮澤離終於將視線落到她身上時,她唇角輕揚,甜甜的沖著宮澤離笑了下。

喬安心今天是帶著目的來的。

所以她一舉一動,幾乎都是在模仿喬綿綿。

說話,笑容,臉上的妝容。

甚至就連髮型,也是弄了和喬綿綿一樣的髮型。

既然宮澤離對那個小賤人感興趣。

她就讓自己方方面面都像極了那個小賤人。

她就不信,這樣的自己,還能吸引不了他。

宮澤離沒什麼溫度的狹長鳳眸在看清了蹲在他跟前的女人的長相時,褐色瞳孔瞬間放大,俊美的臉龐上流露出了毫不掩飾的驚訝之色。

這樣的反應,皆在喬安心的預料之中。

宮澤離此刻出神的模樣,讓她心裡不禁有點小得意。

也讓她心裡越發的自信起來。


她彷彿已經看到勝利在朝她招手了。

她臉上難掩喜色,見宮澤離已經被她吸引住了,便大著膽子又往前湊近了一些,伸手摸了摸臉,聲音也更加嬌軟了:「宮少為什麼這樣盯著我看?是我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