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心之處,倒是讓剛剛趕到,目睹了這一切的艦長副官感到汗顏。 “有什麼事嗎?”

剛剛讓迪亞中將睡着休息,中將夫人兼集羣指揮官副官的女性,皺眉看向門口的旗艦艦長副官。若是小事,她並不想打擾好不容易休息一下的丈夫和上司;但若是大事,她也不會因小失大。

像這種副官與指揮官有親屬關係的情況,在朋族之中並不少見,但前提是副官要有基本的能力和自覺。

在這兩個前提之下,一般朋族的指揮官副官,都是讓指揮官自主選擇,因爲這樣更容易配合指揮官的工作。至於這種任人唯親的情況,在軍隊中可能造成的抱團和勢力成長之類的問題,在朋族之中倒是並不爲人所擔憂。

因爲,朋族真正的最高實力是長老院,只有長老院內部,纔會出現謹慎監督長老家屬及其自身的傾向情況;至於普通人,只要政府能夠滿足這些人基本的需求,並給予他們希望,那麼根本就鬧騰不起來。

何況,整個朋族從來都是崗位等人,有的是讓人滿意的晉升和工作機會。

至於長老們的威懾力問題。

幽神長老的戰力,在雙月星是絕對強大的,其龐大的殺傷力往往在戰爭中讓敵人聞風喪膽。但這次卻也是倒黴催了,遇上蟲族這種沒有士氣一說的敵人,纔會出現幽神只能硬碰硬地戰鬥,結果顯露出往常沒能注意到的不少幽神戰鬥問題。

但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吧,總比以後大決戰時才發現來得好。

咳咳,話題迴歸。

剛剛見到溫馨、腹黑、與謹慎同存的一幕,此時還有些愣神的旗艦心韻號艦長副官,在聽見對面同爲副官,軍銜卻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集羣指揮官副官的詢問,很快從不知道怎樣的遐想中清醒過來,臉色微紅,隨後敬禮。

“報告~!”

“噓……小聲點。”

中將夫人將手指豎在嘴脣上,可愛地眨了眨眼睛,拉着這位有些不知所措的艦長副官走出了指揮室。

她從對方的態度看出,應該不是什麼急事。那麼,這樣的事應該就屬於她這位指揮官副官可以應付處理的,所以直接將對方拉了出去,以避免干擾丈夫的休息。對於能爲中將爭取更多休息時間,她感到由衷的高興。

“說吧?”

“是,長官。”

艦長副官並未在意指揮官副官的舉動,認識到當前情況的他,索性點頭示意對方跟上,隨後邊走邊說。

“我方發現蟲羣正在撤離,不僅僅是這次的追擊蟲羣,還有蟲羣的主力都是。而生物羣似乎被蟲羣的斷後部隊擋住了,所以希望指揮室有人可以對當前情況進行考慮,然後做出本艦隊下一步的行動決定。”

說到這兒,副官遲疑了一下。

想到對方身爲指揮官副官,按照朋族軍隊內部習慣和軍隊級別,事實上算是第三集羣總指揮官和幾名副指揮官之下的第一人,也有權做這種決定,所以也就不做任何停頓。

“您也知道,此前我方的計劃是用本艦隊吸引蟲羣注意力。在對方發現L11原所在地沒有它們所尋找的目標之後,就會將一直騷擾卻沒能消滅的本艦隊作爲目標。這種可能性是很高的,倒是,我方就可以調離這一支蟲族主要部隊,遠離L11和核心目標,進而爲即將抵達的第一、第二集羣聯合艦隊,突襲核心目標提供幫助。”

“本來是這樣計劃的。”

說到這兒,艦隊副官和指揮官副官兩人都齊齊地嘆了口氣,心情很是複雜。

“現在蟲羣意外地被生物羣擊退,可是卻又留有大概1/3左右的力量逃走,並未傷筋動骨。加上蟲羣內部的殘餘和新增力量,蟲羣甚至可以說沒有損失多少。而此時面對生物羣的威脅,蟲族很可能會做出收攏實力進行死守的戰術。這就導致我方的計劃嚴重偏離原軌跡,所以原有計劃已經不可行,艦長希望指揮部能夠儘快、最好在聯合艦隊抵達之前,拿出一個解決方案。”

“是這樣麼?”

指揮官副官此前因爲其他工作,倒是對這次的戰鬥全盤計劃所知不多。不過此時聽了這位艦長副官的講述,再配合此前在中將身旁的所見所聞,稍作分析就能得出大部分結論。不過現在計劃明顯遭遇生物羣這個變量,卻是如對方所說,不能再繼續進行。

凝神思考了一會兒,兩人已經走過並不長的通道,來到了心韻號的艦橋。

雖然在得知指揮部參謀和艦長都因爲勞累而休息之時,並未做出太多表示,可迪亞中將的女副官還是從周圍成員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同樣的疲憊、以及羨慕。

微微一笑,很瞭解迪亞中將意思的女副官,在來的路上已經瞭解大概情況,所以毫無壓力地吩咐到:“中將閣下的意思是,這次的戰鬥的變量很多,本就有着冒險性質。不過現在靠着生物羣的幫助,我方已經擊退了蟲羣,接下來恐怕就是等待聯合艦隊抵達,有一段空閒時間,大家可以先休息休息。”

“可是……”

“不用擔心啦。”

面對艦長欲言又止的表情,女副官臉上掛着溫柔的笑容,心領神會地說道:“計劃的變量太多,從這次戰鬥大家也看出,我們第三艦隊的八艘戰艦,因爲多次大戰已經嚴重受損,單憑我們自己,爲朋族整體考慮,是需要勇敢地承認無法完成更多任務的。”

“這不是大家的錯,因爲論戰鬥經驗和能力,整個朋族恐怕也沒誰比得上我們,但是硬件問題卻是讓人無可奈何,而又不得不接受。”

“所以,現在大家可以先休息,具體問題,等到之後是主力的第一、第二集羣抵達之後再說,現在我們做些計劃,對方恐怕也不會太過理會。”

面對用溫潤的語言說出這些分析的迪亞中將女副官,衆人的心中都生出一絲好感。

即便經歷了失敗,可衆人卻是信心不減。但無論自己怎麼自信,缺乏了別人的認同,也總讓人感到舉步維艱。而女副官的行爲卻正好從合理的角度,認同了衆人的功勞,有解釋了衆人的失敗,即便還只是第三集羣內部,可大家也願意接受。

“那好,艦隊就在這裏休整吧。”

得到女副官提醒,瞭解到指揮部衆人都在休息的情況,旗艦艦長理所當然地接過了艦隊指揮權,開始向艦隊下達各種命令。

根據朋族軍事集羣的指揮結構安排,一個集羣的最高主官,就是集羣指揮官,軍銜爲中將;

其下有四名副指揮官,分別是戰鬥艦隊的指揮官、後勤主官、陸戰部隊指揮官和基地指揮官,按規定都應領少將軍銜,但實際情況往往會有些出入。

戰鬥艦隊的指揮官就是旗艦艦長,按計劃是應領少將軍銜,但因爲整個朋族艦隊的艦長都可以說是絕對的新人,驟然成爲艦長都已經略有緊張,再提升到艦隊指揮官和少將可就過頭了。

因此保險起見,軍事院只給了三大集羣艦隊指揮官一個超出普通主力艦分艦隊指揮官的上校軍銜,順便帶着臨時少將的牌子,需要等待功勞出現,加上實力在實戰中展示出來之後再行轉正;

後勤主官,顧名思義就是管理現代戰爭下,越來越重要的後勤部分的主官。

他們管理着整個集羣的後勤分配,並統一指揮貨運船艦隊,甚至可以在需要的時候,臨時調配浮空炮臺小隊,對貨運艦隊進行防禦作戰,以及支援陸戰隊登陸作戰,軍銜少將。

因爲這類主官都是從從前的陸軍後勤部隊中直接培訓調動而來,工作經驗上算是很充足,只是缺乏一些新時代的適應期而已,而這些都可以通過幻界的模擬來一步步充實,並經過戰爭來最終磨合,所以在等級上都是實打實的少將;

陸戰部隊,那是對朋族相對而言最爲成熟的部隊,其指揮官理所當然也是實打實的少將。陸戰隊各種軍事戰法,在幾十年的有記錄歷史中從未停止過研究,雖然大部分都是從黑骨族戰爭史中總結出來的,但都進行了適合朋族運用的調整。只是與衆多部隊一樣,缺乏新裝備的使用經驗(還沒有用,就快要換了,例如戰車和飛行戰車什麼的)。

狼性總裁強制愛 集羣陸戰隊指揮官手下整整九個團(每團大概1600人)。戰時也就是三個軍,一個集團的規模。平時在幻界模擬中,因爲陸戰資料相對充足,所以模擬也可以收穫充足的經驗,因此這種副指揮官的地位很高;

相比起來,基地指揮官更像是一個工業基地的行政主官,而不是軍隊的指揮官,同樣是少將軍銜。

他們管理的範圍固定,又很複雜,卻是不參與直接戰鬥,實際工作與一個工業基地的主官差不多。他們管理着朋族爲每個集羣配置的獨立人工浮空島基地,上面維修船廠、小型造船廠、零件廠、防禦建築等等設施一應俱全,在計劃中很完整地標註出了‘一個集羣基地將在平時負責集羣的獨立維持’等要求。

只可惜,到現在爲止,三大集羣的基地都還只有三個大體的骨架。

其完成的部分,也只有港口、宿舍、倉庫和維修設施這些基礎區域。不過此時的基地主官,卻也已經掛起了少將軍銜,並忙地天昏地暗地指揮各自所在集羣基地的建設。

這樣算起來,好像最吃虧的還是艦隊指揮官。

但艦隊指揮官卻是最有可能成爲集羣指揮官的存在,因爲無論是從那個方面分析,朋族軍事院等部分的分析機構,都得出了‘朋族的未來軍隊發展方向是浮空艦隊’的結論,因此身爲最爲重要的艦隊指揮官,就由不得衆人不重視。

何況,朋族的艦隊指揮官也的確缺乏經驗,這是無可爭議的事實。

不過現在還是不討論這些東西。

L11方面在接到集羣副指揮官、艦隊指揮官、旗艦艦長心影上校(臨時少將)的命令之後,沒有任何猶豫地降低了移動速度,然後在離原L11所在地、現第三集羣艦隊所在地處七十公里遠處,以不比普通人移動快上多少的速度緩慢蠕動中,等待着進一步命令。

至於停車……

抱歉,遭遇了此前啓動浮空島,結果傷員一大堆的情況之後,L11的成員們似乎對人工浮空島的啓動和停止產生了某種恐懼症。因爲無礙大局,所以心影上校在接到彙報之後,也就很善解人意地表示不需要停車,只要緩慢移動即可。

看了看錶,離第一第二集羣給出的抵達時間正好還有三個小時。

迪亞中將的女副官雖然也很好奇,此時外面的生物羣戰鬥到底如何?可由於生物羣數量太多,艦隊又被擠在了後面,待了幾分鐘啥也沒瞧見的她在想到指揮室的中將丈夫之後,便留下‘若是生物羣指揮官出現,請務必告知我’的命令之後,就返回了指揮室。

這樣一來,心影上校卻是完完全全接受了現在的艦隊指揮工作。

這可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在真實情況中指揮艦隊,小小的興奮是難免的。可現在艦隊的任務就是休息,她也沒什麼好命令。興奮地坐在艦長席上,意氣風發地和周圍混熟了的艦橋成員玩鬧小會兒之後,卻也漸感沒趣。

我成了反派祖宗 “不過這樣一來,咱的履歷上也會有‘在05戰區作戰期間,曾獨立指揮集羣艦隊’的一條了吧,嘿嘿。”

“話的確是這麼說沒錯,不過……”

副官看着眼前小孩子般的艦長、代理集羣指揮官,他忍不住搖頭納悶,對方到底是怎麼做上集羣二把手這個位置的?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

心影上校鼓起臉,看着身旁的副官,一臉學自迪亞中將的嚴肅表情,故作老成地審視着對方。可惜的是,那張娃娃臉卻怎麼也產生不了名爲威嚴的東西,反而給副官一絲民間故事中名爲‘萌’的感覺。

原來這就是萌啊。

副官如是想着,卻也驚訝自己難不成就這麼入宅呢?可他自己連漫畫都沒怎麼看過啊?

算了,不去理會這些東西。

面對艦長的‘審視’,副官表示壓力很大地搖頭,可對方根本不予認同,反倒是詭異地對副官心中所想的東西做出回答一般說道:“別忘了,咱可是在艦隊指揮學校,用了幻界一年零六個月來學習指揮艦隊作戰,水平達到30艘戰艦的指揮規模,而且累加指揮時間1000個小時,持續指揮時間近100個小時的精英指揮官,全朋族就十二個,哼哼。”

看着對方搖擺着手指,擺着胸口一臉驕傲,卻怎麼也沒有可靠感的樣子,副官突然對學校評判們的判定標準感到擔憂。

該不會是誰可愛就選誰吧?

仔細回想當初在學校遇見的那羣老師的愛好,以及民間對於長老院某些長老的嗜好猜測,上樑不正下樑歪,這種情況似乎很有可能……

“很有可能你妹妹啊!要是被長老們知道,你小子就等着去回爐再造吧!”

“哇,不要說那麼嚇人的東西!”

正在回憶之中的副官頓時一副受驚的表情,但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受驚了。因爲他猛然間發現,之前可都是在用想而不是說的,記憶中這位艦長似乎不過靈魂級初期的水準,與他不相上下,怎麼也不可能窺視到他的想法吧。

“是你自己說出來的好不。”

艦長眼神閃爍,雙手不自然地擺放在操作檯下,雙眼盯着眼前的副官努力做出鄙視的表情。

不過可悲的副官並沒發現其中的貓膩,因爲他已經被這種可愛的表情給再一次萌到了,甚至於相信了眼前艦長的話後產生一絲羞愧。

果然,是我自己的保密意識太差了啊,看來以後一定要注意。

在某位副官完全沒有見到的地方,偉大的心影上校,三十一歲,正值朋族青少年時期卻已經擁有許多朋人到五六十歲的成年人時期,也達不到的精神控制Lv5的少女,正襟危坐地在艦長席上,手中握着一種名爲精神力振幅器的普通儀器,偷笑中。

誰能想到,精神力振幅之後,咱還可以精確控制呢?嘎嘎。

少女繼續偷笑。

不過,對於這些精英畢業生的能力,副官事實上並不是多麼懷疑。因爲對於每一屆畢業生的考覈,都是在真實幻界中進行的,雙方進行類似於對戰的方式,指揮各自艦隊作戰,同時還會出現各種可能出現的意外。

而往往能夠成爲精英指揮官畢業生的傢伙,不僅僅在戰鬥中勝率頗多,而且通過處理各種突發意外、完成特別任務而獲得的點數也很高,並且每一屆都會有數量限制,來之不易。

至於具體的精英指揮官考試,這裏就不廢話了。

霸愛絕戀:殿下,請放手 不過,就算這些精英指揮官畢業之後成爲艦長,在實際作戰中也許還是會有不適應的情況出現,畢竟缺乏實戰經驗是個硬傷,這是真實幻界也很難模擬的。因爲無論幻界做的多麼真實,可進入其中的人在潛意識中就帶上了‘這是虛幻’的想法,所以無論如何都沒法達到絕對的真實效果,只能無限接近。

但至少在同期畢業生中,這些人絕對是最厲害,同時也是朋族指揮官中最有潛力的一個羣體。

不過,戰艦指揮上的能力強大,並不代表一切都是完美。

所以,這位艦長的脫線性格,就成爲了艦橋成員們的日常樂趣。不過副官並不清楚,他自己的天然呆,事實上也時而被作爲生活的調劑。

這就是當局者迷吧。

(^-^) 歷史管理員不過是一個雅稱,他們實際上就是一羣或深愛着、或習慣着、或無聊着、亦或者純粹就是爲了生活生存,而走上這條探尋與總結歷史道路的歷史學者而已。

在朋族,由於從公元零年之前,族羣的神庭就負責起了詳細地記錄所有歷史事件的任務,而加之朋族政權更替並不動盪,以至於朋族內部對於朋族自己的歷史檔案非常完善,無論是國史、鄉村史、還是野史等等都在各地存留着龐大的文字記錄。

甚至於因爲族羣人少事簡、加之輔助控制他族的原因,這種完善的歷史記錄方式,還被朋族擴散到了整個雙月其它文明之中,導致整個雙月星的文明都自覺地記錄着各自的歷史檔案。

而這些完善的歷史檔案一般存留在各地圖書館和檔案館。

於是,後世研究朋族……雙月星文明歷史的學者們,除了外出查閱地方日誌、野史以完善歷史內容外,大部分時間,都是窩在擁有完善歷史檔案的圖書管中。由此產生了一大批爲了長時間總結研究歷史,而選擇成爲圖書管理員的歷史學家。

他們的生活,基本上就是成天翻閱那些歷史文獻。

事實上大部分時候,這些學者們都是在整理分析這些歷史事件的各種成因結果等因素,而非研究歷史的真實性等問題,所以很少外出。於是在外人看來,他們的行爲就成了成天悶在屋子裏管理圖書的家宅。

於是,他們纔有了‘歷史管理員’這樣一個稱呼。

這麼說起來,好像也不是雅稱。

不過這種小事就無視吧。

曾經有一位歷史研究員這樣評說從朋族進入天空世紀,到衝入宇宙之間的這段歷史:“翻開整部厚厚的‘天空至宇宙’歷史典籍,無論是朋族的、靈族的、黑骨族的、影族的還是其它哪一個雙月星陸地種族的,其上似乎通篇都只有兩個字——殺蟲。”

這樣的評價事實上很正確,雖然在老兵們看來卻也有點貶低他們的戰鬥成果的感覺,但畢竟這並非主流。

而詳盡的歷史記錄,以及充分的歷史論證資料和標本,也爲後世造就了一大批事後諸葛亮。

他們對整部‘殺蟲史’中,戰爭雙方的表現給從前到後批評了個遍。

但是隨後,這些狡猾的傢伙打一棒給個甜棗,又反過來將其稱頌了一個遍。無論好話壞話都給這些人說光了,卻又讓人無法反駁,因爲這一切都是他們從歷史中找的。而這種爭論,也爲歷史學家們提供了有一大片生存空間。

但無論後世的人如何評述,歷史就是歷史,它們已經發生,它們無法在改變,而正是這些歷史,造就了現在的侃侃而談的他們,至少這一點,歷史學家們不會做出任何的反駁和論證。

作爲朋族進入天空世紀後真正的第一次與蟲族星球全面大戰爭,第三次蟲族侵略可以說整個戰局從頭到尾,雙方的表現和收穫都可圈可點。

對於蟲族而言,這是蟲族第一次以相對完整的星球實力與雙月星羣體對抗,從中獲得了衆多的朋族以及雙月星反抗勢力的信息。

這些信息,被它們利用超越朋族文明所能理解的方式,留給了後來者。所以,雖然這次侵略的部隊被消滅,卻依然可以說它們完成了大半的偵查任務,並未後來者指明瞭至少在第三次侵略時期之後一段時間內,都算是可行的侵略道路。

而對於朋族而言,這次的收穫更是龐大。

通過這次戰爭,整個朋族的軍隊才真正可以說走向了成熟。特別是艦隊戰的軍事戰法、軍隊組成、軍人培訓等等,都是在這場戰爭之後通過總結戰爭而趨於成熟,從而爲未來與蟲族大軍對抗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更是爲未來進入宇宙後的立體戰爭鋪平了路基。

不過,回望歷史,第三次蟲族侵略之中,最爲龐大和完整的戰爭,依然當屬05戰區的戰鬥了。

04戰區,也就是最初的04號蟲族隕石基地墜落的G06地區的戰爭,讓朋族直觀地認識到了宇宙威脅的強大,從而領悟了制宇宙權的重要性,並直接導致此後構建宇宙隕星防禦體系。

03號戰區的戰爭,則讓朋族認識到了陰神與幽神合作,輔以雷雲和艦隊牽制所帶來的強大戰鬥力,從而讓朋族領悟了精英斬首戰術。更是依靠03戰區的地理優勢,與海族牽上了線,爲未來陸海合流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相比起來,05號戰區的戰鬥,則可以說是絕對實打實的正面碰撞。

在05戰區最初的洞山戰役已經不用多說,它暴露出了衆多朋族集羣作戰方面的問題。

而此後,總結洞山戰役失敗教訓,抽絲剝繭找出其中問題和優勢,並整合調整之後的制定出來的L11牽制戰役計劃,至少按照紙面上的理論,已經是可以獲得勝利的。然而當時的軍隊方面,戰役計劃制定仍然略顯稚嫩,因爲漏算、或者說高估了朋族這些出現才四五年的浮空戰艦可靠性,導致在關鍵時刻差點一敗塗地。

若非此後生物羣的救援,艦隊逃走可以,卻會進一步加大損失。

這次戰役,雙月星生物的真實實力,第一次展示在了朋族和他的敵人——蟲族面前,在拯救了第三艦隊的同時,卻也讓蟲族深刻地認識到了雙月星生物羣的與衆不同,從而導致此後蟲族突入雙月星時做出的衆多針對性計劃。

如此結果,不知道當時指揮生物羣作戰的空零(8051)長老是否有認識到,但此後與蟲族的戰鬥中,雙月生物羣也被蟲族列爲防禦對象,在損失巨大的同時,卻也獲得了極高的提升,這卻是不可辯駁的事實。

然而站在後世歷史上的學者們,卻很少有人會去站在當時的歷史情況上分析問題,這算是一個硬傷。

豪門危情:總裁兇猛 而一旦那麼做,人們就會發現生物羣的舉動,不僅是一次對朋族的救援、一次雙月生物圈對外來者的抗拒,更是一次雙月生物圈的整體主動式進化的開端。

或許,歷史學家會說這是生物學者們的工作,但往往站在歷史上考慮問題的人,不正是應該注意到全面的問題,而非狹隘地單獨關注某個人或者某個影響歷史的因素嗎?

歷史,從來都是全面的。

就比如當初,若是沒有冰河氣候的出現,雙月星文明種族和生物圈就不會聚集在赤道區域。若非生物圈和文明種族都聚集在赤道區域,導致了雙月星力量的集中,恐怕就會遭遇蟲族的各個擊破,未來將變得未知。

但這衆多的問題,都不是此時討論的重點。

迴歸正題。

當生物羣第一次全面展示出自己的實力,將蟲族順利擊敗,然而對方卻依靠壁虎斷尾般的方式,以近乎一半的殘餘兵力擋住生物羣,從而成功撤離六萬多地面蟲族和四萬多天空蟲族,以此保住了基本的自保力量之時,最初作爲戰爭主力的天空艦隊,此刻卻已經淪爲完完全全的旁觀者。

不過他們這個旁觀者做的也不怎麼合格。

因爲,其上的指揮者們,似乎都藉機趴到牀上休息去了,只剩下各艦代理指揮官們還在艦橋聊天看戲中。

“還真是羣沒心沒肺的傢伙。”

身處生物羣后方的8051在感應到艦隊內部的情況之後,卻也只是無奈地捂額。她想不出是該批評還是認同他們的行爲,畢竟從道理上講,對方也是勞累過度。而且不同於幽神級以上的能量體,普通生物還是需要休息的,精神力的消耗也不是無限。

“算了,隨他們去吧。”

這不只是對艦隊成員說的,也是對蟲族的逃兵們說。

當清理了周邊所有蟲族之後,8051若是願意,完全可以讓生物羣繼續追擊,從而結束05戰區的戰鬥,可思考片刻之後,她卻是沒那麼做。

這其中既有將這些敵人留給朋族繼續鍛鍊的想法,卻也有對此次生物羣戰鬥進行一下緩衝,讓生物們同樣獲得休整時間的因素在裏面。

“姐姐,選出的生物已經了調整特別關注。”

腦海中響起雙月可愛的童音。

戰鬥之中,8051就已經通過對各種生物具體表現的記錄,進行了仔細的篩選,並在腦海中分析統計之後,將自己的初步結論遞交給了雙月。

隨後,雙月則根據星球意志空間中對於雙月星該種生物種族的查閱,結合8051的遞交情況,進一步分析這種生物種族是否具有可扶持性、一定的基數、以及基本的成長潛力。

一旦確認可用,該種生物以後的發展,就將會受到星球意志方面的重點關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