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震動聲響起,虛空中似乎有股大力突然間降臨,只是剎那,就把這些符神弟子所造成的威勢,給壓了下來!

「好強!」

感受到這個變化,眾人看向風雄的眼神滿是驚駭,符神天宮二十多個高階魂武同時爆發氣勢,近乎毀天滅地,只是在風雄的面前,卻只是一揮手,就失去了八成的兇悍!

那為首的符神弟子眼神也冷了起來,喝道,「風雄……」

「等等。」

風雄手掌一揮,直接攔住了那人的話,目光看向了後面。

風雄的後面不遠處,是另一條空間通道,只見這時候那條空間通道也是連連震動,下一刻,就嗖嗖的飛出了許多道氣息強悍的身影!

方恆眉『毛』一挑,他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些來到這裡的人,為首的是陳皇!

其他看著這裡的年輕人也都是一驚,陳皇他們也都是認識的,現在陳皇過來,證明雙神天宮的高手,也都到了!

「風師兄。」

一來到這裡,陳皇就看到了風雄的身影,身體一閃,就帶著一眾雙神天宮的高手,來到了風雄的身邊。

「呵呵,辛苦諸位師弟了。」

風雄也是一笑,對著陳皇等人一點頭,立刻讓陳皇等人抱拳行禮,連道不敢。

「好了,發生的事情我也不多說了,想必你們也都知道,這次叫你們來,主要的,就是表明態度。」

風雄一笑,就再次轉頭,看向了那些符神弟子。

此刻那些符神弟子的眼神也都是閃爍起來,似乎是沒想到雙神天宮的人來的也都這麼齊,一個個都有了些動搖。

「金盛。」

就在這時,風雄淡淡的叫出了一個名字,立刻讓那為首的符神弟子眼神一冷,「幹什麼!」

「你剛才說的話,我都聽見了,你說你只說一遍,把我師弟黃天『交』給你,否則不死不休,對不對?」

風雄淡淡道。

「對!」金盛重重點頭,「怎麼,你以為你把你師弟叫出來了,我們就會怕?或者,我會改口?」

「哈哈,我當然沒這麼想。」

風雄大笑擺手,「我只是想說兩句話而已,聽完了我這兩句話,如果你還想不死不休,好,我們可以奉陪,如何?」

「好!你說!」金盛冷冷道。

「這件事情,講穿了,就是我黃師弟讓你符神天宮丟了面子,但是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在你師弟王童違反規矩上。」

風雄淡淡道,「如果你師弟王童不違反規矩,那麼這件事情,也不會發生,所以根源的錯誤,在你們身上,既然根源的錯誤在你們身上,那我們就沒錯,我們做的一切就都是對的。」

「就算你們是對的,又如何?」金盛冷冷道,「我剛才就說了,這件事情,已經不是誰對誰錯就能解決的了。」

「你錯了,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一切的事情,都是對錯可以解決的,或許你不這麼認為,但是我們,是這麼認為的。」

風雄淡淡道,「我們無錯,那我們就不會退,別說是讓你符神天宮丟了面子,就是符神親來,我們,也不會退,因為我們是對的。」

話語吐出,全場的人都是身體一震!

這話,太硬了!

就是符神親來,都不會退,這話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你們這群人來了,我們更不會退!

金盛的臉頰一下扭曲起來,「那就不死不休吧……」

「你真想這樣么?」

風雄再次說了句,打斷了金盛的話,「我們之間不死不休,一定會引起神武大人的注意,你想要讓神武大人觀察到這裡?你想一下,如果神武大人真的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們是會站在對的一方,還是錯的一方?」

聽到這話,金盛的臉『色』難看起來。

他非常明白風雄的意思,神武之爭,爭的就是面子,很少有爭死活的,他們這些人的分量,還遠遠不夠讓幾位神武生死相鬥。

不到生死相鬥的水平,那就是面子之爭,爭面子,就要講對錯,他們沒道理,那就是落了符神的面子,符神的面子丟了,他們都是吃不了兜著走。

見到金盛的臉『色』,風雄『露』出了笑容,「看來金兄還是明白人的,所以,你真的要不死不休么?如果金兄真的堅持不死不休,可以,換個地方,你們來我雙神台吧,咱們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場,在這裡打,這個世界就毀了,到時候可不只是符神,龍神以及『玉』神三位神武的事情,還牽出了其他的神武大人,咱們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的。」

話語吐出,金盛臉『色』更加難看。

他真不敢不死不休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退也不是,進也不是,騎虎難下。

「呵呵,當然了,我明白金兄現在的苦處,畢竟我們都是神武大人的弟子,有諸多顧及。」

風雄再次笑道,「所以,我有個辦法,這件事情,不論誰對誰錯,我們都是結下了梁子,既然有梁子,那就等到天宮弟子大比的時候,一起了結,這豈不簡單?何必現在就拼個你死我活?」

「你說的簡單,可到最後,我符神天宮還是吃了虧!」

金盛目光一冷,「風兄,你不會以為,你兩句話,我們就會認栽了吧。」

「當然。」風雄一點頭,「這件事情,雖然是王童錯在先,我們並無錯,但是,王童是王童,符神天宮是符神天宮,在符神天宮殺人,這樣的做法,的確是有點把符神天宮不放在眼裡了,所以,我現在就代表黃師弟,道個歉,有什麼得罪符神天宮的地方,還望諸位多多海涵。」

話語吐出,風雄就一抱拳,笑著對金盛等人拱了拱。

聽到這話,場中的人都是暗暗佩服這個風雄。

太厲害了,三言兩句,就把這天大的事情變得成了魯莽得罪,這種手段,瞬間就突顯了風雄的恐怖!

方恆此刻也是心中佩服,擺明了架勢,在好言相勸,軟硬兼施,拋開武者身份,風雄放在地界,也絕對是帝王將相的一流人物。

見到風雄對自己等人抱拳,金盛等人眼神也是複雜起來。

「哼,風兄,你倒是好手段。」

金盛冷哼道,「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這王童違反規矩,蠢貨一個,的確該殺,從現在開始,王童已經不再是我符神天宮的弟子身份,他也不會被邁入我符神天宮之中。」

話語一出,所有人都是身體一震,他們明白,金盛這話,明擺著就是把這事揭過了。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七章軟硬兼施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九章弟子到齊!

死人最不值錢,不管王童生前怎麼樣,現在的王童,已經死了,死了,就不值得大動干戈。>-79-

現在風雄三言兩句,就把這件事情的錯全都歸在了王童這個死人身上,還給了金盛台階下,金盛當然要抓住這個機會,否則真鬧個不死不休,他擔不起這個責任。

「呵呵,金兄英明。」

就在這時,聽到金盛話語的風雄也是一笑,「既然如此,剩下的矛盾,咱們就等到天宮弟子大比的時候在解決吧。」

「別急!」

金盛卻突然手掌一攔,冷冷道,「風雄,你剛才離開的時候,毀了我符神天宮的空間通道,這事情怎麼算?」

「哈哈,給你。」

風雄一笑,手掌一揮,就扔出了一個儲物袋。

「這裡面有一億天石,夠你建十個空間通道的了,算是我的賠償,如何?」

接住儲物袋,金盛的臉『色』也緩和了許多。

不管怎麼樣,符神天宮這也算是找回面子了,就算傳了出去,他符神天宮也不是丟了多大的人,至少雙神天宮的人做出了賠償,還道了歉。

「好,風雄,今日見識了你的手段,我金盛也是佩服,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等到天宮弟子大比的時候,咱們再見!」

話語之間,金盛就是一轉身,淡淡道,「我們走。」

嗖嗖嗖!

話語之間,金盛的身影就直接進入到了空間通道之中消失無蹤,其他的符神弟子一看,也都沒說什麼,紛紛離開了。

看著符神天宮的人氣勢洶洶的來,到現在又走了,場中的人也都是臉『色』複雜的看著風雄等雙神天宮的人。

到了現在,他們都很清楚一個事實了,雙神天宮的人,不好惹。

哪怕雙神天宮才建立沒有很長時間,不如一些老牌的神武天宮名聲大,只是經過這一件事情,雙神天宮的威嚴,算是真正的建立起來了。

以後就算有其他天宮的人想要對雙神天宮的人下手,也要有顧忌。

「呵呵,好了,他們走了,我們也走吧。」

風雄這時候笑了一聲,就邁步進入了雙神天宮的空間通道中,方恆等人也跟著,很快就傳送到了雙神檯子上。

一到雙神台,陳皇等人,神『色』才都放鬆了些許。

剛才他們強硬是不假,只是真打起來,他們也是擔心的。

「風師兄,這次,真的是給你添麻煩了,特別是最後,風師兄還替我道歉……」

「呵呵,不必說了。>」

風雄一擺手,止住了黃天的話語,笑道,「我之前就說了,這些事情,根本不叫麻煩,至於最後代替你道歉,不過是一個面子上的事情而已,你要是殺了人之後在道歉,那才顯得我雙神天宮沒威嚴,我來道歉,是最好的選擇。」

聽到這話,四周之人都是一愣,點了點頭。

「而且,今天這件事情,也不是沒有好處。」

風雄笑道,「我雙神天宮,建立的時間雖然不短,但是和其他幾個神武天宮比起來,還是短了很多的,其他神武天宮的人也一直對我雙神天宮的人不怎麼瞧得起,而今天這件事情,卻是給我們立威了,日後不管是各大神武天宮之間的『交』流,我們都不會在像以前那樣受別人瞧不起。」

話語吐出,四周的人也都是『露』出了笑容,點了點頭。

「不過,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陳皇突然說道,「這次我們可算是把符神天宮得罪狠了,再過不久的天宮弟子大比,他符神天宮肯定會擊中力量對付我們。」

「呵呵,他們要對付,就讓他們對付便是。」

風雄笑道,「難道我們還會怕他們?說到底,他們不過是一幫鬼畫符的傢伙而已,沒了符,他們什麼都不是。」

話語吐出,一眾高階魂武也都是一愣,下一刻就『露』出了笑容,點頭稱是。

「哈哈,行了,不管怎麼說,這次的事情算是解決了,諸位師弟,你們各自去忙吧,我還要在去那神戰之界一趟,確保我弟子大會參與者不被符神天宮的那批人針對,同時,也好觀察一下其他神武召開的弟子大會的人選。」

風雄再次笑了一聲,就身影一閃,直接進入了空間通道中,消失不見。

其他的人也都是互相一點頭,便各自散去,很快,雙神台上,就只剩下了方恆,莫雲,以及黃天三人。

「黃前輩……」

「呵呵,不要叫我黃前輩。」

黃天這時候一笑,道,「從現在開始,你們就叫我黃師兄吧。」

「啊?」方恆一呆,「這不是才第三關嗎?」

「第三關,就已經是弟子大會最後的考核了。」

黃天笑道,「恭喜你們,方恆,莫雲,你們倆,現在已經是龍神和『玉』神大人的記名弟子了,同時由於你們是第一個出來的,所以,你們將會在天罡地煞峰中擁有三十六天罡峰中的第一和第二主峰。」

聽到這話,方恆和莫雲都是呆住了。

「呃…這個,黃師兄。」方恆愣愣道,「沒有最後的比武了嗎?要知道,天罡地煞峰,牽扯的可是成就魂武的機緣,我們成為第一第二,其他人不服怎麼辦?」

莫雲也是不停點頭,她的實力,成為第二名實在是僥倖,她完全就是靠著方恆才殺夠人出來的。

「還記不記得在第二關的時候我說過什麼話?」

黃天笑道,「我說,這是弟子大會,不是比武大會,龍神和『玉』神兩位師尊,找的是天資橫溢,各方面都強大的弟子,又不是找打手,那為何還要比?而且就算要比,第三關,也已經有比武的意思涵蓋在內了,神戰之界,殺戮之地,能第一個殺滿人數,走出來,這就是一種實力的證明,誰敢不服?不服,他們怎麼不是第一第二?」

話語吐出,方恆和莫雲的眼中也都『露』出了一抹明白之『色』,說白了,弟子大會,看得是潛力和資質,不是看現有的力量。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放心了。」方恆這時候一點頭,笑道,「不過黃師兄,什麼時候,我們能見到兩位師尊?」

「哈哈,連走都沒走好,就想學會跑了?」黃天大笑,「好好修鍊吧,等你什麼時候突破到了魂武境界,那兩位師尊自然會召喚你們,連魂武境都沒達到,師尊就是有心教給你們東西,又豈是你們能領悟的。」

「呃。」

方恆和莫雲都是一點頭。

「行了,把你們的靈魂力釋放出來,灌注到這上面吧。」

黃天再次說了句,手中拿出了一個巨大的名冊。

方恆和莫雲依言行動,很快,名冊上就出現了方恆和莫雲的靈魂印記。

「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這次弟子大會中第一和第二的記名弟子,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等一百零八人同時到齊,就是前往群山神界,分配天罡地煞峰的時候了。」

黃天再次說了句,就身影一閃,消失無蹤。

見到黃天離開,方恆和莫雲也沒在說什麼,直接就盤坐到了地面上。

「呵呵,沒想到,我竟然也能成為記名弟子,還是成為第二名。」

就在這時,莫雲笑著說了句,眼中滿是感慨之『色』,之前參加弟子大會的時候,她是真沒想過自己能成記名弟子,以為自己早晚會被淘汰出去,『混』個聽講弟子的身份。

「沒想到,卻達成了,這不更好么?」

方恆笑道,「想必從此刻開始,你的身份,就不再是普普通通的莫家大小姐這麼簡單,你是神武的記名弟子,那麼你的意志,你家裡再也不敢阻攔,婚約的事情,不用愁了。」

「是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