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龍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但是隨著數道氣機出現在遠方,他的面容變的陰沉下來。

「三個半神武境!」

「該死,此地是平衡之地,難怪,難怪!」

感到這三道氣息,姜龍瞬間明白過來。

在神界曾經有過一種試煉台,以特殊的方法引動天地之力制衡,他們神族人稱之為平衡之地。

此地顯然與其類似,是一處平衡之地,無視任何隱藏,能夠直接看穿你的修為,同時將對面與你修為相近的人與你放在同一空間內。

想到這些,姜龍就明白為什麼天元王朝與趙羽王朝對這試煉之地如此放心。

有這種天地制衡的平衡之地在,試煉絕對公平,根本就做不得假,至少在修為上是如此。

一名神武境武者,面對三名半神武武者,其實力與之相比甚至於要處在弱勢。

「想必風無崖的情況與我差不了太多,此地的平衡之力讓我們分散了,卻讓對方增強了,以一敵三!」

「可惜就連平衡之力都忽略了我的妖寵啊。」

「夢魘,等會只需要幫助我拖住其中一個就行了!」

「吼!」

「吱吱!7C」

聽到姜龍的話,夢魘與尋龍獸都顯的非常興奮,夢魘甚至於在第一時間完成了變身。

它們都算不上是戰獸,但是對戰鬥卻是非常興奮,讓人匪夷所思。

不過相比於它們對於「吃」的渴望來說,這些也許不足為奇。

尋龍獸連戰鬥能力都沒有,只知道跟著嚷嚷,不過只要姜龍還在,它就無所畏懼,它們是怪胎,也是姜龍塑造出來的怪胎。

片刻后,三道氣機匯聚而來,三名身著獸皮的中年男子,手持黑背太刀出現在了姜龍的面前。


「怎麼會給我們三個安排一個天武圓滿的對手,真是可笑,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試煉?」

「不對,我看我們的對手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頭畜生,哈哈哈哈!」

他們在看到姜龍后,先是一愣,隨後便是肆無忌憚的嘲笑。

他們看不透姜龍的修為,也沒有想太多。

姜龍的修為在他們的眼裡太弱了,弱到不堪一擊。

在他們眼中,只有那頭黑翼猛虎才有一些威懾力。

「等會你們就知道了。」

「夢魘,上!」

冷目看著三人,姜龍嘴角上翹陰森一笑。

隨後手中寒芒一閃,天隕劍瞬間閃出,無數英魂在四周升騰而起,隨著真氣的收縮而融入自身。

頃刻間速度大增!

「哈哈,他還敢主動攻擊,真是不知死活!」


「你們去對付那頭畜生,此人交給我足矣!」

看到姜龍的攻擊,這三人仍然沒有反應過來,他們對於姜龍的攻擊不屑不顧,甚至於在天隕劍衝擊而來時,他們還在大聲嘲諷!

「別打死了哈,讓我們等會也來虐待虐待。」

另外兩人也是滿臉冷笑,留下一人對付姜龍后,他們直接撲向了夢魘。

「放心吧,就這種小角色,手到擒來!」

此時,姜龍已經橫劍而來,可是此人竟然沒有絲毫動作,他在朝著身後兩人說了一句后,隨意的抬起了右手。

就姜龍這樣的攻擊,他隨手就能解決,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裡。

「真是找死!」

看著此人如此大意,姜龍面容冰冷。

天隕劍之上已經覆蓋了足夠的真氣,一旦衝擊開始,此人絕無身患的可能!

一念即此,天隕劍的鋒芒已經接觸到了此人的手掌。

直到這一刻,他的臉上才露出驚駭之色,可惜已經為時已晚! 姜龍是神武境初期第二層的強者,眼前的這種半神武境的武者,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是靶子,一個他輕易就能粉碎的靶子!

一息奪命,此人在姜龍的劍下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一切說來話長,卻只在瞬息之間,另外二人臉上的冷笑還未淡去,便已經凝滯當場!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強!7C」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時,姜龍已經調轉身軀朝著他們攻了過來。

三人已經死亡一人,其整體實力都已經不及姜龍。

此時姜龍已經勝券在握,根本不需要夢魘幫忙了。

不過夢魘可不會這麼輕易放棄,好不容易擁有了這麼一次攻擊機會。

更何況就算是它想要放棄,尋龍獸也絕對不會允許。

此刻它正站在夢魘的頭上大吼大叫,生怕夢魘退卻。

「吼!」

隨著虎嘯聲響起,夢魘騰飛而至,在姜龍衝擊之前攔下了其中一人。

詭異的幽冥紫芒閃耀,被攔下之人無法在掙脫,只能選擇負隅頑抗。

剩下的兩人已經被再次分開,現在就是待宰的羔羊。

「你,你別過來,我是趙羽王都試煉之人,殺了我,王都之人不會放過你的!」


被姜龍逼到一旁,左右無援之下,此人已經有些語無倫次!

甚至於顯得有些白痴的用趙羽王都來威脅姜龍。

「你難道不明白你到此地是為什麼嗎?」

姜龍冷臉看著此人,嘴角閃過一道如同幽月般的弧度。

隨後天隕劍橫掃而下,雖然這是試煉,但是也是戰場,戰場之上不是你死便是我活,容不下半分憐憫!


「黑虎斬!」

「黑虎縱生體!」

「我不會死的,不會死的!」

聽到姜龍的話后,此人臉上的恐懼慢慢消散,隨後越來越癲狂。

肩頭的黑鐵大刀橫掃之下,一道環形紋路出現在他的身上,整個人的戰力得到了翻倍式的增長。

可惜縱使翻倍又能如何?

姜龍的戰力滔天,又怎會懼怕此人的神通!

「聚影分身,螺旋斬!」

冷笑浮出,數道黑影從他的體內遁出,隨後手中的天隕劍一分為二!

螺旋之光閃耀著無上光華!

光華遮擋了一切,此刻能夠看到的只剩下如匹練般的劍芒,以及劍芒中央的一個個血螺旋!

兩息時間,同樣是一擊必殺,但是因為他動用了神通,導致姜龍擊殺他耗費了兩息的時間。

地上已經只剩下一塊塊的碎肉,姜龍把目光看向了另外一邊。

夢魘的修為相當強悍,但是它畢竟還不熟悉現在的身體,而且它是以速度著稱的,變形黑翼猛虎讓其戰力提升的同時,損耗了速度。

雖然高出對手許多,可是仍然久戰不下,一時間沒有能力解決掉它的對手。

「夢魘加油!」

姜龍沒有動手,而是收回天隕劍,坐到了一根樹枝上悠閑的看著夢魘的戰鬥。

這是場對姜龍的試煉,同樣也是對夢魘的試煉。

姜龍以後遇到的敵人會越來越強,單純的速度已經起不了什麼太大作用,它必須適應現在的能力。

就在這樣的注視下,時光緩緩流逝,大約三炷香之後,夢魘對自己身軀的掌控越來越強,而他的對手則有些脫力。

他的修為不足,罡氣的程度不及夢魘,同時罡氣的數量也不及夢魘。

一個越來越強,一個越來越弱,這場戰鬥已經沒有了多大的意義。

「夢魘讓開!」

「罡符引,神箭索命!」


等待了許久,姜龍跳下了樹枝,一道七彩弧光閃過,七彩弓出現在姜龍的手中。

罡符在真氣的催動下燃燒成灰,化作箭能遁入姜龍的眉心,隨後在七彩弓上化作神箭!

「吼!」

聽到姜龍的話,夢魘大吼一聲,震開了眼前之人,身軀急退!

而在它退開之後,姜龍鬆開了弓弦,罡符的速度快到了極致。

在這名中年男子驚愕的目光中洞穿了他的胸膛!

心脈瞬間停止了跳動,所有的一切全部停止,沒有了新的補充,生機之源開始潰散!

「為,為,為什麼,你,你明明,只是天武圓滿而已!」

憑藉著最後一份生機,此人躺在地上艱難的開口,已經擴張的瞳孔望著姜龍,有一種別樣的駭然之感。

「有時候你表面上看到的,並不是真實的,你的靈魂我不會毀掉,下輩子投胎,要麼不做武者,要麼就做個謹言慎行的人,永遠不要低估自己遇到的每一個對手!」

姜龍走近此人,盯著他的眼睛,沉聲說道。

「是啊,不要低估自己遇到的每一個對手,你也是!」

「不毀掉我的魂魄,是你最大的錯誤,我也要告訴你一件事,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魂隕爆!」

姜龍的話才剛說完,這名幾乎氣絕之人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隨後姜龍的四周響起了魂魄的冥音聲。

三道魂魄已經在他的身後不遠處融合,在一陣冥音呢喃中,爆裂開來。

魂光四射而來,直衝姜龍!

「該死,不惜毀掉魂魄也要傷我!」

看到這一幕,姜龍的臉上滿是凝重。

魂隕爆,禁忌之法,以毀掉自己的魂魄,發起最後的攻擊,一般人根本不會學習這樣的神通,沒想到三人竟然都擁有。

此種神通對於肉身無用,專攻靈魂!

如果姜龍的天靈之內真的是靈魂的話,那麼這次他必死無疑,而且連重生的機會都沒有!

「噗呲!」

姜龍的神魂硬抗了這道攻擊,一口黑色的魂血噴出,姜龍整個人的神態都萎靡了下來。

雖說神魂的強度比靈魂高,但是並不代表能夠無視掉這股衝擊力。

姜龍最終還是落了個神魂重傷的結局。

「你們還能在發動一次嗎?」

姜龍單膝跪地,口吐黑血,雖然神態萎靡,但是目光中的寒芒沒有絲毫的減少。

此刻他陰測測的看著三人那已經近乎透明的魂體說道。

這樣的攻擊如果還能發動第二次,姜龍的敗亡就註定了。

可惜如此逆天的神通又怎麼可能施展第二次?

「你笑到了最後,恭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