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完了工資后,小叔問有沒有打算去京城逛一逛的人,小叔會帶隊去城裡。

一群工人們一聽可以去首都城裡面去看一下,頓時幾乎是所有人都報名要去,只留下了一些留在農場里看家的。

小叔打電話包了幾十輛車,拉著這些工人向城裡慢慢的開去,一路上一群工人都新奇的看著路兩邊高高的樓房還衣著鮮亮的行人。

「你們看,那些蓋房子的匠人,這樣的大太陽還在樓上幹活,也不怕熱死過去!」

車裡有人驚呼,頓時一輛輛車裡的工人都透過車窗,向著路邊一處建築工地上看去,那搭著腳手架正在建造樓房的上面,一群戴著安全帽的工人,正頂著三十七八度的太陽,在中午十一點了還在工作著。

「還是大丫她女婿是個好人,咱們在菜地里九點多就可以休息了,哪裡像是這些人,嘖嘖!」

一群工人們慶幸著。

很快汽車就到了遊玩的地方,小叔領著八*九百人,穿著各自買的衣服四下遊玩著,像是什麼故宮、頤和園,天不安門等等景點都去了一遍。

一開始這些工人們都心疼門票,儘管他們現在一個月都七八千塊,可是還不捨得那五六十的門票,最後小叔只能自掏腰包買了群體票才讓他們都捨得進去。

當然了,這些錢最後還是雲逸報銷,因為小叔一年下來工資加獎金才幾十萬塊,而雲逸也是早就提醒過小叔,要是碰上吃飯或者是什麼事情,讓小叔先花這錢,回來報個帳就行了。

不得不說,這些人一輩子沒有大手大腳花過錢,儘管一個月七八千還是很節儉,不到一千人逛了好幾個景點,愣是什麼東西都沒有。

直到最後,小叔說讓他們買點京城的稀罕東西給家裡孩子、老婆、老人寄回去,這些工人才買了一些衣服、吃的還有小工藝品,而後由小叔領著到了郵局,一起將這些東西,還有幾個月發的工資獎金一起寄了回去。

而雲逸,則是回到了闊別兩個多月的青雲山村。

雲逸回到青雲山村的時候,雲逸家裡人,以及青山書院的一群教授們都到峽谷這邊來迎接雲逸,就連龍嘯天和羅曉韻夫婦,也抱著兩個雙胞胎女兒在這裡等他。(未完待續。) 這自然是讓雲逸很是感動,將從京城帶來的一些東西交給大丫,讓小乖和小白弄回家去后,雲逸和李老、曺老以及書院里的梁清秋、李秋白、馬天山等人大致的說了一遍關於與文公子鬥爭的過程。

這讓青山書院里知道這件事情的幾人是唏噓不已,既是痛恨這些權、貴階、層的無恥,又是為雲逸的機智而稱讚不已。

這事情只有書院里幾個大師,以及李老曺老知道,雲逸父親也是知情,至於其他人就不知道雲逸在京城的兇險了,又是是大丫和雲逸母親更是被隱瞞的很好。

與幾人說了一小會兒話,雲逸便陪著大丫和母親回到了家。

「小子,這幾個月來你老爸我不在家,你有沒有欺負你*媽媽?」

坐在家中客廳了,雲逸將耳朵貼在大丫肚子上,此時大丫已經懷*孕六個多月了,肚子凸起的非常明顯。

「呵呵,小傢伙皮的很呢,經常踢我!」

大丫一臉幸福笑容,輕輕摸著自己肚子,時不時的還摸*摸貼在自己肚子上自己男人的腦袋,這樣的情景,讓他心理慢慢的都是小幸福。

在雲逸不在青雲山村的幾個月里,因為大丫懷*孕身體不便,兩家的老人幾乎是全身心的照顧大丫,一天到晚什麼也不讓大丫做。

雲逸和大丫兩人在沙發上做了沒一會兒,晚飯便做好了。

吃過了晚飯,兩個媽又是說說笑笑的拉著家長將家裡收拾好了,這才各自離去。

輕輕扶著大丫,兩人到了闊別了幾個月的大床*上,忽然抱著大丫的雲逸就覺得自己小腹中一股火兒升騰了起來.

「唉,人家都說小別勝新婚,老公我這是小別重聚火難消啊!」

躺在大床*上,雲逸輕輕摸著大丫凸起的肚子,一臉惆悵的道。

「呵呵,叔叔你就忍上幾個月吧!」

大丫捂嘴輕笑著,這兩年老夫老妻的,加上肚裡還懷著孩子,讓大丫以前動不動就臉紅的情況幾乎消失了。

在自己媳婦肚子上輕輕撫摸了兩下,雲逸下面更是漲的難受,無奈嘆了一口氣起身就向樓下而去。

「吱吱吱!」

樓下客廳中,雲逸忽然注意到冰箱燈亮著,他疑惑的打開燈一開,六耳正伸著小爪子從冰箱里拿保鮮的水果吃。

「吱吱吱!」

見到主人打開了燈,六耳拿出兩個蘋果,而後關上冰箱門,不緊不慢的拐著腿走到雲逸身邊,將一個蘋果遞給雲逸,而後自己抱著蘋果一邊慢慢啃著,一邊耷*拉著腦袋向院子里走去。

「六耳,悟空呢?」

雲逸問了一聲,現在六耳這小母猴子的肚子也是微微凸起來,很明顯六耳也是懷上了悟空的小猴子。。

「吱吱吱!」

六耳疑惑的看著雲逸,她的智商並不能讓它和悟空那樣,能夠大致明白雲逸的話。

「算了你去玩吧!」

雲逸揮揮手,便啃著蘋果跑到了清溪湖那裡準備下湖游泳,讓自己身體了的火消下來。

「咦,小白你這傢伙這晚上的不在家裡睡覺,怎麼也跑到湖裡游泳!」

雲逸頓時驚訝的道,小白竟然也在湖裡游泳,看到了雲逸過來后,當即殷勤的湊了過來。

在湖水很涼的湖裡遊了兩圈后,雲逸覺得自己身上沒有了那火氣,便帶著小白向家中走去。

到了傢伙,雲逸覺得有點口渴,便走到後院準備抱個西瓜上樓,只是剛走到後院雲逸頓時便驚呆了!

後院這裡,悟空這傢伙竟然抱著一隻小母猴子的屁*股吱吱亂叫著,那小母猴子也被悟空『弄』的吱吱亂叫。


「我靠,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連悟空都趕不上,悟空這傢伙竟然還找了一個小老婆!」

雲逸頓時內牛滿面,而看到了這一幕讓他心中剛被壓下的念頭再次升騰了起來,頓時一萬頭草*泥*馬從雲逸心頭轟隆隆的跑過,隨即雲逸再次跑到了清溪湖裡,一直洗了個渾身凍得瑟瑟發抖才上來。

.....................

第二天早上起來后沒多久,雲逸媽媽和岳母兩個人就到了雲逸家裡,不過不是來給雲逸兩人做早餐的,昨晚上雲逸和她們說過了,而是來準備帶著大丫去鎮上的廟裡去給燒香拜佛。

雖然青雲山村遠遠比鎮上要發達熱鬧的多,但是村裡卻是一直都沒有建廟宇,以前是因為窮,現在則是雲逸一直對這些宗教不怎麼感冒,所以青雲山村年紀稍微大點的人,去燒香都是往鎮上跑。

村裡也曾經有人對雲逸不願意建廟宇,而發過牢sāo,不過卻是被雲逸以村裡沒有閑錢給拒絕了。

當然這只是一個借口,實際上雲逸一直覺得這些宗教都是欺騙老百姓的,就像是佛教一樣,若是真的能夠給人帶來福祉,那麼人為什麼還要工作,乾脆每天都拜佛多好。

青雲鎮上很是熱鬧,這大概是因為青雲山村的原因,使得這一帶的老百姓腰包里都鼓了很多,街道上到處都是買東西的人。

「咦,前面怎麼那麼多人在排隊,是在賣什麼好東西的么?」

雲逸和大丫以及母親和岳母四人,忽然注意到不遠的地方有人排著長長的隊伍,頓時都覺得很好奇,連忙走過去詢問。

「哦,你是問那些排隊的人啊,你不知道吧,這些人排隊是從郵局裡取錢;他們家裡的男人都在京城給大丫她男人種菜,聽說這一次發了好多錢,一個人多的寄回來三四萬,少的也有兩三萬,狗*日的真是發財了!」

大丫母親拉住路邊的一人,頓時那路人就羨慕的說道。

「可不是,這些給大丫女婿種菜的人,可真是祖墳上冒青煙,這才走了五個月就掙了這麼多!」

圍在周圍看熱鬧的人也紛紛說著,這話讓那一群排著隊的人一個個都驕傲的昂著頭。

「三嫂子,這次我三個給你寄了幾萬塊回家?」

排隊的人,大多都是附近這些村子里的人,而且很多排在一起的都是一個村裡的,當即這些人都嘰嘰喳喳拉起呱來。

「我男人沒用,這次才寄了三萬塊,你男人給你寄了幾萬啊?」

兩個排在一起的婦女,那個被稱為三嫂子的女人問道。

「我男人聽說因為能幹,在雲逸的那菜地里當什麼小組長,給我寄回來四萬多點!」

先前發話的女人矜持的拉拉自己衣襟,而後臉上帶著抑制不住的笑容道。

「哎吆,這可真是多啊!」

三嫂子小小的驚呼了一聲,一邊圍觀的一群山民也是一陣驚呼,這又是兩萬又是三萬的,頓時讓這些人是心動不已,就算是現在因為青雲山村而讓整個青雲山一帶富裕起來,這一家到頭一年有兩三萬的也是不多。

三嫂子正說著話,一邊自己在街道上玩的兒子跑了過來,喊道:

「娘,我要買玩具和零嘴,給我兩塊錢!」


三嫂子掏出自己的小錢包,翻了翻最小都是十塊的,皺著眉正想拒絕兒子,前面的婦女道;

「三嫂子,三哥寄回來三萬,不就是可勁讓你們娘倆花的,你就別小氣了!」

三嫂子想了想,覺得她說得對,便狠狠心拿出一張十塊的遞給自己兒子,臉上帶著大方的笑容道:

「呶,拿去花吧,不過別買亂七八糟的東西!」


「嘖嘖,人家給大丫家女婿幹活,這可真是掙了老鼻子錢了!」

圍觀的一群人再次羨慕不已,一個個都後悔當初沒有跟著雲逸去了京城。

很快,有不少人取了錢之後,除了辦了存摺后,還多多少少留下了一點零用,當他們自豪的揮舞著一張張紅色的老人頭的時候,讓鎮上的人更是羨慕壞了。

「哎,要是當初俺也能跟著去京城種菜,這半年不到下來,咋說也能掙上三萬多,家裡房子也有了,娶媳婦也容易多了!」

一個三十來歲的老光棍,蹲在路邊羨慕的看著這一群人道。

「就你也想去跟著人家大丫女婿種菜,人家大丫女婿才不會要你這樣的二流子呢,人家要的都是勤勞肯乾的本分庄稼人!」

旁邊頓時有人嘲笑道,很是看不起這二流子老光棍。

「他雲逸憑啥不要俺,俺王二山雖然名聲不好,可是俺也懂得知恩圖報,只要她雲逸肯要俺,俺就拼了命的給他幹活報答他!」

這個叫做王二山,三十來歲的老光棍頓時漲紅了臉辯解道。

「哧,你說的好聽,可是誰肯相信你!」

旁邊有人在此嘲笑道,一群人也是跟著起鬨,讓這個王二山滿臉無地自容。

「行了,你們這群傢伙就別挖苦二山了,誰說大丫那女婿不要二山的,只要二山你肯干,大丫那女婿肯定是要你的,你們知道大丫姥姥家農村的二貴吧,他就跟著去了京城!」

一個挑著擔子的老漢從這裡經過,頓時放下擔子笑道。

「黃二爺,你不是唬我們的吧?」

一群人說啥也不信,他們都聽說一般老實人還被刷下來了呢,更別說是二流子。

那老漢剛要辯解的時候,忽然注意到了雲逸四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指著雲逸笑道:

「你們要是不信,可以問問他!」(未完待續。) 京城,自從文公子一群二少被家裡嚴厲約束,並且一群聯合執*法的頭頭們被推出來當了替罪羊之後,京城便恢復了平靜。

只是京城的高檔酒店、會所負責人,以及他們背後的老闆仍然是沒有安靜下來,原因很簡單,就是從上次文公子讓聯合執*法的人不許桃源農場在國內銷售蔬菜后,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個月,即便是事情解決了,桃源農場仍然沒有向京城出售哪怕是一顆蔬菜。

很多會所和大酒店的老闆都找到了農場里,可是都被小叔給一概回絕了,理由也很簡單,桃源農場現在正履行與美*國人的合約,暫時不能向京城提供哪怕是一顆青菜。

很多會所老闆都知道這是一個借口而已,桃源農場出不出售蔬菜,這都是雲逸下令不許賣出的,他們還都記得那一次雲逸小叔面對著鏡頭說的話:

在官方沒有真正向桃園集團正式道歉之前,桃源農場不會向國內出售哪怕是一顆蔬菜。

此前聯合執*法部門雖然向桃源農場道歉過了,可是雲逸並不當做一回事,甚至這一次上面讓一群聯合執*法人員當替罪羊,雲逸都是很不滿。

他雲逸說過,他不要這些替罪羊來滿足自己的面子,誰找自己的麻煩,自己就讓誰倒霉。

文公子只是被文家禁足處理,一點真正的處罰都沒有,雲逸怎麼可能滿意。

這樣的表態,雲逸通過隱晦的方式,向京城裡一些會所的老闆透漏了出去,京城這些會所、高級酒店的老闆和幕後老闆,一個個雖然很惱火雲逸這種近乎孩子氣的做法,可是對文家卻是有著更多的怨懟:

你說你文家好好地怎麼總是干這樣沒有屁*眼的事情,人家那邊掙到錢了,你這邊就眼紅了,想要謀奪人家的產業,讓京城這麼多家族屬下的酒店都沒有貨源。

話在說回來,你就是要弄,也弄得乾淨漂亮點,要是麻利點動手,讓咱們這些酒店和會所的蔬菜供應不受到影響,咱們也不說什麼。

可是這樣弄得不上不下的,讓大家都沒了蔬菜供應,以後想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到。

一時間,京城裡不滿的言論都直指文家。

與此同時,日*本方面也是一樣,自從伊藤佐助出事後,日*本那邊也是沒有了貨源,儘管有很多商社和高級餐廳的人親自來京城,希望以比美*國方面高出一倍的價格進貨,小叔也是沒有答應。

……………………..

「真是不像話,這個雲逸還沒完沒了了,不就是小和想要他的農場么,下面的人已經受到懲罰了,小和也被我下令禁足,這個雲逸怎麼還不知足!」

文家大院里,剛退下來的文老爺子大發雷霆,一把將平日里最喜歡的一個茶壺仍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近來京城中流言很是厲害,都是對文和不利的一面,很多人都覺得文和手伸的太長了。

「爺爺,要不要家裡出面,再給那個雲逸一個教訓!」

守在文老爺子身邊的一個中年人出言建議道,不過卻是被文老爺子一陣痛罵:

「你是豬腦子嗎?最高首長才為這件事情定了調子,你就和他對著干,是不是想挑戰一下他?」

中年人頓時被嚇得不敢再說話了,文老爺子沉寂了好一會兒后,才緩緩的開口道:

「這樣吧,你安排一下,讓工商局局長下台吧,就算是咱們文家對那小子做出的讓步!不過也僅限與此,若是那小子還是不識相,我就是拼了這把老臉不要,也得讓這小子知道厲害!」

中年人一愣,這個京城的工商局長可是一個很重要的職位,他們文家當初可是花了好大力氣,才讓這個門人上台的,本來就是為了給文家的生意提供方便的,這說撤就撤了?

「去吧!」

文老爺子嘆了口氣,那中年人低下頭趕緊走,忽然文老爺子想起了什麼似的,叫住他又吩咐了一下:

「對了,將工商局長貶到雲逸那個農場所在的區里,不能讓這小子就這麼安生了,等這一陣子的風聲過去,一定得讓那小子好看。」

………………………

「….市*委對這件事情高度重視,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密調查,最後確定工商局在這一起職務犯罪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市*委研究決定,免去市工商局局長的職位;並且市政*府向桃源農牧公司鄭重道歉,以後保證不再出現類似政*府人員褻瀆瀆職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