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瘋狂的大笑兩聲后,寒蜈執事猩紅的雙眼瞪著唐逍,繼續說道:「唐逍,難道你以為你還有三頭六臂嘛!你必輸無比!哈哈!」

「哦?三頭六臂?」聽到寒蜈執事的話,唐逍那凝重的面孔上突然閃過一絲玩味的笑容,半笑不笑的望著對面的寒蜈執事,問道:「你是在挑戰我嗎?」

聽到兩人的對話,跟著血霧大將軍艾天豪坐在看台上的艾斯突然猛地一愣,隨後眼中浮現出一股不可思議的神情,呆愣的望著場上的唐逍,口中輕聲喃喃:「難道……難道他要……」

「哼!別再裝神弄鬼了,認輸吧,唐逍!」寒蜈執事毫不留情的厲聲喝道。

「哈哈!既然你想玩,那就跟你好好玩玩!」此時,一向凝鍊謹慎小心的唐逍突然不再擔心手中那定時炸彈般的材料,毫無顧忌的仰天大笑起來。

大笑幾聲過後,就在所有人都疑惑唐逍的舉動時,只見唐逍將手中懸浮的兩份凝鍊材料猛然向天空一拋,再次提升了數米的高度,隨後身上光芒大盛,金色砂礫連同暴躁雷霆同時唐逍後背湧出,大股大股的荒力好不吝嗇的揮灑著。

下一刻,唐逍背部的兩團不同屬性的能量迅速凝聚、壓縮,磅礴的氣勢從唐逍的體內岩漿迸發一般奔騰而出,一道道荒力的線條在唐逍的背部勾勒出生澀詭異的團。如果有人悉心觀察,定然會發現,這些荒力勾勒出的線條,正是暗合人體內部的經脈走向。

與次同時,一股凶戾的氣息伴隨著隱約的凶獸吼叫,從唐逍身上爆發出來,勁風將四周刮的一片混亂,

很快,唐逍的身軀便被這黃藍兩色完全包裹住,外界根本無法看見唐逍的身體發生了什麼情況,只是根據這無比磅礴的氣勢判斷出,唐逍的這個舉動,絕對能給所有人帶來又一波的震撼。

「這小子是在幹嘛!好強橫的氣勢!」用手擋住呼嘯而來的勁風,融菲娜會長半眯著雙眼,精神力努力的探知著那團光芒內部的情況。

而這麼做的,顯然不只是融菲娜會長一人,幾乎是所有的高手都想知道唐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用精神力進行一遍又一遍的探測。

但是,一向無往不利的精神力探測這次卻完全失效了,因為呈現在他們腦海中的景象是他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情況,錯中複雜的荒力,詭異的經脈流動,讓他們根本無法探知唐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哎……看來只能等著這小子親手給我們揭曉這一波的震驚了!」左師舜嘆了口氣。苦笑的說道。

沒過多久,唐逍身上的光芒開始逐漸減弱,那狂躁的氣勢也在如同潮水一般不斷收回。

終於,隨著最後的一次荒力消散,唐逍的整個身軀完全暴露在眾人的目光之下。

「這……這是什麼……」

在唐逍暴露出來的一瞬間,所有人都震驚了!

只見此時,兩道水晶雕琢一般的身軀與唐逍本體背靠著背,成三角狀。連接在唐逍腰部,共用雙腿,一時間光芒四射,妖艷紫晶與絢爛金黃在空中交輝呼應。

一個紫晶耀眼,一個黃色絢爛,皆成半透明狀態,粗壯的晶體手臂,結實有力,稜角分明,兩個晶體頭顱的五官面目,簡直是和唐逍一模一樣,雕刻出唐逍五官的每一個細節,惟妙惟肖。

三頭六臂,再現人世!

!! 唐逍握了握拳頭,感受了一下體內湧出的能量,唐逍滿意的點了點頭,瞥了一眼旁邊驚愕的寒蜈執事,不屑一笑,說道:「三頭六臂?很難嗎?」


驚呆住的寒蜈執事好久后才反應過來,隨後眼中一縷明悟突然閃過,陰沉著臉,緩緩低聲說道:「想必這就是斗戰聖脈賦予你的神通吧……」

突然想到了斗戰聖脈的寒蜈執事,立刻將這一系列的事情連在一起,瞬間想通。

唐逍那霸道狂躁的氣勢、土元素荒力甚至這三頭六臂的神通,不正是那天脈榜上第二十位的斗戰聖脈嘛!在擊殺掉毒蠍執事與蝰蛇執事後搶奪過去遺迹中的至寶。

也正是因為那一次的探索遺迹,讓混沌殿損失了一名天玄境武者與地玄境巔峰武者,對於寒蜈執事等人的行動可謂是產生了巨大的打擊。

並且如此至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搶走,寒蜈執事等人可是承受了上面巨大的懲罰,想到這裡,寒蜈執事眼中的恨意不禁又再次加重了幾分。

「毒蠍、蝰蛇這兩個蠢貨,就因為這二人的失誤,讓唐逍得到了斗戰聖脈,搞出了這麼一大堆麻煩!死有餘辜!」在記恨唐逍的同時,寒蜈執事也一併將蝰蛇執事與毒蠍執事算在其中。

如果不是因為兩人的失敗而讓唐逍得到斗戰聖脈,也不會引起這麼一串連鎖的反應。

「呵呵,當然,不過當初還多虧毒蠍執事的幫助,我才能得到這條血脈,還需要多感謝你們混沌殿啊……」唐逍淡然一笑,用那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低聲說道。

「你再說一遍……」寒蜈執事望著唐逍,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過唐逍卻根本沒有在繼續理會寒蜈執事,而是逐漸微閉雙目,精神力逐漸分數數千萬條細細的絲線,向身後的兩側蔓延而去,連接雷系分身與土系分身。

隨著精神力的相連,雷系分身與土系分身緩緩睜開雙眼,頓時那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下的感覺再次重現,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視覺與放大了幾倍的精神力,讓唐逍瞬間感覺到整個世界是多麼的清晰,一切的細節都在無限的放大,盡收眼底。

而那不停從丹田處流出的荒力,也比之前強大了幾倍不止,感受著這無所不能的感覺,充盈的經脈,唐逍差點想要舒服的喊出來。

不過,唐逍卻根本沒有時間去享受這一切,因為此時的那柱香,已經剛剛好燒到一半,也就是說,唐逍的時間更加的緊迫,而三頭六臂消耗巨大,雖然體內的荒力充盈無比,但是唐逍依舊感覺到了那荒力流逝的驚人速度,這種逆天的神通,以目前唐逍的水平,根本無法長時間使用。

如果在這荒力消耗前,自己沒有完成凝鍊,那麼唐逍這次可以說是真的是無力回天了。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拚命吧!」狠厲的咬了咬牙,唐逍眼中充滿了瘋狂,龐大的精神力同時催動起三個大腦,同時控制著本體、雷系分身和土系分身。

下一個瞬間,唐逍六條手臂同時高舉,爆發出大量的荒力,本體與雷系分身雙手凝聚雷系荒力,而土系分身那渾厚的雙掌則爆發出土元素荒力。

隨後三雙手臂猛然合十,「砰!砰!砰!」手掌與手掌之間碰撞的聲音回蕩在這片空曠的廣場上。

緊接著,唐逍三雙同時結印,四訣手印在唐逍精神力的控制下,精準無誤的打出,兩道雷系荒力與一道土系荒力瞬間打出,在空中劃過三道流星般的軌跡,沒有絲毫偏差的砸在正在凝鍊的材料上。

就這樣,唐逍保持著這個節奏,接連不斷地打出荒力,三道之後再三道。

雷霆石因為雷系分身的加入,再加上唐逍本體的一同凝鍊,凝鍊的進度可謂是不僅僅加快了一倍,而土系荒力則負責繼續對精鐵與沙溪礦石進行最後的去除瑕疵,讓材料的品質更加完美。

如此從未有過的三體凝鍊呈現在人們的眼前,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這三頭六臂,也不曉得是何種等級,居然如此神奇,用在凝練之上,對於唐逍來講,真的可謂是如虎添翼啊……」融菲娜會長望著唐逍那加快了不只是一倍的速度,不由得由衷的感嘆道,而在感嘆的同時,眼神中也閃過一絲羨慕。

要知道,這等新奇的凝鍊方式,可謂是為凝鍊界打開了一道新的大門,向人們展現出了一個不一樣的凝鍊世界,三頭六臂不僅能夠讓一位凝鍊師加快凝鍊的速度,而且多出的那兩個腦袋,更是讓一個凝鍊師多出了兩雙眼睛,去觀察材料,絕對能夠大幅度的提高凝鍊的精準性。

所以,唐逍才能夠在同時操控六條手臂的情況下,依舊能夠準確無誤的進行著凝鍊。

然而,不僅是融菲娜會長,在場的每一位凝鍊師都對於唐逍的三頭六臂心生嚮往,眼中充滿了羨慕與期望,紛紛打算在凝鍊盛典結束后,能用什麼樣的代價來換取這部逆天神通的修行方法。

「哎……你們都不要奢望了。」這時,還是修為最高的左師舜看出了一些端倪,嘆了口氣,對著眾人說道:「從唐逍的氣息當中,我感覺到唐逍的招式與血脈是緊緊相連的,也就是說,唐逍的這個逆天神通,很可能是來自血脈的傳承,所以,這三頭六臂的三體凝鍊,應該也就僅僅是屬於唐逍一個人才能夠使用的方法把。」

聽到左師舜這麼一說,眾人才隱約感覺道隨著唐逍的三頭六臂一出,唐逍的氣勢也瞬間變得狂躁了許多,彷彿是一頭人形的凶獸屹立在廣場中央一般。不由得紛紛點頭,表示出對左師舜的贊同。

同時,正因為這三體凝鍊是唐逍獨有的凝鍊招式,唐逍的珍貴之處也更加的凸顯出來。

但是,在身為武者的左師舜眼中,唐逍的三頭六臂還不僅僅是對在凝鍊上的作用,而是更加看中在武學上對唐逍戰力的提升。

「唐逍這小子原本就具有高於常人數十倍甚至數百倍的武學天賦,如果在加上這三頭六臂,那唐逍的戰鬥力提升的可不僅僅是三倍那麼簡單啊,如此一來,唐逍完全可以變成一個戰鬥的機器,當真是可怕啊……」

想到這,左師舜的臉上漫上一絲感嘆的神情,暗道:「看來,如今這世道,當真是要成為年輕人的天下了!」

與此同時,在後排角落中的左師魅兒卻是面帶著一絲疑惑和不解。

剛剛在唐逍施展出三頭六臂的神通后,左師魅兒瞬間反應過來,這絕對就是當日唐逍在遺迹中獲得的血脈,也就是天脈榜上的第二十位天脈——斗戰聖脈。


這斗戰聖脈果真是名不虛傳,一旦爆發,那種勇往直前的蠻霸氣質,狂躁的荒力涌動,讓魅兒時刻有一種身處于波濤洶湧的浪濤之中的感覺。

可是,在此之間,魅兒見過許多次唐逍使用雷元素荒力的情景,從最初的地傑鎮與白家的對抗,再到後來金秋佳節的宴會之上,唐逍所使用的雷元素荒力也給魅兒十分深刻的印象。

在唐逍每一次妖脈附體的那一瞬間,通過魅兒天機瞳的觀察,魅兒都彷彿感覺自己面前的唐逍已經不是唐逍,而是一名掌控天下的君主霸王,那種源於靈魂深處的高貴,可以讓萬物沉浮,藐視蒼生,獨攬天下。

左師寰宇的那點皇者氣勢,在唐逍面前,簡直就像是參天大樹下面的一顆渺小的青草,根本無法與唐逍向並肩。

唐逍心中的那頭幽紫色巨獸,在魅兒的心中可以說是久久難以忘懷。

一直以來,魅兒都在好奇唐逍的雷系荒力是來自於哪一種凶獸的血脈,但是就算是在皇族的古籍中,魅兒也未曾找到過答案。

並且,在剛剛唐逍使出三頭六臂,爆發出斗戰聖猿的氣勢后,雖然斗戰聖猿的氣勢恢宏,凌厲霸道。


但是魅兒依舊是敏銳的感覺到,斗戰聖猿的這種氣勢,根本無法與唐逍的雷系血脈相比,兩者在唐逍體內的關係就好比衝鋒陷陣的大將軍與掌控天下的帝王一般。

斗戰聖脈絕對是臣服於唐逍的雷系妖脈,並且是絕對的壓制,源於血脈等級的壓制,讓斗戰聖脈心甘情願的向之沉浮。

雖然天機瞳看不穿唐逍雷系妖脈的底細,但是關於這一點,魅兒絕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

所以,魅兒在自己的心底暗暗得出一個結論,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結論,那就是:「唐逍的雷系妖脈,居然要比斗戰聖脈的等級還要高!而且高出不只是一個層次!」

要知道,天脈榜的每一條妖脈都有著自己獨特的作用和威力,所以排名相近的天脈,根本就可以說是不相上下,所以,從唐逍的雷系妖脈對於斗戰聖脈的絕對壓制可以看出,唐逍的雷系妖脈的等級絕對不容小覷。

想到這,魅兒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看向唐逍的目光也逐漸變得驚愕,口中不由得下意識的低聲喃喃道:「唐逍,能將斗戰聖脈壓製成這般模樣,你這雷系妖脈到底是天脈榜上的哪一個?亦或是……天脈榜前十……」

!! 就這樣,隨著那最後半柱香的緩緩燃燒,唐逍的凝鍊也在迅速的接近尾聲。

黃紫交加的凌厲荒力,毫不吝嗇的在唐逍手中凝結成一個又一個的四訣手印,在唐逍的掌控下,精準的打在材料之上。

逐漸的,原本斑駁不堪的材料開始迅速變得光滑晶亮,雜質從中飛出,灑向天空。在大概還剩下半刻鐘的時候,唐逍終於完成了雷霆石的凝鍊,而一旁土元素荒力凝鍊的精鐵,也到了最後的尾聲階段。

終於,在唐逍最後一輪四訣手印的循環后,精鐵中的最後一團雜質隨著唐逍的一聲爆喝,被打到空中。瞬間,一抹黑亮的烏光在精鐵的表面閃過,帶著灼燒的溫度,慢慢懸浮到唐逍面前。

此時的唐逍,早已經是滿頭大汗,面色蒼白,三頭六臂的大量消耗根本不是現在的唐逍能夠承受得住的,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唐逍就已經幾乎是消耗掉了自己全部荒力的三分之二,而剩下的荒力根據唐逍的分析,也很難難支撐到這柱香的盡頭。

狠命的喘了幾口粗氣,唐逍抹了抹頭上汗如雨下的汗珠,望著眼前這團終於凝鍊完畢的材料,而接下來的就是,將這兩種材料進行融合,成為一柄複合物器。


唐逍所剩下的時間和荒力,根本不允許唐逍有任何的浪費和停頓,在短短几秒的思考後,唐逍六條手臂同時伸出,控制著六股精神力,如同觸手一般,向材料延伸過去,緩緩將雷霆石、沙溪礦石與精鐵團團包住,向一起靠攏。

由於剛剛大禁錮手的作用還沒有完全消散,所以目前的沙溪礦石與精鐵依舊是處於緩慢融合的狀態,這也給唐逍一個很好的緩衝的機會,能夠專心的進行雷霆石的融合。

畢竟這是唐逍第一次進行複合物器的凝鍊,而且對於複合武器的凝鍊,乃是一個極為複雜的過程,必須要經過兩個不同屬性並且配合默契的凝鍊師共同凝鍊,才有幾乎凝鍊成功,並且失敗的幾率極大,一般的凝鍊師根本沒有勇氣進行嘗試。

但是,得天獨厚的唐逍卻根本不需要有那些顧慮,本身就具有兩種不同屬性的荒力,並且可以通過三頭六臂,完全可以做到兩個凝鍊師才可以做到的事情,並且更加默契,畢竟誰能比唐逍自己更能了解自己呢?

所以,唐逍現在的問題就是,細心仔細的進行每一步的凝鍊,並且努力讓自己的荒力支持到自己完成凝鍊的那一刻。

慢慢的,唐逍終於意識到,複合物器的融合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相比單一屬性的武器,複合物器融合的難度可謂是增加了五倍不止。

兩種不同屬性的材料向一起進行靠攏,其中更是有一個號稱屬性中最為暴躁的雷系屬性,更是讓兩個材料的凝鍊充滿了難度,排斥反應從融合的每一個角落都散發出來,一時間讓唐逍感覺到苦不堪言。

不過萬幸的是,唐逍所施展的大禁錮手的餘威還在,雖然反應的速度正在緩緩恢復、加快,但是還是給了唐逍一定的喘息時間。

唐逍集中十二萬分的精神,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六股精神力,不停地向材料靠近著,讓材料進行融合,全力壓制著材料的反抗。

在不懈的努力之下,材料終於屈服於唐逍的荒力,開始了互相的融合,而精鐵則相當於一個在雷霆石與沙溪礦石之間緩衝的介質,讓兩者的融合循序漸進,不至於過於猛烈。

在唐逍的控制下,精鐵的形狀慢慢的拉伸、凝形,形成一個狹長的刀身模樣,烏黑靚麗的寒光從刀刃的表面折射出來,在唐逍臉上晃出一道明晃晃的光亮。

雷霆石與沙溪礦石則附在刀背的兩側,緩緩的滲透進精鐵當中,隨後在精鐵的內部繼續融合,互相滲透交織在一起。

而隨著材料的不斷融合,唐逍的凝鍊武器也在迅速的成型。

一米五左右的的狹長刀身,一側為妖艷的紫色,閃爍著陣陣雷光,而另一面,則散發出陣陣黃芒,彷彿是有一層金沙鍍在其上一般,刀刃處的精鐵鋒利無比,切割過空氣,都能發出一陣令人膽寒的鋒利聲。

「唐逍要成功了!」班納大師見狀,目不轉睛的定在唐逍的手上,低聲說道。

只見此時唐逍的荒力已經馬上就要完全告罄,丹田中輸出的荒力已經開始供不應求,完全不能滿足三頭六臂對於荒力的消耗,就連精神力也開始出現透支的跡象。

乾嘔、眩暈的感覺襲上唐逍心頭,雙眼的視覺逐漸開始模糊,出現一道道重影,顫抖的雙手之中不斷傳來無力的感覺。

「穩住!穩住!只差最後一點了!」努力控制住讓自己的雙手聽從指揮,雙眼如同厲鷹一般,僅僅定在正在融合當中的長刀,唐逍已經感覺自己彷彿隨時都有昏倒的可能。

站在唐逍一旁的寒蜈執事,此時也完全沉默下來,不在如剛才那般囂張的叫囂,只是低沉的雙目中充滿了比剛剛更加陰狠的殺意,藏於黑袍之下的雙爪一次又一次的緊繃,幾次都想直接出手,出手偷襲。

不過,每次準備出手之時,寒蜈執事都好像是被什麼阻止了一般,雖然蠢蠢欲動,但是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努力的將雙腳釘在地上,忍住出手的慾望。

終於,那最後一炷香也已經燒到了盡頭,距離結束的時間,已經可以用秒來計算。而與此同時,唐逍的凝鍊也終於到了最後的關頭。

而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盯在唐逍身上,紛紛屏住呼吸,恐怕自己發出的任何一絲微小的動靜影響到唐逍,這種緊張的情緒,彷彿在參加比賽的不是唐逍,而是自己一般,都提著一口氣等待最後的結果。

拚命用那鋼鐵般意志保持自己的清醒,狠狠的咬著自己的舌尖,任由口口中的那一抹血腥在味蕾發散,疼痛使唐逍即將昏沉的精神瞬間變得清醒,眼中的精光猛然閃爍,兩道實質性的光芒劃過空中,直擊那已經幾乎完成的複合長刀。

「給我成!」

在這種疼痛的刺激下,唐逍一鼓作氣,所剩無幾的精神力傾巢而出,六條手臂操控的精神力如同一隻巨大的手掌,猛然將長刀緊握在拳,僅剩的那一點荒力也隨著精神力的打出,全部擊在刀背的兩側,發出兩道轟鳴的聲音。

做完這一切的唐逍,面色已經如同金紙一般,渾身軟若無骨的癱倒下去,單膝著地,口喘粗氣,再也無法承受這巨大的消耗,渾身的經脈早已乾涸不已,沒有了一絲的荒力,而身後的那兩道分身也隨著荒力的告罄,瞬間化作兩團閃亮的繁星,消失在空氣當中。

三頭六臂解除。

「嗡!」

在一聲嗡鳴之後,只見把柄懸浮於半空的長刀在完成最後一步后,刀的兩側同時爆發出雷霆紫與狂沙黃的兩種顏色,一瞬間飛沙走石中夾雜著數道雷電之力,將長刀團團包裹在內,彷彿是在經受那最後的洗禮。

「成功了嘛!」在一旁的妙萱與柳熙兒兩個小姑娘也為唐逍緊緊攥著一把汗,小臉為了唐逍緊張的通紅,完全顧不得害羞,緊盯著唐逍。

就在這時,擺在看台上的那最後一炷香完全燒盡,一捧香灰伴隨著清風,吹向空中。

而在時間用盡的那一瞬間,長刀的表面像是瞬間產生了幾道漩渦一般,將包裹在周圍的能量盡數吸收,短短的幾個呼吸間,就將所有的能量全部吸收進去,之上下那一柄剛剛凝鍊完畢的長刀。

此時,失去了精神力的支持,那柄長刀在空中停留了一下,隨後向下墜落,重量完全平均的刀身使得長刀完全是保持著凝鍊的姿勢,刀劍衝下,垂直紮下。

「嘶啦!」

只聽一聲彷彿是宣紙被捅破的聲音后,長刀像是扎在豆腐中一般,垂直扎進地面三寸深。

從看台的角度上觀看長刀,雖然長刀剛剛凝鍊完畢,還帶著一絲的溫熱,但是那刀刃上折射出的凜冽鋒寒,早已經讓人們感受到了絕對的鋒利。

長刀的兩側一面是泛著紫色的雷霆石,另一面是帶著些許金黃的沙溪礦石,晶瑩剔透,像是兩層水晶一般,肉眼完全看不出雜質的存在,可見凝鍊的精度是有多麼的高。

唐逍努力的用手撐地,緩緩的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到長刀前,握住刀柄,稍稍用力。那長刀就沒有半分阻力的被唐逍拔了出來,再一次展現了這柄利刃的鋒利。

感受到這柄長刀在手中的重量,唐逍不禁滿意的笑了。

凝鍊成功!

此時全場一片寂靜,沒有人再敢大聲喧嘩,只是著等待那期盼已久的結果。

良久之後,左師舜緩緩站起,來到看台前,用目光凝重的看了看場上的唐逍,隨後荒力凝音,洪亮的向全場宣布:「勝者!唐逍!」 左師舜的聲音在廣場上回蕩著,傳進每個人的耳中,可是人們的臉上依舊沒有什麼過多的表情變化。

經過這麼一波三折的比賽,當每一次有人以絕對的優勢想要壓倒對方的時候,弱勢的一方總能夠通過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來進行強有力的反抗,一次又一次的挑戰著人們心靈承受能力的極限。

以至於如今人們的神經早已經被震驚的麻木不已,就算是左師舜已經宣布了唐逍的勝利,可是依舊人們依舊是還在那個夢幻的境界中,還以為比賽沒有結束,等待著下一波更加激烈的碰撞。

每個人的臉上都在思考著左師舜的話,唐逍勝了是什麼意思?唐逍真的勝了嗎?

此時就連看台上的諸位凝鍊大師們,都目光空靈,臉上儘是回憶之色,回想著剛剛那一幕幕驚險刺激的場面,一遍又一遍,回味無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