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歡看她手上帶着的精神力,知道剛纔不是躲得快,後背鐵定會被撓出幾道深深的血槽。

“好你個小丫頭片子,鬧着玩你還下重手,你看我怎麼收拾你!”左歡說完,就在這間不到三十平米的小屋子裏快速移動,對弄影這神出鬼沒的天賦,他還真想不到好的辦法來對付。

弄影的天賦無法持久,兩三秒後就從屋子角落的陰影裏顯出了身形,無奈左歡移動太快,她無法跟上其速度,只得再次遁入陰影之中。

待得兩三秒後弄影再次出現,左歡心下了然,她的這個天賦和江梓月的空間轉移極其類似,只是她最多能在另一個空間停留最多三秒。

果然,弄影數次出現,都是隱沒三秒後,必然會出現在這個空間裏,左歡笑了,下面要做的就是猜她會出現在哪裏。

因爲弄影再進入另一個空間後,也是無法感知左歡的位置,只能碰運氣。

同樣是碰運氣,左歡顯然要比弄影聰明一些,他已經發現這丫頭每次都是靠着牆角顯露身形。

四分之一的機會!左歡等她再次消失後,也不跑了,挑了個牆角,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

運氣還不錯,左歡剛過去,一團陰影就在面前出現。

“哈哈哈!逮到你了吧!”

大笑聲中,左歡扣住了弄影的雙手,反剪在她背後,順勢把她壓趴在一旁的窗臺上。

這個姿勢,恰好讓弄影的屁屁高高翹起,左歡笑道:“胸部不大,屁股倒是不小!”

弄影真是欲哭無淚,左歡不但扣着她的手,更是壓住了她頸部動脈,讓她的精神力一點也用不出來,她掙扎幾下無果,狠狠的說道:“左歡!你敢動我!我要你好看!”

“哼哼!”左歡故意奸笑道:“我好像正在動你!咋了?今天不給你個教訓,你還真當村長不是幹部!”

弄影是新世界的試管嬰兒,哪裏會懂這些粗俗的俚語,只感覺到這次是在劫難逃,便扯足了嗓子尖叫:“你敢打!我和你拼命!”

啪!啪啪!

左大俠豈是輕易被威脅的人,不但打了,覺得手感不錯,還附贈了兩下。

“你…你這個…淫賊!”弄影姑娘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用上了這個不太合適的字眼。


左歡大笑兩聲,也惡狠狠的說:“你罵我淫賊?我就淫給你看!”

剛說完,左歡怔了怔,鬆開弄影的手,自己撐起了防護。

弄影站起身來,也撐起了防護。她忘了剛纔說要和左歡拼命的話,而是靠在左歡身邊,緊張的看着窗外。 指環王是左歡最喜歡的電影,在第三部裏,洛汗國的騎兵列隊衝擊圍在剛鐸城外的獸人軍團,千軍萬馬那種勇往直前的氣勢,配上慷慨激昂又略帶哀傷的背景樂,那場景,左歡至今記憶猶新。

如今,在左歡的思感範圍內,又出現了同樣的畫面。

在離他們所處平房大約兩公里處,一大羣形如牛犢的“老鼠”正從平原上狂奔而來,數量恐有上萬只之多,雨水和泥水被它們的飛速奔跑激出團團水霧,這羣巨型老鼠,硬是跑出了騎兵衝陣的感覺。

弄影居然有些慌張,扯着左歡說:“糟糕,這些巨鼠一定是聞到我們的味道了,它們數量太多,我們的精神力不夠殺光它們,還是找個地方避一避吧!”

左歡有些奇怪,弄影姑娘怎麼說也是9級的異能者,巨鼠雖多,就算只有她一人,光是釋放氣爆就能清光它們,怎麼會說精神力不夠呢?

弄影見左歡不動,連忙解釋道:“這些老鼠有種干擾能力,觸及到我們的防護罩,會加倍我們的精神力消耗!”


左歡笑了笑,弄影肯定是不知道自己有可以恢復精神力的技能,那簡直就是對付這些大羣敵人最好的辦法,而且自己還有能量震爆這個羣體範圍的大殺器。

他對弄影說:“這些老鼠交給我就可以了,你在這裏乖乖等着就是!”

弄影正要勸阻,左歡已經閃出了屋外,一眨眼的功夫,他散發着紫光的身影,已經在百米開外了。

弄影氣得跺腳,低聲罵道:“死淫賊,自己活膩了還要來拖累我!”

罵歸罵,弄影還是咬牙跟在左歡身後,遁入了黑暗之中。


天已經全黑了下來,左歡藉着自己發出的光芒,迎着巨鼠羣,跑到了它們的正前方,這時鼠羣距這邊已經不到一公里了。

暴雨傾盆,左歡站在泥濘的土地上,地面的震感越來越強,前方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亮點,那是巨鼠眼睛發出的淡淡光芒,因爲數量太多,看起來像是一片移動的光幕。

左歡自然毫無畏懼,他盡情的沸騰着自己的精神力,升到9級過後,這還是第一次遇敵,自己的實力到底增加了多少,這也是個檢驗的機會。

“不是讓你在那邊等着麼,你過來幹嘛?”左歡微微皺眉,對着身側突然出現的一團黑影說道。

弄影從陰影裏顯出身形,說:“你沒有對付它們的經驗,要是你因爲自大而死在這裏,我可沒辦法回去給城主交待。”

左歡笑道:“是不是自大,你馬上就知道了,不過我一會釋放技能的時候,你能跑多遠就跑多遠吧!”

說完,左歡在手裏積蓄能量,封存了爆炸能量的震爆光團,在左歡手裏慢慢增大。

在島國的時候,左歡就用這一招消滅了上萬的異變人,那時他還只是臨時進入的八級狀態,現在他是真正的9級異能者,這個技能的威力自然成倍增加,左歡有信心一舉消滅絕大多數的巨鼠。

弄影自然也感到了左歡手裏那毀滅性的能量,她知道自己也絕無可能在這樣的能量大爆炸下存活下來,她已經做好了準備,在左歡釋放這個技能的時候,就遁入陰影中規避這次傷害。

巨鼠羣越來越近,左歡手裏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但現在還不是釋放技能的時候,左歡咬牙堅持住,把這團具有毀滅性能量的光團壓制在手裏。

左歡現在已經知道,越激烈的戰鬥,對高級異能者晉級越有幫助,自己必須珍惜每一次戰鬥的機會,連段燁都可以升到11級,自己這個擁有“戰鬥天賦”的天才,肯定會很快找到晉級的捷徑。

鼠羣已經跑到了面前,跑在最前方的巨鼠,被左歡發出的紫光照耀着,眼睛放出了妖異的光彩。

巨鼠果然會釋放一種類似攻擊能量的技能,在觸及到防護後,左歡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開始快速下降。

不能再等了,左歡屈膝踏地,衝上了天空,朝鼠羣中間扔出能量震爆時,對弄影大喊:“快躲!”

弄影遁入陰影,左歡丟出的光團也在鼠羣中間炸開。

升級後的能量震爆幾乎沒有什麼響聲,聲波能量也轉化成了殺傷力,在能量團接觸地面的瞬間,天地亮如白晝,環形的衝擊波快速擴散,所過之處,巨鼠全部被劇烈震盪的能量灼爲煙塵。

爆炸中心點的地面隆起了一個巨大的土包,又迅速的塌陷下去,升起一股蘑菇雲的同時,第二輪的衝擊波又開始擴散,這次影響的範圍更大,這片平原的地表整個呈波浪形滾動,剛纔離得稍遠的巨鼠再也躲不過去,和地面一樣變得焦黑,又被抖動成碎末,散落在平原上。

這裏距TY市遺址也不過一兩公里,在爆炸影響範圍內的所有建築物廢墟,都變成一堆冒煙的焦土。

剛剛還來勢洶洶的鼠羣,被左歡釋放的驚天動地大爆炸,一次性全部剿滅。

還在釋放氣爆滯留在高空的左歡,自己都嚇了一跳,這次釋放的能量震爆,單憑殺傷力的話,比起在島國那次,威力增大了何止數倍。

弄影也從陰影裏出現,剛好躲過了第二波的衝擊,她看着還在散發出點點死火的平原,嘴都合不攏了。

只是短短三秒鐘的時間,左歡就一招秒殺了上萬只巨鼠,這麼恐怖的能力,她連聽都沒聽說過,就算比左歡高了三個等級的田景,也絕對沒有辦法做到。

看來傳說是真的,左歡的確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具有戰鬥天賦的異能者。

左歡落在還懵逼着的弄影身旁,呵呵笑道:“小丫頭!我這不算是自大吧?”

弄影呆呆的搖搖頭,說:“我…你…真是太厲害了,連以前的吳城主都做不到,現在的田城主就算殺掉這麼多巨鼠,精神力也一定會大大消耗,你卻只用了一個技能,我…我服氣!”

左歡難得的謙虛起來,說:“我只是靠着技能的大威力,如果讓我和田景打一場,相信他就算只用一隻手指頭,也會讓我輸得非常難看。”

弄影沒有答話了,她還在用思感查探着左歡這個技能造成的毀壞程度。

左歡用手指戳了戳她,問道:“吳大軍是怎麼死的?”

弄影搖了搖頭,答道:“這我就不太清楚了,有人說他是誤食了沒淨化的食物,有人說他是衝擊更高等級時能量失控,還有人說他是被段…”

說到這裏,弄影回過身來,很認真的說:“吳城主死的時候,就只有新城的段城主和他在一起,具體情況,他應該最清楚,你還是回去後問他好一些。”

聽弄影話裏意思,段燁好像還有了很大的嫌疑,不過左歡是絕不會相信段燁會加害吳大軍,那小子脾氣雖不好,缺點一大堆,但他絕對算得上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能夠犧牲自己的生命,只爲守護住防線的完整,這麼個男人,怎麼做得出殘殺同胞的齷蹉事?

在白城和田景交流過後,左歡也能看出田景的性子雖古怪了些,但也是個良善之人,不太有可能和吳大軍的死有關。

他們之間肯定有誤會!左歡打定了主意,拿回文倩的頭髮後,一定要把這兩人拉到一起,不化解掉他們的矛盾,就不離開這個空間。

剛剛展示了實力,讓弄影歎爲觀止的同時,也變得乖巧了很多,她在左歡身旁很恭敬的問道:“左…左大哥,我們是不是回去休息了?明天一早好繼續趕路?”

左歡笑道:“怎麼?不叫我淫賊了?”

弄影羞紅了臉,吞吞吐吐的回答道:“只..只要你不欺…欺負我,我就不會用這些污衊性的詞語來回敬你!”

左歡也看出來了,弄影這個試管嬰兒,實在是缺乏與人相處的經驗,完全不會掩飾自己的真實感情,智商或許不低,但情商肯定不及格。當下也不便再去調笑這個小姑娘,兩人便向剛纔歇息的小屋走去。

回到那間屋子後,弄影仔細的把地面打掃乾淨,取出兩個睡袋,一個鋪在裏屋,另一個卻放在門口。

她用精神力在屋子周圍設置了幾道警戒線後,就要睡在門口,左歡連忙阻止道:“裏面睡去,讓你個小丫頭片子幫我守門,我還能見人麼?”

弄影倒也不堅持,徑直走到裏面躺下。

左歡在門口躺了一會,聽見弄影的呼吸聲還是高低起伏,顯然沒有睡着,便問道:“上次你去CD市,你那個同伴到底是遇見了什麼?”

弄影的呼吸一下就變得急促,連心跳都增快很多,她沉默了一會,回答道:“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害死了芊芊,那時候我倆在CD市久久搜索無果,正準備返回的時候,芊芊在她負責的區域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東西,後來她走進了一座思感無法滲入的大樓,就再也沒有出來。”

左歡奇道:“同伴遇險,你爲什麼不去相助?”

弄影沉默了,好一會纔回答說:“城主給我們的命令是必須要帶回消息,如果我也進去找她,結果可能是我們都沒法返回白城,所以,我纔會自己離開,如果進入大樓的是我,芊芊也會這樣做的。”

她的聲音有些哽咽了,左歡連忙安慰道:“別想了,快睡吧,這次我們一起過去看看,說不定她還活着呢?”

弄影聽話的嗯了一聲,調勻了呼吸,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左歡卻還在雨水的滴答聲中看着門外的黑夜。

CD市,到底變成什麼樣了?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那裏呢? 左歡這一覺睡得實在香甜,不是弄影碰到了他設置的精神力警戒線的話,他還不會醒來。

弄影已經做好了早飯,還是昨晚吃的那種麪糊,左歡看着碗裏不黑不黃的稠羹,心裏有些發愁,這東西吃一兩次還勉強,要天天吃肯定會發吐,說:“這一趟我們全吃這個?”

“想要安全快捷,就吃這個,你要是想弄些變異生物來烤着吃也行,不過檢驗淨化的程序一大堆,很耽誤時間的。”弄影幾下就吃完了碗裏的麪糊,笑盈盈的看着左歡。

左歡倒不是嬌氣之人,在那座通天塔頂,他和江梓月不一直吃着那無鹽無味的烤鳥肉麼,嘴上提着抗議,他還是吃完了麪糊。

收拾好東西,兩人又騎着單車上路,今天的目標是到達LF市,不過這段路就實在難走,道路損毀嚴重,單車騎行在公路上還不如在原野上騎行順暢。

雖然離這個世界的大災已經過去了四十多年,但左歡一路上還是可以看到四處散落的白骨,有人的,也有各種動物的。

艱難的騎行了一天後,終於趕在天黑前到了LF境內,這邊的建築物也是損毀嚴重,弄影見左歡很奇怪,便解釋說:“這四十年間,華夏各地發生了好幾次9級以上的大地震,最大的一次足有9.7級,到現在還時不時有餘震,所以基本上沒什麼建築物保留下來。”

9.7級地震?左歡又想起在奧運年那次在華夏發生的大地震,那時左歡還在讀初中,CD市離震中不算太遠,在教室裏打盹的他都被搖晃得差點跳樓,這個世界有那麼多的大地震發生,這是要置人類於死地的節奏麼?

好在這邊無雨,兩人乾脆就露天休息。


接下來兩人沿着YC,途經六朝古都XA,過HZ,經GY、MY,一路上不知道殺死了多少巨鼠,終於有驚無險的在第五天午時來到了CD市郊外。

左歡分辨着附近的地形景物,前方的那一大片沙地正是鄭強犧牲的地方,他對弄影打了個手勢,自己放下車,走到沙地中,雙手合十拜了拜,心道:“強哥,今天可沒啤酒,等我回到以前的時空,或許你就不會再死了,到時我們一起喝酒!”

想到這裏,左歡怔住了,他隱隱覺得,到現在他所經歷的幾個空間,過程雖然不同,但結果都相差不大,人類都會經歷一次大災變,自己的世界和那個獲得了永恆生命的左歡的世界,人類都已經滅絕。

就是現在這個世界,目前看來兩個人類聚居點還算是安全,但這個世界的主宰已經不是人類,而是那些無處不在,數量驚人的巨鼠了。

難道,無論怎麼去改變這個過程,人類還是難逃這一劫?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蓋雅這個人出現,還是有幾乎滅絕人類的災厄發生,或許,這一切的災難的根源就不是蓋雅,而是……

左歡的腦海中閃出了兩個大字——魅靈!

剛成爲異能者的時候,左歡就在奇怪爲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生物生活在地球上,它們的身體構造和生活習性完全不同於地球生物,倒是和那些科幻電影中的外星生物類似,那時左歡就認爲它們是些外來物種。

如果能回到它們來到地球這一天,就可以阻止它們在地球上的生活繁衍,但左歡自己也知道這個機率簡直小到不可能,就是自己和江梓月準確的到了那一天,也不會知道魅靈是怎麼來到的地球,在哪一處地方來到的地球。

不過來到這個世界後,倒是讓左歡看到了希望,異能者還能升到更高的等級,或許在十多級後,自己的預知技能可以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弄影見左歡在這片沙地上拜了拜,然後久久的駐立着一動不動,估計他在緬傷感懷,很乖覺的侍立在一旁,等到左歡恢復神態,她才騎上自行車,默默的跟在左歡身後。

進入市區範圍後,自行車無法再騎,地面上全是各類雜物和石塊,以前那些熟悉的街道、景觀、建築物,現在全成了一堆瓦礫。昔日繁華似錦,人流如織的大都市,如今也只是一片廢墟。

辨明瞭方向,左歡和弄影把車放停在一旁,把必備的淨化劑和飲食裝進揹包,徒步走向Y大,兩人的腳步聲不斷引來那些巨鼠,這些在廢墟地帶橫行無忌的變異生物,在兩個超級人類面前,也只有被一一點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