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之矛!

羅格龍翼一撐,在龍翼之下,一個個雷霆漩渦緩緩形成,不到幾秒鐘時間,雷霆漩渦已經形成一根根長度超過三米,普通人手臂粗細的的長矛!

射!!

一根根雷霆長矛連續不斷的朝灰霧上射過去,在羅格精準的控制下,每一根長矛都精準落在灰霧屏障上同一個地方。

「噗!」終於,在第十五根雷霆之矛的時候,灰霧屏障終於被穿透!

隨之而來的,是羅格醞釀已久的龍焰和暴雷衝擊!

大量的雷霆之力在羅格嘴邊聚集,伴隨著龍焰一起射向灰霧屏障上被射穿的地方。

「吼!!!」在羅格一連串的猛烈攻擊下,那原本只是被貫穿一個小口子的地方,此時已經在龍焰和雷霆的衝擊下,擴展到超過兩米的直徑!

大量的龍焰和雷霆之力注入灰霧中,裡面充滿了灰色的霧氣,羅格也看不清景象,只能看到其中的規則之線——猛地一下增加了三分之一多。

「吼!!!」羅格龍吻瞬間調轉方向,同時龍翼撲扇帶動他的身體往後退去。

「噗!!」大量的灰霧爆開,一隻猙獰的,布滿漆黑鱗甲巨爪從灰霧中伸出來。

儘管羅格已經提前後撤了,但還是被那隻巨爪狠狠撓了一爪。

他混合著雷霆之力的龍焰噴到它手上都毫無效果!

羅格迅速撤出數十米遠,與這東西遙相對峙,對方勢已成,此時他在阻止也無用。

周圍大量的霧氣朝著那隻巨爪附近聚集,在那隻巨爪後面,隱隱能看到一個體型不比巨龍羅格小的一個人形生物。

再看那些被羅格的血火燒死的鼠人、惡魔蠕蟲們,那些蠕蟲的屍體都已經化為焦炭,但此時仍滲出一絲絲灰霧,朝惡魔身上涌去。

原來如此——羅格想起上次鼠人們幹掉那隻召喚出來的蠕蟲,從蠕蟲身上湧出來的灰色霧氣。

這傢伙,召喚那些蠕蟲過來,根本不是做幫手,而是把它們當血包了,而羅格還幫了他一把,殺死那些蠕蟲,方便他吸收!

一個身材強壯,全身布滿黑色鱗甲猙獰生物漸漸露出身形。

「吼吼!!」羅格發出陣陣低沉的吼聲,在看到這猙獰生物的瞬間,他心裡就湧起一股莫名的難以抑制的憤怒!

「是巨龍之魂!」羅格瞬間就想到,這憤怒巨龍刻入靈魂深處的本能的憤怒,與記憶無關,這是基因深處的憤怒!

「感覺到了嗎?」一道低沉邪惡的聲音響起,這聲音就像鼠人念的那些咒文一樣,讓人討厭,甚至因為巨龍本能的加成,這個聲音還要更加讓人討厭!

「吼吼吼….」羅格低沉的吼聲越來越低,也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完全消失,羅格黃金色的豎瞳中又恢復了高傲冷酷!

「難怪能吞噬巨龍的龍魂….」惡魔一步步從祭壇上下來,一邊走一邊說道。

「你早就能降臨了…」羅格的聲音低沉厚重。

「是啊,但這裡只是個中轉站,所以,我在等你啊。」惡魔說道。

「我以為你最終會向我獻祭,貪婪是你們人類的本性,沒想到最後還是要我自己出手,要知道你們的世界對我們並不友好。」惡魔平靜的說道。

「不過能得到一隻龍魂,這點冒險也算值了!」

「就怕崩了你一嘴牙!」羅格平靜的說道!

「哈哈….你知道為什麼龍族在本能中都會刻錄對我們的憤怒?」

「因為他們曾有一支被我們拉進深淵,墮落深淵,對他們來說是比死亡更嚴重的侮辱!哈哈…高傲如巨龍,也曾在深淵前低頭!」惡魔彷彿在炫耀一般,囂張的叫囂到。

而此時,羅格連超我狀態下都快壓制不住巨龍的憤怒——而當巨龍的憤怒達到頂點時,羅格也徹底放開壓制!

憤怒有時候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只要你能利用得好!

「吼吼!!!」巨龍朝惡魔直接撲過去!

沒有龍焰,沒有魔法——深淵惡魔的魔法抗性極高!

這一道莫名的信息出現在羅格腦中,那是巨龍靈魂中傳來的信息!

嘭嘭!!

吼!

噗噗!!

巨龍和惡魔撕咬、扭打在一起,最原始的力與力的碰撞!

「嘭!」羅格直接被甩出去!

「不行!」羅格搖搖頭,他不適應巨龍之軀的肉搏戰。

「咔咔咔….」一陣陣骨骼扭曲的聲音從羅格體內傳來,大量的黑霧溢散開來,「滋滋滋」的雷電聲響起。

一根根巨大的黑色觸手從將惡魔纏住,然而以惡魔超高的魔抗性和一身恐怖的巨力,幾乎一秒不到就掙開了觸手的束縛。

大量的黑霧籠罩在身前,惡魔毫不猶豫的踏入其中,一道道粗壯的雷電在惡魔身上流竄,但卻沒能給其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咔咔咔….」羅格身上的骨骼扭曲聲還在繼續,但聲音越來越弱,變異已經接近尾聲。

「化火·炎爆術!」一點火星出現在陰影黑霧中,大量的黑霧翻滾,轉瞬化成漫天血火。

「嘭嘭嘭!!!」血火中,惡魔周身傳來一連串爆炸。

「你好了沒有啊…」惡魔鱗甲上紫黑色紋路,隨著火勢消也慢慢隱去!

「嘭!」惡魔一拳朝著羅格的方向轟出。

「啪!」火焰中,一隻被暗紅色鱗甲包裹的大手伸出,擋住惡魔的拳頭!

………. (國慶節大放送,第三更送上)

吳賴卻是不理他的咆哮,而是繼續淡淡地說道:「其實我和你們倭國人打過不少次的交道了,你應該知道你們倭國有個櫻花會吧?」

在八零年代做富婆 「哇呀呀,小子,休要信口雌黃,我說了,我是華夏人!」宋夏一臉憤慨地哇哇叫道。

吳賴依舊自顧自地說道:「你們倭國的櫻花會派人潛入我華夏,正好到我的家鄉,想要圖謀我家鄉的寶物,被我戳破,殺掉幾個,剩下的也趕出了華夏!對了,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你們倭國的絕招噬血刃,當然,比起你施展的噬血刃,他們也太弱了!」

「這噬血刃是我在倭國的時候學的,難道華夏人就不能學習倭國的法訣了嗎?」宋夏繼續辯解道,宋夏清楚,若是自己被核准了是倭國人的話,即便勝了吳賴,只怕也難以離開海外仙山了,華夏人對於倭國人的憎恨,宋夏自己當然是清清楚楚!

吳賴根本就不聽他的辯解,而是繼續說道:「最近我還去了一趟倭國,這一次收穫還真不小,我去的就是那個櫻花會的總部,不僅僅將那櫻花會一把火燒了個乾淨,還斬殺了櫻花會高手無數,對了,那個櫻花會的寶庫中有不少是當年你們倭國掠奪我們華夏的寶物,我順便將那座寶庫一起搬回了華夏,大部分的寶物已經交回給了我們華夏的龍組保管了!」

「小子,要比試就開始吧,我說了,我不是倭國人!」宋夏咬牙切齒地說道,當吳賴說道燒掠櫻花會的時候,宋夏額頭上的青筋明顯地跳動了幾下,他也聽說過這件事情,卻是沒有想到竟然是眼前的這個小子做的,那正好自己一併解決到,也算是為櫻花會報了仇!

吳賴卻是依舊淡淡地敘述道:「對了,宋夏先生,其實還沒完呢,我在倭國還做了不少事情,你在倭國多年,應該知道倭國有個櫻都招魂社吧?嘿嘿,我還去了一趟呢!」

「我自然知道那櫻都招魂社,你去哪裡幹嘛?」宋夏臉色陰沉得可怕,冷冷地盯著吳賴問道。

金島主以及觀禮台上的一眾高手,見吳賴自顧自地說話,不開始比賽,卻是無人阻攔,因為他們聽出來事情似乎有些不對了,這個宋夏說不定還真的是倭國人,若是讓這個倭國人當了華夏仙道會的冠軍,那大家都不用活了,直接都抽出仙劍抹脖子去吧,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台下的眾位修者也都是一片靜寂,都靜靜地聽著吳賴和宋夏的對話,已然有一些人看著宋夏的目光,充滿了不善,倭國人對華夏犯下的罪行,累累如山,縱然這些世外修行的修者們也都是義憤填膺!

台上,吳賴根本就無視宋夏的表情,淡然地一笑繼續說道:「沒什麼,我就是發現那櫻都招魂社裡似乎住了些孤魂野鬼,順手也滅殺了幾個,還在那裡撒了一泡尿!嘿嘿,怎麼樣?你若真的是華夏人,聽起來很爽吧!」

吳賴這句話當然是吹牛,當初他確實是去了櫻都招魂社附近,可是根本就沒有接近那裡,便被那裡傳出來的暴虐氣息驚走了,還差點兒沒有逃出去,怎麼能斬殺幾個呢?

宋夏聽到這裡,卻是信以為真,臉色大變,臉上青筋暴起,握著彎刀的雙手也微微地顫抖起來,眼睛看著吳賴放射出無比怨毒的神色,口裡卻是一字一頓地回答道:「爽,太爽了!你的廢話說完了沒有,說完了就送死吧!」

吳賴擺了擺手,淡淡地笑道:「呵呵,沒呢,不用急,就剩下最後幾句了,我呀,說到這裡,想起當年倭國在華夏大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心中實在是氣憤難當,這樣吧,咱們都是華夏人,要不先一起喊幾句口號怎麼樣?喊完之後,我們就馬上開始比賽!」

「吁!那好,你說,是什麼口號!」宋夏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故作鎮定地問道。

吳賴嘿然一笑道:「這口號很簡單,三句話,第一句是『倭國人要向華夏人賠罪!』,第二句話是『將那些櫻都招魂社裡的孤魂野鬼們全都超度了下輩子都轉世成畜生!』第三句是……」

吳賴還沒有說完,那宋夏的臉色便已經大變,狂吼一聲:「八嘎,小子,納命來!」

宋夏說完,就要朝前衝去,吳賴大聲喝道:「宋夏,八嘎可是倭國人罵人的話,而且你名叫宋夏,估計應該就是倭國松下家族的人吧?」

宋夏本來雙手握著彎刀要衝過來,聞言頓時一愣,看著台下那投過來的道道不善的目光,心中「咯噔」一聲,明白自己是被對方的話語給激怒了,差點兒暴露出來身份,連忙停下腳步,大聲地辯解道:「這用『八嘎』罵人的話,是本人在倭國學的,至於什麼松下家族,本人一概不懂,你少廢話,打還是不打?告訴你,你我已經簽訂了生死狀,即便你今天口綻蓮花,也難逃一死!」

「好,其實對於你的身份我已經知道了,區區倭人,竟然敢來我華夏修道會搗亂,今天不將你斬殺當場,我華夏修者豈不是顏面大失!」吳賴說著,手一伸,一道紫光已經是出現在了手上,催動靈力,六轉金丹的實力已經全部施展了出來,今天無論是為了仙道會的冠軍,還是為了華夏修者的尊嚴,吳賴決不允許自己失敗,實在不行,解封自己全部的實力也在所不惜!

台下修者們也都看出宋夏的不對勁來,紛紛嘩然,不少人都有心衝上台去幫助吳賴群毆那廝去了!

吳賴卻是對著台下朗聲說道:「各位道友稍安勿躁,這倭人居心叵測,來擾我華夏仙道會,罪該萬死,不過,我們若是一哄而上,難免這倭人會心裡不服,大家放心,我一人定然會將其斬於劍下!」

台下眾人這才紛紛安靜下來,不過一個個怒形於色,緊緊地盯著那宋夏,恨不得將其活活撕了!

宋夏心中那個惱怒啊,這樣一來的話,自己即便勝了吳賴,只怕今天也是凶多吉少了,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小子給造成的,不管如何,自己先要將這個小子幹掉才行,尤其是這小子剛才還說去了倭國燒毀櫻花會、侮辱櫻都招魂社,這一切的一切,自己必須用對方的血才能洗刷自己的心頭之恨!

「八嘎,小子,膽敢侮辱我大倭帝國,納命來吧!」宋夏終於按捺不住了,索性承認下來,手裡的倭刀化作一道寒光,狠狠地吳賴當頭劈了下去!

吳賴早有準備,手中紫青神劍在胸前劃出一道玄奧的軌跡,已然是迎著那彎刀而去!

「叮!」

刀劍相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吳賴和宋夏各自倒退一步,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各自都是揉身而上,齊齊施展絕學,戰成了一團!

宋夏使出的是倭國刀法,雙手倭刀,刀刀不離吳賴的要害,而吳賴施展的自然是紫霞觀的紫天星辰十二劍訣,紫色的劍光縱橫捭闔,牢牢都將那宋夏籠罩在了中間,二人一時間是激斗不休!

吳賴越戰越是心驚,按照這個宋夏之前表現出來的實力,根本就不足以和自己六轉金丹的結丹期圓滿境硬碰硬,可是經過幾輪的比賽,現在這個宋夏彎刀上蘊含的力量竟然和自己相差無幾,尤其是那彎刀的招法異常的古怪,出刀角度無比詭異刁鑽,自己的紫天星辰十二劍訣一時間竟然佔據不了上風!

數百個回合過去了,二人依舊是勢均力敵,那宋夏終於首先按捺不住,手中彎刀狠狠地劈出幾下,然後身子一縱,閃身出來戰圈,吳賴也沒有追趕,抽身後退,仗劍而立!

「小子,果然有兩下子,難怪敢去倭國撒野,不過你的好運到此結束了!」宋夏說著,手中的彎刀倒握,已然是朝著自己的心口狠狠地扎了進去!

「噬血刃?終於使出來了!」吳賴見狀心中暗暗警惕,體內靈力瘋狂地運轉,南明離火訣的法訣也急速地在體內運行起來!

只見宋夏手中的彎刀扎進了宋夏心口處一寸半左右,殷紅的鮮血頓時順著傷口汩汩流了出來,而且還是老樣子,那些鮮血絲毫沒有傾灑在外面,齊齊順著那扎進的彎刀,流淌在那彎刀的刀刃上,隨即很是詭異.地消失在了刀刃之上!

不一會兒,那鮮血如注,很快就讓那彎刀銀色的刀刃變成了血紅色,而宋夏自己的臉色卻是稍稍有些蒼白起來!

隨著那彎刀的刀刃全部變為血紅色,那彎刀也開始發出「嗡嗡」的聲音,劇烈地顫動起來,慢慢地從那宋夏的心口處拔了出來,宋夏雖然兩隻手都放開了彎刀,但是那彎刀卻是自動將鋒刃對準了吳賴,發出嗡嗡的鳴聲!

家有悍妻 「小子,本人是用心頭之血飼養噬血刃,威力是用普通鮮血飼養的數倍,這也是本人第一次使用心頭之血飼養噬血刃,小子,你即便身死也能瞑目了!」宋夏陰惻惻地說著,單手點在自己心口處的傷口處,一道白光閃過,那傷口慢慢地癒合起來。 「轟!!!」一聲巨大的爆炸,城內的一處居民房區瞬間炸開一個巨大坑洞,大量的房屋倒塌,兩道黑影糾纏著沖巨坑中衝出來,直衝向天空。

「噗!」羅格和惡魔互相抓住對方的翅膀,猛地一撕,雙方的一邊翅翼都直接被撕下來,大量的鮮血從空中灑下,隨之墜落的還有使用扭打在一起的兩人。

此時羅格渾身暗紅色的鱗甲,身材強壯,身高超過六米,與惡魔處於同一個等級。

而此時雙方身上都已經是遍體鱗傷,這隻惡魔的近戰搏擊能力可以說是羅格接觸過的最強的一個。

惡魔的戰鬥方式靠的是戰鬥本能,這種戰鬥方式必須是在千百次生死戰鬥的磨礪才能鍛鍊出來的。

而羅格的戰鬥則是絕對冷靜結合超強的危機感知下的『弈戰』,這是一種靠計算來進行的戰鬥,這是羅格最強的近戰狀態。

他自然也是有近戰底子的,但是他那點底子,在這惡魔面前,什麼都算不上!

然而即使是發揮出了全力,羅格面對惡魔,勝負也只是五五之數。

而且隨著戰鬥越來越激烈,逐漸白熱化,惡魔的戰鬥力居然還在一點點的提升,不知道是他之前就沒使用全力,還在羅格的磨礪下逐漸的變強的。

而羅格的判斷是後者——這傢伙,居然拿他當磨刀石!

對方能夠在戰鬥中提升實力,但他的『弈戰』技巧,卻不是靠戰鬥能提升的,『弈戰』靠的更多是『計算力』,戰鬥對其提升的效果微乎其微,只有羅格的計算力越強,『弈戰』發揮出來的實力才越大!

「哈哈哈!!!」惡魔發出刺耳的狂笑。

「你這種戰鬥方式,我從來沒見過,我從你身上感覺不到戰士的意志!真是奇怪,奇怪的痛快!」

「嘭嘭!!!」戰場轉移,波及的範圍也越來越廣,沒多久,整個城池中三分之一的建築都受到了兩人戰鬥的波及!

「噗噠~」一大團污血混合著碎肉從羅格身上掉下。

「咳咳!!」羅格咳出一口污血,同時拳頭朝對方身上揮去,同時惡魔的拳頭也轟過來!

「嘭!」

「噗噗!!」兩人雙拳對轟,羅格退後了好四步,惡魔卻只倒退了一步,瞬間高下立判!

「你輸了!」惡魔站在原地,高傲的看著羅格,一時間也不再進攻。

「是嗎?」羅格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一雙黃金瞳子灼灼生輝,氣勢絲毫不弱的與惡魔對視。

打到這個時候,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但那惡魔又比他能好到哪去呢!

這傢伙停下來可不是像影視劇中的那些反派,最後關頭BB一波,然後讓主角反殺!

惡魔也不行了,此時只是乘機恢復一點體力,然後做最後的爆發,一波帶走他!

「認輸吧,讓我吃掉你身上的龍魂,我可以考慮放過你。」

「你看我像傻子嗎?」羅格一邊應付著對方,一邊做最後的準備!

「嘎—」惡魔咧嘴一笑。

「我看….」惡魔的話還沒說完,遍體鱗傷的羅格居然直接沖了上來!

「找死!」惡魔眼中閃過一絲寒光,腳步微微后挪,下盤一沉,全身力氣擰成一股,就等著羅格送上來!

「噗噗噗…」激烈的竄動中,羅格身上的鮮血、碎肉、鱗甲不斷的從身上灑下。

「吼吼!!」

就在羅格即將碰到惡魔時,一道小小的,蒼白色的虛影在羅格身前出現,然後化作一道殘影直接撲向惡魔。

距離太近,而且惡魔也沒想到還會有這個意外,惡魔只能倉促的出拳轟擊!

羅格背後只剩下半邊的龍翼一扇,強行改變羅格身上慣性的方向,羅格扭轉身體,朝惡魔的右邊衝出去

那道蒼白色的虛影在沖向惡魔的途中身體迅速凝實,在惡魔拳頭落在它身上時,它的身體已經處於半虛半實的狀態——然後就是痛苦的悶哼聲傳出!

「嗯哼!」惡魔的身體一顫,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

他的拳頭,他與白色虛影接觸拳頭,一點點的分解了,毫無徵兆,就這麼沒了,化作一縷黑煙,消失在空氣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