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著楊雄被抬出場外,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聚集到了那頭戴邪鬼面具的男子身上。


比武場中間那最大的比武台,仿若神跡般,被一道巨大的手印,硬生生拍平。這簡直太過震撼眼球,而做出這一切的,竟然只是名丙階學員。

一直以來,按照五大院的傳統,丙階學員基本上都是被放棄的學員,只不過為了學院的運營和收入,方才讓他們繼續在這裡修鍊。

萬沒想到,這一次,竟是鳥窩裡飛出了只金鳳凰。 總裁你媳婦是豪門千金 ,陳風的名字,必將響徹整個學院。從今以後,身為丙階學員,並不會再感到自卑,而是充滿希望。


負責本場比試的主導師,面帶愕然的看了看身旁的五位院長,在五人接連點頭以後,方才朗聲喝道:「第二十組,最終勝者,丙階八班,陳風。」

嘩……

所有人,不光說丙階學員,就連乙階學員甚至是充滿壓力的甲階學員,都紛紛鼓掌叫好。

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任何的結締,都不會存在。修武者崇尚強者,陳風用實力證明了他自己,也博得了眾人的尊敬。

「哈哈哈……大哥威武,什麼狗屁天蠍盟,還不是被大哥踩在腳下。」魏生津歡呼雀躍道。

穆靈兒心中感慨良多,從她第一次見到陳風開始,就一直覺得後者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感覺。一路追隨而至,陳風終於展現出極具鋒芒的一面。

是虎狼,總會獨霸森林。

是人傑,總會笑傲群雄。

陳風耳聽聞眾人歡呼吶喊,心中卻平靜如水。今日,他既然不再隱忍,這一點點的成績,卻還不足以令他滿意。

古玄向前邁了兩步,以僅有他們二人能聽到的聲音悄然說道:「雖然你戰勝了楊雄,但現在已經筋疲力竭了吧?這樣,我取消當初咱們的約定,只要你拜我為師,我可以將古院所以高深的功法武技都免費贈與你修鍊。而且,你就算不想學靈陣術也沒關係,我可以僱人到別的地方去請靈丸師,讓他教你靈丸術,怎麼樣?」

古玄身為一院之長,能夠說出這種話來,可見其愛才心切。而且,也是下了血本,古院這麼多年,其珍藏之物非常之多,甚至同樣擁有造化武學。這條件,足夠誘惑,就連那李凌雲,都斷然享受不到這種待遇。

「不好意思,楊雄雖強,但他並不是我的目標。對於我來說,今天這場戰鬥,才剛剛開始。」

陳風一邊話說一邊快速的吸收天地間的武元力補充自身,接連兩次施展三生印,確實令他消耗極大,再加上左臂的傷勢。此刻的狀態,的確不是非常樂觀。

「你就不再考慮考慮?」古玄幾近哀求,面前這傢伙也實在是太怪了,換做旁人,就算是有了師傅的李凌雲,在這種條件面前,都必然會心動。而這傢伙,卻如同木頭一般。

「下一環節,由獲勝者陳風,挑選甲階對手!」主導師按照比試的程序開口吩咐道。

「呼……終於到這種時刻了嗎……」

陳風伸手一點,指間吞納戒光芒閃動,一個類似烙石盾的黑色厚重之物憑空出現,重重的砸落在地,激濺的塵土飛揚。

所有人順著那黑光定睛觀瞧,緊接著同時一愣,那漆黑之物,竟然是一口嶄新的棺材。

還未戰,先送棺材,這是什麼意思?

似乎感受到了眾人的不解和疑問,陳風抬起右手,輕輕的摘掉了頭上的邪鬼面具。瞬時,一個俊逸漠然的面龐顯露出來。

「是他……」

甲階學員,前五十名金椅上,以沈洪和侯鎮山為首,很多人都驚詫的在椅子上站了起來。

這些仿似見了鬼的人,都是一年前在青風山口,圍堵過陳風的人。當他們再次見到那已經死去的傢伙重現站在眼前的時候,那種震驚,無可附加。好似不滅的冤魂,前來向他們索命一般。

陳風冰冷的目光在他們身上一一掃過,曾經的局面,似乎在這一刻悄然重現。只不過,此時的陳風並不會感到害怕,更不會退縮半步。他「死」過一次,領悟到了不少東西,不光光是炎師給他帶了的,而是他自己內心成長的東西。

勇者無畏。天下沒有最強的勇者,只要能做到無謂,誰都是勇者。

「怎麼回事……」

五位院長面面相視,一眾丙階乙階的學員也微微發愣,甚至連坐在李凌雲旁邊的徐瑩瑩都不知發生了什麼情況。

緩緩伸出手指,在全場觀眾矚目的情況下,陳風霍然指向金椅最前方的一人。

「李凌雲,滾出來受死!」

嘩……

幾乎是要將所有人的心臟逼停一般,陳風竟然在這種狀態下,選了金榜第一,擁有東域年輕一輩佼佼者頭銜的李凌雲作為對手。

李凌雲望著那張臉,自然回想起了當初的事情。他也的確有幾分驚詫,那個傢伙怎麼可能還活著,而且一年多時間不見,實力突飛猛進,竟然已經開始要威脅到他五大院第一的位置了。

「你想玩,我可以陪你,只不過,你要做好再死一次的準備。」

李凌雲飛身爆閃而過,在距離陳風十丈遠的距離停下,邁步向前,緩緩移動。與此同時,周身上下武元力漸漸釋放,一股強力的威壓壓迫而來。

雖然對陳風如何逃離青風山口很感興趣,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挑釁他的威嚴,李凌雲絕對不會容忍。

陳風甩掉手中的邪鬼面具,一聲冷哼,剛剛恢復到五成的武元力破體而出,絲毫不畏前者的威壓,依舊那般傲然而立。

所有人都陷入到呆徹之中,包括負責比試的導師,他們完全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兩個人好像有極其深的仇恨一般。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刻,一道藍袍身影飛射躍到五大院長身前。

「啟稟五位院長,這二人有些羈絆,還望院長大人出手阻攔。」來人正是當初率領聖林學院隊伍的導師,唐志東。曾經發生的事情,他最為了解,而且他看到這戰局對陳風非常不利,故此才出面化解此事。

「快快詳細說來。」林聖眉頭微皺,急切的說道。

… 唐志東當即以繁化簡的將一年前試煉之地的事情講解一遍,五大院長聞聽此言,面色皆是一變。

李凌雲竟然能夠做出這種事來,身為風雷學院院長,又同樣是他師傅的雷震天,心中苦辣酸甜,有些不是滋味。

就在幾人說話之時,場中二人的身形已是逐漸接近。李凌雲手掌向後一擺,一股極其純和的武元力破體而出,在其掌中瀰漫交織,片刻后,竟是凝成了個幾近真實的武元力手掌。

陳風同樣不甘示弱,雙手握拳,強行催動黑塔之內的詭異黑氣,一道道黑氣在武元力之中涌動,好似一條條黑色的龍蛇,神秘中透露著死亡氣息。

「都給我住手!」

聽罷唐志東的話,身為聖林學院院長的林聖,第一個沖了過去,手中摺扇一擺,飛身擋在了二人中間。

作為聖林學院的院長,林聖竟然對他們學院的學員身死在試煉之地的事情都沒有過問,這於情於理都有些說不過去。況且,今日陳風以一己之力,威震五大院,這般天資和實力,著實令五大院欣賞。


林聖此番出面,只為陳風一人,雖然他知道陳風拒絕古玄的事情,要收他為徒,似乎也是不可能的。不過,這樣的少年,即使不收為徒弟,也至少要給他留下足夠好的印象。

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後。這對持的兩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必然會成為東域數一數二的強者。這一點,即使別人不信,五大院長卻深信不疑。

「林院長,我們這可是在比試之中,即使你身為聖林學院的院長,也不能出面干擾。」李凌雲殺機以起,雖然不知道陳風在試煉之地獲得了什麼奇遇,但後者所展現出來的天賦,卻給了他一些壓力。在這種時候斬草除根,方才是最為穩妥的方法,李凌雲是個冷靜陰險的人,他自然不喜歡留下麻煩。

「放肆!」

聽到前者竟然這般沒大沒小的和自己說話,孰是向來儒雅的林聖,也不由得勃然大怒。

總是聽聞李凌雲狂傲,天資稟賦,背後又有落雲宗的勢力撐腰,平常時根本瞧不起任何學員,甚至就連導師都不放在眼裡。今日卻沒成想,竟敢在院長面前發下冷語,真是有些不自量力。

「你是不是想跟我切磋切磋?」林聖的語氣中,夾帶了幾分冷意。

李凌雲眼中殺意狂涌,赤紅的目光從陳風身上移開,緩緩移到林聖身上,輕聲道:「我的目標不是你,是他!若是你想要對我動手的話,我一定會還手。」

啪~

黑袍閃過,一把扣住了林聖的手腕,將他即將涌動出來的武元力生生壓下。

「你是院長,在眾目睽睽之下,切勿惱怒。」先是悄聲警示了一番,古玄漠然轉頭,冷冷的望著李凌雲,喝道:「院試比武規矩,丙階和甲階的勝者,只能挑戰金榜后五十名,並不能挑戰金榜前五十名。這規矩在之前放給你們的單子上是有記載的。你給我退下,回到你的金椅上去做看客,若是再敢耍威風,我古院刑法可不是吃素的。」

周圍一眾學員,都愕然發愣的望著場中的局勢。

李凌雲的傲氣為他引來了麻煩,現在兩名院長都對他很是不滿,若是他再不退讓一步,下場很難估量。畢竟這兩名院長,在東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們其中一位出手,都不是李凌雲能夠阻擋的了的。

「呵呵……實在不好意思,孽徒今天心情不好,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關鍵時刻,還是得師傅出面。雷震天高大的身形一閃,一把扣住李凌雲的手腕,強行拉著他就往場外行去。

我老婆是東方不敗 ,但在雷震天面前,卻還不敢太過造次。也沒反抗,隨著前者出離比武場,很快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我為什麼不能挑戰他?」

陳風等這一刻真的等的太久了,少年本就血氣方剛,他一直隱忍,今天終於可以好好的鬥上一場,卻沒想到是這麼個結局。雖然他也莫名的感覺到了李凌雲的危險,但他卻依舊有信心去博得最終的勝利,哪怕是死,他也要讓後者,嘗一嘗疼痛的滋味。

「老夫剛才已經說了,你不能挑戰金椅上的五十名學員。念在你不懂規矩,你可以再挑戰一名甲階學員。」古玄正色說道。

「這……」陳風啞然,對於這所謂的規矩,他倒確實沒看到,當下無奈,只能點名選了金榜排名最後的傢伙。

可憐那個排在一百名的金榜學員,一路被幾個人挑戰,雖然勉強的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但就在這最後時候,再一次的被點了出來。

若是說之前他還滿臉輕鬆的話,這一次面對陳風,卻一臉苦相。後者所展現的實力,讓他清楚的知道二者的差距。

「咳咳……你是不是不舒服?」

就在兩人準備換一個比武台進行最後的比試的時候,古玄極小的聲音傳進了那名金榜學員的耳中。

那人聞言一愣,但很快便明白了過來,目光略顯不舍的看了一眼陳風,然後朗聲對導師道:「這場比試,我認輸。」


導師也是個聰明人,當即高聲斷喝:「丙階八班陳風,挑戰金榜第一百名成功,他將晉陞為甲階學員,並且取代金榜第一百名的位置。」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陳風以及眾學員一愣,陳風看戲似的看著幾人拙劣的演技,稍加思索,自然明白古玄的意圖。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兩人的比試已經不再重要了,即使苦苦鬥下去,最終陳風也一定會勝。

之所以要耍這一番小手段,實際上是要讓陳風保留一些氣力。因為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嘩……

丙階,包括乙階,第一個戰勝甲階學員,取得名額的英雄,眾人為他歡呼吶喊,瞬間將這一次的院試比武大會,推向了高-潮。

陳風飛身躍下台,感受著眾人熾熱的目光,面色卻極為平靜。

他知道,一但自己的身份暴露,引來的將會是無休止的麻煩。

而眼前的第一關,就是五大院長……

… 五大院整合以後的第一次院試比武,圓滿的落下來帷幕。

眾人在不斷的拍掌叫絕之中,有幾個人的名字,深深的烙印在了他們心中。

狂傲不羈的李凌雲……美麗與實力並存的穆靈兒……憑藉暗器與頭腦戰鬥的魏生津……隱忍多年實力強橫的楊雄……以及……陳風……

陳風。

這個名字,瞬間如英雄般被所有人傳頌仰慕。

也許,現在他的實力還不足以稱霸全學院。但是,一個默默無聞,毫無任何背景,也沒享受到五大院任何待遇,從丙階八班走出,劍指李凌雲。他用他的實力證明自己,只要努力,就沒有辦不到的事情。

什麼是榜樣,這就是榜樣,在眾人心中,尤其是那些實力不濟,經常被人欺負的學員心中,陳風已經悄然成了他們的精神寄託。

在接下來的學院修行中,他們會異常努力,他們不會抱怨任何問題。因為他們知道,要改變別人的看法,博得世人尊重,憑的是實力,而絕非口舌。

比試結束了。

上千名學員,成群結伴的散去。

經過一整天的戰鬥和歡呼吶喊,眾人都覺得非常乏力,又渴又餓,恨不得大吃一頓,然後馬上倒在柔軟的床榻上美美的睡上一覺。

青石廣場大食堂。

一時間人流擁堵,雖然還沒到晚飯時間點,但眾人已經顧不得這些。尤其是那些進階的學員,更是心情大好,紛紛自掏腰包請客吃飯。

陳風在魏生津和穆靈兒的拉拽下,也到大食堂簡單的吃了口飯,也算是小小的慶祝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