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像啊。」

葉楓不禁感嘆。

很快,三人便是到了門前,火門緊鎖,根本不知道有什麼。

「推門。」塔靈開口道。

葉楓只能照做,走了過去,伸手去推,但手剛碰在上面,一股灼熱的感覺出現,便是急忙將手縮了回來。

只見門上的火焰更加的洶湧起來。

整個宮殿更加劇烈。

「這是怎麼回事?」葉楓詢問塔靈。

「如果我猜的沒錯,這宮殿恐怕是一個空間,和神冥殿一模一樣。」塔靈很認真,但是目光之中卻帶著一絲皎潔道。

「這東西裡面有空間?」葉楓大驚,而後打量著宮殿,神冥殿是什麼寶貝,他可是知道的,怎麼現在又出現一個呢?

「那我要怎麼收呢?」葉楓繼續道,這些東西,葉楓可不嫌多,有多少要多少,就算存著也行。

「你試試,將你的血滴上去,看看能不能行?」塔靈提醒道。

葉楓當即準備照做,咬了咬手指,隨之滾燙的鮮血流了出來,而後一撒而出,朝著火焰宮殿飛去。 血液滴在上面,便是發出嘶嘶的聲音,然後隨之一股熱氣冒了出來,洶湧無比,直接轟天而去,等熱氣散盡之後,這裡便是恢復平靜,好像一點事都沒有發生。

一切重新恢復平靜。

「方法不可取啊。」看著面前出現的一幕,葉楓開口道。

「恩,所以說這才是這火焰宮殿的奇妙之處。」

「怎麼說?」

「平常寶貝,如果沒有主人,一遇鮮血,一定會認主,但是現在沒有,而且這寶貝也沒有主人,那麼肯定是因為別的原因。」塔靈繼續說道。

而後葉楓目光再一次落到宮殿之上,烈焰燃燒,越發的神秘起來。

無法收復,只能幹看著。

可是這寶貝為何會是這樣?

「有人來了。」

這個時候,塔靈喊道,而後立刻回頭,看著葉楓剛才走過的地方。

「誰?」葉楓也猛然回頭,他立刻感覺到有人在接近這裡,不過那些人還在地面上,還沒有進入洞穴之中。

此刻,在地面上,無數人正靠近過來。


在一個隊伍當中,之前威脅葉楓的那人就在其中,這正是囚古域的隊伍。


他叫做囚人,就站在隊伍前方一名青年身旁,青年極為冷靜,眉頭緊皺。

「少主,那個傢伙說自己是劍古域的人,看不起我們囚古域,還揚言說要殺了我們全部,劍古域與我們平起平坐,他憑什麼那樣,囚無名大哥都報了你的名字,但還是被殺,那個傢伙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裡,那就是不把我們囚古域放在眼中,見了此人一定要殺。」囚人咬著牙關,憤憤不平。

「我知道了。」青主淡淡道,眉宇之間透露出一股殺意。

隊伍快到火焰之地。

「少主,小心一點,這裡有很多火焰怪。」 藥香花田 ,而後警惕的看著周圍。

奇怪的是,周圍除了岩漿以外,再沒有別的,莫說火焰怪,連影子都沒有。

囚人愣了一下,他記得當初他隨著囚無名剛到這裡的時候,很快就被火焰怪圍攻。

想起之前他們走後,葉楓等人與火焰怪產生爭鬥,莫非都被殺光了?

囚人不由心驚起來,但還是心存殺意,只要葉楓是劍古域的人就不怕,自己這少主與劍無涯乃是兄弟,回頭只要告訴劍無涯這事,讓劍無涯自己收拾就好了,現在要做的就是抓住葉楓。

就在這個時候,轟隆一聲巨響傳來,隊伍前方的地面,一股蒸騰火焰直接爆發而出,而後洶湧而上,直接到了空中,猶如煙花一般炸裂,萬千火焰四濺。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眉頭都微微皺了起來,等火焰散盡之後,這才立刻上去。

走到之前葉楓用劍破開的坑前,囚天仇雙眼閃爍光芒,剛才那股光芒應該就是從這裡衝出去的。

「少主,這是?」囚人驚道。

「應該是寶貝,我們快立刻下去,這裡很快就會有其他人來,我們要先進去,這樣有寶貝也只能是我們的。」

「恩,殺無名大哥的那些傢伙肯定也去下面了,絕對不能讓他們得到。」囚人點頭。

正要下去,但是周圍越來越來的人前來。

都是被之前的火焰波動吸引。

囚天仇看到之後,眉頭皺了起來。

「糟了。」

無數人一擁而來,是其他古域的人。

他們一直都在附近尋找學府之徽,感覺到波動就立刻過來,宛如潮水一樣。

「囚天仇,有了寶貝,可要共享啊。」

「對啊,剛才還見你了,現在你就偷偷摸摸來尋寶,真是一點也不厚道啊。」

眾人到來,哈哈大笑,靠近囚天仇過去,當看到地底火洞的時候,更是堅信之前的波動是從這裡傳出去的。

囚天仇看到這些人,微微不悅,但很快就恢復,剛才正愁這洞里有危險呢,這些傢伙就出現了,這不正式活靶子嗎?

「我也是才發現,正要通知兄弟們,然後你們就出現了。」囚天仇笑道。

囚人那麼聰明,聽囚天仇這麼說,什麼都明白了,立刻附和道:「對啊,方才少主剛準備讓我等去通知你們。」

「是嗎?天仇兄還真是費心了。」一名面向剛毅的男子走了出來,手持長槍,徐徐走了出來。

「畢竟寶物是大家的,我一個人也不能獨吞,好了,話不多說,我們直接下去奪寶吧,等的時間長了,越來越多的人過來,我們的機會就越來越小了。」囚天仇笑道。

「好。」

其實,在場之人都不傻,那個都明白對方的想法,懸崖之下那麼多火,以身去試,那樣太冒險的,與別人才一起真理,要是真有危險,隨時就可以拉一個墊背的。

「進。」

看著洶洶燃燒的洞口,有人開始跳了進去,這些人之中,也不乏傻瓜,一心想要奪寶,以為沖在最前方是最有機會的。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進去,後面的人看到沒有任何危險之後這才進去。

囚天仇最後才進的,如果這裡真有寶貝,也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找到,無用功囚天仇不會去做。

呼呼呼。

眾人跳下懸崖。

好像從萬丈高空之中落下,而後著地之後,都看著周圍。

到處都是虛幻的火境。

沒人多楞一下,下去之後,立刻四處尋找。

但是空空如野,什麼都沒有找到,都到了懸崖之旁,看著萬丈懸崖以及澎湃的火焰,眾人都心虛起來。

「這……」

「這裡怎麼會有如此兇險的懸崖。」

而在這個時候,遠處,葉楓等人已經看到另一邊懸崖邊的人影,知道這些人是因為被之前的波動吸引來了。

但是都停留在懸崖旁,不敢向前。

懸崖就是路, 重生后全能女帝颯爆了

「我再去研究一下這宮殿,那些人要是過來,幫我擋住。」塔靈出現之後認真道。

葉楓當即點頭。

走到懸崖旁。

懸崖的另一邊,眾人都看到對面的火焰宮殿,目光閃爍光芒,紛紛指著宮殿喊道。

「寶貝在那裡。」

周圍已經沒有人尋寶,看著懸崖對面,一心想要上去,但還是被面前深深的溝壑給擋住。

囚天仇也是,此刻皺起眉頭,有懸崖在這,根本沒法過去。

這個時候,葉楓已經站在另一個懸崖邊上,正好可以看到對面,而對面也可以看到他。

「你們快看,那裡有人。」有人喊道。

囚天仇收起目光,立刻聚集在葉楓身上,瞳孔睜大,有人過去,那就說懸崖能過。

「少主,就是那個傢伙,是他殺了無名大哥。」囚人打量了葉楓一番之後,著急喊道。

囚天仇眉頭更加皺了起來,此人要殺,囚無名是他囚天仇的人,被人怎麼能那麼殺了,殺人者一定要付出代價。

「知道了。」

而後看著懸崖,一定有辦法的,但辦法是什麼呢?

其他人也是氣血攻心,他們堅信,宮殿就是寶貝,但寶貝無法接近,真是能把人急死。

葉楓也看到了囚人,但沒看到劍古域的人,嘆了一口氣,看來白放了,根本沒有把劍無涯引過來,而且他看到囚人正在與囚天仇說來道去,立刻知道自己這是給自己又招惹來了麻煩!

但是,葉楓最不怕的就是麻煩了。

這寶貝,他是要定了,這麼好的機緣,他可不願意放棄,畢竟,沒人會嫌寶貝多。

「你這狗東西是怎麼過去的,告訴我們少主,那麼你殺了囚無名這事我們就當沒有過,不然,你就得死。」這個時候,囚人吼著嗓子朝著葉楓喊道。

蝕骨纏綿:琛爺的心尖寵 ,對這話,一點感覺都沒有,囚古域的人要過來就過來,誰會怕誰。

明明聽清了,但葉楓紋絲一動,給人一副啥也沒聽到的樣子。

囚人遠遠看著葉楓居然不為所動,以為自己是沒聽到,繼續吼著嗓子喊道:「你給我聽好了,我們家少主殺了,你要是不說如果過去,就誅殺你的九族。」

九族?呵呵。

葉楓臉上閃現一抹陰冷,這些話,他都記住了,囚古域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回頭他就去把這人的九族給滅了。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算沒做,有這個念頭也不行。

仁慈沒用,唯有兇狠,霸道才行,將一切有害的念頭,碾壓在襁褓之中。

但還是假裝沒聽到。

囚人氣的臉通紅,正要繼續喊,但被囚天仇伸手阻止。

「不要喊了,他是故意的。」囚天仇道。

「什麼?這傢伙不得好死啊。」囚人氣的咬牙。

「忤逆我,我會殺了他的。」囚天仇一點波動都沒有。

「謝少主為我們這些下人著想。」囚人拍馬屁道。

其他人與葉楓沒有仇,但看到葉楓居然可以從懸崖過去,眼中全是羨慕,隨之都是嫉妒。

憑什麼別人能過去,他們要從葉楓口中得到如何過去的消息。

而且剛囚天仇的事迹告訴他們,強逼根本沒有用,只能利誘,正想著如何引誘葉楓。

耳邊傳來葉楓的話語。

「想過來嗎?」另一邊,葉楓喊道。

大家可是做夢都想啊,此時此刻紛紛回應。


「那就好,你們殺了你們旁邊的那個人,我就告訴你們過來的方法。」葉楓笑著開口道。

囚天仇這種雜碎,他不想浪費自己的力氣。 葉楓想藉助其他人宰了囚天仇。

聽到葉楓說話,囚天仇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

周圍之人徐徐靠近過來。

「囚天仇,我看你還是成全我們吧,那個傢伙說了,只要你死了,就告訴我們方法。」

「對。」

頓時,所有人都開始針對著囚天仇。

葉楓看到這一幕,笑了起來,他根本沒打算這些人能有啥用,只是希望能給塔靈爭取一下時間,能不戰鬥就得到東西就最好不要戰鬥。

囚天仇臉色微變,但不管其他人,目光一直在葉楓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