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手掌在虛空中,讓兩旁的氣息不斷的積壓向四周。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氣勁壓縮而來。

寒舒姚臉色稍動了動,支撐在胸前的手掌此刻脫離了那片黑暗的玄力向上一彈。

「轟!」

立即黑暗的光盾馬上被衝散,紫光手印鋪天蓋地而來。可是,在此一刻,寒舒姚猛地一閃,跳開了那片虛空之地。而手印緊壓而來。

「唰!」

原本龐大玄力的手印一接觸到那巨大的旋渦邊緣,立即旋渦狠狠一卷,立即吸收了所有的力量。

「這是……」

司徒亮三人一見,立即大驚失色。

「玄力居然被它吸收了進去?這……這怎麼可能?」司徒光有些不相信。

畢竟,就算是形成這旋渦。一旦只要相排斥的玄力一加入,這種煉化的過程即將產生巨大的衝擊。就算對方不死,也將走火入魔。可是剛才那雷電手印居然被吸收了進去。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對外界的力量不產生絲毫排斥,反吞噬入內。」司徒亮臉上出現愕然之色。

「管它什麼東西,砸了它就知道了。」司徒沿暴躁一怒,最後目光轉向了寒舒姚的身上,「小丫頭,你以為躲了老夫一掌,就能活下去?哼!現在去死吧!」

「轟!」

司徒沿雙掌舉天,立即天空之上一片紫光而來,密密麻麻的紫色雷電之光從寒舒姚身體各處,密密麻麻而下。

「不好……」

寒舒姚見后,大叫不妙。雷電乃極陽之物。正好克制到自己的黑暗之力,就算施展了自己的黑暗之力,對這雷電之光沒有任何作用。

「咻咻!」

眼見雷電雨襲來,寒舒姚猛地的一閃身。快速的逃離開。可是那雷電雨如有生命一樣,緊追寒舒姚而上。

「啊啊!」

雷電雨迅猛的圍繞著寒舒姚身軀一卷,原本覆蓋在身上的黑暗力量瞬間片片的消散,雷電之入身心。逃開的她,立即在半空爆開,如同失去翅膀的小鳥朝著下方猛然的落去。

雷電毀滅了她所有黑暗玄力,可緊接著傷到了其身,導致了身體全身各處都在麻木中,丹田中玄力更是使不出任何一點。

「該死……」

墜落的寒舒姚大怒,反轉身來,一掌朝著下方地上一拍。立即一股反向衝擊而來,地上泥土爆炸散開,而她卻快速穩定了身體。

可是,她的笑意還沒展現在臉上。身後虛空中,一道雷電刀影迅猛一閃。緊擦著背心而上。寒舒姚絲毫不敢停留,虛空踏步一閃,人卻到了百米之外,那刀影立即落到了乾枯的湖泊內。

「好狡猾的小丫頭,一個小小玄皇在老夫手裡,居然還能活那麼長時間,現在就是你的死祭……」

破滅雷光閃……

「嗡嗡!」

「茲!」

虛空之上無數的紫光亂舞,虛無的紫光電流,如同雷電精靈一般,在天空之上各處冉冉的流走,周圍大約十里範圍之內,完全陷入了這樣一片雷電的世界之中,無論是天,還是地,乃至空氣都有著雷電元素。

「什麼?這……這是雷電領域?不好……」

寒舒姚臉色大變。

在武者的眼裡,除非掌握本身玄力之外,還能掌握天地中其他各類的力量,進入玄王者可領悟天地之力,進入玄皇者可領悟法則之力,而玄宗的招牌力量則是領域之力。


一般領域之力是根據領悟某種法則之力乃至多種法則之力的融合,最終形成一種嶄新的領域空間。

顯然此刻的司徒沿正利用了雷電領域。

寒舒姚一見快速朝著十裡外圍外快速的逃去。

可是,她身影一動,立即密密麻麻的雷電之光,如同生命的觸角一般,向著她捆綁而來,她本身就是黑暗的屬性,而雷電屬性剛好克制,此刻的她,就如同一直羔羊等著被殺。

然而,就在她即將被所有的雷電一起擊滅的剎那。瞬間,從轉動的旋渦邊緣,泥土之中,立即一道碧綠的光芒快速一閃開。那是一根藤蘿,藤蘿足足四五名大漢抱不攏巨大直徑。隨之藤蘿一撞出,馬上捆住了寒舒姚的身體,一轉而上。把她整個人捆入了藤蘿之內,隨即朝著泥土內狠狠一縮,鑽如了泥土之中。

「轟隆!轟隆!」

在寒舒姚之前所在處,立即雷電不斷的閃爍爆炸。層層燃燒的黑暗霧氣擴散開。

等到霧氣散開之後,司徒亮三人臉色巨變。居然被她給逃了?

「不要讓她給逃了,也許這女人知道怎麼解除這旋渦。」

司徒亮大喝一聲,手掌朝著那藤蘿所落下的地方砸去。

「轟隆!」

泥土轟然的爆開,可緊接著一道碧綠的光芒從其中猛然一閃。一條巨大的藤蘿橫空一抽。

「噗嗤!」

藤蘿之入司徒亮胸口,面對這措手不及的攻擊,司徒亮的身體直接被抽飛。

「大少爺……」

司徒沿和司徒光都大驚。

「別那麼多廢話,快,快滅了這個旋渦,同時殺死這藤蘿……」司徒亮勃然大怒。此時他不得不擔心,那強大的東西被旋渦內的人煉化了,如果那樣的話,等裡面的人一出來,死的也許是他們。


「咻咻!」

司徒沿和司徒光都是離開了原地。

從司徒沿手中,一道鋒利鋼鐵槍影密密麻麻的直射向了碧綠的藤蘿,可是槍影未落,此時此刻整個乾枯的湖泊各處,鑽出了無數根巨大的藤蘿,統統破土而出,宛如一個個巨大的章魚觸角一般,隱藏在水中的它們,完全無敵。

「嗡嗡!」

「轟!轟!」

虛空之上,爆炸連連,餘波之力不斷的抽動。無數的藤蘿肆意的抽動,周圍整個一里範圍之內的泥土之中都鑽出了這樣的藤蘿觸角,豎立當空「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怎麼會弄成這樣?」司徒亮臉色變的極為難看,他無法想象,短短一刻,居然跳出了這個怪物來。

「不管了,把這些觸角統統砍掉。」

司徒亮一人跳入了藤蘿觸角群中。徒然手裡一把烏黑的大刀覆蓋層層的黑光之下,整個人的氣息快速提高。此刀攜帶的一股威能卻讓四周的花草樹木統統趴在地上,石頭卻隨著刀的動作,輕輕的懸浮起。而刀的刀光逐漸的籠罩著他,讓他整個人陷入了刀氣之光。

這個世界上,擁有一種武器,駕臨著所有兵器之上。據說能屠神滅天,這種武器叫做神器。

大滅千刀……

「咻咻!」

「唰唰!」

司徒亮雙手握著大刀,全身籠罩刀氣,刀子在手,肆意的揮舞。頓時磅礴巨大的刀氣圍繞著他身體四面八方不斷的擴散開去。而那刀氣無催不利,在刀氣所過之處,無論是樹木,還是藤蘿統統被切割成粉碎。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司徒沿和司徒光見此一幕,快速的飛去,朝著虛空之上頓去。

神器連神都能殺,別說是他們了。更何況,司徒亮的實力絲毫不比他們要弱。只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司徒亮在這個時候使用了神器,要知道神器是他們司徒家這次爭奪寶貝的底牌。

「轟」

此刻,所有的藤蘿徹底被切除,一股股磅礴的刀氣同時壓在了巨大的旋渦。

「轟!」

立即一陣巨大的爆炸火花猛地擴散開,磅礴的火焰席捲向四周。原本不斷吸收天地之中力量的旋渦,此刻終於顫抖了起來,周圍的空間更加不平穩,吸收進入天空之上的雲霧黑暗旋渦,此刻逐漸的噴射散開,然後燃燒起火焰,朝著四周散開。

讓這烏黑的天地之中,隨著虛空的火焰墜落,宛如黑夜下的流星雨。

伴隨著這種情況之下,旋渦轉動的越來越快,空間越來越不穩定。彷彿即將被爆發。

「嘿嘿!」

司徒亮陰沉的一笑,對於眼前一幕,心中非常滿意。

撒手一刀繼續破空而去。

「嗡!」

「轟!」

這一刀施展的刀光宛如一顆螺絲掉入了滾落之中,在摩擦之後,立即火花不斷的冒起,那股刺耳的怪聲連續震耳一般亂顫。空間更加不平穩,在旋渦的周圍隱隱還出現了絲絲碎裂虛空,只是恢復的很快,很難被發覺。

不過,在這種不平穩的空間之下,旋渦不斷肆意的捲動下。一股毀滅的危機從天而落,讓周圍陷入一片死亡的世界,死死的鎮壓著司徒亮等人,彷彿這一片區域中,面臨著死亡的末日。

「這……這……」

司徒沿和司徒光臉色突變,看著天空之上。就好像天在旋渦的捲動之下,形成了一個獨立的黑暗世界,而旋渦就是這個世界的帶動力。此時在這個世界之中,即將被破滅。

「不好……這……這是領域……」

猛地司徒沿和司徒光瞪大著眼珠子對視,立即被反應了過來。隨即一起飛起,朝著兩個不同的方向飛去。



「什麼?」

眼見兩人一飛開,司徒亮臉色也逐漸的紅了起來。眼睛也隨之瞪大。莫非那個人已經煉化了此物。

「不好……」

可是,在他話一落。已經晚了。

「轟隆!」

巨大的旋渦磅礴的爆炸開,風的勁力,水的衝擊力,水在半空形成冰峰的冰雕,而在風的吹擊下,宛如無數把寶劍直絞向四周「噗嗤!」

在旋渦一爆炸,無數磅礴的力量衝散開去。以小島嶼中心位置開始,周圍兩里範圍內,所有的空間一片片如玻璃一樣蔓延碎向了四周。

「不……」

「啊……」

正逃開的司徒沿和司徒光大聲漲紅著臉大叫。

此刻不僅是虛無碎裂,而且還陷入在一個領域當中,這種情況下,必死無疑。眼睜睜看著那旋渦直接吞噬掉自己,司徒沿和司徒光徹底絕望了,縱然他們擁有玄宗高手的實力,可是在碎裂虛空之內,同樣也非死不可。

「混蛋,該死……」

面對碎裂開的空間蔓延過來,司徒亮痛怒的一轉身,手裡的大刀快速一閃而去。

「噗!」

衝來的斂跡立即被減退。可緊隨著,他虛空一拳砸出,那片碎裂虛空的領域立即恢復,逐漸形成一個光圈旋渦。

司徒亮一見,立即身體一頓,快速鑽了出去。

在領域之內,面臨的只有死亡,唯一逃生方向就是逃離領域。

然而,他身影剛鑽出那片領域的剎那。此刻,一道勁風一閃,勁風中隱隱出現一道人影。人影一拳直上落到了司徒亮胸前。

「該死……」

「噗嗤!」

速度太快了,剛反應過來,司徒亮的身體已經被砸飛。

可是身體一入虛空,一個巨大的颶風向著他捲來,讓原本失去平衡的身體落到了颶風之內。

「混蛋……去死……」

司徒亮勃然震怒,立即身上一股磅礴鎮壓的氣息滾滾湧來。原本只有玄宗實力的他,剎那增漲到了玄尊的力量,玄尊一握神器大刀,虛空一劈,那道颶風立即絞碎。身體這才得到了平衡。

不過,僅此一刻,司徒亮快速一閃,朝著遠方逃去。

這個人連身影都看不到,而且這古怪的勁風,就算他擁有玄尊實力,也不敢多加糾纏。

「我不管你是誰?敢殺我司徒家的人,等改日,一定找你算帳。」

那股氣勢逐漸的散去。司徒亮的身影瞬間消失在了天際之中。

此刻,一道光影宛如一陣颶風一樣猛地在空間一顫,立即出現一名身穿黑色袍子,白色頭髮,背背著古琴,手裡還摟著一名勁裝女子的肩膀,這兩人迅猛的一動。出現在了一塊空地中。

給人感覺上去,這男子給人一股如旋風一樣的凌厲。

「司徒家的人?」

寒舒姚眉宇跳了跳,神色逐漸的沉吟了起來。

「這個司徒亮隱藏的還真深,年紀輕輕居然進入了玄尊境界。只可惜玄力不穩定。」葉飛看的出,司徒亮的修為絕對是借用了某物或者某天材地寶提升上去的。所以導致了玄力上面極為散漫。

比起玄宗高手來,他的確是無法跨越,可是在玄尊眼裡。他卻是最弱的。

就好比大玄師進入了玄靈,某些人因為進入了玄靈,但是玄力還沒實質,同樣不能飛行。其實這玄宗進入玄尊,也是同樣的道理。

「你認識此人?」寒舒姚驚訝看向了葉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