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將早晨的一絲絲寒意帶給了安浩軒,他睜開眼睛,往前面看過去。

視線之中,莉莉絲的背影最為突出。明明天都還沒有完全亮起來,她就已經坐在白鯤的邊上了。

「莉莉絲?」

安浩軒小聲說着,然後從鯤上面站起來,再次重複了一句,「莉莉絲!這麼早就起來了啊。」

他平穩地走在白鯤的背上面,到達莉莉絲的身邊。他彎曲著膝蓋,馬上就坐了下去。

兩人便如此靠在了一起。

「明明還這麼早,安浩軒你就應該去睡覺啊,我們隊伍以後遇到危險可還得靠你,可別把身體弄得太疲勞了。」

莉莉絲口中如此說着,雙眼平時遠方的朦朧。

「你這人啊,就是只想着怎麼照顧別人,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你這麼做,真的認為很值得嗎?」安浩軒道。

一縷微風拂過,莉莉絲的髮絲微微飄了起來,將它半張臉給遮擋住了。

安浩軒瞬間就被莉莉絲剛剛的樣子吸引了注意。

「如果是你的話,我很樂意呀。」

話還沒有結束,莉莉絲的笑臉就面向了安浩軒。

安浩軒愣住了,「你別說,其實還挺美的……之前為什麼沒有這麼覺得過……」

「傻子。」安浩軒伸出一根手指,彈了一下莉莉絲的側臉,「這一路上,可算是難為你了,我得說聲抱歉。」

安浩軒的聲音變得悠長。

而這句話說完以後,安浩軒就有注意到莉莉絲的臉上泛起了一圈圈紅暈。

看到莉莉絲有如此的反應,安浩軒拚命壓抑著自己內心快要爆發的興奮。

「哦哦哦哦!耍帥的感覺真爽啊!還好我還是看過一些戀愛情節來着,誒嘿嘿……」安浩軒內心如此想着。

莉莉絲現在說不出話來了,此時她的內心就和安浩軒一樣的高興。

「我……我不在意的……只要是能夠幫助到你,我都無所謂。」

「呼。」莉莉絲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接着保持原有的矜持。

天空之中,初日帶着陽光進入了雲層之中。日光螢也排在一起,掠過低空。

——天,完全亮了。

日光螢所發出來的鳴叫聲,驚醒了其他的人。

佩吉揉了揉眼睛,看到安浩軒和莉莉絲坐在一起,臉上立刻浮現出了一抹壞笑。

「嘿嘿嘿……」

她一醒來就看到了那倆坐在一起,心裏面就開始猜測了昨晚的事情,「難道說,他們這麼坐了一晚上?不然怎麼一醒來就看到他們坐一起。」

佩吉毛茸茸的耳朵低垂著,她一根手指抵在嘴唇下方,「哦……我懂了。莉莉絲姐姐竟然瞞着我。」

「莉莉絲姐姐,這麼早就和安浩軒哥哥坐在一起了呀?你看天已經亮了,不如給他做一下他愛吃的魚吧!」佩吉朝着莉莉絲一邊揮手一邊說。

莉莉絲轉過了頭,剛好正對着佩吉的壞笑。

「啊,怎麼都醒了?」莉莉絲連忙坐到了一邊去,與安浩軒隔開了一段距離。

安浩軒看着莉莉絲遠離自己,只是閉上眼睛嘆了一口氣。

「呼。」

莉莉絲坐到了與安浩軒相隔十幾厘米的地方去,沒有了之前挨得那麼緊密。

說起來,安浩軒忽然想起來自己也有過一段時間沒有吃過魚了。在這個異世界裏,他唯一喜歡的就是方頭魚。至少,現在還是不會改變。

安浩軒凝視着底下的海面,沒想到那卻清澈得可以看清楚海裏面有什麼東西。

這可以說是顛覆了安浩軒的世界觀,他從沒想到過世界上怎麼還有這麼清澈的海域。

但,把這個和異世界一詞聯繫起來,就覺得不奇怪了。

坐在白鯤上面的安浩軒和莉莉絲,可以清晰地看見白鯤旁邊游過來幾條小魚。

那既不是方頭魚,也不是彈頭魚。也就是說,安浩軒他們現在已經來到了一片陌生的海域。

他努力回想着之前看到的地圖,才想起來通往綠茵的那條河流,確實經過了一片內海。

「這些魚我都不認識,莉莉絲你見過嗎?」安浩軒詢問著莉莉絲。

在此,整個海底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大家甚至能夠看清裏面的魚到底在幹些什麼。

看到的人,無一不被此景象所震撼。

「好漂亮!」佩吉笑着說,「我想去抓魚!」

這個時候,安浩軒靈機一動,道:「佩吉,你很想抓魚嗎?不如我們來比個賽,看看誰抓的多。」

佩吉欣然接受了。

可是,這條白鯤明明這麼高,佩吉根本就摸不到海水。這時候,抓魚比賽還沒有開始就陷入了困境。

安浩軒回頭望去,見到諾薇爾已醒,便說着:「諾薇兒,這條白鯤的尾巴在哪裏?我怎麼沒有看到啊。」

安浩軒再次掃了幾眼,確認自己沒有看到白鯤的尾巴。

「就在後面那,不過在海裏面去了。」諾薇爾回答了安浩軒以後,就拍拍白鯤,,「來,乖孩子,把你的尾巴浮出水面一點。」

白鯤再次發出之前那種咕嚕聲,隨着一聲響,它的尾巴就從海裏面冒出來了。 第700章

很快。

錢家大宅的客廳里,迎來一位不速之客。

錢龍皺着眉頭,望着眼前這個年輕人,冷漠道:

「閣下未免太囂張了吧!」

「竟敢強闖我錢家,誰給你的膽子?」

錢龍好像還沒認得出來,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殺死洪爺的那個恐怖人物。

林壞拉開椅子坐下,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那副熟練的動作,好像他才是這裏的主人。

錢龍臉色一變,心中越來越憤怒了。

「錢俊生是你兒子吧?」

良久,林壞才開了口,平靜地問道。

錢龍:「有話直說。」

「他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兒子,又如何?」

林壞冷笑:「是就對了,你兒子幾次跟我唐氏過不去。」

「我覺得他好像不太會做人,所以我來問問,你這個當爹的是怎麼教育他的?」

錢龍臉色驟變,狂怒起來:「放肆!」

「我錢家怎麼教育兒子,那是我錢家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外人來質問!」

「給我滾出去!」

他沒想到,唐氏的人居然這麼囂張。

前腳才害得他錢家聲譽受損,後腳就敢上門來挑釁。

真當他錢家好欺負啊!

林壞:「我來問問你怎麼教育你兒子的,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錢龍咬牙切齒:「你還敢問為什麼。」

「要不是你們唐氏,我錢家現在也不用被全網罵上熱搜了。」

「你來得倒是好啊,我今天就跟你算算總賬!」

「來人!」

他一聲怒喝,立刻就從院子裏衝進來十幾個黑衣保鏢。

「給我拿下這個狂妄之徒,打斷手腳,扔街上去。」

錢龍一揮手,十幾個黑衣保鏢立刻就要衝過來。

林壞突然喊道:「等等!」

嗯?

錢龍皺眉,繼而冷笑:「怎麼,怕了?」

「你敢挑釁我錢家,就應該考慮到後果。」

林壞搖頭,平靜道:「錢家主,不知道洪爺死的那天,你在不在現場?」

這突然的一問,頓時把錢龍問懵了:「什麼意思?你問我這個幹什麼?」

林壞冷笑地看着他:「如果你在現場的話,你不應該不認識我吧?」

錢龍愣住了。

從林壞一進來,他就覺得眼前這個年輕人有些熟悉。

但是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現在聽林壞這麼一說,他終於想起來了!

「是……是你!」

錢龍倒吸一口涼氣,表情頓時變得無比驚恐起來。

他想起來了!

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在擂台上殺了洪爺的那個恐怖人物!

當時,林壞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加上他斬殺洪爺的手段太過恐怖殘忍,當時錢龍已經完全被嚇到了。

所以他對林壞的長相沒有太大印象,只記得當時斬殺洪爺的人,叫林壞,是一個很恐怖的年輕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