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狠毒的人.你可知道下面多少人將因你而死.我們虛空之內就只存在正面的戰鬥.怎麼會有你這樣無恥的角色.小小的半步域始境.就敢這樣膽大妄為.簡直就是罪該萬死.我今天如果不代表雲家消滅你.那麼我就不配做一代英傑.」雲浩沖著雲飛.一柄度魂槍直接的對戰過去.

和雲飛展開生命的角逐.

雲飛知道.今天不是和雲浩解釋的好機會.

不論自己怎麼去爭辯.雲浩最多就是趁著自己防備不注意.然後斬殺.

因此.雲飛就只有迎戰.

這一戰.乃是極其驚心的戰鬥.對象是自己的叔叔.而實力.還是域始境.

簡直就和他相差甚遠.但是力勁揮舞.就像是五彩斑斕.

雲浩的殺傷招數.簡直就是層出不窮.

雲飛只能夠結合著寒冰絕隱還有藍服.一次次的躲避.然後慢慢的回應.

趁著雲浩不注意的時候就利用寒冰絕隱在蒼穹之上玩起了躲避.

這是完全虛無的.每當雲浩一招打來.雲飛就會覺得特別的吃力.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那麼就是不服.也沒有伸冤的地方.因為殺了自己的是自己的叔叔.

飄家村九路城的魂靜閣

這時候.九路城的魂靜閣已經是九路城裡面最大的商會.所有的靈族都把這裡當作黑暗角的奇地.

往來的人.不惜一切代價籌集獸核.在這裡修鍊.短短的十年時間.就有不少於千人先後在這裡突破境界.

並且還有幾個是跨大境界突破的.

這樣的效率可想而知.

簡單的構想一下.雲家這個節奏是要在彗星製造一批高手的局勢.

而魂靜閣的大堂.正有幾個人拖著麻袋到了櫃檯.

而櫃檯之前的乃是一個邋遢的老頭.沒精打採的在那裡蹲守著.不明事理的人還在心裡暗罵.這個魂靜閣怎麼會請一個這樣的糟蹋老頭子來看櫃檯.

在這裡.就算是不要任何的報酬.都會有數之不盡的人才來爭奪這樣的一個崗位.

但是現實真的非常的遺憾.

這十年的時間裡.一直都是這個邋遢的老頭子.並且幾乎所有的人都只注意到了他邋遢的服飾.而沒有還看到亂髮之間的那一抹精芒.

深邃的眸子就像是無盡的深淵.他就是魂靜閣的真正的負責人..雲風華.

當進來的漢子輕輕的敲一下櫃檯.雲風華緊閉的眼球陡然睜開.然後急促的喊道:「姚景星出來接客.」

然後自己化作一抹乳白的星豪之力凌空飛度而去.

這幾個本來就是屏氣斂聲的漢子看到邋遢的老頭竟然是一抹乳白的星豪之力飛度而去.並且命令的口氣直指魂靜閣威名遠揚的至尊姚景星.

在迷惑的瞬間.一個個都變得痴獃.

對於魂靜閣的瞻仰瞬間就升華到了一個至高無上的境界.迷茫之間.他們就覺得.這個魂靜閣.絕對是彗星之上最牛逼的商會.

因為這一個櫃檯的收銀員.都是這樣的高深莫測.

域始境啊.

..三個人的腿肚都是軟趴趴的.然後跪在地上望著門外.也是等待著姚景星的到來.

一直到了中午.日升中天.汪家村整個龐大的村莊所有的草木建築都變成了一片火海.在這個火海里.就只有一種人.那就是灰都沒有的人.

在汪家村的遠離雲浩而靠近九路城的外圍.這時候一道黑色的人影落下.

迅速的打出自己的星豪之力.想要直接凍結這一方火域.

但是當力勁觸碰到了岩漿的時候.他就發現.在這個岩漿里的.根本就不是純粹的火焰.而是一種能量.

一種純粹的精火.

「怎麼會這樣.」這個人就是急匆匆的趕來的雲風華.

他在法身無念的狀態感悟著彗星的星球規則.但是突然發現.自己距離星球規則越發的遠去.因為一股叫人膽戰心驚的火焰之力.叫他根本就生不出一點鑽研星球規則的意念之力.

但是這很快就讓月風華找到了原因.

那就是湮滅整個汪家村.並且還在急速的流暢的火紅色的岩漿.

這個直接傷害人的靈魂的火焰.竟然會如此的霸道.

月風華這個域始境後期的強者至尊.即將問鼎彗星巔峰存在的逆天強者竟然面對著一股流動的岩漿變得束手無策.


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月風華急忙的調整自己淡定的心態.將所有的力勁全部集中.想起自己曾經鑽研過的一些有關寒冰的規則.

希望能夠將這樣的力量運用起來.在這個時候能夠拯救一方聖靈.

要數不出意外.隨著火焰的蔓延整個黑暗角都會被烈焰所埋沒.到時候.所有的生命都會步入死亡的門檻.

月風華覺得自己的身上責任重大.

然後開始任自己的意念蔓延.慢慢的融入到這個附近的自然裡面.

真正的強者出招.絕對不會是一己之力.然後隨機應變的.

真正的戰鬥.那是心的戰鬥.乃是領域的運用.乃是純碎的一種超凡的規則的對抗.

而今的雲風華就是想到了這樣的一種方法.就是想要將自己的力勁運用到極致.然後做最後的抗爭.實在不行的話.那就只有通過特殊的秘法通知月家.讓他們的人來處理這件事情.

雲風華的意念就像是緻密的淡白色的網.然後自月風華的腦海湧出.沿著周圍所有物體的表面開始延展.

就是岩漿的上面.透過陽光的滲透.就不難用肉眼發現.淡白色的網格將整個岩漿都匍匐似的覆蓋.

彷彿不用多久.就會達到所預想的效果.並且滲透到物質的內部.

這是混沌宇宙一種力勁運用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夠將力勁融入到萬事萬物之中.利用自然規則之力.然後扭轉乾坤.

但是月風華並沒有得到意料中的順暢.

當月風華將自己的意念覆蓋到了岩漿的時候.發現開始的融入並不是意料中的合二為一.而是一種侵蝕.

月風華髮現.自己的意念滲透的地方漸漸的變得稀鬆.活躍在岩漿裡面的意念漸漸地有了被侵蝕的感覺.

漸漸地變淡.

活躍在岩漿裡面的好像不單單就是火焰.還有一種擁有靈識的生命體.

就是在這種不知不覺中.靠近自己的意念.並且慢慢的聚攏.並且在不覺之中形成一種逐步的蠶食.

但是別的地方呢.

月風華突然想到.

發生這樣的情況.不會沒有一點動靜.這裡的強者不可能會全軍覆沒的.

一定會有殘餘的實力.

但就是這一絲想法閃過.月風華突然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眼睛睜得老大.意念的感知就好像是現實的所見一般.

他的腦海裡面一個記憶的蒲團.雲飛還有雲浩都在殺滅式的戰鬥.

雖然隔了十年沒有見到雲飛.但是月風華一眼就能夠認出來.那就是雲飛.

並且.雲飛是真真正正的半步域始境.讓月風華達到了意料中的結果.雲飛真的是接觸到了域始境的門檻.二十歲的域始境.

但是和雲浩這樣不死不休的戰鬥.雲飛肯定會落敗的.月風華急促的驚醒.立馬放棄了對蔓延中的岩漿的控制.

沒有任何的想法就衝擊.

蒼穹之上.雲飛還有雲浩在蒼穹之上.

二人對峙.戰鬥不息.力勁狂涌.雲飛漸漸的喘不上氣. 第一寵婚:軍少大人,你好棒! .

但是好景不長.

雲飛對雲浩的攻擊根本就沒有辦法抵制.而雲浩則是越戰越猛.

雲家的人.不出意外的話.戰鬥力應該是一般人的五倍以上.

戰鬥中的雲浩覺得雲飛是個卑鄙的小人.不斷的利用一種特殊的身法.而在這裡的戰鬥.則是一消滅邪惡力量的正義戰鬥.

所以雲浩不斷的說著一鼓作氣.

不給雲飛任何的喘息之力.

二人的戰鬥似乎永遠都是這樣的躲閃.等到幾年之後.雲飛就會力竭.屆時雲浩直接取了他的性命.

但是雲浩不會這樣的.

他徹底的癲狂了.

因為雲浩感覺到了強者的窺視.如果說自己連一個低了半個等級的小廝都不能秒殺.這是一件非常羞辱的事情.

因此.雲浩大聲的吶喊:「萬星匯聚.」

就是這一聲.萬星匯聚.烈日紅火鏈接的蒼穹立馬發生了驚駭的變化.

千萬縷白色的星輝就像是川流不息的河流.紛紛的向著雲浩涌去.

速度極快.熠熠的星光讓雲飛根本睜不開眼睛.

短暫的瞬間雲浩就化身一抹巨大的星輝.然後朝著雲飛撞來.而雲飛卻好像是心神轉移到了別處.思維短暫的停滯.隨著雲浩一招打來.

一道驚慌的藍色眼眸帶著無盡的感傷看向星輝裡面的雲浩.然後緩緩的閉眼.

力勁無情.雲飛朝著岩漿烈焰.隕石般墜落進去. www.烈焰無情.雲飛被雲浩的萬星匯聚正中腦門在實力懸殊的情況之下.雲飛毫無置疑的掉入滾滾岩漿之中.

雲浩立馬整頓衣襟.因為他感覺到了一個強者正在向著這裡奔襲.

所以雲浩要將自己最強大的一面展示出來.

披靡的態勢直接凝視著下面浩浩湯湯的岩漿.騰騰的熱氣叫雲浩不得不運用力勁的護罩相抵觸.

這岩漿.似乎不是火山爆發.

而是更凌駕與普通的真火之上的一種火焰.

因此.雲浩已經利用秘法.想雲頂天彙報了這裡的情況.不出意外.雲頂天會派遣強者到來.

但是他沒有想到.月家的人會更先到.而這個到達.已經讓雲浩覺得毫無意義.

火紅色的岩漿表面.還有一點興余的波瀾.而雲飛已經徹底的沉沒.雲浩發出自己的意念竭力的窺視發現沒有了一點生的氣息.

嘴裡不住的道:「自作孽不可活.灶神你都想著煉化.不要以為資質不錯就可以肆意妄為.必死無疑.」

是的. 最强食神系統 .

但是雲飛真的死了嗎.為什麼一直能夠和雲浩直接戰鬥.利用寒冰絕隱躲避雲浩的一輪輪攻擊.但是到了萬星匯聚這一招.雲飛就變得遲鈍呢.

雲浩說完了這句話.追趕而來的月風華就墜落到了雲浩的面前.

他就像是一縷清風.落下時.雲彩都飄起了點淡紅色的霧氣.

「浩爺.你為什麼要和飛公子諜戰不休啊.」雲風華根本就沒有介紹自己.直接的問道雲浩.

雲浩看到急忙趕來的月風華.有一點大惑不解.但是立馬平復了心境.然後一臉的大爺的傲然.

這不是倨傲.而是雲家的自然積蓄的一種底蘊.也就是貴族的氣質.

但是月風華比起雲浩.還要稍微的示弱一點.

以為月風華已經是彗星的巔峰的問鼎者之一.對於這些外表的虛華.早就風清雲淡.

「什麼飛公子.」雲浩大惑不解.然後然後回過頭來.看到是月風華.因此小心的問道.「風華長老你怎麼在這裡.」

月風華看到雲浩這樣的表現心裡還是非常的欣慰的.

說句實在話.月風華不得不佩服雲頂天這一脈的嫡系.

他也是有後代的人.但是若干年過去了.和雲頂天同輩的都沒有問鼎域始境的.

但是雲浩小小年紀.就能夠有如此逆天的修為.簡直就是不敢想象往後的成就.

說句實在話.這個雲家的擔子云頂天肯定不想就這麼押給雲浩.因為這樣極有可能會限制雲浩的成長.

月風華很詫異雲飛的回答.但是還是非常的耐心的說道:「你剛剛是在和誰戰鬥.是不是一個藍色的眼球的年輕人.是不是.」


「藍色的眼睛.」雲浩這時候才想到了什麼.然後頭腦一片空白.不可置信的問道.「這裡面有什麼聯繫嗎.」

「他在那裡去了.」月風華急促的問道.「你知道他是誰嗎.」


月風華這時候真的是一個上位者的長老.焦急的心情使得月風華不住的質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