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管家身份能夠擁有c式機甲,那是非常駭人的。

老管家與南天激戰在了一起。

老管家看似蒼老無比,但是每一拳每一招都包含巨大的威力。

南天現在身體素質提升了十倍,又加上使用了各種各樣的古武祕技,竟然只能和其打成平手。

“在小小的一個東陽市第99直轄區,竟然遇到了你這等高手,真是痛快!”

老管家狂笑兩聲,下手的力度,又加大了幾分。

“百步神拳!”

南天現在身體素質大大提升,真氣因爲狂暴的緣故,源源不斷地提供而來。

南天一口氣打出百拳,凝聚了霸道至極的拳勢,終於是將這個老管家給逼退了十數步。

趁着空閒,南天用武神系統,探查了一下這個老管家。

南天也釋然了,爲什麼,這個老管家這麼強大!

原來這個老管家竟然是一品機甲戰士修爲!

不論是超一級本科大學,還是一二三級本科機甲大學,都以能夠培養出機甲戰士爲榮!

一旦成爲了機甲戰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一品機甲戰士這等大人物,放眼整個東陽市二百多個直轄區,也是頂了天的!

南天心裏頭微微有些不解,一個小小的罪夜賭場怎麼會引出一個一品機甲戰士修爲的強者!

老管家被南天逼退,老臉一紅,運足力量,想要反擊。

但是,那個頭髮花白的二爺叫停了老管家。

“敢問閣下,這個羊脂白玉是你掉落的嗎?”

二爺朗聲問道。

二爺從地上撿起了先前葉甜送給南天的貼身佩戴的羊脂白玉。

剛纔激戰,這塊羊脂白玉,從南天的口袋裏頭,掉了下來。

不過說來也奇怪,這羊脂白玉材質特殊,掉落在地上,竟然是絲毫未損! “沒錯,是我的!”

南天並沒有隱瞞,因爲那羊脂白玉是葉甜送給他的,他不想被人隨意丟棄掉!

二爺眉頭一擰,因爲他看出這個羊脂白玉內在的門道了。

迎着微弱的光芒,可以清晰可見在白玉的中心,有一個“葉”字!

或許,別人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意思。

但是,夜氏家族的二當家,人稱二爺,自然清楚,這是東陽市葉氏家族的親傳之物。

非葉氏家族嫡系人物或者對葉氏家族有大恩的人,不能擁有!

葉氏家族在東陽市裏頭是名副其實的第一家族,當代族長葉定天,更是身兼東陽市長之職,權傾一時!

至於,夜氏家族則是海藍星五大地下家族之一。

海藍星五大地下家族分佈在海藍星四五十個附屬區中,是附屬區中不可忽視的一股超級勢力。

若論綜合實力,夜氏家族比葉氏家族要稍微強上一些。

但是,現在夜氏家族正準備向東陽市這邊發展,就不能得罪東陽市的主宰葉氏家族。

“給你!”

二爺眼珠子一轉,也不知道再想什麼,就把羊脂白玉扔給了南天。

南天接下羊脂白玉,還準備大戰一番!

反正狂暴丹的藥效,還沒有失效,南天無所畏懼!

戰,戰,戰!

殺,殺,殺!

南天氣勢沖天,隨着實力驟然提升,這股氣勢當中,已經開始隱隱包含着,前世古武時代,南天征戰天下,無敵世間的霸氣絕倫了!

二爺有些驚訝,心中又在猜測:“在這東陽市地界上,能夠有如此風範氣勢的,肯定是葉氏家族中的核心成員。爲了家族利益,我不能得罪!”

“閣下,我們何不好好和談一番呢?其實,我們並不需要拔刀相見的。”

二爺朗聲說道。

全知武神 南天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二爺。

人物:夜二

身份:銀河聯盟二等男爵,夜氏家族二當家

財富值:二千億銀河幣

體能:19.9(9.9)

精神力:18

生命力:19.8(9.1)

力量:19.6(9)

敏捷:19.7(9.2)

綜合戰力:19.4(11.04)

主職業:機甲戰士/一品機甲戰士

第一副職業:賭徒/賭尊

天賦等級:通靈級

“這個人竟然是二等男爵身份,比東陽市第四附屬區羅達男爵都要厲害!”

南天心中微微有些驚訝。

來科幻機甲時代有一段日子了,也是知道了貴族與普通公民差別特別大!

想要成爲貴族,不僅要有超凡的實力,而且背後也要有一個大勢力作爲支撐!

貴族是有很深厚底蘊的,正常情況下一個中型家族奮鬥數百年,也不見得能出一個貴族!

“我想坐下來和你聊聊,行嗎?”

二爺首先放低姿態,淡淡地笑道。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南天見到這個二爺如此恭謹,也不好率然出手。

而且,想來,這個二爺地位比較高,應該和那個罪夜賭場的老闆關係不是很大。

“我來說明一下,這個罪夜賭場的老闆夜遠,是我夜氏家族一個外圍成員,關係和我們夜氏家族嫡系其實挺疏遠的。之所以,今夜過來,是我正好來第99直轄區拜訪一個朋友,而夜遠又在家族內部網絡發佈了求救信號。”

二爺呵呵笑道。

南天冷漠地道了一句:“夜遠,觸犯了我的親人,他和他的罪夜賭場,都要從此除名!”

二爺眼眸閃過一絲寒芒,但是很快隱藏了下去。

老管家忍不住了。

“你不要猖狂,夜氏家族的產業,其實你說滅就滅的!今天,你殺了這麼多和我夜氏家族相關的人,是休想活着離開了!不要以爲,你會些妖邪的手段,我就奈何不了你!”

老管家鬍子都氣得飄了起來。

“是嗎?”

南天用流星機甲變幻出流星寶劍,就要殺向老管家。

二爺一聲冷喝:“阿茂住嘴!”

然後,二爺又直勾勾地看了看南天。

“我的管家雖然語言上有些唐突,但是說的話,的確有些道理。夜遠和他的罪夜賭場,終究是我們夜氏家族中的一份子!閣下說滅就滅,也不合理!”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那就沒話可說了,直接開打吧!”

南天冷冷一笑。

“慢!”

“我夜氏家族是以賭博發家的!今夜,我願意和閣下豪賭一場!”

“若是我輸了,不用閣下出手,我夜二親自動用親隨,剿滅和罪夜賭場直接相關的一干人等,包括一些漏網之魚,我都會找出來,殺之以敬閣下!”

“不過,若是閣下輸了,我就請閣下,向我夜氏家族死去的外圍成員夜遠,下跪乞求原諒,並且真誠的懺悔!”

二爺聲音洪亮,讓許多在守候的軍警們都聽到了。

“二爺,不可呀!這人若是輸了,一定要讓他自裁謝罪!逛逛下跪磕頭,是不夠的!我夜氏家族任何一個人都是非常金貴的。”

老管家非常想要南天被擊殺,因爲剛纔他被南天擊退了,拂了面子。

二爺擺了擺手,瞥了一眼老管家,輕斥一聲:“阿茂你不要再說了!我有自己的想法,你不要摻和!”

南天正在考慮要不要答應二爺的建議。

武神系統遽然間,又發佈了任務。

“叮!”

“支線任務出現:用絕世賭術取勝夜二!(完成獎勵:一枚上品療傷丹)(失敗懲罰:降低宿主一個通用副職業等級)!”

“上品療傷丹!那可是治療內外傷的聖藥!”

“有了上品療傷丹,就可以輕而易舉地讓爸爸恢復過來,並且身體素質更勝以前!”

南天對這場賭局,懷有了必勝的決心!

“好,我答應你的賭局!”

南天聲音鏗鏘地說道。

“好!”

夜二眼中精光一閃!

他是賭尊級的賭徒,夜氏家族賭術的集大成者!

夜二身爲夜氏家族的二當家,也想爲家族中人報仇,但是礙於葉氏家族和家族整體利益,夜二就想用自己的賭術,來巧妙的贏取勝利!

這樣不僅可以贏回家族的顏面,還可以兵不血刃,並不傷了大和氣!

夜二老謀深算,深諳人心與處世經驗。

老管家則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哼,無知的小子!馬上就要你輸得屁滾尿流,我們二爺可是賭尊,整個海藍星能夠勝過二爺的人,屈指可數!你算哪根蔥?”

“你想賭什麼?”

二爺呵呵一笑,這會並沒有斥責老管家。

“賭骰子!直接比大小!”

南天干脆地道。 二爺無所畏懼,他對自己的賭術很是自信!

“好,可以的!”

二爺在罪夜賭場內一個賭桌上坐了下來。

二爺目光一凝,逼人的氣勢,直射南天。

“想必賭桌上的一些規矩,你應該知道的。”

“賭桌上不允許穿機甲的,而且也不允許用蠻力,將骰子之類的強行搖碎。另外,不許使用一些高科技設備!”

“爲了公平起見,我這裏有個專業的賭局鑑定器,可以驗明一下你我兩人身上是否有些不該帶的。”

說着,二爺揮了揮手,將老管家從自己的飛行車中,搬出了一個笨重的大傢伙。

這就是那個所謂的“賭局鑑定器”可以杜絕,賭場上賭徒們利用高科技來作弊。

其實,罪夜賭場也標配了這種設備,只不過,二爺嫌棄那個設備落後了,沒有自己的設備效果突出。

“開始吧!”

南天收回了機甲,平靜地道。

其實,南天心中樂開了花。

雙方都不允許使用機甲從中輔助的話,那麼二爺的強大的機甲修爲就如同虛無。

但是,南天不一樣。

南天還有古武修爲,可以動用自己的真氣,從中輔助。

南天雖然前世賭術不怎麼樣,那是因爲前世許多賭徒都是古武者,都會用真氣,來作弊,投機取巧。

現在,可就不一樣了。

如果,說二爺是賭尊的話!

那麼,南天就是賭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