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頭靈活地撬開露玖的貝齒,與露玖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良久,唇分

在兩人的唇間,拉出了一條引人遐想的銀絲…

「你什麼也沒看到!」村雨不知何時,架在了小三的脖子上。

「唔…我,我什麼都沒看到!!」

「識相…」

看著村雨從自己的脖子上被拿開,小三緊繃的心也鬆了開了,大口地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

「今井信女,種族白虎。 冷總裁的替身戀人 ,愛好吃甜甜圈,職位暗殺者,等級六。願望是調教露玖。」

喂,說出了不得了的東西啊!!

「信女你在胡說什麼啊!!」臉紅地搬過信女的腦袋,不過貌似並沒有什麼作用?

「啊哈哈…」把視線從這個可怕的女人身上挪開,小三已經對這個傭兵團的六級人數麻木了。

錯愛鑽石男 艾露莎.舒卡萊特。種族是兔子,喜歡的食物也是紅茶,愛好是搜集各種各樣的衣服。職位是露玖的主人,等級因為某些原因現在暫時是六,願望是露玖能乖乖地穿上我幫他挑選的衣服然後做有愛的事情。」

一個個都本性暴露了啊,混蛋!

「艾露莎.舒卡萊特???」拿著筆的雙手不斷顫抖著,小三敏感的記者神經讓她不自覺地聯想到了某個不得了的人物…

「就是我哦,前,——艾露莎.舒卡萊特。」

「您…您不是早在十年前就…」

「抱歉,具體的不能透露哦~只能告訴你這麼多了~」

「啊,不要緊的!!」緊張地記錄下艾露莎所說的話,這可是大新聞啊,十年前失蹤的七級強者居然重新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

「迪妮莎」在小三還沒從艾露莎的震撼中回過神來的時候,迪妮莎說出了另一個極其撼人的名字…

不可思議地盯著迪妮莎的相貌,雖然多了一對耳朵和尾巴,但是仔細一看果然和前段時間失蹤的迪妮莎本人一模一樣。

「種族是雲豹,喜歡的食物的話就是小蛋糕,愛好是看書,職位是普通的團員,等級因為內傷暫時為六,願望的話,希望有一天能嘗嘗露玖的味道~」笑眯眯地說完這段話,絲毫沒有理會露玖的窘迫和小三的震驚,迪妮莎優雅地喝了一口杯中的開水。

「天哪…這隻傭兵團,真正的實力絕對可以排進前五劍了…!!!」震驚地把迪妮莎的數據寫上,小三麻木地把眼睛放在了全團唯一的男性身上。

「萊納,姓氏不便透露,種族人類,喜歡的食物是巧克力,愛好是鍛煉,等級為五,是各位老師的弟子,願意是有一天能達到老師們的高度。」

連弟子都是五級…果然,上面對這隻傭兵團的評價還是太低了…

「那麼,這位小小姐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小美琴身上,這是唯一一個讓小三感覺不到壓力的存在了…

「美琴是媽媽們的女兒哦!!」挺胸抬頭,驕傲地說出了自己尊貴的身份!

「媽媽們?」

「嗯,大家都是美琴的媽媽哦!」

「!!!」震驚!

很明顯,小三似乎誤會了什麼…比如這隻傭兵團是某位的后,宮什麼的…

「那麼,能否告知在下,美琴小小姐的生母是哪位嗎?」

「是我~」臉紅紅地抱起美琴,由於之前從信女開始就變得奇怪的各種願望,導致了露玖現在嬌羞的就像一名小媳婦一樣…

「愛!哈比是哈比!喜歡的食物是魚!愛好是釣魚!職位是幕後的真正團長!等級9!願望是能遇上一隻愛我的母貓!」


「哇啊啊~會飛的葛炮!?」

「愛!什麼啊!人家才不是藍貓!人家是哈比!沒禮貌的傢伙…」

「抱…抱歉…情不自禁就…」

「不用理會這傢伙,只是我們收養的寵物而已啦!」露玖拍了拍小三的肩,示意其不要擔心。

「總之,今天實在是各位的配合了,能在最後讓我為各位拍一張全家福嗎?」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是小三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魔力相機。

「嗨~茄子!!」配合地擺出可愛的姿勢,少女們的身姿被完美地記錄了下來…

「今天實在是太感謝各位了!等照片洗出來,我會第一時間發給各位的!那麼我要趕回去編排下一期以貴傭兵團為專題的雜誌了,失陪了!」

看著小三快速卻又不失分寸地離開,露玖點了點頭「小三先生還真是一名勤勞的記者呢~!」 「那麼,吃飽喝足,該做的也做了,就應該去教會總部了吧!」興奮地環顧著四周的夥伴們,露玖的大尾巴們正飛快地搖晃著。

「那麼就讓我帶路吧!!不管怎麼說,也要盡一點地主之宜啊~」率先打開了包間的小木門,亞絲娜開朗地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嗯嗯嗯!」飛快地點著腦袋,現在的露玖就宛如一隻可愛的卟咕鳥一般。

看著就要跟著亞絲娜跑出去的露玖,艾露莎抓住了露玖的手臂,塞了幾枚硬幣進去「只有這一次哦,怎麼說也是你最嚮往的城市,買一點你自己想要的東西吧。」

「真的嗎!?」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上金閃閃的硬幣,為了驗證這不是夢境,露玖甚至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好痛!!居然不是在做夢!!!」

「喂!!」不滿地捧住露玖的腦袋,並不斷地把她的臉揉成了各種搞怪的表情,艾露莎氣呼呼地鼓起了腮幫子「說的我好像平時是個小氣鬼一樣!」

「口素愛擼刷尊的素粉小雞啊!(可是艾露莎真的是很小氣啊!)」口齒不清地表達著自己的觀點,對於艾露莎曾經的暴行,露玖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的!

「還不是你這亂丟錢的體質害的啊!」指著從露玖手指縫裡滑落的硬幣,艾露莎無奈地扶住了額頭…

「真是拿你沒辦法…」從自己的寶具中取出一根細繩,然後在繩子上注入一點點的力量,使細繩穿透硬幣后在細繩的兩端打上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這樣就不會掉了吧!」看著掛在露玖脖子上卡進了她胸前那溝壑的硬幣項鏈,艾露莎滿意地點了點頭。

「沒想到艾露莎居然也有心靈手巧的一面呢…」


「不用你多嘴!迪妮莎老妖婆!!」

——————————————————————————

由於目標明確,所以露玖等人便以最快的速度朝著聖山上的教會總部趕去。

不過美麗的少女們總是能夠吸引一些年輕人的眼球,比如現在正叼著玫瑰,單膝跪在露玖身前的藍發美少年。

「美麗的九尾狐小姐,在下是隸屬於教廷第二十三聖騎士團第十三小隊的布魯.卡特。請務必告訴在下您的芳名與聯繫方式!!」

緊接著布魯的聲音,一名身著華麗西裝的美麗的黑髮單馬尾青年從一輛樣式十分豪華的馬車上走了下來「哦啦~卡特家的繼承人居然不好好練習劍道反而在這裡四處發情,真是丟人呢!!」

「哼,在下的事情不需要先生你來管教!」絲毫不讓,對於挑釁自己騎士道的傢伙,布魯是絕對不會退縮的。

不過…意外什麼的總是會發生的嘛…

「桐子!你又不經過我的同意女扮男裝出來搗蛋了!!」露玖的身旁,傳出了亞絲娜驚訝的聲音。

一下子亂了陣腳,被亞絲娜稱為桐子的青年就連桑心也變得細膩尖銳了起來「姐、姐姐??你不是被派去巴比倫調查了嗎!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些都不是重點!!我是在問你,你在這裡做什麼!!」氣呼呼地看向桐子,亞絲娜身上散發出了一種平時不會有的威嚴。

「可惡。布魯你這個混蛋,這次算你走運!!」拋下狠話,連豪華的馬車也顧不上,女扮男裝的桐子在亞絲娜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逃離了現場…

「喂!!你這個傢伙!!看我回家怎麼收拾你!!」氣急敗壞地跺了跺腳,亞絲娜的身後冒出了一些正體不明的黑色氣體…

「亞絲娜…剛才那個是…?」不解地看向桐子逃離的方向,露玖化身好奇寶寶!

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是我的妹妹啦…」

「誒?妹妹!!?我可從來沒聽你說過呢!亞絲娜!」震驚地看著亞絲娜,這個所謂的妹妹,居然連曾作為七聖賢之一的迪妮莎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啊啊啊啊啊啊~」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亞絲娜就像一個瀉了氣的皮球一樣軟了下來「其實並不是我的親妹妹啦。她和我一樣都是老師收養的孤兒,只是因為她似乎並沒有修鍊的潛力,所以一直被老師當做小公主養在家裡…」

「小公主?我倒是覺得她更像一位叛逆期的小少爺啊…」回憶起剛才桐子的形象,神裂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其實是這樣的…因為半年前老師突然說要為桐子安排一門婚事。而她的未婚夫正是赫赫有名的聖騎士世家卡特家族的長子——布魯.卡特…但是桐子聽說之後卻怎麼也不肯嫁過去,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桐子就變得喜歡女扮男裝然後去城市裡或者別的聖騎士家中做一些惡作劇了…」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為什麼布魯.卡特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轉了轉貓耳。神裂陷入了沉思…

半分鐘后…

「啊,有了~!!」亞絲娜,露玖。神裂三人的目光同時投向了還單膝跪在地上的那名藍發聖騎士…

一陣冷風吹過,名為布魯的聖騎士變成了一座一動不動的灰色石雕…

「原來就是他啊!」

「有了未婚妻還四處發情!」

「怪不得桐子不願意嫁過去!」

「真是人渣!」

「不要理她了,我們快走!」

「美琴不要看,會長針眼的!!」

轟!!

石雕坍塌…

「原來…桐子小姐並不是拒絕我,而是一直在試探我嗎…而且我居然連未婚妻都沒有認出來…實在是太差勁了!!!」看著露玖等人遠去的身影,布魯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

「可惡,站在姐姐旁邊的那隻**狐狸精到底是誰啊!!」小路上,一名綁著黑色馬尾的少年,嗯不對,是少女,一邊奔跑著一邊喃喃自語著。

「啊,我知道了!!」突然停下了腳步,少女的臉上浮現出了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姐姐會變成妖怪,一定是那隻狐狸精害的!!」

「可惡的狐狸精!不但把姐姐變成了妖怪,現在居然還想把姐姐從我身邊搶走…!!!給我走著瞧!!」

我是寡婦我怕誰 ——————————————————————————————

「阿湫~」某隻狐狸精打了個噴嚏…

「露玖怎麼了?感冒了嗎?」

「沒事啦,神裂你不要這樣大驚小怪的啦,只是鼻子有點癢而已…」

「是嗎…」

就在露玖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一個紅白相間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前面的人都快給我讓開啊啊啊啊啊啊!」

紅白相間的人影如是說道… 「前面的人,快給我讓開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一聲尖銳的叫聲,一道紅白的身影在露玖紫色的眼眸里正以極快的速度無限地放大著。http:

「嗚啊~」

發出一聲慘叫,有什麼東西撲進了露玖的懷裡,然後兩個人順勢倒了下去…

「嗚嗚…要,要窒息了!!!」腦袋撞到咯露玖溝壑之中的不明紅白生物正不斷地掙扎著,為了能夠順利地站起來,她的雙手下意識地朝下按去,去尋找能夠支撐住她站起來的支撐點。

撲哧

「咦?怎麼軟軟的?」把系著巨大紅色蝴蝶結的腦袋從露玖的溫柔鄉里拔了出來,一張清秀的臉龐映入了眾人的眼裡,而這張臉龐的主人,正一動不動地盯著被自己握在手裡的兩隻大饅頭。

「嗚嗚…那個,能把手拿開嗎?好難受啊咕嗚…」由於那遠超於常人的敏感度,被紅白壓在了身下的露玖此刻正紅著臉頰,大大的眼眶裡凝聚著淚花。

不過貌似這隻紅白的不明生物似乎並沒有要把手挪開的意思…

只是愣愣地盯著露玖的胸部,隨後面部表情開始變得咸濕起來,甚至有一些晶瑩的唾沫從她的嘴邊滑落…

「嗚嗚…好可怕!!救命啊!!!」似乎被紅白的這個樣子給嚇到了,露玖開始不斷地扭曲起自己的身子…不過這樣的結果就是不斷的摩擦導致了衣服的凌亂,碰巧今天又為了給教會的各種教主留下一個好印象,露玖選擇了平時不會去穿的百皺裙。

於是就到了喜聞樂見的賣福利時間

「哦哦哦,白色蕾絲邊的胖次呢…」

「露玖的穿著真是越來越大膽了呢…!」

「團、團長的胖次!!!」


「再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來然後砍了你的小夥伴哦!萊納!!」

「救命啊…嗯…嗚啊~」隨著紅白的生物不斷把雙手朝露玖的事業線挪去,雙手在上面摩擦的感覺讓露玖發出了百靈鳥一般的叫聲。

「啊,找到了!!」

就在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露玖發放的福利上而導致露玖即將被可怕的紅白生物玩壞時,一隻有著異瞳銀髮的小蘿莉帶著一隻金髮的小蘿太從正前方的路上奔跑了過來。

毫不含糊地在紅白生物的脖頸上打出了一擊手刀,讓紅白生物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蘿莉和蘿太兩人合力將被打暈的紅白從露玖的身上拖了下來。並十分不好意思地對著露玖鞠了一躬「給您造成了不必要的困擾實在是非常抱歉!靈夢姐姐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平時她是絕對不會這樣的!!請務必原諒我們!!」

「誒誒誒?露薇還有弗瑞斯?」猶意未盡地把眼睛從露玖的裙底移開,亞絲娜終於認出了眼前的三個人。

聽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名為露薇的小蘿莉和名為弗瑞斯的小蘿太紛紛抬起了腦袋。

「誒?亞絲娜姐姐…還有,迪、迪、迪妮莎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