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還有很多麻煩還沒有解決,羅陽不得開動腦筋思索。

先前嘲諷了一句魂獸,它反駁道:「主人,我不是遊魂野鬼,我是魂獸,專門吃遊魂野鬼的。」

這麼較真,羅陽不想跟魂獸浪費口水。

「那這個冰湖不是有很多遊魂野鬼?」羅陽問。

他修鍊陰魂,若能得到精華,那會事半功倍。

魂獸吞噬遊魂野鬼,可以煉出精華。

現今羅陽的陰魂能日游,但始終不夠強大。

碰到一些陣法,幾乎都活不成。

是以,他也希望儘快提升陰魂的戰鬥力。

若陰魂出竅都能攻擊敵人,那就強多了。

「主人,這裡原本是有很多遊魂野鬼的,可是現在沒了。」魂獸惋惜道。

「都走了?」羅陽失望道。

若能在這兒找到很多遊魂野鬼,那讓魂獸大吞特吞一頓,然後回報給羅陽精華,那就是一件大喜事。

平常時候,想要碰到遊魂野鬼並不容易。

何況羅陽也沒空去那些陰氣重的地方,自身一大堆事情還沒有解決,騰不出工夫和魂獸去找遊魂野鬼。

「主人,那些遊魂野鬼都被吃了。」魂獸忽然說道。

羅陽怔了怔,感覺哪兒不對勁。

「你來過這兒?」

「主人,我以前沒有來過這,聽其他同行說的。」

「另外的魂獸?」

「不是。主人,那可怕的東西就在咱們附近。」

聽魂獸這樣說,羅陽嚇了一跳。

左右掃視,林中小徑兩頭沒人。

月色燈光下,倒是樹影娑婆,隨風搖曳的舞姿多少有些張牙舞爪的意思。

羅陽又豎起耳朵感受了一番,也沒聽到什麼動靜。

須知,自從羅陽有了真氣后,就算是幾米開外的螞蟻走路聲,他都能聽見。

他的聽力比普通人不知要好多少倍。

只要有什麼東西想要接近他,除非是影子類的,無聲無息,不然他都能發覺。

退一步而言,就算沒聽見,以羅陽現時的修為,若有危險迫近,他是能感覺出來的。

那種先進的武意能幫他作出超前的防守。

可是除了風吹樹葉的沙沙聲,實在沒有其他可疑的聲音了。

還道魂獸說的極有可能是骷髏堡的人摸近了,羅陽驚疑了一會子。

沒聽出什麼動靜,又覺得是魂獸在故意嚇人。

俗話說:人嚇人,嚇死人。

現今是魂獸嚇羅陽,也是能嚇到他的。

「那隻公的,別亂說。這些玩笑在白天講比較好。」羅陽提醒道。

「主人,我沒有騙你。」

回答時,魂獸還神秘兮兮的,一副生怕被聽去的樣子。

羅陽火冒三丈,想要呵叱魂獸了。

又聽魂獸說道:「主人,你留在度假村,要特別小心。」

這番好心的勸說,羅陽倒覺得暖心。

羅陽身邊的危險,自然不用多說。

「你還沒告訴我,這冰湖的遊魂野鬼到底去哪了?不會你想偷偷吞噬,不讓我知道吧?」羅陽冷笑道。

「主人,我沒騙你,真的是有東西把這裡的遊魂野鬼全吃了。」魂獸正經道。

一問之下,魂獸又說不出是什麼可怕的存在。

「那東西還在這?」

「主人,應該就在冰湖湖底下面。」

那兒正是血煞門的祭壇所在。

羅陽吃驚道:「難道那東西是祭壇的守護神?」

當時聽祝家母女說過,血煞門的祭壇分三重保護,第一重是由門主直接管轄的門徒,看守著入口一帶。

這第一重比較容易過關。

第二重則是由無面人把守,想通過無面人這一關,難度頗大。

第三重是什麼東西在把守,就連門主都不清楚。

現今聽魂獸那樣說,羅陽在猜會不會就是那東西在鎮守最後一關。

「主人,你到時要進祭壇,我可以在外面等你回來。」魂獸說道。

「公的,你怕死?」羅陽冷笑。

魂獸也有狡猾的時候。

只不過魂獸想要修鍊,還得依靠羅陽保護。

不然,現今正是風雲際會之時,各方勢力蠢蠢欲動。

魂獸若在外面閒遊,一旦遇上八仙堂這種門派的成員,多半要被滅了。

「主人,你要是被困在裡面,我可以幫你找救援。」魂獸解釋道。

「你跟我一起去。不去,現在趕你進去探路。」羅陽淡淡道。

「主人,那我還是跟你去吧。」魂獸妥協了。

一來,魂獸要羅陽保護。

二則,它見羅陽體內居然有那麼神妙的空間,對他既佩服又好奇,覺得跟著他混應該會有前途,才留下來的。

「血煞子的陰氣那麼重,你能不能覺察出來?」羅陽忽然問。

祭壇裡面比較寬闊,進去了也不知要花多少工夫尋找。

若能知道血煞子所藏的具體位置,那就好辦多了。

可惜祝子姍說並不清楚血煞子的具體所在,這麼一來,想要找出血煞子都極困難。

魂獸對於陰氣重的物事特別敏感,或許對尋找血煞子有幫助。

是以,羅陽才要問它。 「你不是亞當!」

神子心中一震,看到那雙眼睛的時候,他就反應過來,急忙想抽身遠離,但「亞當」的手卻像蛇一樣纏了上來,死死地抱住了神子。

「該死,居然是自爆傀儡!」

神子驚嘆於這幫人的手筆,畢竟這種級別的自爆傀儡可是動輒上千萬的金幣,居然如此捨得用來對付他。

轟!

巨大的爆炸閃爍刺眼的光芒,恐怖的衝擊波席捲開來。

爆炸過後,神子面色蒼白,嘴角溢血。

在爆炸的最中心,他受到的衝擊自然是最大的,饒是以他的肉身也有些重傷了,畢竟那個距離,他不可能來得及施展防禦魔法。

看到神子的模樣,紫蘿親王嘴角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

受傷了就好,沒想到只是隨手的一個布置,這神子居然就上當了,看來那個矮人的建議不錯。

「束手就擒吧,神子,以你現在的狀態不可能還是我的對手。」

紫蘿親王似乎勝券在握。

「呵呵。」

神子兩字回應,他抹去嘴角鮮血,有十翼熾天使在,他不用再擔心那些樹木手掌的攻擊,所以專心對付紫蘿親王就行了。

然而下一刻,神子面色陡變,因為空中一絲突如其來的風,太過突然了。

唰!

光芒乍現,一抹雪白閃過蒼穹,鋒利之氣,無可抵擋!

神子血染虛空,暴退百米。

看著幾乎被剖開的胸膛,他冷冷地注視著前方。

在那裡,一道身影靜靜佇立。

「神子閣下,初次見面,鄙人瑞瑪公爵,來自聖錘帝國。」

瑞瑪公爵微微一笑,眸光平淡如水。

連忙使用恢復魔法治療自己,神子面色卻是難看下來,因為他發現傷口處居然有著抑制恢復的毒素!

發麻的感覺已經在傷口處滋生了,想來用不了多久,便能蔓延至全身!

這不是一個好消息!

順風順水的日子過多了,神子也沒想到自己會在這裡吃這麼一個大虧。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事情有些棘手了。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

重傷,毒素,這兩者已經如同蛆蟲一般不停地纏食著他的身體,再不走的話,哪怕紫蘿,瑞瑪兩人不出手,自己都將喪失戰鬥力,束手就擒!

可亞當沒救出來的話,主體那邊沒法交代啊。

腹黑總裁的小逃妻 ……

佛羅倫薩。

城外,烏壓壓地一大片,全是精靈族的軍隊。

一眼望去足足有十萬多人。

身披金色的鎧甲,陽光下,金光熠熠,宛如神兵。

「放箭!」

密密麻麻的箭羽遮天蔽日,瞬間插滿在了城牆上,甚至有一大半還落到了城裡,不少居民被穿體而出,一命嗚呼。

「神禁·解!」

替補甜妃 簡踏空而起,手中十字架驟然放大了數十倍,重重地砸進了城外地面里。

十字架表面一隻只猙獰的面孔浮現,宛如惡魔,但在神光的照耀下,又彷彿是天使,一隻又一隻爬出來,在城外排好了隊伍。

「簡大人,精靈族用了空間屏蔽,我們的消息無法傳出去!」

一個護衛面色難看地跑過來說道。

「果然真如神子所料,精靈族是做好了完全準備的,」

簡眸光也略顯陰沉,她右手一揮,「傳令下去,死守!神子就快回來了!等神子一到,這些來犯的精靈族都將灰飛煙滅!」

「是!」

盛世嬈香:極品妖妖 護衛眼中露出振奮,對於佛羅倫薩而言,神子就是光明神在人間的代言人,有他在,什麼敵人都將敗退!

然而只有簡明白,神子這麼久沒有回來,很可能是遇到大事了。

「主人,你一定要回來啊。」

簡眼中有擔憂之色,但隨即變得堅定,她相信無敵的主人肯定可以回來的!

現在她將拼盡性命,為主人守住這座城!

……

噗!

在瑞瑪公爵以及紫蘿親王的聯手進攻下,神子步步敗退,身上的法師袍也變得破爛不堪。

「不愧是光明神子,在陰羅花毒之下,還能撐住這麼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