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來,夏洛克不知道在夏詩浩身上砸了多少資源,夏疆都看在眼裡,並沒有阻止,然而,夏詩浩非常不爭氣,直到現在還沒有成為煉藥師,真是丟盡了夏家的臉面。

「爹,小浩已經努力了……」

夏洛克嘆了一口氣,一時之間,似乎老了很多。

在管理夏家,他可以叱吒風雲,可是他卻無法讓夏詩浩成為煉藥師,這已經讓夏家蒙羞了。

夏疆不願意繼續談夏詩浩了,也許這就是命,根本改變不了。

「爹,小浩他不能成為煉藥師,可以來我這裡學習如何做藥材生意。」

夏家老二眼中閃爍著精光,輕聲道:「小浩在我眼裡一直是一個人才,我們夏家全是人才,只要他來我這裡,在我的悉心教導下,他日定能成為大器。」

夏家當中,老大的女兒夏娉婷天賦一流,手段和能耐很超群,頗有夏洛克之風,比自己兒子夏山還強上不少,不過,夏娉婷是女流之輩,用不了多久就要嫁人,未來並不能當家主。

夏家小輩當中,其餘人雖說有出眾之輩,不過在夏山面前,也只是螢火之光,不能與皓月爭鋒。

唯一讓夏家老二忌憚的就是夏洛克的兒子夏詩浩,雖說夏詩浩不能成為煉藥師,成為了很多人的笑柄,這是夏家的恥辱,只不過,家主之位也不是根據是不是煉藥師而定的,未來的某一天,夏詩浩還是有機會成為夏家家主。

為了確保這種事情發生,夏家老二才說出這些話來,只要將夏詩浩掌控在手中,他的兒子夏山才有機會在未來某一天成為夏家家主。

「老二說的沒錯。」

夏家老大倒是沒有多想,在他眼中,夏詩浩閑著什麼事情都不幹,那樣的話才會成為廢材,跟著夏家老二學習管理藥材交易,的確是一條出路。

至於夏家其他長輩,紛紛點頭贊同,覺得夏家老二的提議很不錯。

「這……」

夏洛克嘆了一口氣,夏家長輩們都這樣認為,他也無可奈何,坦白來說,他也覺得該讓夏詩浩好好鍛煉自己了。

「洛克,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下了,如何?」

夏疆道:「沒有成為煉藥師,小浩未必不能成為大器,當家主的料子,可不是只看煉藥術的。」

三言兩語,便是將夏洛克的未來定製好了,蕭凌有些無語。

就當夏洛克準備答應下來的時候,夏山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老祖,你為小浩好,這是沒錯。」

夏山言語之間,略帶譏諷,道:「可是小浩未必會這樣想,我叫他來跟我學習管理藥材交易的事情,他就一口拒絕,說是自己能夠成為煉藥師,叫我不要插手他的事情。因此,小浩絲毫不客氣頂撞了我,若是老祖你們這樣決定下來,我覺得小浩說不定會內心不滿,甚至會出言頂撞你們……」

「哦?小浩,你覺得自己能夠成為煉藥師嗎?」夏疆目光看向夏詩浩,問道。

面對夏疆的目光,夏詩浩緩緩地站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蕭凌,才鼓起勇氣,道:「老祖,也許以前我不能成為煉藥師,但是現在,我絕對能夠成為煉藥師!我相信自己會比夏山他們還要優秀!」

夏山等人嗤之以鼻,看來夏詩浩還活在夢裡,還幻想著成為煉藥師,真是令人笑掉的大牙。

「小浩,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

夏塵冷笑一聲,道:「大家都是為你好,特別是夏山大哥對你那麼好,你卻不領情,還出言譏諷夏山大哥,你這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如果你能夠成為煉藥師的話,那估計我就成為葯帝了!」

「區區一品低級煉藥師而已,有什麼資格指責小浩。」

蕭凌把玩著茶杯,目標平靜,道:「小浩成為煉藥師的話,隨意就可以擊敗你。至於你說要成為葯帝,這簡直是一件令人笑掉大牙的笑話。一個只懂得吃喝嫖賭的阿貓阿狗就妄圖成為葯帝,那葯帝豈不是神武大陸遍地走了?」

此話一出,寶殿安靜了下來,一道道目光看向蕭凌,眼中有著驚詫之色,至於那夏塵,臉龐扭曲,鼻子都被氣歪了。 「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說我!」

夏塵直接跳了起來,當場炸毛了,指著蕭凌的鼻子,罵罵咧咧地說道:「夏詩浩他不能成為煉藥師,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就算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他也不能成為煉藥師!至於你,這一身寒磣的打扮,給我提鞋都不配!畢竟我可是煉藥師,你可不是!」

蕭凌笑而不語,夏塵太幼稚,太膚淺,只能看到事情的表面,不能成為大器,頂多當個狗腿子。

「小浩,你帶來的都是什麼狐朋狗友?我們夏家不歡迎這樣的人!」夏塵的老爹,也就是夏家老四站了起來,呵斥道。

夏疆看到這一幕,面無表情,夏家老四的性子和他兒子一樣,太過膚淺,難以擔當重任,在兒子們當中,他就是不喜歡夏家老四。

「蕭凌這小子究竟想幹什麼?」

夏疆眼中有著好奇之色,對於蕭凌這個年輕人,他還是比較看好的,能夠收服兩種天火,足夠傲視群雄。

「爹,小浩說蕭凌是他的救命恩人。」夏洛克在夏疆身旁小聲道。

「小輩的事情,我們不插手,先看看。」

夏疆摸了摸鬍鬚,說道:「我倒是想要瞧瞧,蕭凌憑什麼給小浩出頭。」

「不許你侮辱蕭凌大哥!」

夏詩浩眼中冒著火焰,盯著夏塵,道:「若是我成為煉藥師的話,必定比你強!」

「小浩,你病的不輕啊。」

夏山站了出來,雙手抱胸,淡淡道:「你拿什麼成為煉藥師,拿你的嘴巴嗎?就算你說得天花亂墜,你始終不是煉藥師。」

夏家長輩們,還有一些小輩們都沒有說話,既然夏疆沒有阻止,那說明夏疆默認事態繼續發展,至於他們的話,做個圍觀群眾就行。

「我看是你們病的不輕。」

蕭凌聳了聳肩,淡淡一笑,道:「小浩,愣著幹什麼,將魂心花拿出來讓他們開開眼界。」

「魂心花?」

夏家眾人眉頭一挑,他們都是煉藥師,自然知道魂心花是什麼,據說得到魂心花后,可以幫助武修成為煉藥師。

「魂心花可是七品極品藥材,放眼整個葯域都拿不出來一株,你憑什麼有?」夏山忍不住露出嘲諷的笑容,他覺得夏詩浩就是在自欺欺人。

夏家眾人也是這般認為,魂心花乃天材地寶,宛如天火那般珍貴,根本不好尋找,就算有的話,也不可能在夏詩浩手上,以葯嶺夏家的能耐都弄不到魂心花,夏詩浩憑什麼有?

「哼!」

在夏家眾人的注視下,夏詩浩緩緩地拿出了玉盒,將玉盒打開,一股奇異的靈魂波動席捲而來,夏家眾人目光閃爍不停,立馬伸長了脖子,看到了玉盒當中躺著一個奇異的花朵,花朵心臟有著七條紋路流轉不停,正是古籍上記載的魂心花。

「什麼!」

夏山的笑容僵硬在臉上,看到夏詩浩真有魂心花,他傻傻地站在原地,然後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才發現自己沒有出現幻覺,想起自己剛才的篤定話語,彷彿無形的巴掌拍得臉上啪啪作響。

「這一定是假的魂心花!一定是你拿來糊弄我們的!」夏塵漲紅著臉,喝道。

「以你一品低級煉藥師的實力,認不出來魂心花,這並不怪你。」

蕭凌呵呵一笑,道:「若是在外面的話,你說出這些話,夏家的臉都要被你丟盡,我好心勸你回去多讀點書,免得以後在外面丟人現眼,惹人笑話。」

蕭凌的這些話,沒有人反駁。

那玉盒當中,的確是魂心花無疑。

夏家老四陰沉著臉,本來要繼續發作,卻被他老婆立馬拉住,沖著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他立馬看向夏疆,見夏疆沒有否定,他若是出口的話,豈不是有失大體。

「小浩,你這魂心花哪裡來的?」夏洛克驚喜無比,作為家主,他應該喜怒不形於色,可是這一刻,他真的太高興了,幸福來得太突然。

有了魂心花,夏詩浩打破靈魂瓶頸,就能夠成為煉藥師!

「爹!魂心花是蕭凌大哥送給我的!若不是他在隕殺之地捨命尋找魂心花,我也得不到魂心花!」夏詩浩急忙道:「不僅如此,蕭凌大哥還在空間通道救過我一次,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什麼?送的?」

聽到這句話后,夏家眾人忍不住面面相覷起來,魂心花可是七品極品藥材,蕭凌竟然白白送給夏詩浩,這憑什麼?換做是他們的話,根本不會送人。

「爹,我知道此人是誰了!」

夏家老二目光閃爍著光芒,道:「這個少年就是狠人蕭凌,不久前在天中域攪動風雨,滅掉了天雲領,雷峰殿,道宮,玲瓏塔,還殘忍殺害了天下商盟的諸多繼承人。就在剛才,他在隕殺之地外,一人一劍擊殺了六大家族的家主,白馬崖宗主!他就是那個人人得而誅之的狠人蕭凌!」

「爹!」

夏家老四立馬站了出來,道:「狠人蕭凌乃不折不扣的魔修,他無緣無故送小浩魂心花,實在是居心叵測。我建議將他立馬擒拿,斬首示眾,為神武大陸除害!」

「沒想到他竟然是狠人蕭凌!」

「據說狠人蕭凌,無惡不作,可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小浩竟然跟著狠人蕭凌在一起,難不成小浩也自甘墮落,想要成為魔修了嗎?」

……

夏家小輩們嘰嘰喳喳地議論起來,看向蕭凌的目光有著一絲畏懼之色,狠人蕭凌的名聲全部是殺出來的,他們可不敢惹這樣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見狀,蕭凌淡淡一笑,不以為是,這些人還真會轉移話題。

「你們住口!蕭凌哥哥不是魔修!」

古薰站了起來,嬌喝道:「若是蕭凌哥哥是魔修,居心叵測的話,夏詩浩他能夠活著站在這裡嗎?若是蕭凌哥哥是魔修的話,他為什麼要救夏詩浩?為什麼要給夏詩浩魂心花?」

「流言止於智者。」

幽清也是站了起來,不急不緩地說道:「蕭凌的品行,我可以用自己的人品作證,他並不是魔頭。反倒是你們,隨意輕信一些流言蜚語,實在有失大家族的風範。」

「那些人要殺蕭凌,被蕭凌反殺了,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青琪雙手叉腰,道:「還有你們,別血口噴人,冤枉了好人啊。」

蕭凌淡淡一笑,拱手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行事一向光明磊落,若是有些別有用心的人無腦覺得我是魔修,我不會去做沒必要的反駁。因為我明白,無腦之人和他們說人話根本行不通,只能用拳頭讓他們長記性。」

夏家眾人微微一怔,旋即大怒,蕭凌分明就是在羞辱他們沒有腦子。

夏疆露出有趣的笑容,緩緩抬起手來,那些要發作的夏家眾人立馬安靜下來,他們明白夏疆要說話了。

「狠人蕭凌之名,如雷貫耳,你說的話,可真是句句誅心啊。」

夏疆哈哈一笑,道:「能夠讓藥王穀穀主的徒弟,羅河大師的徒弟為你說話,你的確不一般,這樣的為人,絕對不是魔修。還有,你送小浩珍貴的魂心花,這份恩情,夏家記住了。」

夏疆一錘定音,其餘夏家人紛紛閉嘴不言,若是他們再拿著這件事情不放開,豈不是說自己是無腦之人。

「蕭凌,這份恩情,我銘記在心。」

夏洛克沖著蕭凌抱了抱拳,道:「你便是夏家的朋友,若是需要什麼,儘快開口,在下會儘力滿足。」

「夏家主,言重了。」

蕭凌擺了擺手,雲淡風輕一笑而過,道:「我答應過幫小浩找到魂心花,既然找到了,自然是要將魂心花送給他。」

夏疆等人目光微微一凝,承諾是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做到。

狠人蕭凌做到了,能有這般人品,豈會是魔修?

不少人自愧不如低下頭顱,換做是他們可不會像蕭凌這般,早就將所謂的承諾拋在九霄雲層之外。

「雖說如此,你的恩情,夏家還是記住的。」

夏洛克露出笑容,覺得蕭凌非常順眼,道:「只要你需要什麼,儘管和我說。若是不嫌棄的話,你喊我洛克叔叔就行了。」

「洛克叔叔,那小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蕭凌點了點頭,不卑不亢,絲毫沒有因為攀上藥嶺夏家狂喜無比。

「靜若處子,不驕不傲,此人絕非池中之物。」

夏疆忍不住暗贊一聲,蕭凌的從容氣魄,在夏家小輩當中還沒有誰擁有。

「有趣……」

夏娉婷秀目異光連連,蕭凌的表現的確讓人意外。

「夏塵,你剛才不是說小浩不能成為煉藥師嗎?現在怎麼不吭聲了?」

蕭凌目光看向臉色漲紅的夏塵,悠閑自在地說道:「我知道你心裡很憋屈,很堵很難受,這樣下去的話,你會有心結,這個心結會成為心魔,對你今後修鍊非常不好,輕則修鍊突破緩慢,重則修鍊無法突破,永遠停留在九星武宗的層次。」

此話一出,夏塵臉色微變,似乎被說中了痛楚,想到了自己馬上有心魔,他有些驚慌失措,害怕自己成為廢物。

「要不這樣吧,你剛才不是認為煉藥術非常強悍嗎?等下小浩煉化了魂心花,成為煉藥師后,你們兩個切磋一下煉藥術,看看誰才是真正的煉藥師苗子。」蕭凌平靜道。

「好!」

談到切磋煉藥術,夏塵似乎找回了自信,雖說他吃喝嫖賭樣樣精通,但在煉藥術方面,就算他再怎麼差勁,他覺得自己不會比夏詩浩弱。 「夏詩浩,你敢不敢來!」

夏塵低喝一聲,道:「就算你煉化了魂心花,僥倖成為煉藥師,但我要告訴你,就算你成為了煉藥師,你也不是煉藥師的苗子!」

「來就來!我還怕你不成!」

夏詩浩熱血涌動,目光注視著夏塵,夏塵依仗著自己是煉藥師,時常欺負他,嘲諷他,如今他便要讓夏塵明白他不是好欺負的。

「不知夏家老祖意下如何?」

蕭凌目光看向夏疆,他要這麼做是想給夏詩浩重新豎立自信,夏塵之流,不足為慮,以夏詩浩的能耐足夠將其擊敗。

「很久沒有看年輕人切磋煉藥術了。」

夏疆微微點頭,道:「老大,小浩和小塵的煉藥切磋,由你在主持。」

「是,爹。」

夏家老大點了點頭,在他的主持下,寶殿很快騰出了空地,作為夏詩浩和夏塵切磋煉藥術的場地。

「老三,魂心花是七品極品藥材,小浩要獨自煉化的話,非常困難,你出手引導魂心花的藥力,幫助小浩打破靈魂瓶頸。」夏疆偏過頭來,對著夏洛克說道。

夏詩浩是他溺愛的孫子,能夠看到夏詩浩能夠成為煉藥師,他也非常欣慰。

「是。」

夏洛克身形一動,來到夏詩浩身旁。

「小浩,盤腿而坐,吞服魂心花,固守心神,為父助你煉化魂心花,打破靈魂瓶頸。」夏洛克囑咐道:「這個過程,一定要按照我的指導煉化。」

「老爹,我知道了。」

夏詩浩盤腿而坐,拖著魂心花,便是張開嘴巴,將其一口吞了下去。

魂心花虛幻無比,似乎不是實體,入口后,一下子消失不見,夏詩浩微微一怔,覺得自己吃了空氣一樣。

夏洛克立馬坐在夏詩浩身後,雙手拍在夏詩浩背後,渾厚的元氣呼嘯而出,運功開始幫助夏詩浩煉化魂心花。

這個過程時間不長,夏洛克乃半步武聖,他出手了,自然是很快幫助夏詩浩將魂心花煉化掉。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