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著夏雷來到此處的不只是大喬小喬和貂蟬,還有夜鶯、黑妮和彩玲。三個三國美嬌妻與夏雷說說聊聊,另外三個站在後面看著。 爹地寶貝:總裁新婚100天 一個時間裡,夜鶯還是沉不住氣了,她捂著櫻桃般鮮艷的櫻唇,「嗯……咳咳!」

夏雷回過了頭來,似乎覺得冷落了三個原住民未婚妻,跟著就招了招手,「三位愛妻過來吧,一起賞泉。」

黑妮想過去,彩玲卻抓住了她的耳朵不讓她過去。

夜鶯說道:「夫君,你過來一下,我們有話跟你說。」

「好,我馬上過來。」夏雷向三個原住民妻子走了過去。

在他身後,大喬小喬翹起了嘴巴,貂蟬也翹起了嘴巴。

夏雷走到了三個原住民未婚妻的身邊,臉上滿是溫柔的笑容,「三位愛妻,有什麼悄悄話要跟我說?」

彩玲說道:「我們都還沒有舉行婚禮,我們還不是你的什麼愛妻呢。」然後她補了一句,「對吧?黑妮。」

黑妮點了點頭,她大概是黑暗死亡世界六個妻子之中最老實的一個。

夜鶯說道:「我已經看好了日子,就明天吧,你和我們三個舉行婚禮。」

這就是她要說的悄悄話。

夏雷微微呆了一下,「你們要和我一起舉行婚禮嗎?」

夜鶯說道:「戰爭已經開始了,非常時期沒有那麼多規矩要講,我們都商量好了,就等你的意見了。」

三個原住民未婚妻的視線都落在了夏雷的身上,一個個都有些緊張的樣子。

夏雷假裝思考,還微微皺起了眉頭。

三個原住民未婚妻的眉頭跟著也皺了起來,夏雷的反應讓她們傷心。

夏雷忽然張開雙臂將夜鶯和黑妮擁在在了懷裡,笑著說道:「我當然沒意見,能在一天里娶到你們三個美麗的新娘,我很高興。」

抱住黑妮也就等於抱住了彩玲。

三個原住民未婚妻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只是……」夏雷欲言又止。

「只是什麼?」三個原住民未婚妻又緊張了起來。

夏雷壓低了聲音,「婚禮結束,我們……嗯,我去誰的房間呢?」

「我的。」夜鶯說。

彩玲說道:「我和黑妮也在夜鶯姐的房間之中。」

這一句話讓夏雷頓時心猿意馬了,腦子裡也充滿了奇妙的幻想。是那個原住民妻子,個個都是異族美人,尤其是黑妮和彩玲,這兩個長翅膀的妻子他到現在都沒有碰過,他能不心動嗎?

「你一定在想壞壞的事情。」彩玲的臉上多了一抹彩霞。

夏雷伸手將她捉住,放在了他自己的肩頭上,「明天晚上我第一個收拾你。」

「我錯了,夫君我錯了還不行嗎?」彩玲不停求饒。

夜鶯和黑妮都忍不住笑了。

夏雷笑著說道:「走,我們去看看彩泉。」

一家七口站在彩泉邊觀賞彩泉,畫面倒也融洽和諧。

臨走的時候夏雷用裝奶的合金容器取了一瓶七彩泉水,準備拿回去讓智庫阿米多化驗。他還準備去找馬小安,讓馬小安給他當伴郎。 白幽靈的部落里不再白雪飄飄,天氣系統也不再為白幽靈刻意製造寒冷的環境,因為他們已經不再是死人,而是活人。唯一之日,自由之時。這是白幽靈的預言,它應驗了。夏雷的到來給予了他們真正的生命和自由,在每一個白幽靈的心中夏雷都是神一樣的存在。

愛得早,不如愛的剛剛好 這一點幽雪也不例外,聽到馬小安提到夏雷的時候,她的一雙幽藍的眼眸里頓時泛起了崇敬的神光。

「幽雪姑娘,你相信龍王是我的好兄弟嗎?」馬小安蹲在白色的田裡,一邊幫幽雪幹活,一邊跟她聊天。

從死人變成活人,幽雪已經不再栽種那種對屍體有益處的植物,她栽種的是夏雷培育出來的花花果果,她想把她的家變成一個花園果園,每天都能看到美麗的鮮花,每天都可以採摘新鮮的果子。她幹得很專註,似乎沒有聽到馬小安說的話。

「幽雪姑娘?」馬小安有點尷尬,「那個……我是不是太啰嗦了?」

這句話幽雪倒是聽見了,她露齒一笑,「怎麼會,我喜歡你跟我說話,平時都沒什麼人跟我說話。還有,跟你在一起我感覺很舒服,你能經常來看我嗎?我可以和你聊天,我可以摘果子給你吃。」

馬小安歡喜又激動,「當然可以,我也喜歡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感覺特別舒服。」

四目相對,兩人突然就安靜了,兩人的眼睛里也有一些美妙的情感在流露,在傳遞。

幾秒鐘之後,馬小安有些不敵幽雪的眼神,想要避開她的視線,繼續幹活的時候,他的耳朵里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笨蛋,去拉她的手。」

這個聲音是夏雷的聲音,馬小安非常熟悉。他剛要回頭去看,夏雷的聲音又傳進了他的耳朵,「笨蛋,不要回頭,這是追到她的好機會。女人不是什麼時候都會心動的,有戲機會錯過了就沒有了。快呀,去拉她的手。」

馬小安沒有回頭,鼓起勇氣將手伸向了幽雪。

幽雪並沒有躲閃,相反的她似乎很期待馬小安那樣做。

馬小安的手抓住了幽雪的手,那一剎那間他的身子微微顫了一下,那感覺就像是觸電。

幽雪的身子也顫了一下,還有一個想要往回抽手的動作,但很輕微,她也並沒有將手抽回去。

兩人就這麼手拉著手,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夏雷的聲音又出現在了馬小安的耳朵里,「很好,她沒抽手,還這麼含情脈脈地看著你,這說明你還可以做下一步,親她,親她你就搞定了。」

馬小安沒動,他很想,可是他沒有膽量。

夏雷的聲音,「你這小子,你不是經常跟我吹噓某某寡婦給你拋媚眼,某某辦公室女郎總是勾搭你嗎?你是騙我的吧?你連親她的勇氣都沒有嗎?她在等你親她啊,笨蛋!」

這話把馬小安刺激到了,他忽然鼓起勇氣,硬著頭皮湊了上去,一口吻在了幽雪的白皙的嘴唇上。

白幽靈除了眼睛是藍色的,什麼都是白色的,變成活人之後也沒有改變這一點,她的嘴唇就像是用溫潤的羊脂美玉雕琢而成。

兩隻唇貼在一起,兩人又各自顫了一下,忽然就擁抱在了一起,淺吻也變成了深吻,還用上了舌頭。

這是不是馬小安的初吻夏雷不知道,但他知道著是幽雪的初吻。

幽雪從死人變成活人,感情的世界一直是一片空白。馬小安的出現填補了她的情感空白,從來沒人像馬小安這麼關心她,呵護她,與她聊這聊那。馬小安的情感,所有的情感對她來說誰都是那麼的新奇,具有吸引力。所以,她一直都在等馬小安有進一步的表示,因為她想要更多的情感體驗。現在馬小安來了,如此猛烈,她也被點燃了,積壓在心中的情感也爆了。

混亂的糾纏里,馬小安被推倒在了白色的田地里,幽雪的手也伸到了不該伸到的地方,很迫切,很著急。

馬小安反倒膽怯了,拘謹了,一雙手都更老實。他在等夏雷的進一步指示,可夏雷卻沒聲音了。他用眼角的餘光瞄了左右兩側,可除了一些植物什麼都沒看見。那些植物也成了一個天然的屏障,可以遮擋有可能路過之人的視線。

就在馬小安著急等指示的時候,他的腰帶突然被解開了。就在那一剎那間,他整個人都繃緊了。

「小安哥哥,給我。」幽雪在馬小安的耳邊聲音顫顫地道:「我、我從來沒有體驗過,我想知道那種那種感感覺。」

馬小安的心裡一片焦急,「雷子,你妹啊,你也太坑人了吧?你讓我拉手我就拉手,你讓我親她我就親她,可她現在要……你卻不給我提示了,我是上還是不上啊?」

幽雪忽然爬到了馬小安的身上。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女人從來都是半邊天,有些事情她們自己就能做。

白色的田地里枝葉無風自動,頻率還奇怪。還好沒人路過這裡,不然一定會好奇,然後走進田裡看個究竟。

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夏雷收回了視線,嘴角滿是笑意,「這小子也太老實了吧,還好幽雪姑娘主動,把這事給辦成了。感覺,嗯,好像紅高粱里的那齣戲啊,哈哈。」

夏雷就這麼等著,腦子裡也回想著當年與馬小安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幾分鐘后田地里沒了動靜,他剛想過去,那些枝葉又搖晃了起來,有了新的動靜。他又退到了角落裡,又過了幾分鐘等到田裡徹底沒動靜之後才走出那個角落。他走得很慢,咳嗽了一聲,「小安,你在嗎?」

田裡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半響后馬小安和幽雪從田裡鑽出來。馬小安的臉紅紅的,像是喝了半斤老白乾。幽雪的臉上也浮現出了藍色的暈澤,連看都不看夏雷一眼,羞得不要不要的。她心裡想啊,龍王可是神一樣的存在啊,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呢?這麼一想,她又想找一條地縫鑽進去了。

「雷子、雷……龍王,你找我有什麼事啊?」馬小安終於說話了,吞吞吐吐緊張兮兮的樣子。

夏雷笑著說道:「兩位在田裡播種啊?」

「播你個頭啊!」馬小安打了夏雷一下。

幽雪的心裡一片激動,她的男人是敢打龍王的男人啊!還真是好兄弟!

夏雷笑著說道:「我打算明天和夜鶯、黑妮和彩玲舉行婚禮,我本來想找你當伴郎,現在看來不用了。」

馬小安不解地道:「為什麼不用了?我給你當伴郎有什麼不好的?」

夏雷說道:「你還當什麼伴郎?當新郎吧。明天我娶三個老婆,你娶幽雪。我在龍宮裡給你一個大院子,你和幽雪就住在那裡。你要是不喜歡住在龍宮裡的話,我讓好方重新給你蓋一座宮殿。」

「這……」馬小安下意識地看了幽雪一眼,他是一百個願意,可他還不知道幽雪願意不願意。

夏雷對幽雪說道:「幽雪,馬小安是我的好兄弟,他這個人害羞,人也老實,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替他問,你願意嫁給他嗎?」

幽雪咬了一下玉白的櫻唇,然後點了點頭,聲音比蚊囈還小,「我們都都……我願意。」

「哈哈!那就這麼定了。」夏雷笑著說道

幽雪聲音小小地道:「謝謝龍王,你賜予了我新生,還賜予了我這麼好的夫君,我……」

夏雷說道:「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客氣什麼?走,我帶你們去見你們的大喬嫂子,讓她給你們準備兩套新婚禮服。」

「嗯。」幽雪乖巧地應了一聲。

馬小安湊到了夏雷的身邊,「雷子,大喬嫂子是我熟悉的那個大喬嗎?」

「嗯。」夏雷也乖巧地應了一聲。

馬小安的心裡一聲嘆,「我的個神啊,這究竟是一個什麼世界啊?不過不管了,只要開心就行,做人不就圖個開心嗎?我馬小安也要娶媳婦啦,還是這麼漂亮的外國妞,哈哈哈!」

將馬小安和幽雪帶到大喬那裡,夏雷接到了智庫阿米多的通訊,他交代了大喬幾句便離開了,去了前懸浮城的綜合實驗室。

回來的時候他將一瓶七彩的泉水交給了智庫阿米多,讓它進行分析研究,而它已經有了結果。

智庫阿米多將一個全息投影投放在了綜合實驗室里的空間里,上面是一份它撰寫的實驗報告。

一眼掃過,夏雷頓時愣住了,「血?」

智庫阿米多說道:「血,我確定它是血。」

夏雷突然就沉默了,他想到了很多很多。

六個造物主在創世城的隱秘空間里留下了真王之冠,意圖進一步控制他。現在智庫阿米多卻又分析出那些七彩的泉水是血,是誰的血?六個造物主?還是什麼強大的太古生靈?他忍不住要往這些方面去想。

「主人,這是我見過的最奇怪的血,它雖然在森林裡流淌,但沒有沾染任何雜質。它有自我凈化的能力,以及一種很特殊的能量成分。」智庫阿米多說道。

夏雷當時也感知到了彩泉有能量釋放,而且有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不過當時六個妻子讓他無法靜心去解析其能量結構,所以他就將彩泉帶了回來,交給智庫阿米多研究。智庫阿米多提到特殊的能量成分,他頓時被勾起了好奇心,「什麼特殊的能量成分?」

智庫阿米多說道:「我想了很久,我覺得只能用源泉和創造來定義彩泉之中所蘊藏的能量。」

夏雷又愣了一下,他又想到了六個造物主,難道森林裡流淌的是造物主的血?怎麼可能?

智庫阿米多又說道:「還有,這種血無法用生物技術複製,它不可複製。」

夏雷沉默了半響才說道:「立刻派機器人封鎖那片森林,修建隔離帶,誰都不能進去。另外,這件事不要跟任何說。」

「是,我的主人。」智庫阿米多很謙卑地道。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道:「那六個傢伙是死了,還是活著?那座森林會不會是他們的墓地?如果還活著,那又在什麼地方?」

一切都是謎。 七之神龍王,這是夏雷的新頭銜。他既是前懸浮城的子民的龍王,也是鬼民的第七神,所以頭銜也就變了。這種事情很正常,那些古代的君王,誰沒個十幾個字甚至是幾十個字的頭銜?相比他們,夏雷這個新頭銜還算是簡陋低調了。

七之神龍王娶妻,而且是一次娶三個,這個消息在太陽之城中傳開,上下兩城的子民歡呼雀躍,比自己娶妻嫁女還要激動。

夏雷娶妻這樣的事情對於前懸浮城的子民來說早已經是習慣了,他們前後已經經歷了三次。對於鬼民來說卻是第一次,他們有些不同的感受,夏雷畢竟是他們的第七神啊,神娶妻,這樣的事情總有點怪怪的感覺。而且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第七神居然會與一個叫馬小安的平凡之人一起舉行婚禮,神怎麼能跟平凡之人一起舉行婚禮呢?不過鬼民們還是接受了,他們也很清楚,他們得適應現在的一切。

盛大而隆重的婚禮在神廟金字塔前的廣場上舉行,巨大的廣場上聚集了十幾萬人,周邊區域也站滿了人,到處都是形態各異,膚色不同的人,場面蔚為壯觀。

巨大如山丘的美黛莎充當了禮台,也是遊行的花車。它緩緩移動,周圍的人歡呼,向六個新人送上讚美和祝福,並向六個新人撒花。天空上,幾百米長的巨龍騰雲駕霧,緩緩飛行。一隻龍抓提著一隻巨大的籃子,一隻龍爪從籃子里抓起花瓣往廣場上撒。於是,天空降下了花瓣雨。

龍一邊撒花,一邊嘀咕,「這應該是我的龍生中干過的最無聊的事情了吧?真不知道媽媽知道了會怎麼想……焚焰不知道餓不餓,待會兒去問問它,看它想不想吃點什麼。」

接著撒花。

站在美黛莎的背上,馬小安的雙腳一直都是軟的。他做夢都沒有夢到過他會站在一隻巨大如山丘的龜上與夏雷一起娶妻,而天空上還有一條幾百米長的真龍提著花籃撒花。他忍不住想,就算是英國王子娶妻,也沒有這樣的排場吧?可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腿軟。

幽雪伸過手來,抓住了馬小安的手。以前她的手是冰涼的,沒有半點溫度,現在她的手溫暖而柔軟,滑滑的。

「夫君,不要緊張。」幽雪小聲地道。

「嗯。」馬小安沖幽雪笑了一下,握著她的手感覺就像是握著全世界,他還真就不緊張了。

另一邊,夜鶯看了夏雷一眼,還有一個抬手的動作。

夏雷心領神會,跟著就伸手抓住了夜鶯的手,然後又抓住了黑妮的手。彩玲的手是不用抓的,因為她就在他的肩頭上坐著。他笑著說道:「能娶到你們是我此生最幸運的事情,感謝你們,我要讓你們成為最幸福的女人。」

彩玲忽然湊過來,吧嗒一下在夏雷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夫君你真好,我有一個願望。」

夏雷笑著說道:「什麼願望?」

醜女祕書落跑妻 「你先答應我,我再說。」彩玲說。

夏雷點了一下頭,「好,我答應你,說吧。」

彩玲湊到了夏雷的耳邊,吐氣如蘭,「我這麼小,你碰我的時候溫柔一點,好嗎?我特別怕疼。」

夏雷,「……」

黑妮和夜鶯抿嘴偷笑。

這算什麼願望?

這簡直是惹事啊!

聽她說這樣的話,看她那撒嬌的樣子,夏雷真的恨不得立刻就實施他的家法,打她的小屁屁。

夏雷來到了馬小安和幽雪的身邊,「你們喜歡這樣的婚禮嗎?」

「喜歡,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婚禮,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會擁有這樣的婚禮。謝謝龍王。」幽雪說著就要跪拜夏雷。

夏雷扶住了她,「都說了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你夫君是我的好兄弟,以後不要這麼客氣了,不然我會生氣的。」

「嗯。」幽雪應了一聲,臉上滿是笑容,心裡一片激動和驕傲。

馬小安的眼眸里浮現出了淚花,他似乎想說什麼,可最終都沒有說出來。

夏雷湊到了他的耳邊,低聲說道:「你想幹什麼?這可是你的好日子,哭會不吉利的。我說過,我的就是你的,以後好好享受人生。我都娶了這麼多老婆,你不會只娶一個吧?」

馬小安不敢表態,但臉上露出了笑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