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任命地收拾殘局。

夜北梟躺在大床上,閉著眼睛,心頭煩亂。

他一向定力強大,什麼事都不能攪動他的心。可是今天他就是煩亂得安靜不下來,就連喝酒都了無趣味。

他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入睡,被子里一絲淡淡的清香卻盈入他的鼻中,竟然讓他的心鼓噪起來。

他的心口一緊,這絲清香竟然和江南曦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樣。

難道,他真的和她在這裡同床共枕過?

和她睡在一起,是怎樣一種滋味?

這樣一想,夜北梟的身子就燥熱了起來,手心都有想發癢,好像把什麼抱在懷中!

而神奇的是,心頭的煩悶卻漸漸消散了,頭上又針扎般地疼了起來。

夜北梟突然就明白了自己頭疼的根源,也明白了夜非剛才說的,過去的他和現在的他對抗,是什麼意思。

而這種對抗的焦點,就是江南曦!而他痛苦的根源,也是江南曦!

江南曦,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此刻的江南曦,已經和江小狼回到了江家別墅,一點也不知道,夜北梟正在咬牙切齒地想著她。

剛到家,江小狼就對江南曦說:「媽咪,那個男人可能在被追殺!」

江南曦一怔:「哪個男人?」

江小狼說:「就是高子羨的爸爸。」

江南曦一驚:「怎麼回事?你在高子羨身上看到的?」

江小狼點點頭:「是的。我看到他身上的衣服破舊,而且他蓬頭垢面,四處躲藏。」

「你可知道他現在在哪兒?」江南曦急切地問道。 蘇瀅進村就慢悠悠走,不出所料,李小翠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跑出來,滿臉哀怨攔住她:「蘇瀅你太狠心了,你真要去告我外婆?」

蘇瀅不理,推開她繼續走,李小翠跑上前,遞了張鈔票到她面前,恨道:「給你!」

蘇瀅眼都不帶看一下,一把推開小女人,冷聲道:「你打發叫花子?」

她早瞟到,李小翠拿的是張一元錢,我呸!

李小翠生氣道:「一元錢能買一斤多肉,一塊的確涼布,你還嫌少?」

可蘇瀅就是不停走,李小翠氣急敗壞拿出一張五塊錢:「這總行了吧?蘇瀅你不要太貪!」

蘇瀅站住,雙手抱胸看着李小翠,似笑非笑道:「你媽在衛生站一個月十七塊錢工資夠不夠用?她親媽出了這檔子事,她大概也不能再當這護士了吧?」

「你回去叫她省著點,都不知下個月還有沒有這十七塊錢呢,哼!」

李小翠的嘴張了張。

蘇瀅怎麼知道她媽這護士當不長了?

秦菊香並沒跟女兒講那天在秦家出洋相的事,只說李素芬嫉妒她,又去鎮衛生所造她的謠想取而代之,所以這個節骨眼上不能再出事,才讓李小翠拿錢來找蘇瀅了事的。

秦家老屋就在前面,李小翠也顧不得了,跑上前朝蘇瀅手中塞了一把錢,不敢再擺臉子,笑得比哭還難看:

「這是十塊錢,我家這個月剩下的全部家用,求求你蘇瀅,別去告了行不行?」

蘇瀅站住,不高興的攤著被塞錢的那隻手:「亂糟糟的,誰知道是多少?」

「我理我理!」李小翠趕快陪着笑,一張一張將錢捋平整,每捋一張都心痛得要流血。

十塊錢啊,她本還說自已落一點下來,現在一分不剩了。

蘇瀅看清一共是十塊錢,淡淡道:「我進去跟二叔說一聲,今天就不去了。」

「謝謝謝謝。」看着蘇瀅將錢裝包里,李小翠心痛得嘴角一抽一抽,眼巴巴看着蘇瀅敲門進了秦家老屋,不一會就出來,她迎上去問,「怎麼這麼快就現來?說了沒有?」

蘇瀅冷淡道:「一句話的事要說多久?不信你進去問。」

她其實就是進去謝謝昨天秦建軍仗義解圍,但秦建軍夫婦沒在,放下米糕,她就和何玉米說了告辭出來。

李小翠哪敢去問?只得做罷,看着蘇瀅的背影暗暗下毒誓,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懷裏揣著錢,蘇瀅哼著歌,一蹦一跳回到小屋。

林瑾蘭已經出工去了,蘇瀅本想去地里找,但想想還是算了,反正今天早點賣不成,把母親逼得太急只會適得其反,不如留出時間讓母親考慮。

蘇瀅把小屋裏裏外外收拾了一遍,又把母親和她要洗的衣服裝盆里,端著去馬關村專門洗衣服洗菜的小河邊。

河岸邊小草抽綠,開着星星點點的花,春水潺潺,陽光明媚,已有不少女人聚集在河邊,「刷刷」搓洗衣服,「喳喳」聊著家常。

這要是前世的蘇瀅看到,肯定滿心嫌棄,瞧這農村的是非窩!

但今生的蘇瀅卻覺看到一幅生動活潑的鄉土畫卷,高彩霞也在其中,她先過去笑着打招呼:「高伯母好。」 他獰笑的道:「小子,我要把你腦袋給打爆。」

說完,他微微蹲下,接着腳下地面轟隆一聲裂開,他整個人高高飛起,如同肥龍在天,凌空一拳轟向陳寧。

貪婪魔王一出手就是殺手鐧,這一招如同猛虎撲兔,殺氣騰騰。

秦雀都忍不住提醒:「少帥小心!」

但是,在秦雀話音剛剛響起的瞬間,陳寧已經出招了。

只見陳寧單腿戰力,另外一隻腳猛然一腳高高踢出。

石破天驚!

啪!

是黑色皮鞋踢中貪婪魔王腦袋發出的爆響。

一縷血霧炸開。

然後就見到貪婪魔王如同肉山般的笨重身體,直接倒飛出去。

轟隆!

當貪婪魔王笨重身體重重摔在李維斯等人面前的時候,已經是一堆死肉。

什麼?

四大魔王之一的阿蒙,竟然被陳寧一腳踢斃了。

李維斯眼睛閃過一抹震驚之色,表情悄然間已經變得凝重起來,望着陳寧的眼神,也首度變得重視起來。

其餘的三大魔王,九大天使,十八位元老,還有現場上百個精銳手下,一個個更是倒抽冷氣,不敢置信的望着陳寧。

他們聽說過陳寧的傳說!

本以為傳說是將陳寧誇大了。

但現在看來,傳說非但沒有將陳寧的實力誇大,反而是把陳寧的實力說得過於保守了。

單憑陳寧這一腳的實力,就能夠讓世界無數強者都心驚膽戰呀!

嗚嗚嗚……

黑暗神殿大廈的防空警報響起,會議室大門外來了大批大批全副武裝的黑暗神殿殺手們。

只可惜,會議室的大門,被典褚跟八虎衛在裏面關閉。

這會議室防禦非常好,再加上外面的殺手們投鼠忌器,所以一時間也不敢硬攻進來。

李維斯聽着耳邊的防空警報聲,還有外面大批手下傳來的包圍聲,他冷笑的望着陳寧:「你們已經被我們黑暗神殿的人包圍了。」

「如果你們現在投降,或許我可以考慮留你們一條小命。」

陳寧微微一笑,在會議長桌屬於貪婪魔王的那張空椅上坐下。

還隨手拿出一方白色手帕,擦了擦黑色皮鞋上那抹殷紅的鮮血。

然後隨手把沾血的手帕扔在會議長桌上,輕笑道:「放心,你的那些手下,不敢隨便硬闖的。」

「我跟你們保證,在他闖進來之前,我會把你們都送上路。」

李維斯聞言怒了!

狂怒!

他沉聲道:「殺了這狂徒。」

「是!」

立即,其餘的三大魔王,毒液,惡靈,綠魔,化作三道殘影,齊齊的朝着陳寧激射過來。

陳寧冷哼:「跳樑小丑,也敢班門弄斧。」

話音落下,右手一揮。

西服袖口中,一把非常薄而鋒利的匕首,滑落在陳寧手中。

白芒一閃!

袖白雪!

白芒一閃而沒,一朵朵血花連續綻放。

三大魔王都是喉嚨被切開,殷紅的鮮血瘋狂的噴出,捂著喉嚨墜地……

秦雀跟典褚還有八虎衛,見到少帥使出獨門戰技袖白雪,斬落三名魔王,一個個都是看得血液沸騰,心神澎湃。

這就是少帥呀!

抬手談笑間,敵人皆斬落。 康熙的決定快箭亂麻,不管是臣子還是管眷們,都很佩服康熙的手段了,婉妍則替皇后遊走在了女眷們的中間,有些人會旁敲側擊的詢問,都被婉妍用軟言軟語給打發回去了。

傍晚時,婉妍從蒙古的營地內回來,臉上布滿了疲憊,蒙古的福晉們很直接,甚至直接詢問,皇後為何還要留著那些小衣服之類的。

福晉們顧慮康熙的顏面,最終沒有太過追問了。

婉妍瞧著康熙站在院落裡面,等待著她回家,一股子暖流從心底升起了。

「婉妍,累了吧?」康熙笑眯眯的瞧著婉妍問道。

「阿諢,我可累了,福晉們沒少暗戳戳的詢問,皇後為何會繼續留著小阿哥的衣服之類的,顧慮您的顏面,不會深問,卻還是用有色的眼神看人呢。」婉妍冷哼道。

康熙牽著她的小手,讓她安穩下來。

「李德全,先去準備晚膳。」康熙吩咐道。

婉妍靠著康熙坐下,整個人軟趴趴的靠在了他的身上。

「阿諢,累。」婉妍嬌滴滴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