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自從他成為海神繼承人開始,海神島基本上就已經可以算是他的囊中之物,而作為大海聖地的海神島歸他所有之後,他在大海這邊的權柄已經達到了一種無人能比的地步。畢竟他可是未來的海神啊。

海明威忽然間發現,其實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只要自身足夠強大。並不會缺乏源源不絕來投奔的手下,自己先前得到肉球果實之後,幻想的培養孤兒,組建勢力其實並沒有必要。打鐵還需自身硬,只要他擁有絕強的實力,能夠打爆一切不服的實力。

那麼組建一個大勢力實在是太簡單了。

到時候再培養一些心腹手下也不遲。

…………

「你的第六考竟然和我不一樣?!」海明威看著紫珍珠,有些驚訝的道:「那看來先前倒是我們想岔了,你的第六考是什麼?」

紫珍珠臉上湧現一抹淡淡的苦澀,滿是不舍的望著他道:「第六考:以自身之力,收服聚攏大海所有海盜!不得假他人之手,必須親力親為,不限時間!」

「這是要你當海盜王啊。」

海明威聽完后,忍不住道。大海何其廣闊,分佈的海盜團簡直數不勝數,哪怕是紫珍珠的老爸名義上叫做海盜王,但實際上也只是說是最強的海盜團罷了。並非是說所有海盜都歸他管。因此完成這個任務實際上不簡單,所需要耗費的時間可以預見,絕不會短!

至於期間可能遇到的危險問題……紫珍珠的老爸可是最強海盜,有他撐腰,她能有什麼危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收伏海盜,只能憑藉她自己的力量。不能藉助他人,否則如果有他老爸相助,以魔鯨海盜團的勢力,完成第六考,簡直不要太輕鬆。

「我本以為你的第六考和第五考一樣,還想讓你跟著我一起去大陸,結果沒想到……」海明威臉上也是有些失落。看來接下來,兩人要分開一段時間了。

紫珍珠的俏臉上也滿是苦澀。望著海明威的盛世美顏,憑這張禍國殃民的臉,她總覺得下次見面的時候,自己恐怕就要多出幾個姐妹了。

雖說大男人三妻四妾,在這個世界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是作為女人,誰不希望自己的伴侶只有自己一個人呢?

可惜作為天生海王,海明威註定不可能做到一生一世一雙人了。

………………

在離島前,海明威陪著紫珍珠在海神島上遊玩了半個多月,徹底把整個島里裡外外都逛了一個遍。

然後,終於是到了離別的時候了。

海神島邊緣處。

海明威手持海神三叉戟,獨自一人來到這裡。紫珍珠並沒有跟來,因為她受不了這種離別的氣氛。

望著前方平靜的海面,海明威並沒有下水,而是直接用見聞色霸氣輔助大海感應悄無聲息的融入大海,往四面八方蔓延,很快就找到了小白的蹤跡。向他傳遞了一個信息:小白,速來!

一會兒之後,小白來的比他想象中還要快,先是魚鰭浮上海面,緊接著龐大的身體破水而出。

灰藍色的光芒一閃,小白化身為人形走上了沙灘。儘管已經見過她很多次人形的模樣,但再次看到她那修長曼妙的身形時,海明威還是不免多看了兩眼。

「海王大人,前些天空中的異象是不是和你有關?」小白才一上岸,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海明威無所謂的點了點頭,道:「小白,我這次來,就是要向你告別的。我已經完成了第五考,就要離開這裡了。」

唐三的話還沒說完,小白的目光已經變得灼熱起來,因為這個時候她看到了他手中握著的海神三叉戟,單膝跪倒,「恭喜海王大人拔取海神三叉戟。」

海明威趕忙上前將小白扶起,「小白,別這樣,我早已當你是朋友了。」

小白堅定的道:「不,海王大人,不一樣的,海神大人對於我們海洋生物來說,是至高無上的,你是他的繼承者,就是未來海洋的主宰。雖然你現在還沒有通過全部海神九考,但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那時,你就是海洋的共主,自然也是我的主人。」

海明威搖頭失笑道:「既然你說我是你的主人,那我命令你以後見到我不用行禮,以朋友相稱,這總可以了吧?」

小白大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海王大人,您可是金口玉言。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嘿嘿。」

果然,其實以她的性子,也並不喜歡這樣多禮。

「海王大人,既然你要走,那我就送你一程吧。這樣也能快點。我熟悉水路,你想去什麼地方,從海上走,能節省不少時間。」小白毛遂自薦道。

而這其實正中海明威的下懷,他之所以喚來小白,除了道別以外。也是有著想要騎鯊魚回大陸的想法。現在她自己提出來,那倒是省事多了。

海明威說道:「我要去天斗帝國的天斗城,從海上也能過去么?」

小白道:「我能夠送你到距離較近的地方,至少可以節省一半的路程吧。現在就出發吧。我全力游的話,只需要一天就足夠了。」說完跳入海中,重新變回大白鯊本體。

海明威也不跟她客氣,腳尖一點,整個人直接輕飄飄的越上了她的背,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騎鯊魚了,尤其是作為十萬年魂獸的小白,速度更不是普通鯊魚能比的,有她充當車夫,回程的時間自然是大大的縮短了。

就這樣,海明威乘坐著十萬年魂獸,離開了這座修鍊六年的海神島!

穩穩噹噹的盤坐在小白的背上,海明威將三叉戟橫放在膝蓋上,看著前方一望無際的大海。享受著迎面吹來的海風,整個人愜意的微微眯起眼……

說起來他今年已經十八歲了,六歲那年流落到大海,也就是說他在大海這裡已經待了十二年了。

也不知道現在唐三他們幾歲了?

劇情又發展到了哪一步?

不過無所謂了,反正對於此刻的他而言。無論唐三他們發展到哪一步,只要還沒有成神。那麼就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

這是自身的實力,以及手中的海神三叉戟給他的自信!

大陸,我來了!

。 喬音看着陸景深的臉,臉色蒼白,氣息細弱,他一個一米九身高的男人,此時好像個氣若遊絲要離世的老人,要說他身上還有什麼是看的過去的,無疑是他那雙眼睛了。

陸景深雙眼炯炯有神,盯着喬音看。

喬音很鬱悶的看着陸景深:「大哥,我們都離婚了,你還纏着我不放做什麼,你堂堂的景盛集團總裁,七尺男兒,你欺負我一個小女子,不好吧?」

陸景深俊臉一陣好笑:「比起把你弄丟了的事情,還有什麼是更壞的!」

陸景深朝着喬音走過去,喬音想躲開,但她身後就是門,病房就這麼大。

「陸景深,好聚好散,你不要耍無賴!」

喬音忙着喊他不要靠近了。

要是平時,她想離開很容易的,但現在她懷孕了,想要離開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她總不好帶球跑,那樣動了胎氣怎麼辦?

喬音好不容易才離開劇組,等劇組殺青是多難,她真的是每天都要避人耳目,生怕有人知道她懷孕了,又不能避免大動作的戲,好在她的戲沒有打鬥的,不然真是要累死她了。

她還想清閑幾天了。

誰知道,陸景深這個大傻帽又來找她的麻煩了。

她都兩個月跟他斷絕來往了,她習慣了沒有他的日子,為什麼他早不來,現在又跑了出來。

陸景深很快走到了喬音面前,雙手按住房門,他微微側頭看着喬音,如大軍壓境。

喬音很少膽怯的,但此刻就有點膽怯。

她總感覺,此時陸景深的眼神有點不對勁。

下一刻,陸景深低頭在她耳邊親了親,因為身體還不舒服,呵出來的氣都是熱的。

喬音抬起手按住臉:「陸景深,你不要太過分,我……唔……」

喬音不等說完,被陸景深把話堵了回去。

喬音滿心的慌張,雙手在陸景深的雙肩上用力拍打,她要陸景深把她放開,但陸景深不肯。

喬音被吻的快斷氣了,才給陸景深放開。

離開后陸景深那雙眼睛越發深邃,彷彿是狂風下的深海,藏匿著暗涌,喬音有一點擔憂。

陸景深問:「留下陪我好不好?我這樣沒有傷害性,你走了,我死了怎麼辦?」

「不……不會吧,你身體這麼好,一點輕傷……」

「我喝了那麼多酒,胃都擰到一起了,都快要胃穿孔了,你還說輕傷,是不是把我的肚子破開,你才相信我很不舒服?你不在,我喝酒喝了兩個月,我都快喝死了,醫院進了七八次了,你就這麼沒良心,就算你在劇組,難道一點也不打聽我的事情?」

喬音睜大眼睛:「你住院了?」

喬音不知道這件事。

陸景深抱住喬音,呵氣如蘭:「不要走,留下陪我,我很快的,就恢復!」

「……」

喬音很迷茫,她不是個拖拖拉拉的人。

離婚了,最好就不要來往。

俗話說,好馬不吃回頭草。

更何況……

喬音說:「我其實留下也做不了什麼,醫院人多,進進出出的,我擔心有人傷到我……」

「我安排人保護,你什麼都不用做,就讓我看到你,就夠了。」

喬音還是不願意,但她走不了。

陸景深親了親她的臉,喬音搖頭,跟撥浪鼓似的。

陸景深眉頭深鎖,一步錯步步錯,都是他的錯,知人知面不知心,喬音提醒他,給過他機會,可他都錯過了。

如今想要挽回,一點底氣都沒有,只能用這種無賴的方式強留下喬音。

他實在是不能沒有喬音。

他看着喬音:「撇開我們的夫妻關係,和你肚子裏的孩子,我請你保護我,怎樣?」

喬音詫異:「什麼意思?」

「意思是,你現在做我的貼身保鏢,我給你錢。」

喬音搖頭:「我休息了,我現在懷孕,自己保護自己都是問題,你要我保護你,不現實。」

「那你想怎樣?」陸景深真的是沒辦法了。

喬音說:「灑脫一點,離了婚就沒關係了,你也不必糾纏,你現在覺得江華有問題了,你才要她離開的,還要我留下來,那要是你現在不知道呢,我糾纏你你也會不喜歡吧?」

「你糾纏我了么,我一直在等,可你沒來。」

「……」

喬音有點驚愕了,說的好像是她的錯一樣。

「留下陪我,不然我現在就跟你出去,你去那裏,我就去那裏。」

「你這不是無賴么?」

喬音很不開心。

陸景深的手摟着喬音,在她的背上安撫她,輕輕的撫摸她,安撫她:「就算我沒關係了,我還是孩子的父親,我如果要撫養權,你攔得住么?」

提起還在的撫養權,喬音不高興的看着陸景深:「那你真的很卑鄙,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孩子是我的。」

「也是我的。」

陸景深說出一個不爭的事實。

喬音問:「那你想怎樣呢?」

「孩子的撫養權可以給你,但你要留下來,我們起碼要和平相處。」

「你這分明就是……」

陸景深看着喬音的嘴巴,喬音意識到陸景深想要做什麼,她就把嘴巴閉上了。

「既然答應了,那就不要離開,不然我會搶奪孩子的撫養權,我現在的能力,拿來很容易。」

陸景深離開一些,喬音說:「那就隨你,但我留下你要付錢,我也要吃飯的。」

「好。」

陸景深走回去坐下,真是沒力氣了。

喬音說:「我要出去一下,我餓了,要……」

「你叫你的團隊過來,多少錢我付給你們。」

陸景深掀開被子,躺下看着喬音:「你開個價,我一會打到你賬戶上,我想睡一會,你不要離開。」

喬音詫異的注視着陸景深,陸景深躺下就按著胃,很痛似的。

喬音只好去看了一下,陸景深睜開眼睛,深呼吸的疼了起來。

「我叫醫生來一下。」

喬音去外面叫醫生,醫生來了給陸景深檢查,懷疑可能是胃穿孔了,去給陸景深檢查。

喬音跟着過去,陸母着急的直哭。

喬母拉了一下喬音:「怎麼會這樣?」

「我不知道。」

喬音卻是不知道,喬母是看出來了,喬音不打算繼續這門婚姻了,可是女孩子離了婚,還懷孕的,以後怎麼辦。

喬母還是勸說喬音,希望喬音能回心一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