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別人,就是這別墅里的人好像也是這個想法,柳紅衣一腳踹開門,剛走進去,一群體型彪悍的大漢便如臨大敵般沖了上來,把蕭雲和柳紅衣兩人團團圍住。


如果進來的人只有蕭雲一個,估計這些人會立即二話不說,逮住蕭雲就是一通痛扁——男人對男人通常都沒有什麼客氣可言。

可是進來的偏偏還有一個柳紅衣,這就不一樣了。

就連蕭雲初見柳紅衣都驚為天人,何況是這群大漢?

所以,這些人雖然沖了上來,卻也只是衝上來為止,竟然沒有一個人上來動手,就連和柳紅衣一起進來的蕭雲,都沒有人對他採取行動——在這麼美的女人面前動粗,豈不是唐突佳人么?

蕭雲有些哭笑不得,這些大漢的想法他能看的一清二楚,有幾個人甚至還在想是不是該對柳紅衣微笑一下?

唉,女人啊,真是禍水!

柳紅衣咯咯嬌笑道:「藥王的膽子怎麼變的這麼小了?關著門,還派了這麼多條狗守著,難不成是虧心事做的多了?」

被人罵做是狗,換誰都不會覺得太爽的。所以,那群大漢立即從對柳紅衣美色的震撼中回過神來,似是才剛剛意識到自己的職責一般,想要把兩人拿下!

柳紅衣微微一笑,一聲嬌喝,「全都站住,不許動!」

般若神音,帶著那特殊的魔力,直衝腦海,立即讓在場所有大漢都僵在了那裡……

蕭雲不由暗贊,柳紅衣的功力顯然又精進了不少。不為別的,就為離她這麼近,蕭雲卻絲毫都沒有受到般若神音的影響。

記得前次柳紅衣施展般若神音的時候,還是不分敵我的,而現在,柳紅衣顯然已經能更精妙的使用這門功夫了。

「哈哈哈哈……」突然,一陣極其難聽的聲音從樓上傳來,「好一個般若神音,果然名不虛傳。能得妖狐柳紅衣大駕光臨,真是蓬蓽增輝啊!」

如果說柳紅衣的般若神音是一首動聽的安魂曲,那麼這個聲音簡直就是墳地里報喪的烏鴉叫,真是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可是這種讓人極不舒服的聲音傳來,那些已經被柳紅衣的般若神音定住的彪形大漢,卻有睡熟的人被針扎到了一般,一下子醒了過來。

本書源自看書罔

… 這些大漢清醒來之後,有些茫然的看了看蕭雲和柳紅衣,頓時反應過來,便要將兩人拿下。

柳紅衣狡黠的一笑,不等那些大漢撲上來,貝齒輕啟,對那些大漢斥道:「你們給我滾開!」

柳紅衣這話,又用上了般若神音,比起那難聽的烏鴉叫,這個聲音一出,頓時把那個聲音的影響消彌於無形!不但如此,而且那些大漢們竟然真的聽話無比的「滾開」了!

蕭雲暗暗佩服不已,這般若神音還真是妙用無窮啊!比起自己那隻能「偷看」的本事,這般若神音更上層樓,根本就是直接向對方的潛意識下命令,都能「偷摸」了!

支開了那些看門狗,柳紅衣又揚聲道:「白楓,你就是這麼迎接客人的么?」

柳紅衣這話,也用上了般若神音,一時間整個別墅彷彿都籠罩在柳紅衣的清音之中,似有些餘音繞梁、三日不絕的意境。

大概也知道自己的聲音無法和般若神音想抗衡,白楓再也沒發出那種烏鴉報喪般的聲音,用比較正常的聲音說道:「老友來訪,有失遠迎,恕罪恕罪,不知老友是否願意上樓一敘?」

雖然白楓沒有再使出那種能破解般若神音影響的聲音,但是能從柳紅衣的影響中把聲音這麼清晰的傳下來,而且就如同在耳邊說話一般,卻也顯示了他深厚的功力!

蕭雲暗忖:此人果然不可輕視!不說別的,如果柳紅衣用般若神音來對付自己的話,蕭雲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對抗!

柳紅衣嬌笑道:「白楓啊白楓,你的臭架子還是那麼大,人家都來了,你也不說下樓來接一下,有你這麼待客的么?算了,蕭雲,既然人家不願意下來,咱們還是自己上去吧!」

蕭雲微微一笑,便和柳紅衣攜手上了二樓,好像他們真的是來作客的。

上了二樓,便進入一個大廳,大廳里有三個人。

看到這三個人,蕭雲一下子嚇了兩跳!

雖然和白楓從未見過面,甚至從未見過他的照片,但蕭雲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原因很簡單,不為別的,就因為白楓是個男人!這三個人中,只有一個是男人!那麼不用說,這個人就一定是白楓了。

這個男人,約莫五十多歲,卻已是一頭的銀髮,眼睛神光內斂,精瘦幹練。

此時的白楓正坐在一張很舒服的椅子上,手裡拿著一隻高腳杯,杯里有半杯紅酒,他的腿上坐著一個少女,卻正是水秋影了。白楓的手在水秋影的翹臀上放肆的撫摸著,水秋影酥*胸半露,卻是一臉的欲拒還迎,甚至還時不時的在白楓身上撩撥一下……

蕭雲這就是蕭雲的第一跳!他媽的,水秋影和白楓竟然是這種關係?

水秋影的年齡看上去最多也就十**歲,而白楓差不多都能當她爸爸了,而且他們還是師徒,他們卻是這種關係,這可不就是典型的師徒亂*倫?

但是,最讓他吃驚的,卻不是白楓和水秋影,更不是他們之間的關係,而在站在白楓身後的那個少女。

這個少女就是蕭雲的第二跳!因為這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林若雪!

白楓出現在這裡,絲毫不令人意外,水秋影出現在這裡,也不令人意外,以柳紅衣的情報能力,如果他們不在,反而倒讓人覺得奇怪了。

可是林若雪竟然也出現在這裡,就非常令人奇怪了。無論是蕭雲也好,柳紅衣也好,顯然都沒有料到林若雪顯然也會出現在這裡。

「是你?」蕭雲忍不住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呵呵,真是難得啊,你竟然也有主動關心我的時候?」林若雪看了一眼蕭雲和柳紅衣緊緊握在一起的手,不冷不熱的說道。

她怎麼這麼說話?蕭雲不由愣了一下,一時間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

這算什麼?林若雪這話,根本就像一個倍受冷落的小妻子對久別重逢的老公的報怨一般。怎麼會這樣?

女人對女人似乎有一種天然的敏銳,柳紅衣也是一怔,眼睛里流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看了看林若雪,又看了看蕭雲,眼神中明顯有一種不解的神色。在她的情報中,蕭雲似乎和林若雪「沒染」啊!怎麼看林若雪對蕭雲的態度,他們之間彷彿已經不僅僅是「有染」,而且染的相當嚴重的樣子了啊!難道情報有誤?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追究這個事情的時候。

這三個能站著的人沒什麼,最關鍵的是他們身後那兩個不能站著的。

白楓三人的身後不遠處,還有兩個平台,平台上各躺著一個人,以蕭雲和柳紅衣的眼力,自然能看的出來,那兩個正是夏正凌和霍思燕了。

蕭雲看了看不醒人事的夏正凌和霍思燕,又看了看林若雪,「你和白楓是一夥的?夏正凌之所以會無聲無息的被抓,就是因為你?」

林若雪笑道:「這麼快就猜到了?真不愧是我的姐夫!難怪能讓我那眼高於頂的姐姐都對你傾心不已呢!你說的不錯,要不是我的出現,夏正凌的衛隊,能那麼容易上當么?可以這麼說,真正制住夏正凌的人,是我!若不是我,藥王能無聲無息的把夏正凌給抓來么?」

蕭雲皺了皺眉頭,「你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對林家有什麼好處?」

林若雪流露出一種怨毒的神色,「對我,或者對林家有沒有好處不重要,重要的是,對你有壞處,這就足夠了!」

難道她竟然恨自己到這種程度?想偷看一下她的想法,卻意外的發現,林若雪的想法竟然也霧裡看花一般,根本就看不清楚了。不由心下一沉。

白楓卻顯然不願意理會林若雪和蕭雲之間的糾葛,對柳紅衣笑道:「老友,等你多時了,一別經年,近來可好?」

柳紅衣嬌笑:「你知道我要來?」

白楓笑道:「當然,江湖傳言,妖狐柳紅衣有仇必報,我殺了你的暗影殺手,如果你不來,你還是柳紅衣么?」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柳紅衣笑道:「你既然知道他們是我的人,也知道我的脾氣,還要殺他們?」

白楓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想如果換做是你,恐怕也會這麼做吧?」

「敢作敢當,真不愧是洪門八王之一的藥王!但是不管怎麼說,你殺了我的人,算是陰了我一把,總得給我一個說法,不是嗎?」

白楓道:「前次你承諾用《般若神音》心法交換我的酥骨軟筋香,卻想不到你給我的竟然是一部殘卷,若不是剛才我同樣使用了般若神音,到現在我都發現不了,而且你竟然還趁我不備,把我的《毒經》給偷了去。所以,你也算陰了我一把,我對不起過你,你也對不起過我,這件事咱們誰也別說誰。兩位今天來,恐怕不是為了這件事吧?」

「不錯!」蕭雲道:「我們來找你要人!」

「要人?」白楓一臉疑惑的問道:「我欠你們的人?」

蕭雲看了一眼那昏迷不醒的夏正凌道:「你敢說夏家的掌門人夏正凌不是在你的手裡?」

「沒錯,是在我的手裡!那又怎麼樣?」

蕭雲道:「當然是把他要回來!」

白楓皺眉道:「夏正凌是我辛辛苦苦抓來的,你說要就要,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蕭雲道:「我不但要夏正凌,還要那個女孩子!」

白楓道:「你這麼做好像不太講道理!」

柳紅衣道:「你我都是混黑道的,咱們什麼時候講過道理?你把夏正凌和霍思燕弄來的時候可曾講過道理?咱們的道理就是看誰的拳頭硬!不是嗎?」

白楓點頭道:「是!」

柳紅衣道:「那麼,我再問你,你能打的過我嗎?」


「不能!」

「水秋影能打的過蕭雲嗎?」

「好像也不能!」

「你的那些手下在我們面前,有作用嗎?」

「沒有!」


「所以,我們的拳頭好像更硬一些!對吧?」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放人,你們就打算硬搶?」

「沒錯!」

白楓嘆了口氣道:「那好吧,你們的拳頭更硬,我打不過你們,我願賭服輸,你們也看到了,人就在這裡,你們把他們帶走吧!」

柳紅衣嬌笑道:「難道你忘了我偷了你的《毒經》么?所以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他身上種了蠱,我們帶回去也擺脫不了你的控制!你不過是想通過夏正凌控制夏家的產業而已!這是成本最低的辦法!」

白楓道:「那可就不好辦了!你們要人,我可以還給你們,可是你們偏偏又不同意,還想要我怎麼樣?」

柳紅衣道:「好辦!蠱和種蠱的人是一條命,只要殺了你,你種下的蠱也就解了,不是嗎?」

白楓眼神一寒,「柳紅衣,你想殺我?你就不顧青洪兩派之間的交情了么?」

柳紅衣冷笑道:「兩派現在正打的如火如荼,還有交情可言么?蕭雲,動手!」

不用她說,蕭雲就已經動手了。

蕭雲撲向了水秋影,而柳紅衣卻撲向了白楓!

這正是兩人預先設定好的作戰方案。

想要一架不打的把兩個人從藥王手裡要回來是不可能的。

無論是柳紅衣也好,蕭雲也好,從一開始進入這間別墅,就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所以此時出手,一上來便是雷霆萬鈞、毫不容情。

水秋影是一直坐在白楓的腿上的,直到出手之後,蕭雲才弄明白兩個人為什麼要這麼做了。

水秋影一直是坐在白楓的大腿上的,這種姿勢是絕對不適合打架的,柳紅衣和蕭雲選擇這個時候出手正是基於這個考慮。

按理說,在這種情況受到攻擊,兩個人應該儘快分開,起身迎敵才是。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柳紅衣和蕭雲出手之後,白楓和水秋影非但沒有離開,反而摟的更緊了,兩個人簡直有一種合而為一的架勢。

不過,和普通人的合而為一比起來,兩個人的動作卻更加的曼妙,簡直有如兩條游魚一般,相互之間纏繞在了一起。

柳紅衣和蕭雲是何等速度?僅一眨眼的工夫,兩人便一左一右欺到了眼前,分別朝水秋影和白楓兩人轟了過去。

緊緊貼在一起的白楓和水秋影兩人卻絲毫不亂,分別伸出一掌,閃電般迎上了攻過來柳紅衣和蕭雲,白楓一掌對上了柳紅衣,水秋影則硬接下了蕭雲的一拳!

白楓功力不如柳紅衣,水秋影力量不如自己,以如此方式硬接兩股如此強大的力道,即便是鋼鐵也會被拍扁!所以,當蕭雲看到白楓和水秋影選擇這樣硬接自己和柳紅衣的攻擊,唯一的想法就是這兩個人在尋死!

可是很多時候,看上去理所當然的事情,往往就是在關鍵時刻發生那麼一點出人意料的意外。

和水秋影一掌對上之後,蕭雲便感覺水秋影的力量比起前次交手的時候,何止增加了數倍,一股極其巨大的力道,把自己的攻擊硬生生的給轟了回來。

蹬蹬蹬蹬蹬……

一連退了七八步,蕭雲才堪堪收住身形,體內氣血翻騰,好像五臟六腑都挪了位,端地是難受至極。

再看柳紅衣,似乎也不好受,她的攻擊和自己一樣,竟然也被轟了回去,只不過和自己連退好幾步不同,柳紅衣只小退了一步,顯示出比蕭雲強的多的實力。不過,她的臉色也變得相當蒼白!

「鴛鴦合*體術?你們竟然練成了這種本事?」柳紅衣驚聲說道。

鴛鴦合*體術?那是什麼東西?蕭雲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看柳紅衣,看她的樣子,似是對這種功夫相當忌憚。

白楓和水秋影緊緊的貼在一起,大笑道:「若非如此,怎麼敢和妖狐柳紅衣正面對抗?」

「佩服!佩服!想不到連這種失傳已久的功夫都能被你們練成!」柳紅衣的臉色變的凝重起來,大聲道:「蕭雲,這種鴛鴦合*體術能夠把一方的攻擊轉移到另一方,你不要出手,我一個人和他們打!你出手的話,就相當於我們兩個人之間自己和自己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 竟然有這種事?

難怪剛才水秋影能表現出那麼強大的實力了,原來那根本就是白楓和水秋影兩人通過這種「鴛鴦合*體術」把柳紅衣的力量加諸到自己身上,卻把自己的力量加諸到柳紅衣的身上。

也就是說,剛才那一次攻擊,簡直相當於蕭雲和柳紅衣正面對對轟了一次!

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功夫?蕭雲再一次感覺到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

柳紅衣說完,身形如電,又一次攻了過去。

「柳紅衣,如果是我一個人,可能弱你三分,現在我們兩個人合*體,就算是你也不在話下!現在,好像是我們的拳頭更硬一些了!」白楓狂妄的大笑道。

白楓說的不錯,看柳紅衣的樣子,蕭雲也不由感覺到問題嚴重了。

柳紅衣的本事蕭雲是知道的,打起架來如跳舞一般,可是現在,那些多餘的動作已經完全不見了,動作簡單明快,似拙實巧,直接而有效。

蕭雲已經突破了第三層潛力,眼光自然也上了一個層次,可以看的出來,柳紅衣現在的打法,顯然已經把白楓和水秋影放在了最高級別對手的位置上了。

可是饒是如此,柳紅衣的處境卻也不怎麼樂觀,漸漸的落到了下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