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他好像明白了這果酒為何有如此強大的功效?

溪流對面的靈果,他仔細看過,靈果元氣非凡,卻不足以孕育如此醇厚的果酒靈液,原來竟是火龍樹上的液體在作祟。

天狼想嘗嘗這液體的功效到底有多強?就圍著火龍樹,看了一圈那些火鑽枝條,還有兩滴液體在凝聚,卻還沒達到掉落的程度。

天狼有些急不可耐,看到最低矮的一根枝條上,有一團靈液,就順著樹榦,爬了上去。

由於他太過在意那神秘液體,當即就忘記了精神威壓這檔子事。

他爬得快,等到了一米多高的樹條時,頓時就感覺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精神威壓,兇猛襲來,當即就把他鎮壓得慘叫了一聲,差點從樹上掉落下來。

不過,在關鍵時候,他四肢抓住了這根樹條,死死的扛著這恐怖的精神威壓,還咬破了嘴唇。

可是,嘴巴疼痛剛達到峰值,天狼就感覺眼前出現了大面積霧氣。

這霧氣,很古怪,開始很淡,接著,變濃。

很快,就有一點火焰在濃霧中燃燒,最後,竟變成了一片火海。

天狼感覺自己被丟進了火海中,燙得是皮開肉綻,恨不得立刻逃出來,卻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沒了身體,根本無法逃脫這片火海。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火海,熊熊燃燒,心中的恐懼越來越盛了,最後竟觸及到了他最後的執念。 這絲執念,是天狼對生命的渴望,對力量的渴望,存在他的內心最深處。

卻在此時被莫大的精神威壓喚醒了內心的執念。

對他這種前世悲慘的人來說,對他這種有了掌控力量機會的人來說,這份執念是扭曲的,畸形的,自然也是最不可理喻的。

因此,這份執念,也就顯得偏執而瘋狂。

幾乎像一道風暴!

那份執念之力從天狼的意志深處狂暴地釋放了出來,就形成了護體之氣,直接擋住了火海的焚燒。

天狼睜開眼,就冷冷地盯著漫天火海。

就在這個時候,火海也突兀地發生了變化,化成了一條熊熊燃燒的火龍。

火龍,威壓很驚人,似欲焚燒諸天,向天狼猛烈狂吼。

可是天狼雙眼冰寒,將火龍視之無物,一動都沒動,完全似對外界無動於衷。

那火龍被激怒了,挾焚天龍火,騰躍蛟龍,朝天狼撞來。

一個悶聲,火龍撞就在了天狼的護體之氣上,卻好像撞在了一睹牆上,天狼半點都沒退縮。

熊熊龍火與護體之氣瘋狂地碰撞著,竟不相退讓,耗上了。

最後,天狼卻突然小爪一揮,撤了護體之氣。

那火龍就撞到了他的胸口,接著,火龍好像找到了宣洩口,瘋狂地鑽入了他的體內,試圖貫穿他的身體。

可惜,火龍沒有從他的後背破出,被撞進了他小小體內。

天狼的身體就熊熊燃燒了起來。

等整個火龍扎進了身體,天狼的身體熊熊火焰又突然逆流,沖了出來,直接衝上了雲霄。

嗤的一聲,雲霄之上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戳破了,在莽莽頭頂的天空,出現了一個黑色漩渦,瘋狂旋轉,好像黑洞,轉眼就吞噬了這方莽莽天地。

天狼的意識也被吞沒了!

突然,天狼哇呀一聲,驚醒過來,眼前的霧氣已經沒了,可他卻精神疲憊,虛汗從額頭上不斷的流下,精神似乎被掏空了,好在樹枝上的精神威壓也消失了不見,沒有給他雪上加霜。

天狼喘著粗氣,平息了心緒,就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應該是自己的莽撞,意外闖入了火龍樹製造的精神幻境之中,但是在與火龍的對抗中,他的執念理性似乎在告訴他某些火龍的好處,就遵循了本能,撤掉了護體之氣。

這番對抗,他精神就疲憊的很,幾乎虛脫。

他就趴在樹枝上,疾運噬靈術,休養生息。

沒想到,火龍樹上的火靈氣,竟蜂擁而至,注入了他的體內。

他的身體就處在了熊熊烈火之中,可天狼的面相卻越加安詳沉穩,火靈氣好像一個溫暖的環抱,包裹著他,他就遁入了空靈之中。

等醒來,天狼發現精神修為竟得到極大的提升,應該是那火龍貫體,精神龍火錘鍊了精神,這番靜修,就使得精神凝練聚增了。

天狼暗嘆自己因禍得福,竟意外提高了精神修為。

天狼看了看火龍樹的火紅樹條,又嘗試地往上爬了爬,發現越往上,火龍樹製造的精神幻境越加強烈,尤其是三大火龍果的地方,是他目前的精神修為難以抗衡的,多少有些嘆息。

可火龍樹為何要製造精神幻境呢?

天狼琢磨來琢磨去,很有可能是為了防止低等靈獸吃了這珍貴的靈粹『火龍果』,結果無法消化,爆體而亡。

龍樹上的火龍果還沒有成熟,連最烈焰的火焰龍果,恐怕也需要不短時間,因此,天狼還不算太急。

承受了火龍幻境,天狼的心神疲憊,就修整了一天,次日,他又爬上了最低的樹條,終於喝到了一大團液體。

一團濃郁靈氣在體內翻滾,好像烈焰熊熊,不僅有濃郁的火靈元氣,竟還能烈火淬體。

天狼喝了兩滴,就感覺體質精元都增強了些。

這火靈液比石碗中的果酒靈氣,顯得精純得多,更適合煉元淬體。

天狼的眼睛都放出了亮光!

因此,為了收集更多的火靈液,他找了個石頭,雕刻了個小石桶,用樹筋穿著,掛在了樹條上,但隨後發現火靈液對石頭有很強的滲透性,無法收集。

天狼就另想辦法,在野果林中,四處尋找可收集的器物,找了兩天,找到了一種大斑竹,竹筒很大,能收集火靈液。

前世,天狼的父親是個木匠,他學過兩年,只因賺不到錢,後來就荒廢了。

現在他又重拾了出來,就精工細琢的做了十幾個竹筒,用樹筋掛著。

隔了兩天,天狼就收穫頗豐,收集了十幾大團火靈液,隨後煉化,體質和命元都得到了不錯的提升,噬靈術也有了些深層體悟,可是外化控制還是很難攤開。

天狼在沒有交流的情況下,這枯燥的修鍊,還是有些折磨,雖然跟那兩隻金絲猴聊了些天,但總感覺不是那麼回事?

天狼就把眼光又放在了火龍樹上,感覺它身上還有很多秘密。

這樣一顆顯眼的火龍靈樹,天狼在這裡待了十天半月,卻基本上沒什麼生靈過來。

他在石灘周圍轉了轉,潛意識感覺周圍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保護著。

火龍樹上的秘密,天狼想要探究,可現在還有心無力,就把目光放在了樹下。

他這是在為枯燥的生活,消磨時間,給自己找點事干,好不這麼無聊。

當然,天狼也想過走出大山,可他隱隱感覺不妥,自己似乎還有什麼在深山中要做,不能離開。

還有,就是,現在他的實力覺得還不夠,他可不想一出世,就如前世小說中那樣被那些強大修士捉了去,成了看門靈獸。

天狼鑽入了地下,很快發現火龍樹的根系發達得有些可怕,越到下面越多。

他尋找樹根外圍看了一圈,感覺火龍樹的磅礴根系,不是胡亂生長,而是盤繞成了一個大球。

好像扎在地下用樹根編製的超大蘿蔔!

天狼在球狀外圍樹根外,通過樹根縫隙向裡面鑽入,發現樹根上有精神威壓,而且越到裡面越強。

不過,天狼的精神修為提升,兼顧人類意志,他還是艱難痛苦地擠進了球狀根系內部。

突然,他的一隻爪子從一道縫隙中鑽出,爪子感覺,沒了樹根,是到了一個空間。

又伸出另一隻爪子,將樹縫擠開,天狼從樹縫看去,那裡似乎是一塊黑暗空間。

天狼的眼力超絕,竟看不透這黑暗空間。

天狼就感覺這火龍樹地上地下似乎掩藏著很多秘密,又繞到其他地方,看了看,也是到了黑暗空間邊緣。

不過,沒發現危險,還有些樹根伸到了黑暗空間之中,天狼也壯著膽子,從樹根縫隙中,擠了出去,站在一根探入空間的樹根傷。

為了保險,他抓著樹根穩了穩,吉凶本能的感受了一番,沒有嗅到什麼危險,就順著空間樹根,向黑暗之中,緩慢爬去。

黑暗空間,沒有一點視力穿透,一片漆黑,天狼越爬越緊張,也就越來越慢,最後,心裡竟產生了些許恐懼。

這些恐懼,不是來至火龍樹的精神威壓,而是自己的胡亂想象!

就在他無法承受黑暗與想象恐懼的時候,天狼突然感覺自己的一隻爪子好像扎進了一面水波之中,漣漪蕩漾,接著,一團璀璨紅光突兀地亮了起來。 天狼沒有準備,眼睛就被璀璨紅光晃得紅彤彤的,趕緊用爪子遮擋。

等了半晌,他才適應了這團刺眼光芒。

他眯著眼睛,就看到眼前是一個大型的紅色球體。

球體表面,有一層水浪,波紋蕩漾,可它並不發光,發光的物體,在球體內部。

球體表面,有波紋蕩漾,天狼看得不太真切,等波紋慢慢平復了,看到球體內部的場景,嘴巴張大得都快合不攏了。

這球狀內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幾二十根細小如血管的樹根,向著中央扎去,接著,就是中央那一團團發光的火焰鱗片,成千上萬。

就是這些火焰鱗片,使得球體,呈現了璀璨紅光。

將這些火焰鱗片,組合成整體,一看,天狼就看到了一條巨型蛇屍。

蛇身比胖腰還粗,倦縮在球體中,只有頭身半截,卻都有十幾米。

這半截蛇屍,蛇頭,捲縮在中央,有些高傲的昂著。

天狼眼力好,立刻就看到了蛇頭上面竟有兩個凸起,蛇頭的鼻息之處,還有兩根鬚毛。

天狼開始還以為,是那些扎入鱗片縫隙的血管樹根,可仔細看,那鬚毛火紅如鑽,與樹根相差太遠了。

這他媽哪裡是蛇屍啊?

分明是一條龍屍。

難怪蛇身已經超出了天狼所認知的極限?

這是一條由蛇向龍進化的蛟龍啊。

不過,這蛟龍的龍角還沒有長出,應該還在化蛟的過程中,最多也就是蛟蛇,卻被斬殺在此。

天狼看到那些血管小樹根,紮根在蛟蛇的龍鱗縫隙之間,難道這蛟蛇的屍體被禁錮在了此地,是為了成為火龍樹的營養物質,用於培養靈粹『火龍果』?

應該是這樣!

天狼陷入沉思,但又有些想不通。

這蛟蛇明顯還沒徹底化蛟,體內應該是蛇元與龍元共存,而且蛇元應該更雄渾。

可為何火龍樹上,只有火龍果,沒有蛇果,明顯不符合常理。

那這種不符合常理,就在這波紋球體之上,是它阻止了蛇元的流出。

如此,這蛟蛇的龍元蛇元都還沒有枯竭,天狼就眼睛放亮,很是垂涎這蛟蛇的蛇龍血。

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寶血啊!

天狼就小心地研究著波紋球體,一連耗費了七八天,將球體都摸遍了,終於發現了些異狀。

在波紋球體的某個平行面上,天狼意外發現了四處地方,出現了四面玉晶。

他嘗試伸出小爪,去觸碰那些玉晶,卻發現越加靠近,壓力越大,好幾次都被震飛了出去。

不過,為了蛟蛇之血,天狼可不想放棄,就不斷以各種力量去嘗試接近玉晶,最後,終於找到了反震之力最弱的地方,他以緩慢準確的速度,探入水紋,靠近了玉晶。

那玉晶上面似乎有些紋路,不過,有波紋扭曲了,看不清楚。

這次,他就有意放慢了速度,最後,觸碰到玉晶表面,就停了下來,波紋只產生了一點,終於,他看清了玉晶上的密紋,竟是一條盤繞的青龍。

其他三處晶玉,分別是朱雀火玉、玄武黑玉和虎紋白玉。

天狼立刻就想到了四靈神獸。

在前世,被稱為『東方神靈』,乃是傳說中的聖獸!

天狼心有敬畏,但也奇異這玉晶上竟刻著四靈獸紋,是為了什麼?

忽然他就想起了道家符咒,難道這四靈聖獸的能力,被修士繪畫成了四靈符咒,形成了法陣,才將蛟蛇龍屍禁錮在此,提供營養。

四靈聖獸鎮蛟蛇?

天狼還很有可能。

蛟蛇可不是普通的靈獸或妖獸,那是修鍊了數百年,向神龍進化的高傲種族,其修為已經達到了極其可怕的境地。

一旦化蛟成功,比普通龍族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如此,這蛟蛇之血恐怕比自己想象得還要珍貴,絕不輸於天地靈粹。

天狼就渴望破解這四靈法陣,但研究了數日,發現這四靈禁錮法陣,蘊藏著道之奧義。

他才初入靈獸,剛剛接觸到『靈』的層面,讓他去破解道之法陣,無疑是小學生做大學題,丈二和尚莫不著頭腦。

天狼參悟不了這四靈符咒,就只有提升修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