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雖然沒人知道為什麼我們死後不會轉世投胎,可事實就是如此,蠻族之人死後,靈魂會進入那血獄長河,有蠻族的地方,血獄長河就會存在,所以血獄長河裡面雖然有還陽草,可那裡面居住著我們蠻族世代死去的靈魂,甚至還有蠻神的靈魂在裡面,所以那裡我們還是不要輕易涉足了。」張子義接著說道。

「可除了那裡,你們還能在別的地方找到還陽草嗎?」李江反問道。

「這……除了那裡,在蠻族大地上很難找到還陽草的存在了,你也看到了,萬邪族的侵入,蠻族現在幾乎是寸草不生!」圖爾巴苦笑道。

「所以,血獄長河我是要去的!」李江冷靜的說道。

「什麼?你不要命了?我們蠻族都沒人敢去那裡,你敢輕易涉足此處!」張子義頓時說道。

「命拿來就是為了做事的,儘管此事有些冒險,可我們活著是為了什麼,不就為了能夠守護我們至親至愛之人,還有我們踩著的這片大地嗎?」李江淡淡的說道。

「好,說的好,我們蠻族為什麼會不斷衰落?因為我們已經失去了曾經那雄霸天下的熱血豪情,我們雖然還有強大的血脈和天賦,可我們已經沒有了昔日老祖們的那股熱血,我們變得懦弱,變得怕這怕那,我們更是變的唯利是圖,所以才會有今天的蠻族之國,血獄長河又如何,那裡是我們老祖的靈魂,是我們死去同胞居住的地方,我們究竟在怕什麼?」圖爾巴怒喝道。

「可……您忘了,曾經帕爾梅首領進入之後,就再也沒出來過……」

「哼,那又如何,反正我現在已經是一無所有,我只有這條命,我兄弟要去血獄長河,我圖爾巴豈是貪生怕死之徒,別忘了,我們是蠻族,我們體內留著蠻神的血脈,張子義霍淼你們就留下吧,你們專心研究還陰丹即可,如果我們沒回來,霍淼,把我的意志繼承下去!」

圖爾巴說著,將一把雕刻著圖騰的金色匕首遞給了霍淼。

「首領,您……」

「別婆婆媽媽的了,拿著,相信我們,也許……會有奇迹發生呢?」圖爾巴淡淡的說道。

「是,首領大人!」霍淼恭敬的接過匕首說道。

「張子義,如果我沒回來,如果你以後有能力得到還陽草,請一定要去西疆王朝,將解藥交給我朋友!」李江說道。

「好!」張子義果斷的說道。

「哈哈哈,很好,我們走了,你們自己找到安全的地方不要露面,期待我們能夠凱旋而歸,到時候我們自然會找到你們的!」

圖爾巴說著率先衝天而起,李江同樣是緊隨而至。

留下霍淼他們面面相覷,可看著李江和圖爾巴眼中的敬佩之色卻是更加濃烈。

放眼偌大的蠻族之國,有勇氣踏入血獄長河的,近幾年來也只有圖爾巴了吧。

而李江並不是蠻族之人,他是西疆王朝的子民,卻依舊有勇氣去那裡,試問現在蠻族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走,首領一定能凱旋而歸的!」張子義吸了口氣,然後轉身離開了這座村莊,一行七個人同樣是飛速消失在了地平線上。

五天之後,蒙爾漢軍營之內,蒙爾漢身邊正有幾個美女跳著舞,蒙爾漢則是大口喝著酒大口吃著肉,日子好不滋潤。

幾天前李天機來找他麻煩,顯然是被他給順利化解了,現在他心中唯一最為惱怒的事情就是圖爾巴他們越獄的事情。

眼看能將其斬首示眾,卻被人給逃走了,蒙爾漢自然是分外惱怒。

「報,首領大人,我們的人在血獄長河附近發現了圖爾巴和那個人類的蹤跡!」帳篷打開,一名年輕的士兵單膝跪地恭敬的說道。

「哦?終於露面了嗎,只是血獄長河……他們去那裡做什麼?」蒙爾漢好像是在問自己一樣。

「我……我們的人看到他和那個人類進入了血獄長河!」這名士兵再度說道。

「什麼玩意兒?他們敢去血獄長河?他要去找死不成?」蒙爾漢頓時放下酒杯說道。

「這……屬下就不知道了!」事情唯唯諾諾的說道。

「血獄長河……血獄長河……」蒙爾漢起身不斷來回踱步。

「他不可能不知道裡面的危險,這時候他要去裡面幹什麼呢,難道有什麼特殊發現不成?」蒙爾漢自語喃喃道。

「這樣吧,讓石將帶一千將士駐守在血獄長河外面,有什麼消息第一時間回來上報!」蒙爾漢忽然抬頭下令道。 血獄長河,李江和圖爾巴並未第一時間踏入裡面,在外面可以清晰的看到眼前被一層紅色的薄霧所籠罩,裡面的情況連感知力都無法滲透進去,所以裡面究竟是什麼樣子他們二人也並不清楚。

只是李江依舊能夠感受到裡面有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這是他的直覺告訴他的。

「圖爾巴,怎麼樣,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李江在一旁笑著說道。

「笑話,我圖爾巴說過的話還從來沒後悔過,倒是你,你可不是我蠻族的人,這麼跟著我一同去冒險……」

「那有什麼關係,人活著本來不就是一場冒險嗎?」李江說著,身形一閃,直接踏進了那紅霧之內,圖爾巴也是不甘示弱緊隨而至。

踏入紅霧之內的瞬間,李江和圖爾巴幾乎瞬間變色,因為他們的修為居然在剎那之間掉了下來。

李江還好,他是化丹境大圓滿的修為,此刻他的修為不斷掉落直到靈海境初期才停下來。

一旁的圖爾巴可是元神境的強者,一臉掉下三個大境界,他心裡又怎可能不驚慌。

「看來這就是血獄長河的第一個危險了,所有進入裡面的人修為都會被限制到靈海境初期!」李江凝重的說道。

「既然都進來了,那就沒有退縮的理由,走!」圖爾巴率先一步朝前方走去,李江也是點了點頭跟隨而去。

他不斷的在嘗試著體內其它的一些東西是否也受到限制,好在除了修為之外,其它沒有任何異常,這倒是讓他鬆了口氣。

「喂喂,這裡面有讓我感到熟悉的氣息啊,蠻神族,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不成?」疚瘋的聲音忽然在李江的腦海中出現。

「什麼傳說?」李江下意識問道。

「知道為什麼蠻神一族死後不能進入輪迴轉世嗎?因為傳言上古蠻神曾挑戰過浩蕩天威,但他們最終還是失敗了,天威因此惱羞成怒,以大手段封印了蠻神族的輪迴轉世通道,蠻神一族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慢慢衰落下來的,我本以為那只是傳說,現在看來好像不假!」疚瘋凝重的說道。

「挑戰天威?蠻神……為什麼要這麼做?」李江皺眉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因為我巔峰修為也沒達到那層次,但傳言天威視終生如螻蟻,我們也不過是一群被豢養的生物罷了,蠻神想斬天打破這一桎梏!」疚瘋帶著一絲敬佩說道。

李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蠻神要斬天,我們是一群被豢養的生物?

這一切都遠遠超出了李江現在的認知,但有一點卻很清楚,曾經的蠻神一族強大到無可匹敵。

「李江……這裡……這裡好像有人來過!」忽然,外面圖爾巴的聲音打破了李江的思緒。

此刻他抬頭看去,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走出了那片紅色霧區,他的面前是一條寬到一眼看不到盡頭的血色長河。

它起始何處,最終又流向哪裡,李江不得而知,他只知道,這血色長河裡面好像有著一雙雙攝人心魄的眼睛在不但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李江不禁一陣毛骨悚然,渾身的汗毛都在此刻炸了起來。

不過此刻圖爾巴的話更加吸引了他的注意,因為在他們面前血色長河旁邊有很多雜亂而又清晰的腳印。

李江眼皮一陣狂跳,除了他還有誰還來到了這血獄長河裡面?他來這裡又是為了做什麼?

「會不會是蒙爾漢?或者是你們的大首領?」李江凝重的說道。

「不可能,沒有什麼特別需要的話,他們不可能冒險來此的,你知道我們的帕爾梅首領達到了什麼修為嗎,他已經踏入了第一步,可是進入這裡就再也沒出去過,蠻族誰也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闖進這裡來!」圖爾巴說道。

「而且還有一點,你看這排腳印,你再看看我的腳!」圖爾巴對李江說道。

李江頓時朝圖爾巴的雙腳看去,他忽然發現,圖爾巴的一雙腳比他要大太多了,雖然他們的身高都相差不多,但如果觀察力強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們的區別。

「這就是我們蠻族最大的特徵,我們蠻族剛出生的嬰兒,一雙腳可能都快要趕上你們了,但你看這排腳印,也就和你的相差不多!」圖爾巴說道。

「你是說,進入這裡的不是蠻族之人,有可能是我們西疆王朝的人?」李江駭然的說道。

「這也說不定,畢竟我們蠻族大地三面都有王朝環繞,並不一定是你們西疆王朝的人,但這些腳印絕對不屬於我們蠻族!」圖爾巴凝重的說道。

「走,跟上這排腳印看看!」李江說道。

二人頓時順著這雜亂的腳印朝前走過去,半個時辰后,這排腳印在一個山谷下面消失無蹤,就好像他們憑空飛走了一樣。

「腳印呢?他們去哪裡了?」李江四處觀望,忽然,他的目光被一座紅色山巔上的一道身影吸引住了。

「那裡……」李江朝那裡指了過去。

二人盡皆看去,由於距離太遠,李江他們也不敢動用自己的感知力,畢竟現在境界都在靈海境,稍有不慎對方就有可能發現自己。

他們只能模糊的看到那道身影雙手不斷在空中按照規律行走,忽然,四周又有幾道人影同時出現。

這幾道人影身上忽然爆發出萬丈光芒,這些光芒朝中間那個人匯聚而去,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忽然在朝四周震蕩開去,連遠處的圖爾巴和李江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蠻神一族的亡魂啊,都出來吧,我需要你們,需要你們為我組成一支亡魂大軍,都出來吧!」

一聲大喝,此人瞬間抬手,卻見不遠處那血獄長河瞬間沸騰了起來,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血獄長河內有著無數透明的紅色身影緩緩從裡面懸空浮了上來。

圖爾巴駭然的看著一幕,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在那些亡魂之中,他清楚的看到了帕爾梅的靈魂。

但李江此刻震驚的不是這個,他震驚的是這個人的身份,從剛剛此人說話的剎那,他的記憶在不斷的搜尋這個熟悉的聲音。

所以最後,他忽然通過聲音知道了這個人的身份,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此人一定就是黑手堂五殿主,燕王! 沒錯,此人一定是燕王,李江的記憶絕不會出錯的。

「他……他究竟想幹什麼?」圖爾巴駭然失聲道。

「不論他想幹什麼,都不能讓他得逞是嗎?」李江忽然開口,然後他身形如電射一般朝那山頂呼嘯而去。

李江隱約能夠猜到燕王的意圖,但他絕不會讓燕王沾染這些蠻族無家可歸的亡魂的。

此刻燕王的儀式正進行到了關鍵時刻,他做夢也想不到這時候竟然呼有人來打攪他。

慌忙之際,只能無奈收手,那些已經懸浮到天空密密麻麻的蠻族亡魂也是瞬間再度落盡了血獄長河之內。

「李江?竟然是你?!」燕王難以置信的看著來到自己身前的這個身影。

「燕王,好久不見,想不到咱們竟然在這裡相遇了!」李江淡淡的說道。

對燕王的記憶他尤為深刻,因為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道術的威力,直到今日,他依舊沒有看過其他人施展過道術。

這足以說明和神通相比道術是何等的稀有,那時候燕王在他面前是高不可攀的至強高手,但如今,別說在這血獄長河內,即便是在外面,他也不需要在燕王面前畏首畏尾了。

「你阻止我喚醒這裡的蠻族亡魂,你這是在找死!」燕王冷聲道。

「你喚醒那些亡魂幹什麼?你要組建亡魂大軍,是受黑手堂堂主之令嗎?」李江冷聲說道。

「哼,既然你猜到了就好,你在這裡也更好,別忘了你現在是黑手堂六殿主,現在我命你協助我一同喚醒整個血獄長河的蠻族亡魂!」燕王冷聲說道。

「不可能,我也絕不會讓你這麼做的!」李江冷冷說道。

「放肆,你阻止我做事,你這是背叛黑手堂,後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燕王說道。

「這六殿主可不是我求著黑手堂讓我當上的,這裡的蠻族之魂他們需要安息,這裡也是蠻族最後的一片凈土,你絕不能對他們動手!」李江毫不退讓的說道。

「哈哈哈……好,好的很,曾經的毛頭小子現在倒是已經長大成人敢和我在這裡朗聲叫板了,可惜,今天你阻止不了他們成為我黑手堂的亡魂大軍的,因為來到血獄長河的可不止我五殿主一人!」燕王大笑一聲。

一股霸道的力量從燕王體內爆發而出,他乾脆放棄了喚醒蠻族亡魂,他拳如勁風身如電閃,手臂揮舞之間更有雷霆咆哮涌動之聲震蕩而出。

轟的一聲,炸裂的聲音在李江跟前響起,李江同樣是不甘示弱一拳轟出,猶如他們都是靈海境的修為,所以此刻一拳轟出都是旗鼓相當倒退而出。

但燕王倒退的剎那,他身旁那五個人卻是瞬息而動,五個靈海境的強者在此刻同時動手,李江也難以完全避開。

不過圖爾巴可不會眼睜睜看著李江一人戰鬥的,剛剛那番話足以讓他感動到落淚。

李江一個西疆王朝的人卻在時時刻刻維護蠻族最後那一抹僅存的尊嚴,圖爾巴還有什麼好說的,他只能時刻告訴自己,這個兄弟就算自己死也要讓他好好活下去!

這偌大的山峰之上,八個人頓時戰在一團,但李江他們終究只有兩個人,想要短時間內取勝也並不容易。

好在李江和圖爾巴的身軀都是強悍如鐵,暫時倒是不會落在下風。

「三殿主,你還愣著幹什麼,我就說怕有變故突生,你趕緊動手!」就在這時,燕王忽然一聲大喝。

李江頓時一個激靈,三殿主竟然也來到了這裡?

他聽破海說過,三殿主地劫和他實力相當甚至比他還要高出一截,想不到不但燕王來到了血獄長河,三殿主地劫也來了。

「六殿主,你今日的行為會受到黑手堂嚴厲處罰的!」

天空之上,一名滿頭紅髮的女子悍然出現,一股極度恐怖的氣息朝四周席捲而去,李江駭然的發現,地劫的實力竟然處在化丹境初期,而不是靈海境初期。

地劫一句話說完也不再多羅嗦,她輕輕抬手,一股奇異的能量從她體內散發而出。

她身旁忽然憑空出現了五個靈海境的身影,如同剛剛燕王所做的那樣,五個身影似乎是將自己的力量要借給地劫一樣。

衝天而起的光芒再度閃爍著整個血獄長河,巨大的血色長河之內,無數透明的亡魂帶著茫然之色緩緩浮空而上。

就好似他們是被一根根無形的長線給拉起來的一樣,半晌過後,那五個人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氣從空中跌倒在了地上。

「這黑手堂的首領究竟有什麼背景?神曇魔典、鬼符封印術,那都是極其邪惡的武學,這提線傀儡術可是禁忌武學啊,這黑手堂和那個人究竟有什麼聯繫?」疚瘋的聲音在李江腦海中出現。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破開這提線傀儡術?」李江現在也沒心思知道這些,他只想知道怎麼能破開提線傀儡術。

「沒用的,這是一個儀式,這個女人比你們都要高一個境界,想要打斷她的儀式很難,而且這些蠻族亡魂幾乎都已經失去了曾經的記憶,為什麼蠻族的人進來也都出不去,因為他們幾乎都被這些沒有記憶意識的蠻族亡魂給吞噬了!」疚瘋嘆了口氣說道。

「難……難道就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嗎?」李江焦急的問道。

「辦法……算了,還是我來出面喚醒蠻神之魂吧,以蠻神的統領之力,這些亡魂定然能從提線傀儡術中蘇醒過來的!」疚瘋嘆了口氣說道。

「可是,那您會不會消耗……」

「所以咱說好啊,時候你得給我多弄點萬邪之力,甚至找到他們的老巢,吞了它們我不但能恢復,甚至能夠恢復生前的一些實力!」疚瘋說道。

「好,我一定會做到的!」李江頓時說道。

疚瘋沒有說話,李江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軀不受控制的朝上懸浮起來,一股震天懾地的威懾力在偌大的血獄長河轟然爆發。

「古老的蠻神,您雖身死,可殘存的意志與魂靈形成了一道不可磨滅的意志,願我神力能夠將您喚醒拯救現已衰落不堪的蠻族吧!」

李江開口之後,掌心之內忽然出現了一道令人戰慄細如髮絲的力量,然後李江翻掌,這髮絲一樣的力量瞬間滲透進了偌大的血獄長河之內。 一股不屬於李江的語調從他口中說出,然後整個血獄長河在此刻瞬間沸騰了起來。

衝天的煞氣讓這看不見盡頭的血獄長河盪起了滔天浪卷,那些密密麻麻已經接近地劫的蠻族之魂,此刻忽然一顫,他們竟不受地劫控制停在了原地!

「怎麼回事?」地劫面色微微一變,蠻族之魂在此刻竟然有脫離她控制的跡象,這一變故不禁讓他眉頭緊皺,目光驟然射向不遠處的李江身上。

「燕王,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攔住他!」地劫一聲大喝,燕王頓時會意,六個人直衝李江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