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浩然道:「仙女姐姐怎麼能和那妖精一般,這件事怎麼可能和她相提並論呢,不行,自然是仙女姐姐提醒我的,我自然而然就明白,她么誰知道他她是好心還是壞心,而且那麼噁心,我到現在才想起來,幾天的飯菜都吐了出來,還是噁心的不得了,這幾天都不用給我吃飯了。」

古逸少笑道:「呵呵,你小子想得美,你等會就回你家去,你還想在我們家天天吃飯啊?幾天不要給你吃飯啊就沒打算留你在我家吃飯,我要是邊吃飯的時候,你噁心起來把我也弄噁心了,那還了得!」

陸浩然道:「你還是不是兄弟了,我這副樣子怎麼敢回家,我肯定要留在這裡,這裡有些女姐姐保護我,我回去一個人隨時都被人家勾魂了去,到時候我如果是死了就纏著你,根本不讓你好過,你自己看著辦吧……」

古逸少笑道:「呵呵,那好吧,那你就住下來,就住到我們家總行了吧,這樣我當少爺一樣伺候著你,你好好的別讓我們噁心就行,反正我們家也不多,你一個人吃飯,我們家還有地,多的是糧食……」

陸浩然輕鬆些,笑道:「呵呵,這還差不多,那我以後就坐到這了,你們商量吧,商量好了,看看怎麼收拾那妖精,救麗麗,然後再救我。怎麼我和麗麗兩個人都同病相憐,都是被妖精給害了呢?」

紅袖笑道:「呵呵,陸浩然,你命不久矣……」

「啊?仙女姐姐,我剛想著心裡輕鬆了些,就想要補補眠,昨晚上沒睡好,你這是幹什麼呀?嚇死我了,你這不說話語不驚人死不休呀!」

陸浩然,可沒覺得人家是開玩笑,畢竟人家愛好的也是個女鬼王,怎麼著也有點道行啊,看一個人命長命短還是能看得出來的吧。

古逸少也擔心道:「紅袖姐姐,你這話從何而來呀?你可不要嚇唬我嘛,這小子膽子小,雖然風流起來,膽子大,可是對小命在乎著呢……」

麗麗也說:「姐姐,浩然他怎麼了?還有救嗎?」

紅袖蹙眉道:「嗯,小可憐,你以後也要改過自新呀,可心裏面不能再有嫉妒人心的那些想法了,不然的話誰也保不了你,不過你還有救。別怕,那妖精趕走之後你就回去好好做人!」

麗麗驚道:「真的嗎?太好了,謝謝姐姐……」

麗麗,本以為自己也沒有多大希望了,就在這裡等著看看有什麼情況再說誰知道啊,古逸少居然還認識這等高人,自己一下子就有救了,這可不是比任何事情都開心嗎? 古逸少說:「大家,也不要太高興了,現在是找到了解救的辦法,可是麗麗她還在她們家,我們在這裡這麼遠的地方,要怎麼才能救得了她呢?」

女鬼紅袖笑道:「呵呵,這有何難,不過,我乃一鬼魂,不好做法,須得有人配合才行……」

陸浩然笑道:「呵呵,說仙女姐姐現在就是讓我們任何一個人配合你,我們都沒什麼話說……」

女鬼紅袖笑道:「呵呵,你,還不行,須得有陽剛之氣,又先天之仙緣之人才可……」

陸浩然笑道:「嗯,金玉姐姐這說的哪裡話呀,我好歹也是一個陽剛男子吧,我怎麼就不行了呢?我這不還是見了妖精了,又見了仙女姐姐,怎麼就沒有仙緣呢?」

女鬼紅袖笑道:「呵呵,你呀!你本性風流,有的只是一些情債,而且還是剛剛惹了妖精,你說你這陽氣還足不足啊?」

哼!這小子有點妖孽之緣,還什麼仙緣,真是想多了!

不過這話紅袖也沒有說出來,生怕說出來,這小子膽子又小,此時還承受力不足,若然說出來的話,他恐怕受不了這打擊。

麗麗說:「那我肯定也不行了,連仙女姐姐都不行,那我這一個飄飄蕩蕩的魂魄就更不行了……」

女鬼紅袖笑道:「自然是不行而且你我都是女流之輩,加上我們倆又是一個魂魄,怎麼能做得了這正法呢!還是公子最合適……」

古逸少說:「呃,你們大夥都可不要看著我呀,我就算是在座之中陽剛之氣最重的男子,可是我一沒有修道,二沒有念佛,我會什麼呢?我什麼都不會,你們大家指望我能做什麼?」

陸浩然笑道:「呵呵,兄弟,我可是什麼也都不會,我為什麼就答應了呢,這種時候你就犧牲小我成全我們,大家一個大,我又能怎麼樣呢?你犧牲一下就得,可是我們兩個人呀,你好好想想啊,千萬不能不答應……」

麗麗說:「逸少,不管怎麼樣我們找到了希望你可要答應呀,你要是不答應,我們倆怎麼辦啊!嗚嗚……」

女鬼紅袖笑道:「呵呵,公子,不必為難,你不會的我可以教你呀,我雖然是鬼王,我可是也懂得許多道法,但是像這種正法,我作為一個鬼是不能做的,須得要藉由人身才能做得了,公子先天有仙緣。做得了,這陣法是必然之人啊!」

古逸少豁出去道:「那好,既然你說我能行的話,那我就試試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說我要做什麼呢?」

紅袖蹙眉道:「攝亡罡,我今日起教你攝亡罡,步罡踏斗,以拘魂魄,送魂歸體,等你練夠……」

陸浩然著急插嘴道:「呃仙女姐姐,你這可不能讓練個七七四十九日呀,你要是練上七七四十九日,我和麗麗兩個人的命不保了,需要有什麼辦法讓這政法儘快練成,我們才有救呀!」

紅袖笑道:「呵呵,想要讓他練得快,那也可以,比如說有什麼妖精的,元丹吃了之後馬上就可以達到一定境界,只需修練七日,就可以達到能夠救你們的這種境界,其他的嘛以後慢慢再說……」

陸浩然隔著衣兜,捏住那口袋裡貼身放著的狐狸元丹,這可是那妖女,給自己的非常最重要的東西。自己也看過,許多電影小說里的元丹,對於妖精來說那就是生命之源修鍊之緣呀!

而且她把這元丹給了自己之後,她自己就不能恢復人身,只能以妖精的身份見人。現在自己要是把這元丹送給逸少吃了的話,這可怎麼辦呢?以後見了她怎麼交代呢?就算她不找自己麻煩,總是欠了人家一份人情啊,也不是自己小氣。

陸浩然心中糾結不已,心想,不管怎麼樣,這原耽也是那妖精送給自己,讓自己保命要的,而且他讓自己出來之後必然要找個高人保護自己,拜師也好做什麼也好,不然的話自己會可能出事吧,現在想來自己可能是真的遇上事情。

既然如此,這元丹再怎麼樣也是用來保護自己的,不如就拿出來貢獻給逸少讓他練成這攝亡罡,剛到時候自己和麗麗可都有救了,再說他是自己兄弟,自己又沒有機會再去練,只能寄託於他,這可不必請個法師來,划算又牢靠呀。

陸浩然下定決心,欣然拿出元丹道:「這個,你們也不用找了,我這裡就有那妖精送給我的元丹。讓逸少吃了之後,肯定能夠在七日之內,練成這攝亡罡,剛到時候救麗麗和我都是有機會了,我們就都得救了……」

古逸少說:「呃,我可不吃妖精的東西,這妖精的元丹,好比如它身體裡面掉出來的東西。這我吃了之後那不是要我的命嗎?」

陸浩然,自己心疼的要命,把這元丹貢獻出來,這小子居然還嫌棄,不說難不成他還噁心。

陸浩然打斷道:「搞得我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把這原耽給你,這可是他送給我保命的,所以到了關鍵時刻可以救我的命,讓我趕緊找個道士來保護我們的小命了,我想來想去讓你小子練成了之後隨時保護我,還來得及,也划算一點,我自己又沒有練的機會,我要有練的機會,我馬上吃了,這麼好東西你又不是沒見過也沒聽說過嗎?你還噁心……」

古逸少說:「不說噁心,我自己豈不是變成妖精了,我以後身上豈不是有了妖精的氣息,不吃不吃說什麼也不吃……」

女鬼紅袖噗嗤一聲笑道:「呵呵,公子,智元丹乃是妖精及天地日月精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修鍊千年,一般的妖精修練五百年,才得此一粒,這顆丹的顏色,透明度應該是一千多年的修為了。吃了之後絕對可以在七日內修成攝亡罡,救這兩個人!你還在猶豫些什麼呢?這麼大好的機會,如若吃了這元丹之後,修鍊其他功法,也是受益倍增……」 古逸少說:「紅袖,你說這練的什麼攝亡罡,怎麼這麼古怪?不會對人有什麼影響吧?怎麼感覺好像是對付死人用的呢?」

陸浩然笑道:「古仔,你就從了紅袖仙女吧,呵呵,我們大家的命可都是在你小子手裡捏著呢,你要是不從了的話,我就想從,也不能從啊……」

陸浩然,就怕古逸少這小子,一不小心他毛病多,就不聽從紅袖的安排,那樣的話自己和麗麗就沒人可以救,不管怎麼樣還是勸他,讓他就從了吧。

麗麗說:「浩然,雖然我們現在急需要幫助,但是我覺得也要聽從逸少,他自己心裡的想法,這種事情就好像是和鬼神之交易一樣,我們還是要小心為妙,考慮清楚了再說,我覺得……」

陸浩然道:「還考慮什麼呀,這都不明白的事情已經找到高手了,既然人家答應要教他救我們,那就就好了,他就練好了,有什麼可考慮的呢?你這個丫頭什麼都不懂,你最好是不要說,交給我就好了,我知道你臉皮薄啊,什麼都不敢說,他是我從小長大的哥們,我不怕他……」

麗麗無奈道:「可是……」

總感覺這件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呢,也可能是這紅袖和自己一樣都是個鬼魂吧,而且她又說他是個女鬼王,做這件事情豈不是與鬼神做交易嗎?

可是,浩然,這傢伙簡直是,剃頭條子一頭熱,這時候哪裡聽得出這些道理來呢,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他就覺得現在應該救我們,就我們才是正道,他想法雖然對,但是總是莽撞了些。

紅袖笑道:「呵呵,沒想到,這麼一個鬼女孩,懂得還挺多嘛,人小鬼大的,連和鬼神做交易這件事情都懂了?」

麗麗驚道:「難道真的是我想象的那樣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不聽你指派了,不過我真的就是要是別人,逸少你可以不用聽她的話,我不要救了!」

古逸少:「呃……」

陸浩然笑道:「呵呵,仙女姐姐,長得這麼好看,怎麼可能害人呢?你可別嚇唬我們呀?」

這要是,這條路行不通的話,那只是還能有什麼辦法可想呢?

麗麗說:「逸少,不能定下來的,那微微來了,我們一起商量,千萬不能再走這條路了,浩然這個傢伙已經鬼迷心竅被妖魔迷了心智,他這會兒就知道他自己的安慰,根本不顧你的死活。」

古逸少心想這紅袖,可是自己救回來的,她怎麼能靠自己有這些條件呢?她應該無條件的幫助自己,就好像是報恩一樣。

既然是談條件,那條件一般都是有條件商量好了的,可以商量的東西,何不聽聽他的條件是什麼呢?再做決定也不遲啊!

古逸少說:「紅袖,你說的和鬼神做交易,這條件是什麼呢?」

麗麗驚道:「萬萬不能,逸少,我不會答應的,即使你這樣救了我,我也不會好好的被你救的,你快打消了這種想法……」

麗麗心想,這女鬼已經說的很明顯了,她就是想要鬼神交易,和一少一少還是個年輕有為的青年小伙,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為了自己一個不相干的人,就說有相干,自己已經做成這個樣子,要是神明有靈的話,自然會救自己,又何必非要犧牲一個人的健康幸福呢,這和鬼神一旦要是纏繞上了交易的話,那此生豈不是都不安寧。

自己,這是一個活活生生的例子,怎麼可能再讓逸少也摻和進來呢?

自己耳邊的聲音說的,可不都是要自己頂替她,做什麼桃花娘娘之類的,一會是桃花娘娘,一會是三霄娘娘的,誰知道,這些鬼話連篇,到底說的誰的話呢?

麗麗心想,心裏面下定決心說什麼,也不會讓你少答應這種條件的,這以後都是沒完沒了的牽扯,到時候和這女鬼纏繞上。

感覺比自己那個霸佔自己身體的妖精更可怕呀!這女鬼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就能出現在人家裡。

霸佔自己身體的,那妖精還要藉助人的身體才能行事,這女鬼根本不需要了,可見她的法力更強啊!

陸浩然笑道:「呵呵,逸少,好哥們,就是這樣,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可怕的,不就是和鬼神做交易嗎?問問他的條件再做道理也不遲啊,逸少好樣的,哥們看好你,哥們以後就跟你混了!」

逸少道:「你少在這裡拉攏哥們感情,你這傢伙我才看出來,到了關鍵時刻根本不過你兄弟死活就知道你自己的狗,切小命你連個女流之輩都不如,還在這裡跟我拉感情了。別以為我傻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和紅袖自然有我們說話的方式,你以為我是為了你嗎?我就是為了也是為了麗麗,我不救他還能誰救她嗎?」

麗麗搖頭道:「逸少,千萬不要為了我呀,我就是不要我這條命,我已經是一個魂魄了,我還能怎麼樣呢?我哪能去連累你呢,但是還是多考慮一下再做決定,再說了薇薇還沒來,讓他也過來商量商量嘛,你給她打了個電話?」

浩然低頭笑道:「呵呵,我這也不是為了你好嘛,你要是修鍊好了這麼厲害的法嗎?到時候找你的人多了去了,咱們哥們兒幾個,我給你這個保鏢,我們賺不完的票子了……」

古逸少說:「閉上你的烏鴉嘴,我可不想聽你說的這些歪理邪說,我就是來路正當的好好去賺錢,一樣能賺得來錢,我缺那點錢嗎?人窮也有志氣……」

浩然道:「人窮志短你不知道嗎,呵呵,我們都是窮人,要不你就和薇薇聯姻算了!」

紅袖笑道:「公子,這條件嗎?呵呵,你們兩個人吵的這個樣子,我都不好跟你們談了工作,就不想知道這條件到底是什麼嗎?要是一旦告訴你這個法門,也算是泄露了一些天機,自然要和這麗麗他們的因果關係,全部都結合在一起……」 古逸少說:「我當然想知道是什麼條件了,只不過你沒說,現在問也不遲啊,到底是什麼條件呢?」

不會是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吧,就算是救人也不能做傷天害理的事呀!

陸浩然好奇道:「對呀,我也想知道這個條件到底是什麼呢?」

麗麗也是全神貫注的看著紅袖,真怕錯過了什麼,一不小心就把逸少給害了,自己就算再也活不了的話,也不能害了人家。

雖然活著比任何事情都好,但是活著也是有尊嚴的。

紅袖笑道:「呵呵,其實這個條件也沒什麼的,你們大家又何必如此緊張,弄得我還不知道怎麼說了,我也不是想害公子的好嗎?他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再怎麼樣我就算現在做不成人,也不可能做那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陸浩然笑道:「逸少,你怎麼救的仙女姐姐啊,仙女姐姐這麼厲害,居然還需要你來救這件事情,我怎麼不知道呢?你這傢伙不會是跟什麼高人學了什麼高強的法術,卻一直瞞著我們吧,背著我們偷練什麼禁術呢?」

古逸少笑道:「呵呵,我哪裡練什麼禁術,你這小子凈瞎胡說,我也不知道,也許是機緣巧合,也許是冥冥之中老天自有安排吧,就那麼替紅袖姐姐擋了一劫,結果陰差陽錯就好像是我救了她,其實我什麼都沒做……」

陸浩然笑道:「呵呵,難道就是你上一次好像被雷打了一樣,渾身都燒焦了,頭髮都成那樣了,我說你小子怎麼燒成那樣都沒被雷打的怎麼樣?原來是為了保護人,可是就是為了保護人,你也不能毫髮無損的度過,去理解吧,這雷劫原來是真的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快一點你們倆把這件事情都講給我們聽聽?」

這紅袖是鬼王,會不會都是因為這一次度過雷劫之,后就變得這麼厲害了呢,她以前會不會就是一個虛弱的,沒什麼功力的小嘍啰呢?

古逸少無奈道:「這就是上次那次雨下的很大雷聲,一聲接一聲的,好像要把整個樓都給震碎了似的,當時一到天雷就進到窗戶裡面,把我整個人都嚇暈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就變成那個樣子了,這個又不小心就有了人,你說我這救命恩人當的是不是有點愧疚……」

紅袖,聽逸少講起來這一節,又想起來在那雷劫之中,已經赴死的妹妹素心。

紅袖蹙眉道:「公子,可還記得那雷劫之中,跟我一起求公子的素心妹妹嗎?她可是在那一場雷劫之中,已經被打的魂飛魄散,灰飛煙滅了!」

紅袖心想,不知道是不是公子無情,怎麼這麼才幾天的功夫就忘記了,妹妹呢,妹妹當時可是為了救自己才死的呀,公子還答應妹妹要救自己,所以才救了自己,為什麼這一轉眼的功夫就已經忘了,男人真的是不分老幼容易忘情嗎?

古逸少,還不想說起訴心就是不害怕紅酒傷心,誰知道這會兒自己不說,盡引得他也傷心一陣。

古逸少:「呃,這,紅袖,難過當然記得你們姐妹倆一起來的呀,她當時還求我一定要保住你,一定要救你……」

紅袖哭泣道:「嗚嗚……素心妹妹,可是都是為了我才死的,公子說什麼也不能忘記她呀,一定要記著救她才是?」

陸浩然激動道:「啊!紅袖姐姐還有一個妹妹,那妹妹也像姐姐這麼國色天香嘛,怎麼好端端的遭了一劫,你卻沒有把姐妹兩個都救下來呢?你說你這小子竟然有這麼大本事,就是你天生神力,還是對雷電有反彈的功能。那麼一大美女像紅袖姐姐這麼厲害的美女,你咋就不知道好好保護他們呢,要知道的話我可要好好教訓教訓你了,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又對紅袖道:「仙女姐姐,以後有這種渡劫的事情去找我就行了,這小子不靠譜,像這種事如果凡人,都能攔得住雷劫的話,我也願意替姐姐當雷劫啊!」

紅袖道:「再五百年來也不會遇上雷劫了,我下一次雷劫需要一千年,以後就是五百年,你也趕不上了,誰知道到時候你都變成什麼鬼了,你還替我擋了一劫,你還是想想你現在這一節如何度過吧,我看你都命不保朝夕了,還是想想你自己的情況吧!」

陸浩然笑道:「呵呵,呃,這個也是,這渡劫好像還分了雷劫,還是火劫,風,水,還是情劫,這每一關的情況都不一樣,不過我覺得如果過情劫的話,我這個人最能把控的住,姐姐一定要找我,我到時候就算是犧牲自我也不會害你……」

紅袖笑道:「呵呵,你這小子就招了你這張嘴,胡說八道,給自己惹下了許多的冤孽。現在還在胡亂許諾人,你這輩子都命不保朝夕了,還在許諾。你許諾下來,今生承受不了,下一次可就來造了報應。到時候你就像現在被那狐狸精給睡了,到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迷迷糊糊之中還嫌棄人家。那你哪知道啊,你上輩子見著人家流口水了。而且人家還心好的送你一顆元丹,要是我的話殺了你的心都有……」

陸浩然愣了,心想,這女鬼,才剛見自己第一面,他怎麼就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情了,莫非她偷聽了早上大家在一起說的話了,就算是她偷聽了在一起說的這些話

也不必要說知道的這麼詳細,而且就連上輩子,發生什麼事情,她也都知道。那上輩子發生的這些事情,她豈不是都好像被他看見偷窺了,他還知道些什麼呢?

陸浩然道:「姐姐,那你說我的上輩子你是不是了如指掌?如果這樣的話,你能不能讓我看看我的上輩子到底是什麼回事呢?」

紅袖笑道:「呵呵,去河南了邀請把原耽給你,不就是想讓你看看上輩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嗎?你自己自私不想看,還要再找我來問問清楚……」 陸浩然道:「當然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一想起來他那種妖精的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想起來都噁心,想起來都害怕,我都沒有什麼興趣想知道了……」

陸浩然說的,是心裡的實在話本來就是這樣,人總是說不可貌相不可貌相,說什麼心裡沒可是人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外在的沒有,外貌的美沒有人可以否定這一點。

就看見那種醜陋的,而且不是用醜陋可以形容的,這種事情發生之後,這是一個顛覆性的印象,就好像是自己的三觀被從重置了一般,一般的人真的是難以接受,不是被嚇到可能就被噁心到了吧,就像陸浩然這樣。

可是轉念一想也不對呀!要是這樣的話,這妖精,跟自己恐怕是關係不一般呀?

心裏面無限的掙扎,又想知道,又討厭那種,好像是卧薪嘗膽的夫差一樣,等過了好日子之後,就一點也不想麻煩你這種知道自己得到羞辱的事情的人留在自己身邊一樣的。

陸浩然也是不想再提起這個人這個事,但是保命要緊還是想要通過這個妖膽來保護自己。

想一想的話,這要是其中發生了什麼故事自己又不知道,以後成了要自己小命的把柄,那可就到了,要不就問問清楚,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陸浩然思前想後忍不住道:「這對我也很重要嗎?」

紅袖笑道:「呵呵,現在還不是說你這些事的時候,看你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我倒懶得讓你知道,本來還心想那妖精有結算,有情有義還送你一顆丹,這可是她化為人的依據,如果沒有這個妖丹的話那她也就是一隻妖怪!」

「她都願意捨棄了送禮保命,可見她對你的情誼是有目共睹的,你居然還不想知道,那我也沒什麼心思告訴你了,像你這種浪蕩公子哥兒,總是有報應的,你就等著接受你的天塹吧!」

陸浩然笑道:「呵呵,姐姐,你也不用嚇唬我,我才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我能有什麼事呀,你看我健健康康活潑開朗嘛,我剛剛體檢,什麼事都沒有,強壯的很呢,現在是科學決定一切,你總不能說這些都是可以用科學解釋的了的吧!」

古逸少憂心道:「你這小子,少說兩句也能要了命呀,總是想要佔上風,這有什麼可以佔上風的,紅袖看出來什麼,說明她真的看出來了什麼,你小子狂什麼……」

麗麗也勸說道:「對呀對呀,我覺得紅袖姐姐既然說出來了,什麼說明她是知道的,何不讓她幫你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陸浩然笑道:「呵呵,我就想著古仔練好了攝亡罡,保護我就行了,我還管那麼多呀,再說了她願意把啥送給我,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跟我有何相干了!」

紅袖笑道:「呵呵,來你把元丹拿出來,這妖精的元丹,一般都會記錄著他前世的事情,記錄著他最不願意忘記的故事,我想這顆妖丹一定有什麼她一直不肯忘記的東西,想要給你看見,所以才會送給你的,只不過你不知道如何去看……」

陸浩然驚道:「呃,你怎麼知道的?」

現在想來那狐狸精,當時把這顆元丹送給自己的時候,好像是有說過,只要滴上誰的血,就會出現他想知道的事情。

因為這句話只是給自己說的,本以為這句話是給任何人說的,自己拿到這個元丹之後,可以給任何人看這些事情,難道只是能看到自己和他的糾葛嗎?

紅袖笑道:「呵呵,看看你傻不傻……」

古逸少等著浩然道:「浩然,真有這種事情啊,她都說什麼了?」

陸浩然笑道:「她好像說,想看誰的事情,就可以滴血進去這顆丹藥,到時候就可以看見了!」

古逸少說:「呃,這麼血腥的方式有點可怕……」

紅袖笑道:「呵呵,幸好我來了,這種東西怎麼能隨意滴血呢,這可是一顆妖精的丹,你要是滴血的話,這妖精和你就生生世世糾纏在一起了,你可要想清楚了?」

陸浩然心想,這女鬼,說的這麼厲害,莫非是她想獨佔自己這顆丹,所以才在這裡危言聳聽嚇唬自己了。

想一想這顆丹如果真的是那麼厲害的話,豈非是一件非常厲害的寶貝了,如果自己滴血結緣的話,到時候這個丹豈不是相當於自己的了!那自己以後要是修仙得道的話,豈不是比古仔那小子更快了。

陸浩然疑心重,心裡的私心一下子就出來了,心想著好東西當然是要留給自己的,怎麼能給別人嗎?再說了就算是什麼攝亡罡,難道自己就練不成嗎?

非要給古仔去練,如果這丹藥能保護自己的話,幹嘛要給他呢,就是拿著他自己也不怕被誰欺負不是嗎?再說了自己就跟著他們。看他們能,不管自己還是怎麼樣。

陸浩然心想,不管怎麼樣,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自己先滴血認丹再說,到時候先佔著這妖丹,看他們能怎麼樣。

陸浩然笑道:「呵呵,居然這麼厲害呀,你這麼一說差點把我嚇壞了,要是這樣的話,我也不必問你,我自己給看就可以了,看樣子這東西還真是個寶貝,我要好好研究研究呢……」

麗麗說:「你拿著也好,那妖精也不知道是何居心把這東西給你,要是逸少吃了之後,說不定還招惹來什麼災禍,你拿著倒是少了許多災禍。反正妖精她又是對你包容的,他又喜歡你一個女人要是喜歡一個人的話,那就是逃生,逃避的就算是犧牲自我,也在所不惜……」

紅袖笑道:「呵呵,看那樣子陸浩然,陸公子,平時不打算把你的妖丹,貢獻出來給公子練功了?」

陸浩然笑道:「呵呵,這個么,畢竟是人家送給我的又是這麼個好寶貝,你說要是平時什麼東西就是多少錢我也願意,可是如果給他了之後,反而給他招來災禍也不好啊!」 陸浩既然有了這種想法,自然要率先得到這妖丹。實際上大家都在自己也沒有空的時候,不如就說去衛生間,想個辦法咬破手指,滴血認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