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軒,趙冰兒又是誰?」陳小涵滿臉狐疑的問道,心中情不自禁的興起一絲警惕之心,這也算得上是女生的第六感了,她能夠感覺到,這個叫趙冰兒的女子,與陸軒絕對是關係匪淺,乃是一大勁敵,其危險程度,絕對比夏晨曦還要高,堪比林欣怡了。

突然聽到陳小涵的問話,陸軒心中一咯噔,硬著頭皮道:「呃……一個朋友,玄冰閣的弟子,也就是他們口中那趙長老的唯一一名親傳弟子。」

「普通朋友?」

「不算太普通……」

「那有多特殊?」

面對陳小涵的追問,陸軒頓時滿頭大汗,這自己該怎麼回答?果然是女人猛於虎啊,陸軒寧願重新面對那個煉神七重的玄冰惡魔,也不願意處在這般尷尬的境地。

看到陸軒這般模樣,陳小涵哪裡還不明白,她可不是什麼傻女人,更何況陸軒向來不會掩飾,心中已經瞭然。

當下她有些氣不過的在陸軒的胳膊上狠狠的擰了一把,只把陸軒痛得齜牙咧嘴,他還尚未煉體,若是不使用元力抵抗,與普通人並無太大區別。

「她又是你的女人是不是?」陳小涵氣呼呼的問道是,雖然她覺得又這個字用得比較彆扭,但卻又是不爭的事實,林欣怡毫無疑問是其中之一,那張冬爽,對陸軒的情愫也從未掩飾過,還有自己,再加上尚且曖昧不清的夏晨曦,現在又多出來一個趙冰兒,仔細一數,都夠一個巴掌之數了。

陸軒聞言微微一怔,隨即便是認真的點點頭道:「對,她是我的女人。」

隨著陸軒此話出口,這次卻是輪到陳小涵心頭一顫了,她明顯感覺到,陸軒說這話的態度有點不一樣,而且,陸軒似乎從來沒有當面承認過誰是自己的女人,除了大家都已經知道的林欣怡之外,這還是陸軒第一次親自說出口。

一時之間,陳小涵不由得有些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心中頗為難受。

「那……欣怡知道嗎?」陳小涵良久之後開口問道。

「知道,具體來說,冰兒成為我的女人,還在欣怡之前。」陸軒點點頭說道,他現在反正抱著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

「你是說,你們已經……」陳小涵十分驚詫的出聲。

「咳咳,陰差陽錯而已。」被陳小涵這般直白的點出來,陸軒有些尷尬。

但此刻陳小涵心中的難受之意早已經拋到了九霄雲外,秀氣的眉毛一挑道:「好你個陸軒,你就是個大色胚!誰跟你,跟你那個了,你就承認她的身份是不是?」

「話不能這樣說……」陸軒試圖反駁,不過仔細想想,自己似乎的確有點這個意思,自己都已經佔有人家了,那自然當之無愧的是自己的女人,反而像陳小涵等人,自己並沒有碰過,若是陳小涵什麼時候腦袋開竅,不喜歡自己了,隨時可以抽身離去,正是為了給她們留下最後一條退路,陸軒才一直沒有碰陳小涵。

「她是你的女人,那我算什麼?」陳小涵絲毫不退讓的問道。

陸軒深吸一口氣,對上陳小涵的目光道:「只要你願意,你也是我的女人!」

陸軒覺得,自己還是要拿出一些男子氣概出來,陳小涵身為一個女子,放下所有的矜持,始終對自己不離不棄,自己又豈能一直辜負她?

或許陳小涵的感情不像林欣怡那般細膩,也不像趙冰兒這般一見鍾情,但她對自己的感情,是那種真正的不離不棄,陸軒多次在陳小涵面前故意不遮掩自己在感情方面一團糟的現象,就是為了讓陳小涵真正的看清自己,認真考慮,或許陳小涵有生氣,有傷心,但無論怎麼樣,她始終還是選擇了陸軒。

尤其是這一次玄冰秘境之行,本來陳小涵只需要呆在風劍宗就行了,安安靜靜的修鍊,但她為了能夠跟自己在一起冒險,寧願冒著生命危險進入玄冰秘境,或許她無法給自己帶來太大的幫助,不過這份情,是怎麼也無法抹殺的。

而且,陸軒一想到若是陳小涵某一天真的放棄了自己,而與別的男人在一起,這是陸軒怎麼也無法忍受的,與其便宜了別人,還不如便宜自己,何必要給自己添堵呢?

就在陸軒說出這番自以為充滿男子氣概的話之時,陳小涵看向陸軒的眼神卻突然間羞澀了起來,埋下頭抿嘴一笑道:「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流︶氓?雖然我不會拒絕,但哪有你這麼直接說的?」

陸軒愕然,不知道自己哪裡流︶氓了,他卻是忘了,陳小涵之前才說,誰與陸軒那個,陸軒就承認了誰的身份,他剛剛的話,的確是有些歧義。 「好啦好啦,跟你開玩笑的,就算你流︶氓我也喜歡。」陳小涵笑嘻嘻的抱著陸軒的手臂搖晃道,兩團柔軟不斷的蹭來蹭去,讓陸軒不禁有些心猿意馬。

看著陸軒與陳小涵兩人打情罵俏,冰靈臉上不由得閃過一絲柔和的笑意,人類真好,少男少女之間這種最純潔的愛情,著實讓人羨慕,可惜,她只是一個器靈而已。

「陸軒,你還有什麼要問我的沒有,能夠告訴你的,我會盡量告訴你。」冰靈出聲說道。

聞言,陸軒頓時收起心中的旖旎之意,想了想說道:「不知道前輩有沒有聽說過天劍?」

他突然想起來了劍晶傳達給自己的訊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關鍵詞就是天劍,而且他還想到了天劍九重,毫無疑問,天劍九重絕對是一套極為強大的武技,單單是第一式天人合一就這般厲害,後面那還得了?

陸軒隱隱感覺,這天劍與天劍九重之間,怕是有著某種關係。

「天劍?你們這大陸不就叫天劍大陸嗎?」冰靈微微一愣說道。

聽到這話,陸軒頓時有些失望,竟然連冰靈都不知道嗎?她當年可是跟隨冰鳳的,同樣也是來自那神秘的天域,連冰靈都不知道,那自己就更不知道了。

看到陸軒失望的神色,冰靈頓時意識到,陸軒口中的天劍,斷然不會是這天劍大陸。

「等等,你讓我想想。我好像想起點什麼了?」冰靈秀眉微顰,顯然是在回想著一些東西。

「天劍……我記得,好像是天域一柄極為強大的武器,掌握在人族手中……後來似乎……我想不起來了。」冰靈眉頭皺得越來越深,竭力思索之下,整個身體竟然都有些潰散的跡象,她這個身體,只是她使用元力所凝聚的,並非實體。

看到這景象陸軒嚇了一跳,連忙問道:「冰靈前輩。你沒事吧?」

「沒事。」冰靈搖了搖頭。不再去想,身體頓時重新恢復了過來,隨即出聲解釋道:「當年我隨主人一起征戰,在最後那場戰鬥之中。受損十分嚴重。許多東西都完全不記得了。清醒過來之後,便是已經在這裡,除了知道關於傳承的事情之外。其餘的都沒太大印象。」

「原來是這樣……」陸軒輕輕點頭,雖然冰靈也不記得太多東西,但至少他弄明白了一件事情,天劍來自於天域。

又是天域,太乙歸元訣之中提到了天域,天劍來自於天域,冰靈也不斷提到天域,這天域,到底在哪裡?

既然想到了,又有一個冰靈在眼前,陸軒自然不會錯過這次詢問的機會,當下直接出聲問道:「冰靈前輩能跟我說說關於天域的事情嗎?」

「你們不知道天域嗎?」這次冰靈反倒是有些愕然了,在她想來,雖然這天劍大陸只是一個下界位面,但至少也應該知道天域才是。

「不知道,我們應該知道嗎?」陸軒反問。

「下界武者,應該都是以飛升天域為目標才對,你們竟然不知道天域,實在奇怪,不過你實力還低,倒也可以理解。」冰靈有些不解的搖搖頭,頓了頓,才繼續給陸軒解釋道:「像你們天劍大陸這樣的下界位面有很多,天域相對於你們天劍大陸來說,便是一個上級位面,地域之廣闊,武者之浩蕩,遠超過下界位面。」

「因為武者實力越來越強,他們想要繼續提升,消耗的資源也就越來越多,單單是一個下界位面,完全無法提供這麼多資源,所以武者提升到一定境界,都會飛升前往天域。」冰靈整理了一下思緒說道,雖然她很多東西都忘了,但這種常識性的知識還是記得的。

「正因為如此,所以天域很大,人也很多,不但有著天域本身的武者,還有著來自下界位面源源不斷的武者,這麼多的武者,全部都集中在天域,你可以想象一下天域的廣闊。」

冰靈說的這些東西,聽得陸軒一愣一愣,上級位面?天劍大陸只是一個下界位面?類似天劍大陸這樣的存在還有很多?

陸軒覺得,似乎一扇新的大門在自己面前打開了,以前,他僅僅只是在那小小的青山鎮,對他來說,臨城就已經不小了,後來參加風劍宗入宗考核,他才知道風劍宗的轄區竟然有著足足三大帝國。

而風劍宗上面還有玄冰閣這樣的四品宗門,玄冰閣之上,還有更加強大的五品宗門,他本以為這些就已經夠大了,但現在他才知道,自己真的就是一個井底之蛙,原來在真正的武道大能面前,整個天劍大陸只不過是一個下界位面而已,只有天域,才是真正武者的天堂!

廣闊無垠的天地,那就代表著無限的資源!能夠飛升天域的,無一不是下界的佼佼者,整個天域便匯合了無盡的天才,能夠從眾多天才之中脫身而出,那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一想到這些,陸軒不禁有些心馳神往,原來這就是天域,看來,自己在武道上要走的路還很漫長,如果能夠飛升天域,親自看看天域的風景,那該有多好。

「不過你別以為天域就是一片樂土,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鬥,更何況,天域不止有人,還有其餘的種族,人類內部進行著內鬥,外面還要應付著外敵,而且天域強者極多,一不小心就喪命了。」冰靈微冷的聲音傳來,及時給陸軒交了一盆涼水,「天域再大,也不可能容納無限的武者,所以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的武者死亡,正因為這樣,天域才能夠不斷的容納新飛升的武者,已經天域本土出生的人。」

「沒關係,不在戰鬥之中成長,又怎麼可能成為真正的強者,終有一天,我會踏入天域的!」陸軒自信滿滿的說道。

這倒是讓冰靈有些詫異,本以為自己這一波涼水潑下去,陸軒會有些畏懼,卻沒想到反而更加增加了陸軒的鬥志。

「你的武道之心倒是極為堅定。」冰靈輕輕點頭,能夠通過冰鳳考驗的第三關,就證明陸軒的武道之心頗為堅定了。

武道之心是最難得的,它與任何東西無關,只與武者自己的本性有關,除非是經歷一些特別大的挫折或者失敗,一般很難改變武道之心。

陸軒笑了笑,心下卻在暗自沉思,天劍乃是天域的東西,劍晶跟自己說這個幹什麼?莫非……

他隱隱有種猜測,但又有些不敢相信,連冰靈都是天劍乃是極為強大的武器,那就證明天劍的強大遠不是他能夠想象的,如此強大的一柄武器,又怎麼可能出現在天劍大陸,還被自己得到。

正在陸軒暗自嘲笑自己想多了的時候,突然又想到,天劍大陸,為什麼要叫天劍大陸呢?是巧合?還是跟天劍有關係?

陸軒以前一直以為,自己這片大陸之所以叫天劍大陸,是因為用劍的人很多,但現在得知了天劍的存在,不得不多想一些。

雖然從冰靈口中得到了不少的信息,但陸軒的腦海之中還是存在著無數的謎團,但卻沒有人給他解釋。

「等我實力強大了,一定能夠解開這些謎底,看看我體內的劍晶,究竟是不是傳說中的天劍!」陸軒暗暗給自己定下目標。

「冰靈前輩,按你所說,天劍大陸僅僅只是一個下界位面,甚至龍鳳這種存在,在天劍大陸都只是傳說,從來沒人見過,那想來真正的神龍和鳳凰,都應該是天域的神獸才對,但為什麼,冰鳳前輩竟然將她的傳承留在了我們這樣一個下界位面?」陸軒問出了心中的另一個問題。

在知道天域之前,陸軒並沒有太大的疑惑,他以為天劍大陸就已經夠大了,所以不管遇到什麼,自然都是理所應當的,但明明有著一個天域的存在,而冰鳳這樣的存在,明顯也是來自於天域,為何傳承竟然會在天劍大陸?

聽陸軒說完,冰靈這次倒是沒有回想,直接答道:「這個問題,不用你問,我自己就已經想過無數遍了,但可惜,我以前的記憶好像都丟了,同樣找不到緣由,甚至,我現在連主人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陸軒也沒想到竟是得到了這個答案,連冰靈自己都不知道,看來當初冰靈與冰鳳經歷的那一戰,頗為慘烈。

「不過,這些年隨著我漸漸的恢復了一些之後,隱隱想起來了一些東西,好像當初主人最後一戰的地點,就是在天劍大陸附近的虛空之中,可能正是因為這樣,主人被逼無奈之下,才會在天劍大陸留下傳承。」冰靈再度提供了一個信息,隨即她又是輕嘆一聲,有些黯然的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主人的情況,但既然她連玄冰心經都拿出來了,而且還將傳承設在了一個下界位面,恐怕……凶多吉少。」

「冰靈前輩不用擔心,冰鳳前輩既然如此強大,想來不會有事的,而且神獸之軀,不會那麼容易受損的。」陸軒出聲安慰道:「況且,鳳凰不是能夠浴火重生嗎?」

ps:感謝這些天給小寶投月票和打賞的大大,以及自動訂閱的大大,最近的更新實在不給力,有些愧對大家的支持,小寶一定會盡量保證更新的,欠下多少章,小寶都記著,找機會爆發出來,多謝各位的支持^_^(未完待續。。) 冰靈卻是搖了搖頭道:「浴火重生,又豈是簡單的事情,需要花費極大的代價,而且敵人知道主人能夠浴火重生,未必就不會採取一些針對性的方式,例如直接摧毀主人的靈魂,雖然對於鳳族來說,靈魂毀滅同樣有著重生的機會,但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鳳凰又稱為不死鳥,但卻不代表真正的不死,只能說哪怕是死了,也有機會重新活過來,而這其中所需要花費的代價那就極大了。

對此,陸軒也不知道說什麼,只希望冰鳳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畢竟自己已經融合了一滴冰鳳精血,還得到了玄冰心經和鳳翔九天劍法,算得上是冰鳳的半個傳人。

他倒是對冰靈和冰鳳當初經歷的一戰頗為感興趣,可惜冰靈什麼都記不起來,未免有些遺憾。

該問的,陸軒差不多都問了,所以也不再多說,靜靜的等待著夏晨曦的蘇醒。

隨著時間的推移,夏晨曦身上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強,過了大半個時辰,夏晨曦一直緊閉的眼睛,竟是突然動了一下。

這一幕瞬間便是落在了一直關注她的陸軒眼中,冰靈所說果然不虛,這才大半個時辰,夏晨曦竟然就已經有了醒轉的跡象。

夏晨曦本來就沒有很重的傷勢,只是被毒性將生命力給耗光了,成功融合一滴冰鳳精血,將這些生命力補回來之後,自然很快就蘇醒了。

在陸軒兩人的注視之下,夏晨曦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經過陸軒大半個月的奔波,終於成功的將她喚醒了!

醒過來之後,夏晨曦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迷茫之色,顯然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但她很快便是看到了陸軒。

「陸軒?難道你也死了?這裡這麼冷,莫非是傳說中的地獄嗎?」夏晨曦情不自禁的問道。

看著她這傻傻的模樣,陸軒忍不住笑了起來:「放心,我們都活得好好的。你看,小涵也在呢。」

「晨曦,你感覺怎麼樣?」陳小涵湊過來關心的問道。

「小涵?你也在,難道我們真的沒事?」夏晨曦漸漸的恢復意識,這才感覺到自己似乎真的活著,但她明明服下了劇毒,怎麼可能還能活下來呢?

陳小涵微微一笑道:「你沒事,我們也沒事,你醒過來。真是太好了。為了將你救醒。陸軒可是奔波了將近一個月。」

意識到自己真的還活著,夏晨曦心中情不自禁的湧現一絲欣喜之意,沒有誰想死。

「陸軒。真是太謝謝你了,我以為我都要死了。」夏晨曦露出一絲感激的笑容。握住陸軒的手說道。

陸軒卻是搖搖頭道:「謝什麼,於公於私,我都必須要救你,不說那麼多了,你能夠醒過來就好,你感受一下,看看身體還有沒有問題。」

「嗯。」夏晨曦聽話的點點頭,隨即坐了起來,開始查探自己的情況,她雖然昏睡了這麼久,但成功融合一滴冰鳳精血,竟是連一絲虛弱感都沒有。

仔細查探了一番之後,夏晨曦滿是驚訝的睜開了眼睛。

「陸軒,我怎麼感覺我突然變得更強大了?好像體內充滿著強大的力量一樣。」

「你融合了一滴冰鳳精血,現在身具冰鳳血脈,自然感覺強大無比,冰鳳血脈妙用無窮,日後你在修鍊之中會慢慢感覺到的,希望你不要辜負了這一身血脈。」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卻是冰靈再次出現了,之前她已經重新回到了石台上那柄長劍之中,畢竟她用元力維持著身體也是需要消耗力量的。

「這位是冰靈前輩,你融合的冰鳳精血就是冰靈前輩給的。」陸軒給夏晨曦解釋道。

聞言,夏晨曦頓時連忙站起身來,沖冰靈微微行了一禮:「多謝冰靈前輩救命之恩。」

冰靈搖了搖頭:「不用謝我,要謝就謝陸軒吧,冰鳳精血乃是他闖關所得,是他將冰鳳精血讓你融合的。」

「陸軒,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我服下毒藥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一樣?」夏晨曦現在完全是懵懵懂懂的狀態,這裡究竟是哪裡?冰鳳精血又是怎麼回事?自己明明服毒了,竟然還能活下來。

陸軒笑了笑道:「的確是發生了很多事,我跟你慢慢說吧。」

當下,陸軒便是從他碰到夏晨曦與孔文斌開始講起,滅殺成宏,卻又碰上追兵,孔文斌捨身阻敵,一直說到他和陳小涵在玄冰寒流的逼迫之下,無意中進入到冰洞為止。

哪怕陸軒已經盡量長話短說了,說完這些事情也花了不少的時間。

「沒想到孔師兄竟然用生命來救我們逃脫,看來我之前還誤會他了,可惜他已經遇難,無法向他道謝。」夏晨曦有些感慨的說道。

「不管他以前所作所為如何,至少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是值得我敬佩的。」陸軒輕輕點頭說道,從某種程度上算起來,孔文斌可算得上是他的救命恩人,那時候的陸軒,完全不是韓楓的對手。

不再說孔文斌的事情,夏晨曦看向陸軒說道:「冰鳳精血是你通過冰鳳前輩考核所得到的,這麼珍貴的寶物,你怎麼拿來救我,如果你融合了的話,以後修鍊玄冰心經還有那鳳翔九天劍法,必定有事半功倍之效。」

陸軒卻是毫不在乎的開口:「只要能將你救醒,一滴冰鳳精血算什麼。」

聽到這話,夏晨曦心中頓時一暖,看向陸軒的目光也愈發的柔和,她本來就對陸軒心存好感,若不是得知陸軒竟然已經與林欣怡定親,她恐怕早就跟陸軒表白了心跡,現在陸軒為了救醒自己,不但將他的血餵給自己保住性命,連冰鳳精血這等寶物都捨得給自己,這份情誼,如何能不讓夏晨曦感動。

一直聽著兩人說話的陳小涵,一看到夏晨曦的目光,頓時心中一聲暗嘆,完了完了,晨曦這次是真的淪陷了,陸軒這傢伙,怎麼就這麼多情債呢?

不過這次她倒是沒有表現出什麼吃醋的情緒,她反正認定了陸軒,只要陸軒心中有自己一份地方,那就足夠了,而且現在陸軒已經有了林欣怡和趙冰兒,就算再多一個夏晨曦也沒什麼不能接受的,她是不想再吃醋了,不然酸都會被酸死。

就在這時,陸軒轉頭對冰靈問道:「冰靈前輩,我想讓晨曦修鍊玄冰心經和鳳翔九天劍法,不知道可不可以?」

「既然東西已經是你的了,那自然由你決定,而且,她元陰未失,根骨也是極好的,雖然不比你和趙冰兒,卻也不差,現在既然融合了冰鳳精血,修鍊玄冰心經是上上之選。」冰靈出聲道。

聽到元陰未失,陸軒略帶尷尬的說道:「冰兒元陰已經沒了,那對她以後的修鍊會不會有影響?」

冰靈頓時瞪了陸軒一眼,趙冰兒的元陰,顯然是給了這傢伙,想了想她才說道:「若是給了別人,肯定有影響的,不過給了你的話,倒也未必是件壞事,你體內有青龍血脈,她也有一絲淺薄的冰鳳血脈,兩者交融,可以說是互惠互利。」

「嘿嘿,那就好,以後還可以多來幾次。」陸軒恬不知恥的笑道。

「陸軒,你很得意啊!」陳小涵的小手狠狠的在陸軒的腰間擰了一把,當著她們的面說這種羞人的事情,真是太欠教訓了。

陸軒心中暗暗叫苦,只能忍著腰間傳來的疼痛,誰叫自己嘴賤呢?

對於陳小涵的小動作,冰靈裝作沒有看見,雖然跟陸軒接觸不久,但從他們幾人的對話中明顯可以聽得出來,陸軒這傢伙女人不少,身為女子,自然都喜歡專一的男人,冰靈哪怕只是一個器靈,那也畢竟是女性。

看陸軒幾人打鬧一陣之後,冰靈說道:「既然已經沒有了後顧之憂,陸軒你準備融合青龍精血吧,然後要著手凝練神紋了,就你目前的情況而言,想要徹底治癒你的暗傷,唯有凝練出壬水神紋才行,這裡存留的靈材不少,她們兩個也隨意取用好了。」

沒想到冰靈這麼大方,倒是讓陸軒欣喜不已,當下也不再多耽擱,呆在玄冰秘境的時間只有兩個月左右了,必須得抓緊時間。

「左邊那扇石門背後,是各種冰系靈材,包括各種礦材和藥草,凝練神紋,必須用到這些東西,右邊那扇石門背後,是大量的冰系元石,你可以趁此機會提升境界,你的境界太低了,將境界提升上來之後,以後闖蕩的過程中,你也會更安全。」冰靈說道,她可不想好不容易碰到一個繼承了冰鳳傳承的人,卻半路夭折,自然希望陸軒越強大越好。

「嗯,我這就開始準備。」陸軒點點頭道。

「去吧,若是有事,呼喚我即可。」說完這句話,冰靈頓時再度消失不見,顯然已經重新回歸到了她的本體之中,也就是插在冰台之上的那柄長劍。

看著這柄劍,陸軒不由得有些眼熱,也不知道是什麼品階的武器,竟然能夠產生冰靈這般強大的器靈,想來應該是冰鳳當年使用的武器,至少也是天階寶器級別了。 若是讓冰靈知道他所想,說不得會胖揍陸軒一頓,這乃是當年冰鳳所使用的玄冰鳳血劍,早已經達到了靈器級別,又豈是區區寶器能夠相比的?

不過倒也不能怪陸軒,他的眼界畢竟有限,一柄人階上品寶器碎冰劍,對他來說都珍貴無比,想當然的認為那天階寶器就是最強大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