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才知道,他們以前端的太厲害了,真的愛情,就應該這樣,把想做的想說的,都表現出來,感受到愛人的心情和感情。

路彥昭拉著秦未央的手,一路進了餐廳。

秦未央看在空蕩蕩的餐廳,一個人都沒有,但是,除了中間的餐桌上,擺著精明的晚餐,餐廳其他的桌子都圍成一圈,上面簇擁著大朵大朵的玫瑰花瓣,整個餐廳的地上,都布滿了玫瑰花瓣,像是走進了玫瑰花的海洋。

好在通往餐桌的地方,露出了一條路,不然的話,他們就只能踩在玫瑰花瓣上過去了。

餐廳里的燈光昏暗,四周點著燭光,真真的燭光晚餐,氣氛曖昧又讓人心動。

秦未央轉過頭,偷偷看了一眼路彥昭,看到他的俊臉緊繃。

只不過,就算是綳著臉,他也依舊迷人的令人移不開視線。

如果換做以前,秦未央肯定覺得路彥昭這是冷漠,現在她也算是看出來了,這人這個樣子,八成是緊張了。

他拉著自己的手,都緊張起來了。

秦未央笑著戲謔的開口:"阿昭,你說你都準備的這麼齊全了,那會我下樓,你幹嘛還問我,要吃什麼啊?"

路彥昭有些不好意思:"我想尊重你的意思,但是,我以為你想跟我燭光晚餐的,畢竟,他們說女孩子都喜歡這個!"

"他們?"秦未央敏感的注意到了路彥昭話語中的這兩個字眼。

路彥昭有些窘:"也沒誰,就薛丹和唐雲飛,我問了他們,跟女孩子談戀愛,需要做什麼,女孩子喜歡什麼,吃飯應該去哪裡,我問了一些需要注意的,還有情侶之間,必須做的幾件事!"

秦未央這下是真的笑了,她沒想到,路彥昭還有這個心。

她笑眯眯的看著路彥昭:"那你跟我說說,情侶之間必須做的事情,都有什麼啊?"

秦未央說著,嘴角止不住的上揚,她是真心覺得,路彥昭現在簡直可愛的要命。

路彥昭第一次覺得這麼不好意思,他之前也沒想過,秦未央會問這個。

可是,他也不會在這些問題上,瞞著秦未央。

他說:"情侶之間,必須吃燭光晚餐,必須一起去看電影,去遊樂園,去旅遊,去……" 這邊,兩位仙王境太上長老開始搶奪徒弟了,乾祥這位三長老滿是憋屈,不斷被責怪訓斥,但還是硬著頭皮掙搶。

林楠等人輕笑,隨即洪辰等人一個個的開始自我介紹。

按照林楠說的,看緣分。

兩位太上長老也自己做了個介紹。

林楠的這位師公,名為邱雲仙王,是凌雲仙宗的太上長老,排名第三位。

另一位,欣慰郭宇仙王,同樣是凌雲仙宗太上長老,排名第二。

連帶著乾祥都在兩位太上長老警告責怪的目光下做了介紹。

怎麼選擇,然後就交給了洪辰他們自己,對於這三位前輩強者,大家此刻反倒是沒有了什麼懼意,更多的是慎重。

選擇師傅,正常而言自然是越強越好,邱雲仙王和郭宇仙王都不錯。

但問題也來了。

選擇了兩位仙王,是不是突然間成了林楠長輩了?

按排名,林楠是邱雲仙王的徒孫……

頓時,一位位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齊齊選中了乾祥。

再然後,兩位仙王臉黑,然後直接將可憐的三長老乾祥給丟了出去,重新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去勸說。

兩位太上長老,那是真的心動,想收徒。

哪怕是之前一番廝殺,但他們心情都不錯,也包括林楠等人在內。

…………

但是與此同時,另一邊就完全不同了。

靈韻仙族古仙族兩位老祖離去之後,臉上始終陰沉的不行,尤其是靈韻仙族老祖,心裡簡直都是在滴血。

三位天仙境族老的損失,這個太難彌補了。

最難受的是,依舊還是沒有殺掉林楠!

一旦讓林楠他們成長起來,是災難性的,這點他們都清楚。

兩大仙族看似不弱,但和凌雲仙宗相比,還不夠。

尤其是林楠的成長速度太快了,他們真的有些害怕了。

「無論如何,想法設法都要殺掉此子!」靈韻仙族老祖沉聲說道。

古仙族老祖忍不住嘆息了一聲,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

兩大仙族聯盟在即,理應同仇敵愾。

「我們各自回去安排吧,哪怕是他逃到凌雲仙宗,但終究還是要出來的,不可能一直龜縮不出。」

靈韻仙族內,三大族老的隕落,整個靈韻仙族都瀰漫著一股濃濃的悲意,一些人更是忍不住失聲痛哭。

這個打擊,太大了!

甚至,一些怨言也由此出現。

自然而然,就繞到了勝雪仙子身上。

究其原因,還是因她而去。

勝雪仙子的仙宮內,此刻只剩她一人,佇立在仙宮內,已然很久沒有動過了。

她難以相信,這才一兩年的時間而已,怎麼會這樣!

一個毫無背景的下界之人,竟然造就了這種變故!

侯門棄女最富貴 另一邊,勝姬仙子姬婢二人聞言后,先是震驚,而後滿臉的喜色。

她們的投資,越發說明對了。

至於族老的死,和她們有何關係?

她們是屬於靈韻仙族,但她們的心,根本不屬於。

在勝姬仙子爹娘被族內逼死的時候,那些人的嘴臉暴露的時候,她就恨透了這個族群。

林楠越是強大,她越是高興。

古仙族,傲雲聖子惱怒之餘,仙宮之人一個個寒蟬若禁,周圍氣息很冷。

這件事,他也因此受到不小的影響。

眼看著他和勝雪仙子的大婚在即,卻突然間出現這種變故,讓他臉上無光。

一位長老的死亡,自然也有人將矛頭指向了他。

但眼下,他沒轍了!

雙屬性規則的林楠,堪稱絕世妖孽天驕,連他都自問不如。

這個時候都殺不了林楠,天仙境強者都無用,反倒是損失一位天仙境長老。

他能怎麼辦?

「不管如何,一定要殺了他!」傲雲聖子怒不可遏。

半日後,凌雲仙宗內,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兩位太上長老出手,三長老親自動手斬殺三大天仙境高手,這對於凌雲仙宗而言,是大勝。

尤其是,還帶回了一群真正的天驕之子。

林楠的大名,徹底傳開了。

雙屬性規則的天驕,更是包含空間至高屬性規則之力。

當消息傳回凌雲仙宗的時候,無數人都轟動了。

在回來的路上,消息便徹底傳開了。

林楠身邊的這些人,竟然有著數位至高屬性規則的天驕存在。

之前是兩位太上長老和三長老乾祥爭奪。

在回來的路上,大長老二長老也到了,屬性也直接加了進去,然後就熱鬧了。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雖然還沒有回到靈韻仙族,但卻已然消息傳回來了。

這邊剛一到,一位位長老便迎了上來,甚至最後一位太上大長老也到了。

目的,自然很明顯!

一群人才剛到,便直接被帶到一座大殿內。

再然後,在一群人的注視下,林楠等人被瓜分了。

林楠,成了太上長老邱雲仙王的門下弟子,讓乾祥這位三長老充滿了無奈。

原本的徒弟,成了自己的師弟。

劉琪,也被他收在門下弟子,成了林楠師妹。

再然後,洪辰被太上長老郭宇收到門下。

另一位太上長老把林鵬收到門下。

蔣鑫唐雯被三長老乾祥收到門下。

徐江龍賴美雲金星費仁以及邵凡等人,也一個個的被他們瓜分完畢,沒能收到至高屬性規則的弟子,只能拿他們來抵。

當然,這群人也不錯。

雷電屬性規則的賴美雲,金星,展露的實力不亞於至高屬性規則的五人。

哪怕是徐江龍,展露的資質和潛力,也讓人驚訝。

而且,他們是能從妖窟內衝出來的人,個個都是真正殺出來的,這種人比仙界土生土長的年輕人更有潛力。

尤其是,三大太上長老,三大長老,乃至其他的一些長老,此刻心中都有著一種特殊的期待。

他們很好奇,一個普通的下界,甚至他們都沒有聽過,竟然一次性誕生出這麼多的天驕?

這讓他們充滿了疑惑。

同時,也更加期待。 車裡,咽不下那口氣的卓翰危抱怨了幾句,「媽,這個費亦行欺人太甚了,一開始,紀澌鈞就沒打算讓咱們進去吧,他這就是為了羞辱咱們報仇。」

「這點羞辱,跟當初加劇在他們身上的痛苦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南豐璇並不在意這些。

南老太太沒有說話,用紙巾默默擦拭自己的臉。

南豐璇的話,讓卓翰危徹底冷靜下來,沒有再說那些事情。

……

「咚……」

光線昏暗的房間里,被凳子砸倒在地的簡言之倒在地上,站在他對面的男人將上衣脫了,一手抓住衣服,一手將衣服纏了數圈,繞到簡言之身後,用衣服做成的「布繩」勒住簡言之的脖子。

前面的手被人抓住摁在地上,無法掙扎的簡言之只能隨著窒息發出痛苦的聲音,「咯……」

死神的手已經將他拽住,正要將他拖入那無底的深淵時,門外傳來的腳步聲就像一道催命符,讓身後的人加大了勒住他脖子的力道。

「——」

就在簡言之眼前一黑的時候,旁邊的鐵門打開了,進來的人將這兩人驅散開。

纏在他脖子上的布條鬆開后,氧氣透過鼻子迅速灌入,猛地睜開眼的簡言之喉嚨發出沙啞的吸氣聲,「……」

「咳咳咳……」

進來的人瞪了眼躲在角落的兩人,揮手叫身後跟進來的人把簡言之帶走。

渾身無力發麻的簡言之被人提起扶著離開。

腳步不穩,只能靠著人攙扶的簡言之,身體左右搖擺,視線模糊的眼睛左右打量,直到周圍那些壓抑的氣氛,被雨勢聲衝散,陣陣夾雜著清涼的雨點隨著風打在他臉上,簡言之才一點點清醒過來。

男人收回攙扶簡言之的手后便轉身離開了。

一下失去支撐點的簡言之身體倒向一邊,往旁邊走了幾步。

看著對面狼狽不堪,站都站不穩的人,來人發出冷笑聲,「簡董,不需要我扶你吧?」

手搭在玻璃門把上的簡言之,額頭抵在門把上,一隻手捂著自己疼痛的脖子,過了好一會,緩過勁來,身體也多了幾分力氣,簡言之才慢慢站直身體。

「紀澌鈞準備又怎麼對付我?」聲帶像受損,簡言之的聲線特別粗。

「對付?」這些罪魁禍首怎麼總喜歡把自己偽裝成受害者的角色?「這不是對付,是報應,跟當初你們的所作所為比起來算輕了。」

他進來那麼久,也不知道簡渙之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恢復力氣的簡言之伸手揪住來人的衣領,「如果簡渙之出了事,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拉住簡言之揪住他衣領的手,用力扯開,他並不想跟這些卑鄙無恥的人有過多的交集,「簡董,我們紀總讓我轉告你一句話,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們過去給太太帶來的傷害,我們紀總的原則是,以命償命,但是……」

「你運氣好,有個運氣更好的兒子。我們紀總說,如果你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父親,對家庭肩負起應有的責任,他會讓你跟南家父子一個下場。」

「——」原來紀澌鈞做過的事情,不止一件!

馮少啟將手上的東西丟到簡言之身上,「還有,我們紀總說了,我家太太不是恥辱更不是污點,你們不要她,他要。過去你們對她做過的事情,他暫時不想追究,望你好自為之。」

馮少啟走後,簡言之立刻拆開丟到自己身上的文件袋。

僅是「親子鑒定」這四個字,就讓簡言之知道,自己在赫戰洺面前說的那一番話有多可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