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嘆了口氣,淡淡的對她說,我叫張亮。

她抱住了我的脖子,然後恩了一聲,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裏繼續輕聲哭泣,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眼角餘光注意到了她右手的手臂上,有一塊紅色的蝴蝶造型的胎記。

我說,你這胎記真好看,就像一隻蝴蝶。

她從我懷中起來,然後笑道,是啊,小時候大人們都說我上輩子是蝴蝶,我多麼想在飛在空中,可是這個願望不會實現的。

後卿送給我的懸空符,毀在了金鈴公主的龍樓寶殿裏,被那轟天雷以及落地炮炸成了齏粉,這個願望我是無法幫她實現了。

而此時,眼看她的身影在我的懷中慢慢的變淺,我大驚失色,知道她的靈魂要去地府投胎了,然後趕緊問她,那…那什麼,你還有什麼願望嗎?

她滿臉欣慰的看着我,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臉蛋說,我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夠自由的飛在空中,永生永世不落下來。

隨後她的身影慢慢的在我懷中消散,就在她身影模糊的即將變成透明之時,我急忙問她,你叫什麼名字?

她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空氣中傳來了一聲淡淡的,帶有濃濃不捨的迴音,我叫陸婉玲,少年,希望多年以後,你還能記得我..

聲音漸漸的變小,直到最後徹底消失,我知道她去了冥府。

哎,我嘆了口氣,此時朝着屋中的擺設看了一眼,我知道這都是幻象,不過我也能從這幻象中感覺到,這陸婉玲挺有雅緻。

當下我帶着那副所謂的白蓮救世圖離開了這座院子,路過院子的時候,我刻意放出法力,讓眼中散發出精光,頓時給那羣小妖怪嚇的顫顫發抖。

我惡狠狠的說,今天姑且就放你們一馬,若是以後讓我知道你們做了哪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定然將你們斬殺乾淨,一個不留!都他媽聽懂了沒!

那羣小妖趕緊點頭,他們也不說話,就是一個勁的點頭,我知道,他們可能還不會說話,又或者被嚇的不敢說話。

我走出了這院子的大門,剛一出大門,我猛然一晃腦袋,發現自己正站在墓碑的前邊,身後就是那塊剛豎起的墓碑。

而我手裏,還拿着那副白蓮救世圖,我心滿意足,心說今天晚上來解決了鄉親們的困擾,還得到了這樣的寶物,說不好以後還真讓我湊齊三個太歲。

尼瑪,神羽太歲啊,能夠翱翔九天的神品啊,想想都他媽激動!

我懷裏揣着古畫,靜悄悄的走進村子裏,我感覺自己就像是皇軍,進村的時候一定要靜悄悄的,而且打槍滴不要。

慢慢的走回了爺爺家裏,我輕輕的推開門,爺爺還睡的很香,我躺在他的身邊,讓古畫放在了席子的下邊,就這樣睡去。

第二天爺爺醒來的早,他喊我起牀吃早飯的時候,我又讓那副古畫給拿了出來,放到了雞窩裏。

跟爺爺聊了許久之後,我問爺爺,咱家裏有鍋底灰嗎?

爺爺一愣,然後說,有啊。

我趕緊找來一個小袋子,然後從兜裏掏出那把削水果的小刀,蹲在鍋竈的下邊,慢慢的挖着鍋底灰。

爺爺蹲在一邊,滿腦子疑惑的看着我,他問我,亮亮啊,你弄這鍋底灰幹啥,別碰了,多髒啊,來,我幫你刮。

我笑着說,沒事,爺爺你先歇一會,在外邊等着我吧,等我刮完了就出去。

十分鐘左右,我整整弄了半袋子,媽的,我心說再遇上蚪哭禧那樣不死不滅之人,老子弄不死他!

嘿嘿,我讓那袋子繫了一個死結,然後塞進了兜裏,當下坐在院子裏跟爺爺聊着最近這幾年發生的事情。

日上三竿之時,我取出古畫,然後跟爺爺說,我還得趕緊回城裏,有點事要辦,爺爺,我下次來的話,多陪你幾天。

爺爺奶奶很不捨,很想讓我在這多留幾天,萬般無奈之下,我還是挺糾結的說,真的有事要辦,等我忙完了,就帶着女朋友回來住幾天。

他們一聽我這麼說,這才高高興興的,然後把我送出了村子,爺爺還堅持要把我送到鎮上的汽車站,我說太遠了,我自己走過去就行,最後讓爺爺回家了。

等我自己前往鎮上火車站的時候,路過河堤之時,看到一羣小孩子正在河裏抓泥鰍,我小時候跟他們一樣,也經常來這條河裏抓魚,摸泥鰍,那時候別提多天真了。

就在我路過這座橋的時候,忽然下邊一個孩子大喊一聲,啊!快來救我,不知道誰在水底抓住我的腳了!快來救我啊!

話音剛落,那孩子就被扯進了水裏,咕嘟咕嘟冒上來了幾個水泡之後不見了。 我心中一驚,心說這八成是被水鬼給拉下水,準備弄死他,然後自己投胎吧?

媽的,都是一個村的,我怎麼能放任不管?

當下我擡手讓古畫扔進了草叢裏,頓時從橋上縱身一躍跳進了水底,我水性不是太好,但在這小河裏救個人還是沒問題的。

撲通!

我從橋上跳了下來,一頭扎進了水裏,當下開啓法眼尋找那個被水鬼拉下去的孩子,雖然水底很渾濁,但我開啓法眼之後,還是能夠看的一清二楚的。

就在我漫無目的尋找之時,我忽然感覺到腳下有一陣異動,當下低頭一看,原來那孩子就在我腳底下,此時緊閉着雙眼,嘴裏不停的冒着小泡泡。

我趕緊把他拉了上來,遞給別的孩子,沒等我從水裏出來之時,忽然我的後背猛的遭受了一記重擊!

砰的一聲悶響,我頓時聽到肋骨咔咔作響,這一擊,直接打斷了我的幾根肋骨!

噗!

我在水面上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當下我咬着牙轉過了頭,當我看到身後那人的一瞬間,我頓時愣在了水面上。

在我身後之人,留有長髮,臉龐淨白,沒有一絲鬍鬚,這正是追殺我已久的蚪哭禧!

頓時我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原來那個拉孩子下水的人,並非水鬼,而是蚪哭禧,或許他已經埋伏我許久了,只是不知道何時下手纔是最佳機會,或許他就看到了我心善的特點,或者感覺這些孩子都是我的老鄉,我不會見死不救,所以就在這水底裏埋伏我了一道。

我咬着牙,嘴脣上滿是鮮血,我惡狠狠的對蚪哭禧說,你好陰毒!

蚪哭禧大笑,然後用這那尖銳如女人般的聲音對我說,兵者,詭道也!能讓我一個大國師使出如此計謀,也就只有你一人了。

我此時浮在水面上,儘可能的多跟蚪哭禧說話,因爲我正在悄悄的控制着太歲,來修復我的肋骨,飲血太歲從我心臟中游出來,圍繞着我斷裂的肋骨慢慢的盤旋,漸漸的讓那些肋骨重新和好如初,然後再慢慢加固。

我說,你早就在這裏等着我了?

蚪哭禧笑道,從你離開你師傅,我就跟上了你,一直沒找到好機會下手,直到現在,哼哼,中了我的計謀,終於無路可逃了吧?我最後再跟你說一遍,交出金鈴公主,我饒你一死。

我笑道,這條件真誘惑人啊,那我交出金鈴公主的話,真的繞我不死?

蚪哭禧點頭振聲道,只要公主毫髮無傷,我會留你一命,但如果公主受了委屈,你一定要下地獄。

我哈哈笑道,這公主有啥好的?身材臉蛋都比不上我女朋友,你想要?等我玩夠了就還給你,行不?

沒等蚪哭禧發怒,我趕緊裝作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說,哦,對不起,你是太監,我靠,太監怎麼玩女人啊,哎,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羣太監上青樓,愣是不會射。

其實我說這些話的原因並非是我想找死,而是我能夠明顯感覺到,太歲已經讓我的肋骨完全修復,此時我的身體重新回到巔峯狀態,我可以與蚪哭禧一戰,而且我兜裏還有鍋底灰,我相信自己能打的過他!

在我說完這句話,蚪哭禧的臉已經成了豬肝色,他嗷嗷大叫的朝着我就攻擊而來,他單手成爪,看起來恨不得要一爪子掐死我。

我雙手一拍水面,頓時騰身而起,片刻後落在了河岸上,我趕緊隨便找了一株植物,用力的拔掉上邊的葉子,然後在手心裏猛搓,讓這植物裏邊的汁液搓到了我的手心手背上,隨後雙手從兜裏拿出鍋底灰,均勻的抹在雙手之上。

頓時我笑道,來來來,讓老子嚐嚐你那所謂的葵花寶典!

這次不等蚪哭禧動手,我率先朝着他奔了過去,同時讓金石太歲的力量灌入雙手之中,再加上法力,讓兩個拳頭燃燒起火焰,讓我手中的鍋底灰灼燒的更熱!

蚪哭禧大驚,沒想到我身上帶的還有鍋底灰!

等我衝到蚪哭禧面前之時,我猛然跳起來,轟然一拳朝着蚪哭禧打去,蚪哭禧伸手跟我硬拼了一下,當我倆的拳頭觸碰到一起之時,他的拳頭上猛然冒起了一陣的黑煙,我知道,這正是我手上那植物汁液的特性,在吸收着蚪哭禧身上的山靈之氣。

臥槽,幸好師傅早年遊歷天下之時,曾經聽一位老道長說過這種不死之人,不然我們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付。

蚪哭禧大驚,不過我根本不給他思索的機會,當下追着他就是一頓猛打,蚪哭禧祭出浮塵,我就大喊天地無極,乾坤劍法,然後使出方天畫戟,方天畫戟上也抹上鍋底灰,反正不管怎麼跟他過招,鍋底灰始終是不會少的。

許你一世安穩,伴我流年 果不其然,我倆打了沒多久,那貨身上便開始冒着濃濃的黑霧,我知道他那岩石身體已經被我手中的鍋底灰徹底燒熱了,他已經受不了了!

撲通!蚪哭禧一個猛子直接扎進了水裏,再也沒出來,我心說,趕緊走吧,如果蚪哭禧利用這河水來降溫,等他把溫度降下來之後,我豈不是還得重新跟他打?

我趕緊收好那半包鍋底灰,然後上了岸,帶上古畫前往市區。

終於我算是安全的回到了開天教,第一時間我就讓蚪哭禧陰我的事情告訴了師傅,然後我怎麼跟蚪哭禧對打的,也跟師傅說了一遍,到最後師傅忍不住的誇我聰明,反應快。

我取出那幅古畫遞給了師傅,就問他,這是我在老家弄到的,師傅,你看這副畫上那個女人的手裏,是不是拿着一個太歲?

師傅打開了畫,頓時就愣住了,他剛看了一眼就說到,白蓮救世圖?

我一愣,我說我靠,師傅你怎麼知道啊?

師傅面色凝重的說,這個女人就是傳說當中的無生老母,也被稱作無生父母,這是白蓮教所信奉的神明。

等師傅看到了下邊,頓時指着那十六個字對我說,真空家鄉,無生父母,白蓮下凡,萬民翻身,這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告訴這世間正在受苦受難的百姓,無生老母下凡,親傳弟子爲白蓮教教主,帶領百姓,推翻滿清。

我哦了一聲,然後說,那這幅圖整體是什麼意思?師傅說,沒什麼意思,就是白蓮教自己印發的宣傳單,就這麼簡單。

靠,原來是這樣啊?我說,那上邊這個無生老母手裏拿着的東西,是不是太歲啊?

師傅點了點頭說,確實是太歲,我激動的問,那師傅知道這太歲在哪嗎?當年都說白蓮教衆人會使用妖法,我估計正是他們教主的體內有太歲吧?

師傅眯眼一笑,對我說,你猜的不錯,可以說是完全正確,而且,無生老母手中的太歲,我也知道。

我急忙欣喜的拉着師傅的手問他,在哪啊?師傅快告訴我,我要去尋找!

師傅坐了下來,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水,看樣子是打算多耗我一會,我嬉笑道,師傅呀,您老人家就別賣關子了,趕緊告訴我吧,在哪可以找到?

師傅說道,此物,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你自己想吧。

我一愣,我心說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這句話的意思一般都是來形容某些人或者某些東西就在自己的面前。

思索了片刻,我驚訝的問師傅,難道我體內的飲血太歲,正是無生老母手中拿着的那個太歲?

我記得師傅曾經說過,他說這飲血太歲是他在清朝末年得到的,那個時候白蓮教也差不多快要被清廷給打散了,難道這太歲就是師傅當時得到的?

我趕緊朝着師傅看了過去,滿是期待的等着他的答案。 師傅笑道,當年九宮真人被清廷追殺,我幫他逃過一劫,但他卻身受重傷不治而亡,死後,太歲從他體內逃竄出來,正好當時被我抓到,這就是現在你體內的飲血太歲了。

哦,我點了點頭,心說怪不得飲血太歲這麼牛逼,原來是當年無生老母的啊。

本來抱着去尋找第三個太歲的願望,也就這麼落空了,我對師傅說,我回來的時候,蚪哭禧那傢伙在河裏埋伏我,他是不是擁有什麼獨特的追蹤技巧?

師傅說,這個就不清楚了,那蚪哭禧就是邪門歪道,他所會的法術,我都不太清楚,不過在你離開的這一個晚上,我曾經在夜裏靈魂出竅去那個金鈴公主的體內看了一眼。

我一聽師傅這麼說,趕緊激動的拉着師傅問,有什麼發現嗎?

師傅笑道,婷婷的靈魂,確實在她體內,現在也沒有任何危險,我可以把她救出來,但如果現在救出來的話,那婷婷就還只能是靈魂,而成不了活人。

我說,那這是爲什麼?

師傅說,很簡單,因爲金鈴公主的體內還有自己的靈魂,或許她沒有死透,或許她死後,巫師讓她的靈魂抓了回來,重新塞到她的軀殼裏,但卻沒讓她復活,至於原因,那我就不清楚了。

我驚訝的說,格老子的,原來婷婷沒有成功附身公主的原因,正是因爲她還擁有自己的靈魂?也就是說還擁有自己的意識?

師傅恩了一聲,我繼續說,那怎麼辦?這公主長的還可以,問題是我不喜歡,我只喜歡婷婷,怎麼把她弄出來?

師傅說,目前之計,只有兩種辦法,第一,等,因爲金鈴公主的靈魂很弱,而且還處於一種正在慢慢消散的狀態,相信終究會完全消散的。

第二,就是我幫你把婷婷的靈魂帶出來,然後婷婷繼續做鬼,你繼續做人,就這麼簡單。

我說我靠,這…這不是褲襠里拉二胡嗎。

我又問師傅,那如果等呢?需要等多久這個公主自己的靈魂纔會慢慢消散?

師傅說,應該需要個把月吧。

我說,大概幾個月?師傅你能給個準確的不?師傅眯眼掐指算了算,最後說,不超過兩個月,她的靈魂肯定全部消散,她現在已經缺少了一魄,其餘的魂魄也正在從體內流失。

我說好,那我就等,兩個月而已,大不了我自己再擼兩個月就是了,兩個月後,媽的…嘿嘿嘿嘿。

過了一會,我問師傅,那蚪哭禧怎麼辦?這個人是個隱患,如果不除掉他,我就不敢單獨出門,生怕再遭受了他的暗算。

師傅恩了一聲,隨後又嘆了口氣說,這倒是個難題,這種人同樣不死不滅,當年我只聽那老道說過,如何剋制這種不死人,但卻不知道如何滅掉他。

我說,那你當初遊歷天下之時路過的那個道觀呢?咱們再回去看看,說不好老道長的徒子徒孫們可能會知道這種辦法呢。

師傅擺了擺手說,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道觀還在不在就先不說了,我自己都記不清道觀的位置了,還是我們自己想辦法吧。

哎,我也嘆了口氣,殺不死蚪哭禧,我心裏始終放不下來,媽的天天提心吊膽的,這怎麼能行。

就在此時,祖師爺的神像上,金光一閃,頓時祖師爺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我和師傅趕緊跪倒,祖師爺說,這些俗禮就免了吧。

我和師傅站了起來,坐在檀木椅子上,祖師爺坐在屋子正中間的太師椅上,他對我倆說,這種不死之人很是厲害,歷史起源更是在我們開天教之前。

祖師爺剛說出這句話,尼瑪,我差點從椅子上掉下去,臥槽,這不死之人也太屌了吧。

祖師爺繼續說道,在我還未修煉成不滅金身之時,我曾經也遊歷過天下大川,曾在山中遇見一隻猴子,那猴子生性頑皮,在我路過山道之時,竟用石頭投我,我一怒之下,用法力將那猴頭抓住,本想狠狠的教訓他一番,但我卻發現,這猴子的身體裏,沒有任何器官,只有兩排肋骨,但肋骨全部都已石化。

我和師傅同時一愣,心說難道這猴子也是不死不滅的存在?而且肋骨都已經石化了?臥槽,孫悟空啊?

祖師爺說,當時我用天眼觀察這猴子體內之後,頓時感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確實獨到,也不知這猴子是如何修煉的,反正他體內的妖氣竟然慢慢消散,轉而全部變換成了山靈之氣,在我困住他沒多久之後,他蹲在地上一聲不吭,慢慢的變成了一尊石像。

我以爲猴子與我玩障眼法,當下利用天眼去尋找猴子的蹤跡,沒想到卻發現這石像正是猴子的本體,不巧山峯晃動,這猴子變化而成的石頭掉落山崖,摔了個稀巴爛,多年之後當我再次路過那裏的時候,我曾經刻意去看了一眼,在那碎裂的猴子石像上,雜草叢生,而猴子體內的山靈之氣,早已消耗殆盡。

祖師爺說到了這裏,師傅就接着說道,祖師爺,您的意思就是說,想辦法讓這不死之人變回原形,等他變成石像的時候,再想辦法打碎他,然後讓他的身上種上植物,或者花草樹木,讓這些植物來吸收掉他體內的山靈之氣,這樣,他就必死無疑了,對嗎?

祖師爺點點頭,然後說道,這個辦法,我不知能不能行,但我從那石猴中感悟到,天下萬物自然有生息相剋之道,這世間從來沒有真正的不死不滅,就連我的不滅金身也一樣,在這六道輪迴之中,有一處地方,非常剋制我的不滅金身。

我好奇的問,祖師爺,哪個地方能破你的不滅金身?

祖師爺笑了笑,然後金光一閃,飛回了神像當中。

師傅說道,瓜娃子,這兩天咱倆得想個好對策,再遇上那太監的時候,想辦法讓他打成石像,然後滅掉他。

我說好!媽的,什麼不死不滅,老子非要滅掉他,在我心中,祖師爺纔是真正的不死不滅!

我當着祖師爺神像的面,一記響亮的馬屁就拍了過去。

等我回到樓上之時,先是站在門外傾聽了一會,想聽聽力變有啥動靜沒,可沒想到我這一聽不打緊,裏邊竟然傳來了呻吟聲。

臥槽,難道公主揹着我跟別的男人發生了什麼關係?

媽的,這怎麼能行?草,婷婷的靈魂還在她的體內啊,我日,怎麼說我也得當婷婷的第一個男人啊。

我他媽二話不說,一腳踹開了門,頓時嚇了公主一跳,原來這傢伙竟然躲在我的房間裏,偷看我電腦上下載的島國動作愛情片,被我發現之後,頓時面紅耳赤。

我嘿嘿笑道,沒想到公主還喜歡這口啊?看來咱倆之間有話題可聊了。

公主紅着臉說,我哪知道這是什麼東西,我就是點開看看的,沒想到剛點開,你就回來了。

我說沒關係啊,來來來,繼續看,咱倆一起看,你有啥不懂的,我現場教你,公主撇過去臉不看我,此時拿了一包衛生巾朝着洗手間走去了。

嘿,還別說,現在她已經明白了,衛生巾比騎馬布好用多了吧?那舒服感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再說了,蘇菲的不也是名牌嗎?

等她換完衛生巾,回來的時候對我說,剛纔有個人跳窗戶進來找我了。

我一愣,然後趕緊問他,是誰啊?

公主說,我也不知道啊,他說話聲音很尖銳,聽起來就像女人一樣,但長相卻是男人啊,他說他是西魏的護國法師,但我怎麼記不起來了,我怕他是壞人,就沒跟他走,不過他說還會回來找我的。

我一拍大腿,頓時心裏說道,靠,原來這貨已經使用千里土遁趕在了我的前邊,而公主怎麼會說不認識她?

難道公主的魂魄在不斷消散的同時,記憶力和智商也在逐漸的下降? 我趕緊對公主說,臥槽,你做的太對了,那貨是個死變態啊,你可不能跟他走,他乾的淨是一些月黑殺人,風高放火的壞事,還喜歡偷看老太太上廁所,喜歡拐賣婦女,他再來的話,你可別跟他走啊。

公主被嚇壞了,他雙手捂在胸口一臉怕怕的樣子說,幸好我多留了一個心眼,沒有跟他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我說對啊,你這次真機智!就這樣做就對了,記住我的話啊,可不要跟他走。

公主恩了一聲,對我甜甜的笑了笑,我心說,嘿嘿,難道這貨對我有意思?

畢竟我可是行俠仗義,替天行道的少俠啊。

這天我獨自上街,想要買點零食回來給公主吃,師傅這貨不知道去哪了,怎麼喊都喊不應,我心說不管了,還是先出去買回來再說吧,不可能那麼巧會遇上蚪哭禧的。

當下我就步行走了出去,等我剛走到郊區的時候,在路過一片小樹林的時候,忽然樹林中一片陰風呼嘯,我頓時覺得不對勁,轉頭朝着小樹林裏觀看過去,裏邊瞬間飛出了十幾把石箭!

別看這石箭的箭尖看起來很鈍,但要是戳進肉裏,那絕逼是爽歪歪的節奏,我一歪頭,一側身子,頓時過躲了過去,樹林中傳來陣陣笑聲,我一聽,那正是蚪哭禧。

我咬着牙說,媽的,你個王八蛋是不是整天沒事幹就等着蹲老子的點了?

我衝進了樹林裏,怒氣衝衝的說,出來乾死我啊,草,有本事出來啊,我手揣進兜裏,因爲這幾天我的兜裏一直裝着鍋底灰,以備不時之需。

忽然間,樹林上空黑影一閃,一塊約有磨盤大小的石頭從我頭頂迅速掉落,那速度非常快!

快的讓我根本來不及躲避,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我實在沒辦法了,就趕緊運起金石太歲,讓渾身堅硬如鋼。

砰!

那磨盤大的巨石掉落在了我的肩頭,我後背扛着巨石,雙手還抱着巨石的邊緣,就這麼硬生生的給接了下來。

但就在這一刻,蚪哭禧從天而降,站在了我的面前,他得意的笑道,我說過,不交出金鈴公主,我遲早殺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