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點頭:「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混進去的!」

童雪悅去外面租了套禮服,將微型攝像機藏在衣服的領口處。

到了下午六點,她打了個車直奔帝皇酒店。

她拿著自己在網上製作的請帖,鬼鬼祟祟地走到了門口。

她以前就用這個辦法混進過這種宴會,希望這次也能成功。

保安拿著童雪悅自製的請帖,露出了懷疑的眼神。

「女士,你這個請帖是哪裡來的?」保安問。

童雪悅心裡咯噔一下,故作冷靜地說:「當然是劇組發給我的了。」

保安拿著請帖翻來覆去的看,表情明顯懷疑。

童雪悅緊張不已,就在她以為要穿幫的時候,忽然響起了騷動聲。

原來是一下子來了好幾個明星,外面傳來了粉絲的尖叫聲。

「行了,你進去吧。」保安壓力增大,也沒時間細看了。

「謝謝了。」童雪悅順利地混進去了。

童雪悅端著酒杯,裝作不經意的在人群周圍穿梭,用微型攝像機拍下了不少照片。

不過,並沒有什麼猛料。

她微微有些失望,這種照片只能應付交差,如果想要轉正的話,還差遠了。

正想著,忽而聽到人群中傳來一陣騷動。

童雪悅抬眸看過去,瞳孔猛然一縮。

她看到封逸揚一身黑色西裝,面容如神祗般俊朗,後面跟著保鏢,如眾星拱月般走了進來。

童雪悅沒想到封逸揚今晚居然會出現,一時愣在了那裡。

她下意識的就退了兩步,別開臉,不想封逸揚看到她。

導演看到忽然出現的封逸揚也是大驚失色,慌忙快步迎了上去。

「封少,沒想到你會來,實在是怠慢了!」

這部戲原本林薇兒是女一號,封逸揚忽然下令要封殺林薇兒。 導演不敢得罪封逸揚,急得焦頭爛額。

今天辦酒會,就是為了拉投資商。

「我今天來,是打算投資的,你把這部戲女一號換成封氏集團旗下的周若夢。」封逸揚淡淡地說。

「啊?」導演大喜:「太好了,謝謝封少!」

還以為這部戲會賠死,沒想到封逸揚竟然願意投資。

看到導演點頭哈腰的在和封逸揚說話,童雪悅出於職業敏感,悄悄地踱步走到了附近,將微型攝影機的鏡頭對準了他們。

《烈焰》要換女主角?

她有些驚訝。

林薇兒不是封逸揚的新歡嗎?

怎麼會把她換下來?

童雪悅有些諷刺地勾唇。

新人要上位,看來林薇兒是被周若夢給擠下來了。

封逸揚和導演說了幾句,就往休息區的沙發走去。

他端著一杯紅酒,靜靜地坐在陰影處。

強大的氣場,沒有人敢靠近。

童雪悅拍到了《烈焰》換女主角的消息,可以交差了,可下意識的,她並不想離開。

她端著一個蛋糕,假裝在吃著,眼神卻有意無意地朝著封逸揚看過去。

這男人,長了一雙天生的桃花眼。

舉手投足間,都帶著尊貴矜持的氣質。

難怪迷倒了那麼多的女人……

童雪悅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見到林薇兒朝著休息區走過去。

和封逸揚說了什麼,然後封逸揚驟然起身,朝外面的走廊走去。

林薇兒快步跟了過去。

童雪悅頓時睜大了眼睛,這是什麼情況?

她急忙放下了蛋糕,也跟了上去。

童雪悅做狗仔快一年了,動作就輕駕熟的跟蹤兩人,到了外面一個沒有人的陽台。

她看了看四周,身形一閃,手腳麻利地藏進了旁邊寬大的窗帘里,將微型攝像頭對準了兩人。

「封少,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林薇兒楚楚可憐地懇求。

劇組剪掉了她的鏡頭,她代言的產品也被投資商要求換人。

她走投無路,只好來求封逸揚。

林薇兒今天穿了一件大紅色的深V領禮服,鮮艷的顏色襯得她皮膚雪白。

她此刻半跪在封逸揚的面前,從上方看去,胸口起伏的事業線更是展現得淋漓盡致。

「封少,只要你原諒我,我願意做任何事。」林薇兒含羞,輕咬著自己的手指:「什麼都願意。」

封逸揚面無表情,輕哼了一聲:「你能做什麼?」

林薇兒仰起臉,露出水汪汪的大眼和羞紅的臉頰,長長的假睫毛閃動著:「做你喜歡的事情。」

她就不相信了,憑她的美貌和身材,封逸揚會不動心。

說著,她伸出了點著碎鑽的纖纖玉指,想要去碰封逸揚的褲頭。

封逸揚煩躁地動了動腿,避開了她的手,不由分說一腳就踩在了她的腿上。

「啊!」林薇兒半躺著,露出了修長的雙腿。

低頭看到自己白皙的長腿被他踩著,羞恥和屈辱感頓時湧上心頭。

偏偏她全身都酥得厲害,捨不得他拿開腳,嬌媚地喊道:「封少,輕一點……」

封逸揚嘴角勾著嘲諷的冷笑,面無表情地說:「腿張大點。」

林薇兒從未有過這種感覺,下意識地就夾著他的腳發出放縱的喘息聲。

這一幕全都被躲在窗帘的童雪悅給拍下來了。

之前林薇兒故意讓她做替身,害她被蛇咬,之後還拒絕了她的採訪。

這個仇,她還沒有報呢!

這麼勁爆的畫面,標題她都想好了,就叫《清純玉女原來是欲女!》

可是,這個欲女勾搭的對象和自己也有關係,童雪悅的心裡一時亂七八糟的。

到底要不要把這個新聞放出去呢?

窗帘里有灰塵,童雪悅不小心吸進鼻子里,一陣痒痒,沒忍住,打了個噴嚏。

「阿嚏!」

陽台上的兩個人頓時愣住,封逸揚的目光宛如含著刀片,直直射向窗帘:「滾出來!」

童雪悅暗叫一聲完蛋!

下意識地掀開窗帘,拔腿就跑。

封逸揚抽回腳,皮鞋嫌棄地在林薇兒圓翹的臀上擦了擦,然後大步追了上去。

童雪悅慌不擇路,一路狂奔。

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千萬不能被封逸揚抓住。

不然,今晚拍到的東西就全完了!

「封少,等等我……」林薇兒整理好了衣服,也追了上來,看到童雪悅。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尖叫起來:「封少,別放過她,她是記者!」

童雪悅想死的心都有了,恨不得捂住林薇兒的嘴。

封逸揚的臉色陰沉,目光銳利地看向童雪悅,冷然的聲音像是來自地獄:「你拍了什麼,給我交出來!」

「我沒有。」童雪悅故作冷靜地說:「我只是路過,什麼都沒聽到,更沒有拍什麼。」

為了證明自己,她舉高雙手:「你看,我手上什麼都沒有拿。」

微型攝影機被她藏在胸口,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發現。

林薇兒抬手指著她,怒氣沖沖地罵道:「你騙人,你明明就是記者,你敢說你剛才不是在偷拍我們?」

「你做了什麼事情,怕別人偷拍嗎?」童雪悅牙尖嘴利地回敬她。

林薇兒看了身邊的男人一眼,見封逸揚臉色冷淡,周身泛著冷氣。

她微微抖了抖,然後揚著下巴,驕傲地說:「我剛才在和封少談心,我有什麼可怕的!」

「呵,那你幹嘛那麼在意我?」童雪悅冷笑。

林薇兒的眼裡閃著惡毒的光。

她和封逸揚的緋聞有一段時間了,實質關係卻一點進展都沒有。

今天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差一點就可以爬上封逸揚的床。

居然被這個小記者給破壞了!

林薇兒勾唇,嫵媚的水眸看向封逸揚:「封少,我只是為了你的名譽著想。這個女人在撒謊,她真的是記者。」

封逸揚一雙好看的冷眸直直地盯著童雪悅,看得她頭皮發麻,小腦袋一個勁兒地往後縮。

他幽冷的目光掃過面前的童雪悅,居高臨下,漠然冷厲:「這麼說的話,的確是場誤會。」

封逸揚的黑眸微微眯起,完美的臉上漸漸浮起讓人恐懼的危險笑意。

童雪悅的心口猛然一跳,下意識地就攥緊了手指。

「封少……」林薇兒著急地喊道。 「閉嘴!」封逸揚低聲呵斥,忽而用力推開她,邁著修長的腿,二話不說朝前面走去。

林薇兒氣得狠狠地瞪了童雪悅一眼,快步追了上去。

手指撫上了封逸揚健碩的手臂:「封少,今晚不如去我那裡……」

封逸揚理都不理她,轉身就走向電梯口。

林薇兒氣得直跺腳,鍥而不捨地追去電梯:「封少,你要是不喜歡我那裡,我們就去酒店……」

話還沒說完,封逸揚直接按了關門鍵,把她關在了外面。

童雪悅回家之後,兩篇洋洋洒洒的稿子很快出爐。

一篇稿子是關於《烈焰》會更換女一號,林薇兒被周若夢替換。

第二篇稿子是林薇兒跪在地上浪蕩地勾引封逸揚。

照片只拍到了封逸揚穿的皮鞋,只能看得出是只男人的腳。

童雪悅在稿子里,並沒有寫明封逸揚的身份,只說是某富豪。

童雪悅把稿子整理好,發到了主編的郵箱。

幾分鐘之後,就接到了主編的電話。

主編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雪悅,幹得漂亮!你馬上把稿子發出去,兩篇稿子分開發,一個小時后再發第二篇。」

「好的。主編,那我轉正的事情?」童雪悅問道。

「你放心!」主編承諾道:「這回我們部門有一個轉正名額,你好好乾,有希望!」

有了主編的承諾,童雪悅幹勁十足。

轉正之後,她的工資就會加一倍,到時候她就不用再去酒吧打工了。

最近她考慮把酒吧的工作辭了,因為那個地方實在太過魚龍混雜,要不是她缺錢,也不會去那裡工作。

正想著,外面傳來了翻箱倒櫃的聲音。

「哥,是你嗎?」童雪悅打開了房間門。

童健正在翻抽屜,連燈都沒有開,聽到聲音嚇了一跳。

「你怎麼又這麼晚回來?」童雪悅不高興地說。

「你嚇死我了,走路怎麼也沒有聲音的。」童健彎腰,把抽屜里的東西塞回去。

童雪悅搶先一步朝前:「哥,你在找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