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劉致澤?”聽見這個名字,陳思思的這位師伯以及他的師傅身體都是一顫,這位師伯原本是坐在沙發上了,可是此刻卻是直接蹦了起來,臉上露出了無比震驚的表情。

“是的,師伯,怎麼了?有問題嗎?”陳思思疑惑的問道。

“沒有,你先出去一會,我要與你師傅說點事情。”中年男子說道。

陳思思點了點頭,二話沒說的就直接離開了包間,還以爲自己師傅和師伯要商量如何把劉致澤引進七情派了。

等到陳思思離開後,那中年男子纔再次坐在了沙發上,開口道“老僕,我們好像惹大禍了,我們竟然把劉致澤的前女友引進了七情派,要知道,這個劉致澤可是連鬼聖都能斬殺的。”

中年男子的臉色有些難看,如果不是陳思思提醒,估計自己都已經派這位老僕去接觸劉致澤了,要是真的惹到了劉致澤,憑劉致澤那能夠斬殺鬼聖的能力,他們是完全擋不住的。

豪門盛寵:首席總裁請自重 “是啊,我也沒想到,她的前男友竟然是劉致澤。”那位老僕的臉色也是非常的不好看,過了一會後,他才繼續開口道“長老,或許事情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糟糕,劉致澤至今沒有來找我們,要不就是他不知道自己前女友的事情,要不就是不想管這件事,或許,只要我們不招惹他,他就不會找我們的。”

狼性老公,玩刺激! “好像也是,不過,我倒是希望這個小子能夠加入我七情派,若是他真的加入了我七情派,那我七情派可就如虎添翼了。”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一個能夠斬殺鬼聖的強者,那麼他的修爲至少是一品抓鬼師,而且劉致澤還這麼的年輕,說不定到時候連神品抓鬼師的等級都能夠達到,那樣一來的話,道門就算不想承認七情派都不行了。

“要不,讓思思去試試?”老僕眼中也是閃過一道精光,要真的能夠把劉致澤拉攏過來,七情派絕對能夠崛起的。

“嗯,你到時候可以讓思思去試試,不過,不管如何,看來我們都需要對思思好一點了,免得被劉致澤盯上。”中年男子說道。

“是,長老。”

此刻,在另外一個包廂內,劉致澤帶着大批人馬來蹭飯了,當然了,這是秦海自己說的,要讓自己把所有人都帶上,畢竟他們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劉致澤也沒客氣,全部都帶了過來。

而此刻,包廂內,除了秦海以外,秦玲玲也在。

這位小妞自從身體好了之後就一直沒有消息,不過聽秦海說,這丫頭總是想着劉致澤。

如今看到劉致澤來了,她的玉臉通紅,就像是在相親似得。

今天的秦玲玲特別的漂亮,身穿天藍色連衣裙,襯托出她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雙腿修長筆直,更是令人炫目,精緻的臉頰,五官惟妙惟肖,完美到了極點,找不出任何的瑕疵,嬌美動人。

她爲了今天晚上的飯局,還特意化了妝,讓人找不出任何的毛病。 “小劉,來,敬你一杯,感謝你爲我媽和玲玲做的一切,謝謝。”一翻閒聊後,一行人坐了下去,秦海端着一個酒杯站了起來,他眼神黯淡,估計是又想到了吳老太太的事情,難免會有些感傷。

其實劉致澤也知道,凡是有點孝心的,一旦母親過世,都會很悲傷,哪怕是如今已經過去一兩個月了,秦海依然走不出那道陰影。

“海叔,客氣了,來,喝一個。”劉致澤大大咧咧的和秦海的酒杯碰了一下,兩人把杯內的酒水一飲而盡,一旁的服務員再次給兩人斟滿。

“小劉,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家?”放下酒杯後,秦海問道。

劉致澤看了他一眼,沉吟了片刻後,開口道“估計也就這兩天了吧!”

劉致澤說的還真是實話,畢竟離開家這麼久了,也不知道自己父母的身體怎麼樣了,雖然自己先前打了一筆錢回去,但劉致澤總想着快點回去纔好。

畢竟沒有父母在身旁的日子太難熬了,只有在父母的懷中,才能真正的享受到樂趣。

“這麼快?”秦海驚呼道,不僅僅是他,就連秦玲玲胡秀周復生等人都是一驚。

這麼說起來的話,那自己等人就要散會了,畢竟劉致澤要回家個把月才能再來鳳林市了。

“小劉,既然如此,那我就祝你一路順風了,來,這是給你的。”秦海撇了一眼一旁的秦玲玲,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劉致澤。

劉致澤一愣,還真沒想到秦海會給自己錢,他趕忙擺手道“海叔,無功不受祿,我不能要。”

“小劉,你這就見外了,如果不是你,我媽如今都還不得善終,如果不是你,玲玲估計和我也陰陽分割了,這五千萬就當是我的一片心意了。”秦海說着,直接來到了劉致澤身旁,把銀行卡塞進了劉致澤的手中。

劉致澤眉頭一挑,五千萬?臥槽!!這就是有錢的大佬啊,分分鐘送出去數千萬,而且這樣一來的話,那自己豈不是也可以說是個小土豪了?

要說劉致澤不想要,那是不可能的,畢竟這是五千萬啊,劉致澤也沒有再拒絕,而是收了起來,同時再次端起了酒杯與秦海喝了起來。

“小劉,過段時間,我會帶着玲玲去拜訪一下你父母。”秦海剛剛放下酒杯就開始說了起來。

劉致澤一愣,嘴裏的酒都還沒嚥下去,差點直接噴了出來,我靠!!這個秦海要去見自己的父母做什麼?

同時,飯桌上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劉致澤,包括胡秀在內,然後又看向了秦玲玲,就見秦玲玲玉臉一紅再次低下了頭,衆人頓時明白了過來。

唯有胡秀,伸出了玉手在劉致澤的腰間狠狠的掐了起來。

劉致澤的臉色一變,他撇了一眼胡秀,就見胡秀正咬牙切齒的,臉上盡是憤怒之色,這很顯然是看出了一些什麼。

畢竟她纔是劉致澤真正的女朋友,但是現在秦海都要去和劉致澤的父母見面了,看來他是打算把秦玲玲交給劉致澤了,想到這裏,胡秀手中的勁更大了。

“咦?小劉,你怎麼了?怎麼臉色變得這麼難看了?”秦海看到劉致澤的臉色以後開口問道。

農門春暖:我家娘子是村霸 他可不知道劉致澤爲什麼臉色會變得這麼難看,還以爲是自己剛纔說要去拜訪劉致澤的父母所以劉致澤纔會變臉的。

劉致澤一揮手,拍掉了胡秀的玉手,訕笑一聲,道“沒事,沒事。”

“哼~”胡秀冷哼一聲,不再看劉致澤了。

這頓飯足足吃了快兩個小時了,衆人這才悠悠的離開。

劉致澤也喝多了點,整個人甚至都輕飄飄的了,還好被關瞳等人扶着,不然,絕對倒在了地上。

剛剛走出了包廂門口,就見到陳思思正等着劉致澤,看到陳思思,胡秀的臉色更難看了,裏面還有一個不清不楚的,這不又來一個湊熱鬧的前女友。

她狠狠的瞪了劉致澤一眼,就徑直的離開了。

“劉致澤,你沒事吧?”陳思思望着劉致澤那樣子問道。

聽見有人叫自己,劉致澤擡頭看去,就看到陳思思了,不過在看到陳思思的時候,劉致澤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陳思思是變的漂亮了,不過身上卻也多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思思,你……你身上有點不對勁。”劉致澤開口說道,彷彿是感受到樓上有人在盯着自己似得,他擡頭看去,就看見兩個腦袋快速的縮了進去。

而陳思思聽見劉致澤的話後也是一愣,她輕撫着髮絲,還以爲劉致澤是說自己變漂亮了似得,當即道“劉致澤,你喝醉了,要不要我給你倒杯水?”說着,她就打算去扶劉致澤了。

然而,一旁的張伊卻是一把甩開了陳思思的手,不光是張伊,就連周復生關瞳南宮劍也都看出了陳思思身上的不對勁。

這個女人身上有股陰邪的氣息,他們都不是普通人,自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不要碰他,關瞳,走。”張伊說完,直接帶着劉致澤就離開了。

“思思……再見。”劉致澤卻是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似得,在離開的時候還不忘對着陳思思打了個招呼。

陳思思笑了笑,等到劉致澤一行人走出了大門口後,她的鳳眸閃過一道陰寒之色,她不明白張伊那羣人爲什麼會仇視自己,但只要敢阻止自己和劉致澤在一起的,那就是敵人。

“哼~”陳思思冷哼一聲,轉身就離開了。

等到劉致澤等人走出了大門口後,卻是看到胡秀已經開車先離開了,周復生等人都很無語,這對小情侶,什麼時候吵架不好,偏偏要在快要離別的時候吵架,難不成他們真想分手嗎?

“關瞳,南宮劍,你們扶着點少爺,趙龍和王彤上我的車吧。”周復生無奈的搖了搖頭,劉致澤現在迷迷糊糊的,要是不扶着點,估計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

一行人就這麼離開了,今天也算是離別前的小聚會了,當然了,並不是說他們就不會重新聚在一起了,而是要一兩個月後才能繼續相聚了。 而在沙發上,還坐着胡秀,此刻她拿着一個箱子,看來是要準備離開了。

她看到劉致澤走了下來,當即冷哼一聲,給了劉致澤一個白眼,就直接向着大門口走去了。

“喂,你幹嘛去?”劉致澤開口叫道。

“我回家。”胡秀微微轉頭,看來昨天晚上的氣還沒有消散。

“哦,回去看看吧,對了,過幾天別忘記去我家。”劉致澤大叫道。

“不去。”胡秀已經走到了門口,就聽見她的聲音,已經看不到她的人了。

劉致澤苦笑一聲,也沒有去追胡秀,如果說胡秀連這點事情都不肯相信自己的話,那自己去追她也沒有什麼用了,還不如就讓她離開的好。

不過劉致澤也相信,胡秀到時候是會去自己家的,而且自己地址也已經給她了,反正去不去都是她的想法了。

“少爺,天亮了嗎?”這時,地上的關瞳開口問了起來。

“天又黑了。”劉致澤無語的說道。

“哦,那我再睡會。”關瞳下意識的回了一句,說完,還真的就趴在地上繼續睡了起來。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這尼瑪的就有點過分了,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關瞳張伊和南宮劍,當即跺了跺腳,道“起牀了,着火了。”

“別逗了,這裏怎麼可能會起火。”關瞳張伊南宮劍翻了個身,繼續睡了起來。

劉致澤更加無語了,這時,他看到了不遠處的龍蝦大王,像個人一樣,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劉致澤心念一動,一把抓住了龍蝦大王。

“喂,人寵,你他丫的要幹什麼?”龍蝦大王一驚,下意識的問道。

“把他們都給夾醒。”劉致澤抓着龍蝦大王遞了過去,放在了關瞳的嘴邊上。

還真別說,這龍蝦大王在作弄人的事情上和劉致澤還是有得一拼的,就聽它嘿嘿一笑,當即動起了兩個大鉗子,直接在關瞳張伊和南宮劍的嘴皮子上夾了一下。

“啊啊啊……”三道淒厲的慘叫聲頓時響起,地上的三人直接蹦了起來,捂着嘴巴,滿臉的痛苦之色。

而劉致澤和龍蝦大王則是一人一蝦吹着口哨,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得。

不過只要是個正常人都能想得到,肯定是劉致澤唆使這隻死龍蝦做的了。

“臥槽!!澤哥,你要翻天啊。”南宮劍欲哭無淚的叫道。

本來還打算繼續睡一會的,現在好了,不僅睡不着,還要挨痛了。

劉致澤笑了笑,道“這不看有大事找你們,所以才把你們叫醒的嘛!”說完,劉致澤撇了三人一眼,繼續道“關瞳張伊,你們有沒有去處?”

劉致澤這麼問,是想讓兩人跟着自己一起回家過年的,要是他們舉目無親,那還不如跟着自己走了,反正在這待着也沒點意思。

“我要回家。” 閃婚蜜愛 張伊回答道。

反而是關瞳,臉上露出了傷感之色,張伊有地方去,但是他沒有,畢竟他除了劉致澤以外,就沒有任何的兄弟朋友了。

劉致澤也看穿了關瞳的樣子,當即道“那關瞳,你隨我一起回家吧。”

反正在東漢末年的時候,劉備和關羽也是兄弟,如今劉致澤和關瞳經歷了這麼多,雖然不是親兄弟,但卻也已經勝過親兄弟了,讓關瞳和自己一起回家也正好。

打定了主意後,劉致澤也沒有再浪費時間了,當即讓關瞳回去收拾東西了,這時,趙龍和王彤也來了,王彤要回家,趙龍也是舉目無親,如果他有親人的話,也就不會做殺手了。

所以,他也跟着劉致澤一起回去,還有個屍王姐姐洛羽靈,同樣的,跟着劉致澤一起離開。

再幾人收拾好東西后,劉致澤打了個電話給周復生,周復生二話沒說,就跑了過來,並且給幾人做司機,把幾人送到了車站,才悠悠的離去。

雖然周復生張伊他們不和劉致澤一起離開,但是他們也說了,過幾天后會去劉致澤家的。

劉致澤自然是沒有意見了,說走就走,買了車票後,幾個就上車了。

“夫君,胡秀呢?她不和我們一起去見公公婆婆嗎?”找到座位後,洛羽靈就開口說了起來。

聽到洛羽靈的話,劉致澤差點沒有沒噴血,這屍王姐姐的心還真大啊,不過也是,畢竟她不是現代人,古代的時候就提倡三妻四妾,所以她也沒有在意。

還別說,洛羽靈和胡秀經常混在一起,如今的普通話好太多了,至少不會讓劉致澤聽的那麼累了。

“她過幾天再去,我們先走,還有,那不是你的公公婆婆。”劉致澤再次重申說道,這位屍王姐姐看來是認定自己是她的男人了,劉致澤也是很無語。

要不是她在鳳林市孤苦伶仃的,劉致澤還真不願意帶着洛羽靈回去。

畢竟洛羽靈這麼的漂亮,又是整天夫君長夫君短的,要是帶回家被誤會了什麼,那可就尷尬了。

“誰說不是呢?正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夫君的父母不就是我的公公婆婆嗎?”洛羽靈幽幽的開口說道。

劉致澤更無語了,臥槽!! 重生之極品寶鏡 你什麼時候嫁給過我了?這明顯是要佔澤哥的便宜啊,當然了,這麼漂亮的一個屍王姐姐,就如同仙女一般。

這幾天更是和胡秀天天去逛街買了不知道多少好看的衣服,如今的洛羽靈穿上現代的衣服,甚至更加的美豔動人了。

誰從小沒有一個仙女姐姐的夢呢,雖然說這位仙女姐姐大自己好一千多歲。

很快的,車子就發動了,就在車子離開車站的那一霎那,劉致澤感覺看到了諸葛若綿。

可是車子開的太快,一眨眼間就看不見了。

劉致澤一愣,諸葛若綿不應該是回去了嗎?怎麼還在這裏啊?要知道,她連考試都沒去過的。

而且上次楊修的事情,劉致澤也慎重的考慮了下,或許真的是自己考慮不周,認爲諸葛若綿是來奪取八陣圖的,畢竟諸葛若綿要想奪取八陣圖,早就已經動手了,所以,劉致澤對諸葛若綿還是有點愧疚的。 車子很快離開了市區,正式的進入了高速上,劉致澤望着路邊不停閃過的風景,忍不住嘆息一聲,不可否認,這幾個月來,是劉致澤過的最有意義的了。

先是開啓了心塔,知道了孫乾的陰兵鬼將的存在,然後又進入了陰陽界,不僅如此,還讓自己收穫到了愛情,這些都將會成爲最美好的回憶。

“打呀。”一旁的洛羽靈買了個新手機,不停的在玩着,等到把電玩完了之後,又開始玩劉致澤的手機了。

從鳳林市到家,還需要三個小時,劉致澤生怕這位大姐會把自己手機玩的關機了,但是卻又沒有辦法,不管自己怎麼時候,她就是要玩。

而身後的關瞳和趙龍,則是手捧着那龍蝦大王,那龍蝦大王就像是在給這兩人講道似得,不停的說個沒完,而且最主要的是,這兩位竟然還聽的津津有味的。

還好那龍蝦大王的聲音不是很大,否則的話,讓別人知道一隻龍蝦會說話,肯定會被當成妖怪看待的。

“美女,你也在玩這個遊戲嗎?要不要,咱們一起玩玩?”這時,坐在另外一旁的一個紅毛青年拿着手機對着洛羽靈開口說了起來。

劉致澤是坐在靠窗戶的座位,一開始,他倒是想讓洛羽靈坐裏面的,可是洛羽靈說這種感覺就跟被困在桃木血棺內一樣,那劉致澤就沒有辦法了,只能讓她坐在外面。

然而,劉致澤也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搭訕了。

當然了,洛羽靈畢竟長的那麼的美麗動人,相信是個男人都會有想法的,就見她一頭髮話的青絲垂落下來,徑直的面孔惟妙惟肖,明眸皓齒,黛眉彎彎,瓊鼻挺巧,小嘴嫣然,不可否認,她的確是爲絕世美女。

一旁的劉致澤只是看了一眼那個紅髮的青年就沒有再看了。

“好啊。”反而是洛羽靈,心這麼大,竟然還答應了別人的請求。

那紅髮青年看到劉致澤看了自己一眼後,又轉過了頭,還以爲是自己這一頭紅髮嚇到了他,當即冷笑一聲,就和洛羽靈加上了好友,兩人開始玩起了遊戲。

“喂,你別跑啊,救我……救我。”遊戲中,洛羽靈不停的大叫着,這是她唯一能夠取樂的了,畢竟之前除了和胡秀逛街就沒有學會任何其他的。

“好了,終於贏了。”洛羽靈吐了一口氣,一臉的滿足感。

等到遊戲打完之後,那紅髮青年就開始自己的撩妹了,先是問了洛羽靈去哪,洛羽靈大大咧咧的就說去華寧縣。

這下把那紅髮青年給樂壞了,一路上就不停的開始吹噓自己,說自己是什麼華寧縣的大哥大,只要自己一個電話,分分鐘就能夠喊兩三百個人。

聽到這個,劉致澤都被逗笑了,他撇了一眼紅髮青年,前幾天南宮劍還和自己說現在捅天幫已經統一鳳林市以及周邊縣城的黑道了,如果自己猜的沒錯,那麼現在整個鳳林市的黑道都應該在捅天幫手裏吧!而自己又正好是捅天幫的龍頭大哥。

那青年見到劉致澤笑了,當即瞪了劉致澤一眼,劉致澤又轉過了頭去,這下,這紅髮青年更加大膽了,還以爲劉致澤是真的怕自己了。

當即向着洛羽靈靠了過來,一隻手搭在了洛羽靈座位的上面。

“喂,小子,你撩妹我不管你,不過她不適合你,你可以走了。”劉致澤淡淡的開口說道。

其實說起來,劉致澤還真的是爲了他着想,因爲這位屍王姐姐真的不適合他,更何況,洛羽靈好歹也是自己的女人,額……好吧,算是吧!所以,這個時候,劉致澤無論如何都要開口說話了。

那紅髮青年聞言,再次瞪向了劉致澤,還以爲自己只要瞪一眼,劉致澤就會害怕的,可是劉致澤這下子非但沒有害怕。

反而是開口道“你眼睛有問題嗎?一直等着澤哥做什麼?”

那青年一愣,怎麼不管用了,不過美人就在眼前了,特別是感受到洛羽靈身上飄出的淡淡香味,更讓那紅髮青年欲罷不能了,就見他咬牙切齒的低聲道“小子,不要多管閒事。”

“多管閒事?”劉致澤一愣,看了一眼依然在玩手機的洛羽靈,這屍王姐姐還真是心大啊,就聽劉致澤道“難道你不知道她是我女朋友嗎?”

好吧!劉致澤還是承認了,畢竟這都要去見公公婆婆了。

“你的女朋友?”紅髮青年一愣,不過馬上就回過了神來,瞪着劉致澤,臉上露出了凶神惡煞的樣子,道“那更好了,借我用……啊……”

然而,還沒等他的話說完,頓時感覺手臂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感,他轉頭看去,就看到關瞳正抓着龍蝦大王正夾着他的手臂。

“臥槽!!誰人放的龍蝦啊,草擬大爺,快點放開……放開啊。”這紅髮青年的慘叫一時間就立馬引起了車上所有人的注意。

包括那個紅髮青年旁邊的黃髮青年,他見此,趕忙走了過來,看到這一幕,他的臉色也是一變,因爲那紅髮青年的手臂已經被夾出鮮血了。

“媽的,這是你們的龍蝦嗎?還不趕緊放開?”那黃髮青年瞪着關瞳和趙龍說道。

然而,關瞳和趙龍卻是就當作沒有看見似得,而是同時看向了窗外的風景。

這一幕,讓車上不少人紛紛一驚,這一個紅髮,一個黃髮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玩意,而另外幾人則是惹上了這兩個小混混,看來要倒黴了,有些坐在一旁的人,都還特意站了起來,走遠了一點,因爲他們知道,這裏馬上就要有一場惡戰了。

而司機又在前面管不到這裏,所以不少人只能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媽的,你們是聾子嗎?勞資跟你們說話啊。”那黃髮青年瞪着關瞳和趙龍說道。

“夾重點。”關瞳則是不管不顧的,反而是讓龍蝦大王再次夾緊了一點。

“啊啊啊……”說重就重,那龍蝦大王更加使勁了,一時間,那個紅髮青年痛的都懷疑人生了,他恨不得現在就把那龍蝦給扯掉,但是他也知道,要是真扯的話,估計自己的手臂會直接被扯掉一塊皮不可。

“臥槽尼瑪!!”那黃髮青年見關瞳趙龍沒反應,當即揚起了手就向着關瞳的臉打了過去。

“別弄死人了。”此刻,劉致澤在前排的位置上淡淡的說道,他一直望着窗外,彷彿這一切都與他沒有關係似得。

而洛羽靈也是一直在玩遊戲,也是當什麼都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