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什麼好事都讓她給佔了?

蕭炎看了未央一眼,在看到她有些扭曲的臉龐后,搖了搖頭。

既然寧安還活著,那麼神無邪是不是會對魔族手下留情?

早該想到修羅城少主就是寧安的,帝星辰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會那麼快改變喜歡一個人,他們都被她的身份給騙了。

而那個時候,又恰好就是修羅城出世的時候,所以他們才一直在那個身份那裡轉圈圈……

就這麼一會時間,那液體又離寧安靠近了許多。


王椅上的男人薄唇緊抿,手中已經捏好了一個訣,只要拿液體快靠近寧安,他就讓那一切消失!

黑毛怪外面,帝星辰感覺到寧安的生命力越來越薄弱,不由得發狂起來。

原本駕馭不了的力量一次次的出現在手中,瘋了一樣的攻擊著那黑毛怪!

「寧安,你一定要活著。」這樣的話,一句句用心說出,帝星辰不敢去想寧安如果不能活著會怎麼樣。

黑毛怪的肚子裡面,那液體蔓延的越來越快,很快就要到寧安的身邊!

黑茫茫的一片,寧安睜開眼睛,坐起身,眼睛看不到任何東西,只能看到無邊的黑暗!

「這是什麼地方?」蹙了蹙眉,寧安有些疑惑。

她記得有一個很大的力量上來,然後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昏迷了過去。

可是怎麼會在到處都是黑暗的地方呢?

脖子上,帝星辰送給她的項鏈閃閃發光,成了黑暗中唯一有亮光的地方……

伸手摸了摸項鏈,寧安正準備收回手的時候,卻聽到一些聲音!

「寧安,你一定要活著。」

「寧安,等我,等我救你。」

「寧安,求你一定要沒事。」

那一聲聲哀求的聲音,讓寧安的心如同被針扎一樣的疼了起來。

是星辰的聲音,是星辰的聲音!

緊接著,周圍的黑暗散去,出現的是帝星辰不停的攻擊黑毛怪的畫面。

因為動用了駕馭不了的力量,所以此刻的帝星辰全身是傷,卻沒有停下攻擊,跟瘋了一樣。

寧安看著那一切蹙了蹙眉,有些疑惑。

星辰為什麼要那麼拚命的攻擊一隻黑毛怪?

突然間,腦海裡面靈光一閃,寧安明白了那衝上去的力量是什麼。

就是這黑毛怪,按照當時那種情況來看,她被吞進黑毛怪的肚子裡面了,所以星辰才會像發狂一樣的攻擊它!

那麼她現在就是魂魄形態了?

想到這裡,寧安立刻盤膝坐下,閉上了眼睛!

閉上眼睛之後,寧安將腦海裡面的一切雜念都拋空!

動了動手指,寧安猛的睜開眼睛,才睜開眼睛,寧安就看到猩紅的東西。

她想的沒錯,她此刻就是在魔獸的肚子裡面…… 偏頭一看,寧安就看到那些液體流了過來。


她想,她很清楚那些液體是什麼東西。

剛才昏迷沒有聞到,此刻醒來之後,寧安說不出的鬱悶。

因為那液體簡直臭到了一種境界!

一想到帝星辰在外面的樣子,寧安心中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怒火。

雙手結印,將六系力量凝聚在一起,寧安猛的朝著她站的腳下打去。

一直扛著帝星辰攻擊不為所動的黑毛怪在寧安這一掌下去之後,整個身體都動蕩了起來。

外面的帝星辰見此,不由得停下了攻擊,湛藍的眼眸中劃過一道光芒。

難道是寧安在攻擊嗎?

一下接一下,寧安別提有多氣。

凰殿裡面,見寧安醒來,眾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醒過來了,就知道寧安不會那麼輕易的出事……

看到寧安醒過來,未央心裡別提有多氣!

該死的,再等一下就好了,沒想到她居然在緊要關頭醒了過來。

看來她的生命力還不是一般的頑強啊!

光憑力量根本就沒有辦法從內部破壞黑毛怪,所以寧安從空間裡面召喚出了弒血劍,將弒血劍拿在手中,寧安並沒有馬上攻擊,而是將左手放在了項鏈上面,說道,「星辰,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到,我們一起準備,攻擊它的身體。」

而此刻,凰殿裡面的男人將這兩種情況都顯示在了畫面上。

眾人清楚的看到,寧安握住項鏈沒有動,而外面的帝星辰就像是聽到什麼一樣,怔愣在了原地,緊接著兩人同一時間凝聚力量。

「真奇怪,他們兩個怎麼會那麼巧,居然在一個時間點凝聚力量,也沒見寧安開口說話啊!」慕容蘭有些好奇。

如果真的是巧合,這也太巧合了一點吧!

「帝星辰能夠聽到寧安的心聲。」應紅呢喃一句,轉身抱著雪流,說道,「他們兩個可以用心聲溝通,果然是一對。」

聽到應紅的這句話,蕭涼生的手握的更緊,臉上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他些什麼!

寧安凝聚了所有的力量,然後將力量賦予弒血上,與拿著星河劍的帝星辰同一時間落下。

原本在帝星辰瘋狂攻擊下都不為所動的黑毛怪整個爆炸開來,全部落到了海裡面。

帝星辰站在寧安的對面,就那麼看著她,湛藍的眼眸中滿是溫柔。

收起手中的弒血,寧安快速到了帝星辰的身邊,伸出手猛的抱住了帝星辰,就那麼緊緊的抱著他。

他知道,剛才她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沒事了。」帝星辰伸出手拍了拍寧安的背,一下又一下,輕柔到了極點!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覺得要失去她了……

還好,還好,她還在,她還好好的在他的身邊!

想到這裡,帝星辰的視線有些模糊,緊接著就昏迷了過去!

覺察到帝星辰的身體失去了重心,寧安看了一眼他身上觸目驚心的傷口,不再多做停留,帶著帝星辰朝著海面上而去。

游出海面的時候,寧安本以為沒有落腳的地方,卻看到有沙灘! 對於這突然出現的沙灘,寧安並沒有多驚訝,而是帶著帝星辰快速上了沙灘,然後給帝星辰吃下一顆丹藥,緊接著開始脫帝星辰的衣服,因為他身上有被龍爪抓過的地方,又沾了海水,如果不處理傷口,會發炎!

凰殿裡面,男人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笑容,輕聲說道,「休息半天,等半天之後再繼續。」然後手一揮,那畫面就消失了。

寧安正準備給帝星辰上藥的時候,就聽到一句什麼休息半天,等半天之後再繼續,不由得有些無語。

坑爹的,這到底是誰準備的?

不再去理會那聲音,寧安脫掉帝星辰的衣服,開始清理傷口。

而此刻的凰殿裡面卻是炸開了鍋。

「喂,你幹嘛把畫面弄沒了?」應紅有些不滿的看著那個男人。

寧安脫帝星辰衣服哎,她好想看!

「難道你想看她脫那個男人的衣服?」男人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

「額……!」應紅有些無語,想了想,隨即說道,「我就是想看看帝星辰傷的嚴不嚴重,沒有其它的意思。」

聽到應紅這麼說,藍蕭,紫宸,慕容蘭直接無語,裝作沒聽見,雪流則是幽幽的看著應紅,沉默好久才開口說出一句,「應紅,女孩子不能看其他男人的身體!」

聽到這句話,應紅有些汗顏,回頭看著雪流,「要不然我脫你的看看?」

雪流聞言,雙手抱胸,咳嗽兩聲,說道,「人太多了……!」

應紅:「……」


她該說些什麼好呢?

上身躶體誰沒見過。

火精靈一族的男人戰鬥練習的時候,都是裸著上身的!

她早就看過了好嗎?

「話說回來,那些地方該不會是你弄出來的吧?」應紅看著那個男人,說了一句。

外面的那個男人聞言,沒有說話。

那種渾然天成的陣法他短時間布置不出來,是布置了上萬年才布置出來的,為的就是可以幫到她!

因為他知道,按照預言曾經說過的,她一定會來這裡!

可惜那預言沒有說出更多的,只說了有朝一日他們會見面,在眾神之墓……

見他不說話,應紅也就沒有再問那個問題,而是問道,「你到底要把我們關到什麼時候啊?」

男人聞言,這才回頭看了她一眼,薄唇輕啟,「關到他們來這裡。」

如果不是要關他們,他去把他們抓起來幹嘛?

「我餓了,我想吃東西,你要是沒有的話就讓我自己出去找。」應紅說。

「精靈不需要常吃東西。」

「人有三急,我現在要出去。」

「你只是精靈,算不上人!」

應紅抓狂,「那精靈也有三急啊,難道只有人有嗎?」

該死的臭男人,有他們這麼對待美精靈的嗎?

「你真的很想出來?」男人看著應紅,似笑非笑。

應紅點頭,不止她想出去,所有的人都想出去好嗎?

「那好,我讓你看看外面現在是什麼情況。」男人說完,一道光芒就朝著應紅而去。

光芒進入應紅的腦海裡面之後,應紅便閉上了眼睛! 三分鐘后,應紅睜開了眼睛,隨後默默的走到牢籠裡面,坐了下去,一聲不吭!

見應紅那個樣子,雪流有些擔心,走到應紅的身邊坐下,問道,「應紅,你怎麼了?」

應紅聞言,看向雪流,呢喃道,「別說話,讓我靠靠。」話落,就靠著雪流的肩膀,無神的看著前方。

媽媽的,她都看到了什麼?

骷髏,人形骷髏,魔獸骷髏,整個外面都是骷髏,有些骷髏還在打架,魔獸也是,就像是水火不容的雙方,打的那叫一個慘……

最奇葩的事情就是那些雖然是骷髏,可是力量卻是真的,非常強大,無邪出去稍微可以抵抗一會,她和雪流出去走不到一千米就要被逼回來!

想到這裡,應紅看向那個男人,問道,「那些難道就是被埋在這裡的神或者魔?」

男人聞言,輕輕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應紅。

得到回答之後,應紅徹底不說話了。

反正出去也是死,還不是安逸的待在這裡,半天之後還可以看看寧安和帝星辰的情況。

想到寧安和帝星辰,應紅一驚,問道,「寧安和星辰該不會有事吧?」

他們兩個還在外面啊……

「他們不會有事。」男人說完,朝著王椅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說道,「他們身處幻境,外面那些東西進不去!」

如果那些東西能夠進入幻境,他又怎麼會把他們留在外面。

聽到他這麼說,應紅放下了心。

就怕那些東西進去了,到時候不要說寧安,帝星辰都只有被秒殺的份……

「應紅,你到底看到了什麼?」看應紅似乎很害怕的樣子,慕容蘭越發的好奇了。

「沒什麼。」應紅笑了笑,靠著雪流的肩膀閉上了眼睛!

「砰……!」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