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會進行到一半。

左小安真的很想走了。

她左右看了看。

和自己原本在一起的幾個學生會的幹事,此刻也都去各種遊走,找未來男女朋友了,她捉摸著可以趁機溜走。

反正這個時候大家都玩高興了,也沒有人注意到她。

這麼想著。

「安安。」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嗓音。

左小安驚訝。

她回頭,回頭看著帶著銀色面具穿著黑色西裝打著黑色領結的男人,是葉晟名。

葉晟名在三天前就收到了去醫院復職的通知,有特意給她打電話表示感謝,口吻很真誠。

她倒是有些不太自在。

因為葉晟名之前突然說想要和她交往的事情。

這讓她很難毫無情感色彩的和她做普通朋友。

不過他突然的出現,讓她還是有些驚訝。

她問,「你怎麼在這裡?」

「聽說你們學校有聯誼活動,就混進來了。」葉晟名笑,「不過我真的找了好久,才找到你。我一直以為你不會待在這麼一個角落。」

「我其實對這種舞會很無聊。」左小安說。

「看出來了。」葉晟名說,「要不要我出去走走,透透氣。」

「不了。」左小安拒絕。

她只是不想給葉晟名任何機會而已。

「那我陪你在這裡站一會兒吧。」葉晟名說。

「其實,你既然來了,也應該去舞會中走走,來的都是俊男美女,說不定你能找個女朋友。」左小安玩笑,其實就是在故意疏遠彼此。

「你好像很排斥我。」葉晟名直白。

左小安一怔。

做得這麼明顯?!

「之前說讓你做我女朋友的事情,我確實是認真的,但你既然拒絕了我,我就不會再強求你。我來這裡也不過是因為我有一個朋友是驛城大學醫學院畢業的,他也單身,聽說有這種舞會就讓我陪他一起過來,我要下周才會復職就答應了,也只是順便過來看看你,我以為我們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樣的。」葉晟名突然解釋。

左小安那一刻反而有些尷尬。

所以,倒是她矯情了。

其實她自己有時候也不明白為什麼,和那麼多男朋友交往過,分手過,好像都是她能夠很自若的和他們相處,對葉晟名莫名就會有些做作,本來她對待感情就比較豁達的,是因為自己有點喜歡葉晟名所以本能排斥怕自己忍不住想要和他交往,還是說有其他原因。

她自己都有些懵逼了。

對感情,第一次感覺到迷茫。

她微微一笑,「不是,我只是覺得你老大不小了,可以交女朋友。」

「哎。」葉晟名嘆氣,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有多老。」

左小安看著葉晟名,那一刻竟然有些無言以對。

倒是恢復了自由走出了失戀陰影的葉晟名,變得好像比以前開朗幽默了很多。

葉晟名笑著說,「我們去跳支舞吧。」

「你想跳舞啊。」左小安問。

「不是很想,不過既然來都來了……你不想嗎?」葉晟名問。

「不太喜歡。」因為從小就跟著她父母出席這種場合,厭煩。

「那就算了。」

「你可以找其他人跳。」左小安建議。

「我怕生。」葉晟名直白。

「開玩笑,我特么我怎麼看不出來你怕生哦。」左小安笑。

「真的,我真怕生。我對陌生人有一種細微的恐懼症。」葉晟名很認真的說道。

「還有這樣的事情?」左小安饒有興趣。

心想這大概就是葉晟名好長一段時間對李坤雨一往情深的原因,因為不太喜歡主動去接觸陌生人,所以他的世界就只剩下,李坤雨。

「嗯,我小時候有點小陰影。」葉晟名就輕描淡寫的說了說他小時候的一些經歷。

其實無非就是一些小事情,但因為在特殊的年齡留下了不好的回憶所以造成了一些傷害。

不算什麼。

但因為葉晟名的分享自己的事情,兩個人之間漸漸也沒有了那麼尷尬,反而兩個人看上去氣氛還不錯。

聊了好一會兒。

舞會大廳,突然一片黑暗。

伴隨著一些尖叫的聲音。

很多人嚇了一大跳。

尖叫聲分明還帶著興奮。

左小安當然不會驚奇,這是舞會現場的一個環節而已。

所以在黑暗中,突然聽到一個好聽的女性嗓音來自於李坤雨,一道好看的光束打在了她的身上,她銀色面具配搭著銀色的晚禮服,燈光下反光的布料讓她璀璨得像個精靈,會場很多人都發出驚艷的聲音,耳邊還能夠聽到很多人羨慕嫉妒讚揚李坤雨外貌的聲音。

左小安也在其中,看著李坤雨喃喃道,「也難怪你之前這麼喜歡李坤雨,長得是很好看。」

「其實。我喜歡她不是因為她的長相,她小時候沒這麼好看。」葉晟名說。

「這就是傳說的女大十八變?」左小安笑。

「算是吧。」葉晟名點頭,「不過,有些變化是人工的。」

「什麼?」左小安轉頭。

葉晟名說道,「小雨從小愛美,從高中時期開始就墊鼻了,後來又做了開眼角的手術,墊下巴等等,時不時還會打點瘦臉針。」

「那她做得挺自然的。」左小安說。

「都是些小手術,而且現在整容醫學很發達,瑕疵就會越來越小,但其實我並不喜歡這樣,我以前勸過小雨不要做這些,但她根本就不聽我的。」

「畢竟她也不怎麼喜歡你。」

葉晟名一笑,雖然有些落寞,卻還是很釋然,「你說對了。」

「現在放下了嗎?」左小安關心。

「徹底放下了。」

那就好。

左小安不再多說。

她依然看著李坤雨,聽著她做這次聯誼舞會的致辭,無非都是一些冠冕糖化的話,也沒有什麼新穎。

致辭結束之後。

那一刻。

燈光並沒有從她身上離開。

而是。

繼續打在她的身上,看著她突然取下了銀色面具。

李坤雨那種漂亮的臉蛋就這麼出現在了眾人面前,如此舉動讓舞會現場非常熱鬧,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聲。

李坤雨拿著話筒,對著所有人說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不會是。

要結婚了吧。

不會是,和龍子墨要結婚了吧。

這麼隆重。

周圍不時傳來如此粉色泡泡的聲音。

左小安那一刻甚至都有點相信,相信龍子墨是不是真的要和李坤雨結婚了,反正對龍子墨而言,娶老婆不是常見的事情嗎?以李坤雨這種現實的女人,讓她去做王妃肯定會同意,所以兩個人就完全可能一拍即合。

她心口,莫名有些不舒服。

但好在,也不是很難受的體驗。

所有人都看著李坤雨站在那裡,靜默了一會兒。

似乎很凝重的一個決定。

慢慢大廳變得很安靜,安靜無比。

李坤雨深呼吸一口氣,微微一笑,「我正式宣布,我恢復單身。」

什麼?!

現場一片嘩然。

不是結婚,而是分手。

不是剛剛在舞會現場還好好的嗎?

李坤雨不是一直和龍子墨走在一起的嗎?兩個人還跳舞了,兩個人看上去那麼的郎才女貌。

「我很抱歉在這裡佔用大家的事情來宣布自己的私事兒,我只是很想通過這個機會告訴龍子墨,謝謝你陪著我走過這段時間,謝謝你照顧我這麼久,我很抱歉我沒辦法再繼續陪你走下去,你是很好的男生,真的很好,我希望你以後可以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女孩子。」

所以。

這是龍子墨被甩的節奏。

為什麼?!

第三者?!

還是,感情突然破裂。

搞不明白。

但不妨礙吃瓜群眾的各種浮想聯翩。

總之,最後結果就是,李坤雨甩了龍子墨。

一時之間,龍子墨成為了那個有些悲劇的存在。

龍子墨前後被左小安和李坤雨兩大校園風雲人物給甩了,好像面子上,很過不去。

甚至有人覺得,以龍子墨的相貌和雄厚的背景,一般人只要一談上了就絕對不會放手的,而龍子墨先後被甩,不是這個人性格上有缺陷就是身體上有缺陷,大部分人自然選擇了身體缺陷,那些不為人知的一些難以啟齒的身體缺陷。

這種被定義的發現,其實讓大學里的男生女生都很平衡。

男生平衡的是,終究龍子墨這麼優秀的一切也有缺陷,不會那麼嫉妒。

女生平衡的是,就算龍子墨長得帥怎麼樣,她也不會找有身體缺陷的男朋友,所以不會有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窘迫了。

對大學來講,這就是一件好事兒。

李坤雨說完之後,她笑了笑。

笑著似乎泛著一些淚花。

她整個人看上去更好看了。

她有些哽咽的說道,「舞會還有驚喜,希望大家能夠玩得開心。」

然後。

燈光突然黑暗。

整個會場,真的是漆黑一片。

因為不準帶手機進來,所以真的是一絲亮光都沒有。

會場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在人潮要騷動的那一刻,會場又響起了一個聲音。

不是李坤雨的聲音,就是很好聽的播音員的磁性嗓音說道,「感謝大家來參加我們影視學院的聯誼舞會,我們很榮幸的歡迎你們所有人到來。到此刻,晚上十點零九分,還有一分鐘,就是十全十美的時間,在我倒數的這個時間裡,請大家抓住身邊人的手,不管你抓到的是男生女生,請在十點十分的時候,給予對方一個火辣辣的熱吻吧。」

話音落。

全場響起異常強烈的歡呼聲。

這種奔放式的環節最受歡迎。

「現在開始倒計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