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也奇怪,米巧巧本來挺活躍一個人,這幾個月幾乎看不到她的動態,群裡面聊天的時候,也很少出來,每次視頻她都不在。

米巧巧說:「還是有一百斤出頭呢。」

文靜皺眉:「你這身高一百斤偏瘦了吧。」

米巧巧:「沒有。」

她微笑。

文靜仔細觀察,發現米巧巧笑起來略顯憔悴。

精神狀態看著沒有以前好了。

她想著也許是沒休息好。

這時候,另一個同學玩笑的語氣道:「二胖是為愛發電,為了一個渣男瘦成這樣。」

這話一出,氣氛都安靜了。

大家紛紛看向那說話的同學,叫秦湘,娃娃臉,笑起來臉上兩個酒窩。

見大家目光都看她,她臉上笑容逐漸僵住,意識到自己可能是說錯話了。

米巧巧的男朋友是個渣男,文靜是知道的,當時大家都勸她,她自己深陷其中,聽不進去勸。

「咳!」米巧巧開口,打破了安靜又尷尬的氣氛,「所以渣男對我也還是有貢獻的,幫我完成了多少年的減肥計劃。」

她自嘲的話,加上那憔悴的面容,讓人心疼。

文靜伸手抱住她,「狗子,你適合更好的,改天我給你介紹一個高富帥。」

米巧巧:「你自己都還沒高富帥呢,有高富帥會輪得到我?」

文靜:「……」

扎心了老鐵。

她安慰人的客套,她話聽不出來嗎?

文靜正黑著臉,張悅希大聲的開口,「誰說文靜沒有高富帥的?」

另一個同學也想到什麼,激動的接話,「哦對,厲害了我的姐,我記得你上過熱搜。」

在場的都是女人,在學校一起度過了思念青蔥時光,無論多久沒見面,見面了都還是會肆無忌憚的熱鬧歡樂。

一個個八卦的樣子,像極了豺狼虎豹。

文靜知道他們要說周思成了,臉上的表情微微變化,趕緊喊停,「打住你們。」

可是女人八卦起來,好奇心是不可能說停就聽的,「那LY的周副隊長的超級帥耶,那雙眼睛簡直魅惑人。」

文靜臉上笑容消失,「別扯了,我和他沒關係。」

她的樣子,給人感覺像是鬧彆扭了。

米巧巧立馬轉移了話題,「過了今天張悅希就告別單身了,正式成為一個已婚婦女。」

『婦女』這個詞用得張悅希很不滿,嫌棄的皺眉,「什麼婦女,我還是少女。」

大多數女人結婚後都還不能接受自己變成婦女的事實。

秦湘笑著說:「早就是婦女了,就差這麼一個婦女儀式。」


張悅希也笑了,她伸手拍了秦湘和米巧巧一下,「你們真狗,說的好像你們不是婦女似的。」

有點不好意思了。

張悅希話音落,人群里響起一個特別自信的聲音,「我不是。」

幾個人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文靜,三雙眼睛。

看怪物一樣看著她。

文靜瞪眼,聳肩,一臉純潔。


「你還是個處?」

大家滿臉質疑,不相信。

文靜理所當然的語氣,「我又沒結婚,是個處不正常嗎?」

她靠在牆上,低頭摳手指。

秦湘不可置信的湊到文靜身邊,看怪物一樣觀察她,「我的天,你這封建思想,你之前談那個渣男真的沒睡啊。」 第八章晨練

牛頭山,地處在魔斗大陸最大的草原,獸人大草原的中西部,和魔獸山脈相彼臨!!這裡,雖然是率屬獸人帝國管轄的!

但,由於獸人帝國太大,帝國的人口,有八層以上,都生活在大草原中心深處,就算其他的兩層里,也有大半是生活在深處邊沿地帶的。

像牛頭山山腳下,這樣一小股族人獨立生活的,在其他地方也不是沒有,只是像這類的,無不是被帝國拋棄,或者是被帝國遺忘了的!

他們在帝國混不下去了,也就只能到外出謀生。牛頭山下的野蠻人族,據說,也是因為在帝國混不下去,才遷移到這牛頭山下的!!


天剛微微亮,野蠻人部落的居民們,幾乎都已經起來,開始新一天的工作了!就算是七八歲的幼孩,也都起來,在訓練場上集合,開始了傳統性的晨練!

林猿自然也到了!至於上課的事情,母親楊蘭昨晚就跟他說了,以後他都不用去了!

清晨的清涼氣息,漫滿了整座牛頭山!山間林里,不時的傳出了,早起的鳥兒的清鳴叫聲!

樹林中的空曠場地上。此時,正有一群,年齡在6到十二三歲的,臉部有些稀鬆毫毛,身穿簡單獸皮背心的野蠻人小孩,按高矮順序依次排列著。

許是天才剛亮的緣故,隊伍中,有很多孩童,都是睡眼朦朧,半閉半睜著眼睛,一副沒睡足的模樣!

也有一些,顫斗著身子,露在空氣中的皮膚上,布滿了雞皮疙瘩,似是清晨的空氣太涼了!忍不住打起了冷顫!

站在第一排,最右邊的林猿,也似乎被冷到了,忍不住搓了搓手,心裡則暗自嘀咕著,「這大清早的,還真冷阿!」

「你看看你們,像什麼樣子,都還沒睡醒嗎?」冷冽的聲音,在這個透著涼意的訓練場上,傳盪開來。

只見,拳法師傅林腥風,傲立在隊伍的前頭,他倆眼如利刃,來回的在隊伍中掃射。而凡是被他掃射到的,無不在一顫中,抬起了頭,挺起了胸。那些似醒未醒的,似一下子清醒了起來!那些被冷得顫斗的,更是在這一眼下,似被凍得麻木,不再顫鬥了!

單單這麼個眼神,自然是嚇不到林猿的。不過,他畢竟是練過的,身體素質,比這群小孩要好些。又有成年人的思考能力,且又是頭次來晨練,因此,他也挺了挺胸板,站好了身形!

「一年之季在於春,一天之計在於晨!」他話語清冷,在前頭來回跺著腳步,「早晨,是我們習武練拳的最佳時刻…」

「我們野蠻人族,是天生的戰士,每一位族人,都是為戰而生的…現在的你們,或許不能稱之為戰士,但!如果你們每天早上,都堅持晨練。那麼,我敢肯定的告訴你,不久的將來,你必將是我們野蠻人族的,新一代戰士!」

………

「好了!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了,接下來,你們跟著我練拳,仔細看清了!」說完他右腳後退一步,弓下了身子,雙手握拳。同時,他口中還解說著!

「虎式拳法,是我們祖先傳下來的,每招每式都經過無數次的試驗,是為我們量身定做的…」

「…右腳微微向外後退一步,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弓身,要讓整個後背在一條水平線上!雙手握拳,虛撐著地面!整個樣子,就像是站立著的魔虎…」

「虎式拳法,本就是祖先前輩們,根據魔虎的行為動作,學習而來的。我們練拳,說白了,就是模仿魔虎的行為動作,以達到鍛煉身體的效果!據說,如果練到至高境界,我們就能有魔虎一樣強健的身體…」

每天早上的晨練,都是要練習這套祖傳的,虎式拳法的。只不過,平常的晨練,林腥風師傅是不會親身傳授的!一般都是他喊「口號」,下面的孩童跟著練習!只有在有新人加入訓練時,他才會親自演練的!

而且,每一有新人加入訓練時,林師傅都會盡心儘力的指點一番!

今天,是林猿第一次來這兒訓練,林師傅已經決定了,要好好的指導指導他。因此,在有意無意間,他總是向著林猿看去….

只見,林猿右腳後退半步,弓身彎背,雙手握拳,虛撐著地面…

這一套動作,好似練過無數遍,在林師傅解說之時,林猿就跟著打了起來,動作流暢而自然。他解說了半個小時,林猿就跟著打了半個小時…

這半個小時下來,林師傅發現,林猿似乎沒有什麼差錯!雖然,有時候他打出的招式,有點偏差,但他卻能立馬發現,並即時調整回來!

雖然時時關注著林猿,但在這半個小時里,他愣是沒找到指點的機會。

特別是,當他偶然間發現,林猿練著練著,突然加重了喘息聲時!他剛開始,還以為,這是林猿體力不支,而導致的!!

但漸漸的,他發現,似乎不是這樣的,那一起一伏的身形,配合著那虎式的套路招式!他似乎發現,這時的林猿,更像一頭魔虎!就像昨天伴晚,在那空地上一樣!

「這小子…昨晚很定是故意的!」林腥風在心中肯定的道。

……

林師傅的想法如何,林猿自然是不會知道!他剛來這兒,自然是老老實實的,跟著林師傅練拳!

虎式拳法,雖說跟形意拳中的虎形拳法相像,都是模仿老虎的行為動作!但,它畢竟不是同一人所創,在許多細微處,不可能都相同!

而林猿,在上世,練了一輩子的形意拳法。虎行拳法,作為形意拳法十二形基礎拳法之一,林猿當然熟的通透了!每一個動作也早就熟爛在胸!

他剛開始練虎式時,都會不由自主的,打起虎形拳法來。不過,還好他能及時改過來!

弓身拔背,手掌成虎爪之形…

踢腿如鐵騎踏地…

出拳如猛虎出洞…

這第一遍打下來,林猿還經常打成虎形拳法,還不時的,要調整過來!還覺得有點難適應!

可漸漸的,林猿越打越熟,越打越覺得順暢,到的後來,他也不管那些細微動作了!只管打拳,怎樣順心就怎樣打,怎樣舒服怎樣打…

呼!呼!呼!

那呼吸吐吶之法,在林猿不知不覺間,毫無意識的運用了起來!

他這番打得入境,連拳法師傅林腥風,講著什麼也沒有聽到!至於,同在練拳的其他人如何,他亦是不知道!

直至,當初起的朝陽,透過茂密的樹林,在地上映出點點斑點時,他這才停下了手上得動作!

呼!

林猿重重的吐出一口氣!

而恰在此時,拳法師傅林腥風發話了。

「好了,小子們,今天的晨練就到這裡吧!」

啊~

這話一出,頓時,原本還算整齊得隊伍轟的一聲,散亂了開來。

林猿這時,才愕然發現,之前還好好的同伴,現在卻一個個滿頭大汗,喘氣如悶雷。那些年紀大點的還好,沒那麼不堪!那些年紀小的,一個個無一不是狼狽之極的!

更有一些,在林師傅剛說完「今天的晨練就到這兒…」時,立刻,毫無形象的跌坐了下去,整個人程大字形躺著。

「這…」林猿抹了抹鼻子,「有那麼累嗎!」看著場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的人,林猿暗自在心裡嘀咕著。

他哪裡會知道其他小孩的痛苦,他們可沒有林猿那樣的經歷,更不會像他那樣,在兩三歲時,就懂得練拳,就懂得去鍛煉身體。

「小猿,小猿!」正當林猿還在為他們那麼累而感到不解時,大哥林豹的聲音,卻在不遠處響了起來。

「大哥??怎麼了???」大哥林豹今年也才十歲,所以這晨練他也要來!

「怎麼了!當然是吃法了!」林豹兩眼一番白,沒好氣了說道。「走吧!爹娘還在等我們吃飯了!」

………..

{未完待續~} 文靜搖頭,「沒有,就牽手了。」

眾人驚呆。

「卧槽,我還以為你不好意思,騙我們的呢。」

文靜撇嘴,「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騙的。」

米巧巧又好奇的問:「你前不久不又談了一個嗎,也沒睡嗎?」

文靜:「也是牽手。」

同學們:「……」

張悅希:「據說女人年齡大了不啪啪啪,容易得婦科病。」

文靜黑臉,「我才二十五。」

什麼年齡大了,她還是妙齡好嗎。

秦湘:「老女人了。」

米巧巧聽到這聲老女人,忽然發出感慨,「你們可別說,真的不服老不行。」

她又接著道:「我昨天在街上被一個初中生喊阿姨,我差點沒一巴掌呼上去,教她提高情商。」

秦湘:「那種人我都會罵一頓的。」

這話題都岔開了,文靜還在想著上一個話題。

她到現在還是個處,很奇怪嗎?

看著幾個室友,秦湘大學就談戀愛跟男朋友同居了,這個她是知道的,米巧巧在學校是沒有的,後來談的這個,他們也沒聊到過這個話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