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他們是處於這樣的關係嗎?

捏着手裏的飯卡,衛賴是想轉身就走的。

可走到門口的時候,他還是停下來腳步。

轉身朝女收銀員問道:「姐姐,你說一個女生從小到大一直捉弄我,有可能是因為喜歡我。」

還是青梅竹馬嗎?

聽到是關於愛情的話題,女收銀員立刻就來了興趣,彎腰趴在收銀台上,手托著下巴看着穿雨衣的衛賴,臉蛋白白凈凈的,充滿稚氣,要說帥氣是有點,但更多是可愛,連她都想捉弄一下,看他反應。

「要是一起長大的話,首先肯定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喜歡肯定是喜歡的,不然也不會成為朋友,但要是說戀人那種喜歡的話……」

「有沒有?」

「很難說哦,不光是你,她自己都很難分清楚,你要是表白的話,她說不定會答應,但要是她一旦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啪的一下,你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女生收銀員一拍手,站直了攤攤手。

「哦。」衛賴低下頭,轉身走出小超市。

外面的風雨忽然又大起來,女收銀員看着外面衛賴一個人孤單的身影,抱着胸,開始喃喃自語:

「果然沮喪的樣子也很可愛,不過是不是捉弄過頭了,有點可憐。」

雖然說的是實話,但也不是沒有青梅竹馬在一起的例子,果然還是不能說的太直。

委婉一點,說等他們長大了就知道了可能會更好點。

小超市裏沒有人,女收銀員不禁為自己剛才的行為開始煩惱起來。

……

晴婷回到了寢室,同時給沒有帶雨傘的佟朵朵帶來一把新雨傘。

「朵朵,我買了一把雨傘,送給你。」

「小婷我愛死你了,果然你對我最好了。」佟朵朵一下子朝晴婷撲過去抱住她。

拿到雨傘以後,她又開始疑惑,「你怎麼會知道,我沒帶雨傘?」

「因為我看到你整理行李了啊。」晴婷從佟朵朵懷裏逃出來以後,坐到朝洗臉盆的架子走去,想要到衛生間里洗把臉。

雨衣是很好用,但穿在身上也很不舒服,遠沒有雨傘來的自在。

「你的觀察還真細心……對了,我沖完飯卡還有一點錢,就給你當買雨傘的錢吧。」佟朵朵說着朝自己的桌子跑去。

包雯看着佟朵朵翻自己的抽屜,她想了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衛生間門口。

【雖然已經決定了,但還是問一下她比較好。】

「小婷你覺得衛賴怎麼樣?」

「很好啊,為什麼要問?」

晴婷輕輕地擦自己的臉,很自然地回道,讓包雯心裏不由打鼓。

【這反應是真的那種喜歡嗎?不會我們都誤會了吧。】

「如果,我是說如果,在跟我們玩和跟衛賴玩之間,你會選哪個邊。」

「衛賴。」

包雯問完正想離開,巴小薇從她身後冒出腦袋,接着問道。

「如果我和衛賴都掉水了,你會救誰?」

「衛賴。」

佟朵朵看到她們都圍着晴婷,跟着湊熱鬧擠過來,也問道:

「如果說我和衛賴都沒雨傘,雨又很大,你也只有一把雨傘,你會把雨傘送誰?」

「還是衛賴,他會一定會帶着我一起走。」

晴婷放下毛巾,朝着三個人露出一個自信且幸福的微笑,推開她們離開衛生間。

【不用試了,一定是男生女生那種喜歡!】

【雖然知道答案,但為什麼不稍微委婉一點,說也會救我,太直白了吧。】

【可惡,好不甘心,但又好羨慕。】

三個女生占衛生間門口,看着晴婷離開,心思各異。

的確知道晴婷是真的很喜歡衛賴了,但越是知道,越是想搞清楚,她是哪中喜歡。

沉默了一會兒,不由異口同聲地說道:

「如果我們也喜歡他,你會怎麼做!」

她們心聲,晴婷都聽在耳朵里,面對室友旺盛的好奇心和求知慾,她慢慢地放下臉盆,轉頭又是剛才的笑容,回答道:

「他是不會喜歡你們的,你們就死心吧。」

明明是同樣的笑容,三個女生同時,感覺到一絲冰冷的氣息在寢室蔓延。

佟朵朵直接哆嗦了一下,跑到晴婷的面前,「我是開玩笑的,真的,小婷你要相信我……陽台門怎麼開了,我去關一下。」

「我們也是在試探你,對不對小薇。」

「嗯。」

包雯帶着巴小薇走過來。

巴小薇更是站在晴婷的面前鄭重地道歉:「對不起,我不該開這種玩笑。」

「沒關係,我本來就做好了可能會有其他人喜歡衛賴的準備。」

「什麼意思?」

包雯看着晴婷走到自己桌子前坐下。

晴婷用自己的腿搭在自己另一條腿上,回答道: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會把他讓給任何人,不管過去還是未來。」

關好了陽台門的佟朵朵,和另外兩個人一對視,就像第一次認識晴婷一樣,望向她。

這就是傳說中的病嬌?

不對,是女王大人! 「不同意?」

夏淵臉色微變,指著手中的協議說道:「難道,爺爺給的還不夠誠意?」

夏子悠搖搖頭,說道:「爺爺,我想自己開發!」

「自己開發?你有錢?」夏淵滿是意外。

對於自己老二一家具體有多少家底,他最了解,手裡最多有幾百萬,而嚴經緯這個廢物女婿又沒什麼錢,他們有什麼資格開發?

「我會想辦法的!」夏子悠緩緩開口。

被拒絕,夏淵臉色極為難看。

「子悠,我希望你還是好好考慮清楚,咱們都是一家人,除了我們夏家,沒人會開這麼優厚的條件了。考慮清楚了,給爺爺打電話。」

夏淵說完,就離開了。

他這麼果斷的離開,也是為了給夏子悠點壓力。

夏建國一直在小區外等待,看到夏淵出來,連忙迎上去:「爸,怎麼樣?」

「子悠沒同意!」夏淵臉色不好。

「什麼?」

夏建國也滿臉震驚:「咱們這樣的條件,她還不同意?」

回到夏家。

夏淵告知夏家諸人此行的結果之後,就生氣的回了書房。

沒一會,小女兒夏秀華敲門進來。

「爸,我知道子悠為什麼不同意了,你看!」

說著,夏秀華把池昌集團創業基金投入八個億的消息遞給夏淵看。

「我明白了!」

這條消息,令夏淵眉頭緊鎖,沉聲道:「秀華,池昌集團的創業基金往年的投入,好像也就幾千萬,最多也就一個億左右吧,今年為何整整投入了八個億?」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夏秀華搖頭。

「讓子琳找她男朋友徐譚超打聽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消息!」夏淵臉色很不好,說道:「這對我們夏家來說,不是好消息,如果真的讓子悠拿到這八個億的創業基金,那咱們夏家也就完了。」

池昌集團這八個億的創業基金,讓整個夏家都陷入了恐慌。

……

昆州市機場。

一輛勞斯萊斯,兩輛賓利,四輛邁巴赫,一輛救護車直接開入了機場等待。

賓利車上。

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男子從車上走下。

中年男子手腕位置,還纏著紗布,明顯是受過傷的樣子。

「爸,趙爺終於要來了!」中年男子臉色帶著幾分激動。

「趙爺一到,嚴經緯那小子身邊的高手再厲害,也翻不起浪花!」老者聲音冷冽。

這兩人,便是周雄和周學林。

「所有人聽令!」周雄看著帶來的下屬,沉聲道:「我們馬上就要接待一位大人物,那位大人物的兒子患病,需要擔架,待會大家千萬不可出什麼差錯,誰要不小心觸怒了大人物,我必嚴懲!」

「是,老爺!」

所有下屬連忙點頭答應,同時,他們心中震驚不已。

周家,已經是昆州市頂級家族,周雄和周學林父子倆,可以說在整個昆州是橫著走的存在。在他們眼中,周雄和周學林,已經是大人物了,但此時,將要出現的是連周雄和周學林都要小心翼翼接待的大人物!

對方的身份,究竟有多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