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公主,生日快樂。」男人低沉醇厚的聲音透過電波傳到她的耳畔,「祝你如今晚的星光,永遠明亮,永遠璀璨。」

「謝謝。」葉心輕悅的嗓音在這個黑夜響起,宛如一陣春風吹過厲尋生荒蕪貧瘠已久的心田,她鄭重而認真道:「謝謝你,厲尋生。」

厲尋生沒有說話,眸光看著窗外的煙火,倒映在眼底像極了星光閃爍的銀河,明亮燦爛。

……

葉心和靳放的生日宴結束,靳仰止和葉微藍倒沒著急離開,打算在京城多呆一段時間。

畢竟靳瀾和郁晚晚年紀大了,他們在京城能多陪他們一些時間。

而靳放全面掌管靳氏集團比之前要更忙,而葉心也正是加入公司,直接進入秘書部成為靳放的特助之一。

晚宴雖然接觸了,可是晚宴當晚發生的事卻在網上不斷發酵。

原因無二,當晚的煙火規模太大,燃放時間超過一個小時,全程的大樓都寫著心公主生日快樂。

有一些網友是羨慕嫉妒恨,還有一部分就是鍵盤俠,冷嘲熱諷有錢就是任性,平常他們想放煙花都要被罰款,有錢人卻可以隨意的污染環境。

也有人批評靳家太過高調,不過是兩個孩子十八歲生日有必要搞得這麼隆重,全城皆知嗎?

靳放看到網上的評論時,冷冷一笑,直接打了個電話。

十分鐘后環境保護部門,兒童救助與教育,疾病救助,抑鬱症等十個救助項目紛紛在微博上感謝靳氏集團和靳放先生葉心小姐的捐贈。

網友統計了一下捐獻金額共計三千多萬,捐獻時間——靳放和葉心生日當天。

靳放登陸自己的微博,發了一句:花你家一毛錢了?

小皮皮:靠靠靠,護妹狂魔又出來護妹了。

夢醒了:我老公就是帥啊!不但有錢善良還護妹,那你什麼來護一下妻(我)啊。

meimei笑:嗚嗚,崽崽終於出來了,媽媽愛你!

零零分說愛你:上面的出來決戰吧!!靳放是我老公!

婷婷寶:不好意思,我老公先抱走了!

門門不掛科的大姚:靳少,說的太對了,花你們一毛錢了?一群鍵盤俠,臭檸檬酸什麼酸?

靳放一眼就看到門門不掛科的大姚頭像不是小心肝那個傻乎乎的朋友嗎?小嘴還挺會叭叭的,順手就給她點了個贊。

lxiaobaitu:艹!那個門門不掛是誰啊?為什麼我老公只給她點贊了?

努比224:門門不掛科我要和你合影,留念……

小號:我枯了,門門不掛科的那個小姐姐交賬號不殺!

姚姚躺在宿舍的床上,看到靳放給自己點贊了,激動的一下子跳起來,結果——

咕咚一聲腦袋給撞牆頂上,瞬間躺回床上了。

……

醫院。

葉心急匆匆的推開病房,清澈的眼眸看向病床,「姚姚,你沒事吧?」 姚姚坐在病床上,腦袋上還打了個「補丁」,可憐兮兮的喊道:「心公主……」

葉心加快腳步走到病床前,視線從她的腦袋轉移向陪著她的雪兒,「怎麼回事?」

雪兒臉色有些難以言喻,抿唇沒說話。

姚姚更是一臉心虛,底下腦袋不敢去看葉心。

葉心只好又看向另外一邊問柳兒,「到底怎麼回事?」

柳兒強忍著想笑的衝動,解釋道:「她上微博看到靳少的微博就回復了下,結果靳少點贊她了,她一個激動腦袋就撞牆頂上了……」

還撞破了。

葉心:「……」

無語幾秒,葉心輕嘆了口氣,「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輕微腦震蕩,要住院觀察一晚,確認沒有事明天就能出院了。」雪兒回答。

葉心頷首,「那我去給主任打個招呼,有什麼事你們儘管去找他。」

這家醫院靳氏集團有投資,所以還是有些話語權的。

「不用麻煩啦,我能有什麼事!」姚姚抬頭擠出一抹笑容,「那個……你忙你的去,這裡有雪兒和柳兒照顧我,沒事的。」

葉心猶疑:「真的不用?」

「不用!」姚姚斬釘截鐵的回答。

「那你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葉心叮囑道。

姚姚乖巧的點頭:「好。」

結果頭暈,整個人往下滑。

葉心叮囑雪兒和柳兒好好照顧她,自己就先回公司了。

臨走之前特意去把住院費交了。

拎著包剛走到醫院門口迎面就看到從急救車下來的韓子安,而被抬下來的人正是厲尋生。

「怎麼回事?」看到厲尋生被醫生護士急忙忙的抬進去,她一把抓住韓子安的手臂。

韓子安慌忙之間看到葉心,回過神連忙鞠躬,「心公主……」

「行了,別在意這些虛禮了,到底怎麼回事?」葉心冷聲質問道。

韓子安看了一眼已經推進去的厲總,壓低聲音道:「昨晚應酬,有人非要跟厲總喝酒,厲總推不掉,結果今天就——」

剩下的話不用說完,葉心也明白。

生意場上很多時候身不由己。

「有熟悉的主治醫生嗎?」她問。

新早婚時代 韓子安搖頭:「我們來京城不久,人脈不廣。」

葉心生在京城,知道腳下這塊地有多講究人脈這東西,「你去急診室辦理手續,我去找一下副院長。」

韓子安面露感激,「多謝心公主。」

葉心轉身就走向了醫院裡,韓子安也不敢猶豫,連忙去急診那邊挂號辦手續。

有葉心出面,腸胃科最好的專家來給厲尋生會診,確認他是胃穿孔,需要住院治療,並且不能再沾酒。

韓子安給厲尋生辦好住院手續,厲尋生已經被轉入VIP病房,一張俊美的臉此刻皮膚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甚至連唇瓣都是慘白的,緊皺的眉頭像是有解不開的心事。

葉心將副院長的名片遞給韓子安,「這是副院長的電話,有什麼事可以儘管找他,我已經和他打過招呼了。」

韓子安雙手接過來,再次說了聲謝謝。

葉心站在門口看了一眼病房裡的男人,沉默片刻又道:「你好好照顧他,我還有事先走了。」

韓子安唇瓣蠕動想說什麼,到嘴邊還是咽回去了,「心公主,慢走。」

……

葉心回到公司剛把處理的文件從包里拿出來,總裁辦公室就被人推開了,「小心肝,下班啦,我們回家吃飯啦。」

靳放雙手插在口袋裡走出,看起來心情不錯。

葉心點頭:「好。」

兩個人回到墨園,葉微藍和靳仰止正在院子里栽花。

靳放走過去嚇葉微藍,不但沒成功還吃了一個爆炒栗子,他也不惱,笑嘻嘻的跑進屋了。

葉心回房間換了身衣服,等下樓時傭人已經準備好晚餐了。

除了他們平日愛吃的,廚師特意燉了乳鴿湯,葉心嘗了一口覺得味道不錯,扭頭問傭人還有沒有。

傭人連忙回答:「有,小姐要我幫你再盛一碗嗎?」

葉心搖頭:「不用,你幫我打包兩份,我一會要出去。」

傭人一愣,反應過來點點頭,「好。」

「你一會要去哪裡?」靳放好奇的問。

葉心面色沉靜的回答:「姚姚還在醫院,我怕她們晚上吃的不好。」

「那讓傭人送去就好了,你用不著親自跑過去。」靳放不想她下了班不能好好休息,還要往醫院跑。

葉心薄如蟬翼的睫毛輕顫了下,還沒有開口就聽到靳仰止低沉的嗓音響起:「心兒這是真誠的態度對待朋友,你應該多跟她學習。」

葉心看似冷漠卻待人真誠,靳放看似活潑外放,實則難與人交心,這兩個孩子都讓他不放心。

靳放唏噓的切了一聲,沒說話了。

葉心清澈的眼眸流轉過一絲感激的看向靳仰止。

靳仰止體貼道:「再讓傭人備一些水果,你朋友晚上無聊還可以吃點。」

「謝謝爸爸。」 總裁老公,乖乖聽話! 葉心的聲音帶著一絲輕快。

晚餐結束后,葉心上樓換了出門的衣服,拎著傭人打包好的兩份湯和一份水果出門了。

靳放倚在門口盯著她的背影發獃。

「你在看什麼?」葉微藍好奇的問。

「你不覺得奇怪嗎?」靳放嚼著口香糖,一臉的狐疑,「湯要兩份,水果卻只要一份,她到底是要去看誰?」

「你管她去看誰!」葉微藍白了他一眼,「只要不是去看程家那個渣男,看誰都行。」

靳放回她一個大白眼,「你對自己的女兒能不能上點心?你就不怕她剛從程家的火坑爬出來又跳到另外一個火坑嗎?」

「呵呵!」葉微藍眯著眼睛望向他,「我怎麼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和寶貝兒的兒子?」

「嗯?」

「我們兩這麼聰明怎麼生出你這麼個蠢蛋?」

靳放:「………………」

我不是親生的,鑒定完畢!!!

……

醫院,葉心先是去了厲尋生的病房,怕吵醒他休息,所以特意放緩了敲門的力度。

韓子安很快來開門,看到她眼底掀起一絲意外,「心公主……」

「我朋友也在這家醫院住院,我送她送湯,順便也給厲總帶了一份。」葉心將保溫桶遞給他,神情淡定,心裡卻閃過一絲慌亂。 「謝謝心公主。」韓子安接過保溫桶感激道。

「不客氣。」葉心說完,猶疑了幾秒,「那我走了。」

「心公主……」韓子安猶豫了下叫住她,「你不進去看看厲總嗎?」

葉心看了一眼虛掩的房門,「他……怎麼樣了?」

「下午醒了片刻,身體還是很虛弱又睡過去了。」韓子安回答。

葉心頷首,「那我不進去了,你好好照顧他吧。」

「是,心公主。」韓子安在她面前像極了在女主人面前恭順。

葉心拎著保溫桶和水果去看姚姚。

晚上的時候雪兒去醫院的食堂打飯回來吃的,雖然便宜但味道也好不到哪裡去,所以看到葉心給她們送湯和水果感動的淚眼汪汪的。

滿滿一桶的鴿子湯,足夠姚姚和雪兒喝了,柳兒晚上沒陪床回宿舍了。

葉心等她們喝完湯這才拎著空保溫桶回去。

第二天姚姚經過檢查確認沒事,可以出院了,葉心吩咐司機來接她們回學校,自己則是在公司忙的抽不開身。

她雖然是學經濟的,但剛進公司還有很多不熟悉的東西,需要時間了解,也有很多文件需要看。

就這樣過去了半月,葉心從最初進公司遭到質疑,到談妥一個合作協議被認可。

靳放見她做的還可以,很多事就放手讓她去處理,只有一個要求——不準應酬,不準太累。

葉心倒不覺得累,相反覺得很充實,比在學校時感覺踏實很多。

傍晚在酒店和一個合作商談成續約,自然是免不了要出去吃飯慶祝。

靳放有另外的項目要處理,這次的應酬她得親自上了。

先是去餐廳吃飯,然後去唱K,對方帶著的幾個特殊,葉心也帶著幾個下屬,包廂的大理石台上擺滿了酒瓶。

對方是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不愛別的就愛這一口。

葉心自然不能說不喝,只是她的酒量她知道在哪裡,所以點到為止,不願意多喝。

好在對方也不是很難說話的人,大約是看葉心是個小姑娘沒有為難她,讓其他人陪他喝。

包廂又吵又鬧,空氣里瀰漫著濃郁的酒精味,葉心聞著不是很舒服,起身說是去洗手間,其實是想出去透透氣。

拉開包廂的門,剛走了幾步就撐不住的扶住牆壁,這酒精後勁有點大。

腦子很暈,身子軟綿綿的,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下滑。

相識相愛 就在她要滑到地上的時候,忽然一道強大的力量拉住了她,耳邊響起既遠又近的聲音,「你沒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