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向睿睿的床,見他臉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痕,小臉紅紅的看著她,她剛剛硬起來的心忽然一下就軟了,她走到睿睿面前將他輕輕抱起來,坐到床頭抽了張濕紙巾給他擦了擦小臉,又帶著去洗手間拿乾淨的毛巾擦了擦,這才回到卧室里來。

李璟生半躺在床邊的長條沙發上,將笑笑放在胸口,任她玩耍,這會兒,兩個孩子似乎都睡夠了,一個比一個興奮的,她將睿睿放到李璟生的身邊,小心坐到床邊,又問道:「李總,這麼晚您來……就是為了看孩子?」

她實在不理解一個人為什麼會在凌晨三點這個時間出門,而且還是去一個並不大熟悉的女下屬家裡,這實在不會是一個正常上司會做的事情吧?!

李璟生挑眉看她一眼,眼神似乎在問:不行?我喜歡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

林霄被自己的看法嚇了一大跳,立刻低下頭,只顧望著腳上的拖鞋發獃,她的目光定在拖鞋上,不可避免地就看到了李璟生的鞋,蹭亮的皮鞋一層不染的,穿著淺口的襪子,連腳脖子看起來都那麼性感地讓人挪不開眼,這樣一個人,現在卻毫不顧形象地窩在她那個一米二的沙發上…… 就在林霄以為李璟生不會再回答她的時候,忽然就聽到微不可見的一聲,「恩。」

她驀地望向他,卻發現他仍舊維持著剛才的姿勢,只與剛才微微不同的是,他正看著她,目不轉睛。

她驚得一下就慌神了,不敢再看他,垂眼一眼就看到自己真空的睡衣,趕忙站起身來,滿臉緋紅地背對著李璟生打量的目光,走向衣櫃拿了好幾件衣服出來,輕聲說:「卧室留給您,我去書房睡了。」

還沒走出房門,就聽見身後的李璟生說:「等等,你準備把孩子都留給我照顧么?我可是……付了錢的。」

他故作深意地笑著,視線上上下下掃視著她身上的睡衣,喉結輕輕滑動了一下,很快就掩飾住,然後抱著睿睿起身,漫不經心道:「帶我去書房,晚上我帶睿睿睡,你和笑笑一起。」

林霄僵了僵身子,不可思議地看他一眼,那眼神彷彿在問他:你確、確定?

李璟生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就站在她身邊等著,自高向低地覷著她,等著。

林霄愣了好幾秒,這才反應過來,他是說真的!

擺好小床,安頓好李璟生和睿睿,林霄一直到回房都沒搞清楚到底是為什麼,到底李璟生來……目的是什麼?難不成是三更半夜睡不著,帶娃排解情緒?!太費解……太費解!

睡到半道一下被人吵醒,還被自己的上司雷得外焦里嫩的,林霄樓著笑笑睡,直到聽到她均勻的呼吸聲,她還是困意全無盯著天花板發獃……

這邊,顧小野已經隨著覃北下了飛機,她站在偌大的機場大廳,恍惚想起之前自己隻身一人來到這地方的時候,她仰頭看了眼覃北,輕聲問:「還玩么?」

覃北垂眼看著她嚴肅的神色,忽然一笑,揉了揉她的頭髮,輕輕嗯了一聲,便從她手邊提過行李箱,自己拉在手裡,另外一隻手,牽著她。

顧小野心下忐忑得厲害,她跟在覃北的身後緊張又害怕,也不是頭一次猜不到覃北的想法了,她發覺自己這一次竟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擔憂,她欲言又止,想了很久也沒想通,覃北那個問題到底是什麼意思。

導遊並不知道兩個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站在機場門口接到兩個人,一路上就十分興奮地用中國話給他們介紹著等會兒的午餐,晚上的酒店和明天的行程安排,那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第一次做導遊,太過興奮了呢!

覃北默默聽著,眼睛的餘光卻一直在顧小野的身上,看著她的漫不經心沒精打采,他心裡隱隱有些擔憂,他沒有立刻打電話回去讓人查,為的就是不讓小野多心,可這會兒看到她的樣子,他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找人查查來解釋清楚。

兩個人都知道,他們之間的聯繫不小,發展起來,很可能會是大家反對的地步,所以這次的旅行都格外的投入和認真,不少項目覃北本沒打算讓小野去體驗的,小野卻堅持一定要和他統一戰線,一起挑戰……

不過是一周的時間,覃北和小野都瘦了不少,晚上脫衣服洗澡的時候,顧小野忽地瞥見覃北的樣子,心裡一陣心疼,忍不住上前抱住了他,低著聲音哽咽著說:「對不起……」

覃北要轉身,她卻想逃,覃北沒讓,直接轉過來抓緊了她的手,親了親她的額頭,「對不起什麼?」

他從來沒責備過她什麼,也沒覺得她對不起他什麼,要說對不起,那也是他對不起她在先,在沒有徹底查清楚明白之前,他不該放她去跟著李璟生「胡鬧」的。

他輕柔地撫摸著她的額頭,輕嘆一聲道:「我沒怪過你。」

顧小野卻仍舊失魂落魄的,「我……是我破壞了我們的假期。」

「本也沒想著來玩的,我陪你這幾天,明天你就得陪我去談一個生意了。」覃北笑道。

「啊?我……談什麼生意?我半年沒去公司了……我怕……」顧小野有些緊張地看著他,臉上的神色並不輕鬆。

「怕什麼,我不是在呢嗎?」覃北笑意更濃,又問她,「這幾天玩得開心嗎?要不等我們談完生意,再玩一周?」

顧小野卻趕忙直擺手道:「不要不要,我這個星期,都嚇死了!」

覃北無奈失笑,看著她默默不語,心想,她還是說出口了,凡事能說出口,那便不算什麼大事了,他輕輕撫了撫她的肩膀,低聲笑道:「跳傘之前問你放不放棄,你不是堅決搖頭嗎?」

顧小野臉上一紅,窘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怨念頗深地瞪他一眼,「那不是要陪著你嘛!萬一……我說萬一啊……我可不想一個人回去!」

覃北敲了她頭一下,嗤笑道:「傻丫頭!」

這樣安全的項目,幾乎比深谷鞦韆還要安全,她連鞦韆都不怕,竟然害怕跳傘了……

他覺得好氣又好笑,悶聲道:「以後你不想玩,你害怕的東西一定要說,不能逞強,我不希望你逞強。」

「人家……哪裡有逞強嘛!」顧小野瞥見覃北認真的眼神,高昂的音調一下就降到谷底,只是嘴巴一直嘟著,表示著自己的不滿意。

她靠在覃北的胸前,聽了半天他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心裡莫名就平靜下來,一時分神想到兩個孩子,便昂著脖子問覃北,「我們忙完這個訂單就回去看孩子好不好?」

覃北垂眼看她,眼裡帶著笑意,挑挑眉道:「是誰說……要好好享受二人世界,要好好找找初戀的感覺?恩?這才幾天,就想回家?未免太早了吧?」

顧小野:……這人,越來越不正經了!

她想了想,忽然笑道:「好啊!反正我哥應該還沒拿下林秘書,不如我們就多玩幾天,等他好消息來了,我們再回去成不成?」

覃北眼神略帶深意,「恩。」

他不摻和李璟生的事情,小野要做的事情,只要她自己開心,他便無條件支持。 覃北夫婦倆對家裡不聞不問的又過了好幾天,這天,打道回府,到機場是覃北的助理來接的,他之前聽說過覃總夫人的傳聞,但沒見到過人,這會兒看到顧小野,先是愣了下,隨即拉開車門請兩個人上車。

助理直接開車回的老闆家,這時兩個孩子已經被珍嫂和小保姆接回來了,一到門前,顧小野就聽到兩個孩子咿咿呀呀笑咯咯的聲音,顧小野連行李都沒拿,直奔大門而去……

覃北跟在後面,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從助理手裡接過兩個人的行李箱,沒說多的話,只吩咐助理,「準備明天的行程安排發我郵箱。」

助理回了聲好,默默轉身離開了,心想今天總裁好像看起來心情不錯,或許明天可以約一下那個難搞的供貨商了……

兩個孩子被珍嫂領走,林霄還真是不習慣,她還在休假狀態,不到六點就醒過來,再也睡不著了,要是放在兩個孩子還在的時候,她幾乎每天這個點都在她們的歡鬧中醒過來,給兩個孩子一人沖一瓶奶,笑笑自己拿著喝,睿睿則被她抱著喂,一切有序又充實,可昨天開始,她就徹底失眠了……造成失眠的原因當然不止是孩子們離開了,就連李璟生也不來了。

她想起前幾天發生的爭吵,一切都還歷歷在目,李璟生面紅耳赤的樣子她還是頭一次見,他屬於淡淡然的性格,就連見客戶和客戶談判談崩,客戶大發雷霆罵他的時候,她都沒見過他那個樣子,紅著一雙眼睛,恨不得立刻就掐死她的樣子,現在想想她仍然覺得頭皮發麻。

事情只是件很小的事情,不過是因為李璟生這段時間一直八九點之間會來她家做所謂的『監工』,可那天一直到晚上十點了,還是沒來,她便打了個電話過去問,就聽見那頭的起鬨聲,說是他媳婦兒打來的,她猜想,手機一定是被開了擴音,沒有李璟生的聲音,反倒是旁邊某個男人的聲音,提醒她道:「喂,李少爺在『魅惑』呢,醉的開不了車了,我們這都要散了,嫂子,你來接一下李少唄?」

她正想開口解釋,手機上已經傳來一條簡訊,上面是地址,那人笑呵呵,也沒多說,只說等她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后,他們就等不了了。

林霄無奈,只能找了鄰居家的嫂子幫忙看著孩子,自己則出門開車去接李璟生,哪知道到了地方,包廂里還是熱火朝天的,她推門走進去,鬨笑聲更真實更熱烈了……

李璟生根本沒醉,他滴酒未沾,就坐在沙發的中間,慵懶地靠在那裡假寐,聽到包廂里人的哄鬧聲,他掀目看了眼包廂門口,整個人就嚴肅起來,他橫了身邊的人一眼,眼神裡帶了明顯警告的意味,包廂里瞬時間靜下來,鴉雀無聲,驚得掉根針都能聽見,他起身走向林霄,默不作聲,一句解釋也沒有,帶著她去了停車場,直接讓她上車,開車去了她的家。

車上,林霄反應了好久,終於在腦子裡構思出他們在幹什麼,不知道是因為真的累還是因為生氣,她愣是沒忍住,朝著李璟生冷冰冰地道:「你別去我家了,鄰居看了會說閑話的。」

「閑話?」李璟生將車停到路邊上,斜眼瞧她,「什麼閑話?電話里,你不都默認是我媳婦了?」

林霄:……原來他是在場的,而且,他還縱容著他身邊的那群人拿她當玩笑!虧她還覺得如果她不去,他一個人呆在那裡醉醺醺的可憐呢!

林霄冷笑一聲,橫他一眼道:「我不過是擔心我的上司而已,還有,在電話里,我沒說不代表我不想說,那是因為對方掛了電話,請你不要誤會!我也不會自作多情!」

「誤會?自作多情?林霄,你沒病吧?」李璟生嗤笑道,他冷眼看著她,眼裡帶著些不真切的失望,對著她怒火熊熊的雙眼,他莫名覺得,或許她是在乎自己的,可聽聽她剛才的話,他又覺得他才是自作多情的那個人。

林霄當然不知道李璟生那天是多麼的生氣,雖然生氣,他還是將她送到了樓下,等她一下車,他便油門一加,車就跟離弦的箭一樣沖了出去,一陣風襲來,車早就沒影了……

林霄咬咬牙,長嘆一聲,就是現在想起來,她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既然李璟生早就聲明過對她不感興趣,她那麼說那麼做不是正合他心意,為什麼他還要生氣?生氣到連自己的外甥都懶得看了,直接走了?

正想著,顧小野的電話就來了,她說她回國了,要約她出來吃飯為她照顧孩子的事情表示感謝,林霄婉拒了好幾次,可顧小野就是不肯,她只能答應,只是腦子裡浮現出來的是,她應該不會叫李璟生的吧?只是單純答謝她的吧?

林霄卻不知道,此時此刻的顧小野正在給李璟生打電話,約他去一樣的地方一樣的桌子,預定的還是情侶套餐!

做完這一切,顧小野終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躺在家裡的大床上望著天花板發獃,正呆著,目光所及之處就出現了覃北的臉,他剛剛去洗臉了,這會兒臉上正掛著晶瑩的水滴,沒擦乾,這會兒正一顆顆滴下來掉到顧小野的臉上,弄得她痒痒的,直想躲。

覃北卻沒讓她躲,熠熠生光的眼睛直勾勾地望著她,問:「下午準備做什麼?想不想出去走走?」

「又出去?」這不是剛從國外回來么?怎麼?他還在外面呆上癮了,不想在家呆了?

顧小野無奈又好奇地看著他,忙問道:「去哪裡啊?如果好玩,我可以考慮看看。」對於她這種四肢不勤,十分無趣的人來說,好玩的東西?不存在的!

覃北笑笑,沒答,而是拿了干毛巾遞給她,輕聲道:「幫我擦乾頭髮。」

顧小野覺得出門去的話題就算是終結了,倒也開心,屁顛屁顛地給他擦頭髮,正擦著,覃北隨手扔在床上的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為……爸。 顧小野不解地望著手機呆了一兩秒,就將手機遞給了覃北,轉過身去,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

覃北輕笑一聲,直起身,輕咳兩聲,叫道:「爸。」

覃老爺子正為覃北沒接電話準備大發雷霆呢,這會兒電話突然接通了,他倒顯得有些孩子氣,亂髮脾氣,一時間氛圍格外的尷尬,「你還知道有我這個爸啊!你哪兒去了?」

覃北眉頭微皺,他看了小野一眼,輕聲道:「出國旅行了。」

「孩子呢? 寵妻無度:二婚你還這麼拽 你別告訴我你還帶了孩子出國去!就不知道送來給我們老兩口帶幾天?寧願找外面的人也不肯給我們帶,你這是把我們看成敵人了還是猛獸啊?!」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覃老爺子聲音渾厚,有帶了氣,自然入耳就不大好聽。

覃北將手機拿遠半分,見小野已經扭頭來看自己了,沖她淡淡一笑,牽著她的手摩挲著,好一會兒,直到覃老爺子沒說話了,他才答:「孩子的事情先不談,您找我還有其他事情嗎?」

他語氣極客氣,帶著疏離。

覃老爺子也感受到了覃北的疏離,想也沒想就要跳腳罵起來,卻被一旁坐著的覃老夫人一個眼神攔住了,只得壓著自己心裡的氣,悶聲道:「這個月底是小年的生日,我們準備在老宅給他做個生日宴,你回來參加。」

「好。」覃北乾脆答應道,連覃老爺子都有些震驚,緊接著他就聽見覃北的聲音,「我會帶小野和孩子一起回去。」

覃老爺子:……叫你來你沒聽懂么?!帶什麼老婆孩子?帶孩子也行,帶那個女人是什麼意思?

覃老爺子並不是對顧小野有什麼很大的敵意,他只是單純覺得喬安更適合覃北,兩個人從事同樣的職業能更加有共同話題,而且喬安自己也生了兒子,就算是當后媽,那也是有經驗的后媽,但現在看見自己兒子好像是鐵了心要唱反調,只好無奈地輕嘆一聲,答應了。

掛斷電話,顧小野並沒有去問覃北,單從他說起她和孩子,她就知道,一定是又要去老宅了,說實在的,她有點怕,一來是老爺子和覃南都不歡迎她,她沒必要去看他們的臉色;二來,覃老夫人長得實在是和母親太像了,沒見到母親之前她還沒什麼感覺,現在見過母親了,再見到覃老夫人,她直覺就是覃老夫人和自己的母親有關係,但沒有證據,貿然去問,她覺得又很冒失,會讓人反感,所以,她不願意去。

她看了覃北一眼,神情淡淡地靠到覃北身邊,輕聲問:「你說……覃老夫人和我母親……會不會真有關係啊?」

這個問題,在回程的途中,她問了他不下十次,每次覃北的答案都是不知道,可這次,覃北卻答:「可能有。」

「為什麼?」顧小野瞬間來了興趣,她揪起身望著他,眼神里滿是好奇,見覃北不緊不慢沒有回答的意思,便催促道:「你快說啊!為什麼?」

「她也姓姜,也是小山村出來的,所以……」

「小山村?什麼小山村?她家裡還有沒有其他人,現在都在哪裡?能查到嗎?」顧小野急急地問道。

見她這樣子,覃北無奈地笑了笑,說:「我只是說可能有,還沒查清楚呢。」

「你在查了?」顧小野後知後覺,如果她之前不那麼激動,一定知道,覃北是查過了的,只是暫時還沒查到最重要的進度而已。

覃北淡淡恩了一聲,拉著她從床上起來,淡聲說:「月底要去老宅,這幾天你抽空和珍嫂她們出去,給孩子和自己買點好看的新衣服,恩?」

顧小野癟癟嘴,悶悶恩了一聲,瞥他一眼,不滿道:「你是多看不上我的衣服啊,我買的也不便宜,而且挺可愛挺好看的啊。」

「好看是挺好看,就是……別的男人會盯著你看。」覃北詭異一笑,頓了頓,又正色道:「買點成熟莊重點的衣服,到時應該很多人,我想把你介紹給別人,但我不想別人說我老牛吃嫩草。」他勾著唇,壞壞笑著。

這些話在顧小野的腦子裡轉了轉,她一下明白過來,原來,覃北是嫌她看著太年輕了?她得意地笑起來,哼了一聲,抬眼看他,笑道:「現在知道要好好保養了吧?!我給你搽香香你還不樂意呢!你不是老牛誰是老牛?哈哈……」

說完,她立刻從覃北的面前溜走,覃北望著她飛快下樓的背影,淡淡笑了笑,沒在意,跟著也下了樓,去陪陪孩子們。

睿睿又會講幾句單音節的詞了,最近珍嫂她們在教他叫媽媽,可他還不太會發音,總是MuMu的,逗得大家都樂壞了,笑笑就在旁邊坐著,一邊指著書本上的字一個個念,一邊很認真的樣子教睿睿叫媽媽,跟個小老師似得。

顧小野下來,叫了她一聲,笑笑立刻就放下了書本,朝著她飛奔而去,直撲到她的懷裡,笑嘻嘻地叫著:「媽媽!我在教弟弟念書!」

「教弟弟念書呀?念什麼呀?」顧小野笑眯眯的,語氣溫柔地問她。

她便拉著顧小野的手走過去,指著地上的書,說:「喏,就是這個,弟弟笨笨,不會叫媽媽。」她的小手還指著睿睿,埋怨不已,眉頭像模像樣地皺著。

幾個大人見了都忍不住想笑,但都憋著,因為笑笑現在人小脾氣可大了,雖然不會真的鬧什麼,但放著這麼一個小可愛幾天不理你你心裡也會不好受的。

見覃北下來,珍嫂就帶著小保姆去廚房忙了,把這塊地方讓給這難得在一起的一家人培養培養感情,一家四口男俊女靚寶寶可愛萌翻了,兩個人看著也挺開心的,做起事情來有說有笑,家裡的氛圍一下子就暖起來……

顧小野第二天約見了林霄,因為林霄的再三請求,她勉強帶著笑笑出來了,坐在甜品店裡,滿滿的粉膩味兒撲鼻而來,連顧小野這麼喜歡甜點的人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心裡正奇怪林霄怎麼會約來這裡的時候,就見林霄端著一塊草莓蛋糕走過來…… 林霄微微傾身,將手裡的蛋糕放到笑笑面前,和顧小野打招呼:「顧小姐,您約我出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顧小野眨巴著眼睛看了她一會兒,很失望沒在她臉上發現戀愛的味道,只看到了底妝都遮擋不住的憔悴。

顧小野擔心地問:「是不是照顧孩子讓你沒休息好啊?」

林霄本還對顧小野沒回答自己的問題感到奇怪,這會兒聽到她這麼問,不免覺得心裡一暖,她對上小野真誠的目光,忙擺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昨晚失眠了。」

「失眠?為什麼?」顧小野話剛出口,她就意識到自己問多了,這是人家的隱私,問這麼多,並沒有什麼好處。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林霄竟然回答了她,「想事情所以一直沒睡著,另外大概還有孩子們突然離開,我沒適應吧。」

林霄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很隱私的事情,這會兒回答了她,她自己的心裡也莫名鬆快一些,「您找我來,是怎麼了?是孩子不對勁兒嗎?」

對於兩個孩子的事情,雖然林霄並沒有說將他們當做自己親生的,但對待兩個孩子除了例行公事的餵奶溜圈之外,她還會做些其他的,比如給孩子們喝些營養全面的果蔬汁,另外,她還給他們買了好幾套十分可愛夢幻的衣服,她有點拿不準到底是不是那一部分出了問題,這會兒被小野約出來,她越發的忐忑,但見笑笑乖巧地倚在顧小野的身上吃蛋糕根本就沒什麼病了的癥狀,她就放心了不少。

顧小野對她笑了笑,立刻搖頭道:「不是的不是的!我約你出來是想感謝你,順便……」

「什麼?」林霄有些出神,以為自己錯過了什麼,對上小野的眼睛就看出來她的猶豫,便道:「您有話可以直說,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想問問,我哥……」顧小野實在覺得難以開口,一旦說出來,總覺得帶了濃濃的八卦之氣,她有些尷尬,朝著林霄吐吐舌頭笑了笑,又道:「我哥他有沒有來看過孩子呀?」

她不好意思問林霄,她和李璟生有沒有摩擦出什麼火花,只能拐彎抹角了。

只見林霄一聽到李璟生的名字,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緊張,身子都坐直了,她在顧小野的對面,顧小野不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去觀察,只是等著她說話。

林霄:「李總啊……李總他來過呀!」

「哦~我叫他幫忙你照顧孩子的,所以,他也幫了嗎?」顧小野試探性地問。其實她並沒有叫李璟生去照顧,只是讓他偶爾去送送生活費,她已經提前打了一大筆錢到林霄的銀行卡上,叫他去送生活費不過是給兩個人提供點機會而已。

「幫、幫了啊!」林霄又緊張了幾分,拿著涼白開的手上青筋微微暴起,她慌張地看了顧小野一眼,不敢深究她知道什麼,更不敢對上她的目光,她害怕極了,很怕顧小野就順著問下去,問到他們吵架的事情……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好在顧小野見好就收,笑眯眯地對林霄說:「林秘書,謝謝你幫我們照顧孩子啊,有空的話,來我家做客,珍嫂燒菜可好吃了,你這麼瘦,珍嫂要看見了一定會叫你多吃點的。」

林霄尷尬笑笑,她想了想那天來接兩個孩子的人,便問顧小野,「您家裡有個小保姆,年紀……」

「她挺年輕的對吧?看到現在的年輕人,我都不得不服老了。」顧小野略感惆悵,想到自己快要成三字頭了,一時間有些感嘆時間過得如此之快。

林霄和顧小野是一樣的年紀,見她這樣惆悵,小臉上不免也掛了點失落,她強努力著定住臉上的笑容,安慰小野道:「您有幸福美滿的家庭,可愛的孩子和溫柔體貼的丈夫,已經是人生贏家了,如果跟年輕人比年輕貌美可不是要把年輕人逼得無路可走嘛!」

她笑起來的樣子眼睛彎彎的,看起來像極了天上掛著的彎月,給人一種恬靜和安寧,顧小野越看越喜歡,多看了她幾眼,立刻弄得林霄不好意思起來……

顧小野開開心心出門,笑眯眯地回家,回到家將睡著的笑笑放到兒童房就去書房找覃北了,覃北說今天下午三點以後會在家的,這會兒四點了,他一定在家,所以她想也沒想就推門進去,卻沒想到,書房裡坐著滿滿當當十來個人,聽到門口她「哇」的一聲驚呼,不約而同地轉過頭來看她!!

這……這……這可真……尷尬了!!

腹黑總裁,你被捕了 顧小野爆紅著一張臉說了聲對不起,連覃北都沒看到呢就退出了書房,直奔卧室而去……

簡直丟臉死了!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這麼得意忘形的,這樣一來,在座的人豈不是都知道錦豐的總裁夫人是個一點也不沉穩不顧形象的女人了?!

正當她想將頭埋進枕頭裡憋死自己的時候,卧室的門被人輕輕打開,覃北快步走到床邊,立刻扯開了她捂在頭上的枕頭,從上而下俯視著她,問:「什麼時候回來的?」他剛剛不過是去陽台接了個電話,明明聽到她誇張的聲音,掛斷電話進門卻沒看到人,如果不是祁東提起,他還真會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我……我剛剛……丟臉死了!」顧小野苦惱得要死,癟著一張嘴,想哭,「你開會怎麼不在門上掛個牌子或者貼個紙條也行啊!這下錦豐的人都要傳你取了個女瘋子了!」

「不會的。」

「怎麼不會啊!」顧小野想想就覺得很生氣,她輕輕捶了一下覃北的胸口,語帶委屈地說道:「好了,你快去開會吧,我不想別人再說我是個禍水,耽誤你工作了。」

覃北依她,去書房開了個很迅速的會,其實重要的事情早在接電話前就討論完了,這會兒他只是聽著祁東布置完任務,就回房了。

一行人很快撤離這棟別墅,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出,背上全是汗,待出了別墅,才感嘆……總裁夫人可真年輕啊!總裁可真有福氣啊!怪不得總裁在公司加班的時間越來越少…… 回到房間,顧小野還是氣鼓鼓的樣子,覃北見了只覺得好笑,上前去抱了抱她,問她今天怎麼樣。

顧小野先是生氣地橫了他一眼,接著就迫不及待地分享今天的所見所聞來,據她觀察,林霄和李璟生並沒有按照他們的計劃摩擦出火花,相反,這兩個人可能還有點矛盾,大約是礙於她的情面,林霄沒有直接說,於是,突破口就只剩下李璟生了,可她那個哥哥頑固不化得厲害,她一連打三個電話過去,全部被轉接到語音信箱,無人接聽不說,這麼半天下來,連個電話都沒帶回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