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瑤皺起眉,看向返回的保鏢喬子軒,吩咐了句:「幫黎院長收拾東西,一個小時內,我不想看見他。」

「是。」

黎院長一聽,怒了,正要開口罵罵咧咧,但看在身材魁梧健碩的喬子軒在場,他只好先忍下來。

貝瑤去了之前和孟晚住過的那棟樓。

期間,她給孟晚拍了好幾張照片。正要轉身出去,有人給她打電話。

見是葉旭,貝瑤勾唇,將手機貼在耳邊,「喂。」

「到了?」

「嗯,有一會兒了。」

「什麼時候回來?」

貝瑤想了想,「應該還要待個三四天吧。」

「行。是黎雲縣?」

「對呀,荔城這邊。」

「哦。」

貝瑤推開木門,走進之前睡過的卧室,發現裡面已經許久都沒人住過,牆壁上是被雨水泡過的痕迹,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霉味兒,細密的灰塵覆蓋著每一處。

她揉了揉鼻尖,剛準備出去,腳卻不小心踢到床底下的木盒。

「什麼聲音?」葉旭在她耳邊問。

「沒有,踢到東西了。我這邊有點事兒,先掛了,晚點跟你說。」

葉旭應了下來。

掛斷電話,貝瑤蹲身抽出那個盒子,覺得有點陌生。

她記得,之前住在這裡的時候,沒見過這個東西啊。

難道是別人落下的?

原本並不想理會,可最終,貝瑤仍然鬼使神差的打開了那個盒子。

如同潘多拉之盒,那些被歲月掩蓋已久的秘密,在這一刻要被開啟。

在喬子軒的監視下,黎院長迅速收拾了行李。

待準備去動辦公室的文件時,卻被喬子軒攔住。

「這裡的東西不能動。」

「為什麼?」黎院長警惕道。

「你都不當院長了,還要文件做什麼?」

「……」

黎院長抿緊唇,眼底閃過一絲異色。

他還想往裡走,但卻被喬子軒迅速扭住手腕。

「哎喲疼!好好好,我不進去了!」

話音剛落,樓梯口那邊傳來重重的腳步聲。

貝瑤跑上樓來,氣勢洶洶的逼近。

她手裡拿著一沓照片,看上面的水印,是十幾年前拍下的。

而這時間顯示的,恰好就是她生母去世的當天。

「你為什麼會有這些照片!!?」貝瑤將東西徑直砸到黎院長的臉上,近乎瘋狂地大聲質問:「我媽媽死的時候,你也在現場!?為什麼你會在那裡!」

黎院長愣愣看著地上眼花繚亂的照片,一時沒反應過來。

他心裡想的是,完了,他竟然忘記收這波東西。

喬子軒也盯著地上的照片看了眼,卻發現其中兩張是在車禍現場。

雨夜,寬闊的馬路上,有鮮血被洗刷,那些血,是從躺在地上穿著紅裙的女人身上流出來的,看上去觸目驚心。。 田小丁在穿雲鎮的茶館之中,沒想到會偶遇到蘇蘭蘭,這讓他十分高興,兩人來到茶館二樓的雅間后,就開始向店小二打聽有關這個世界的相關信息。

茶館小二收了小丁送他的兩塊靈石,倒也樂得跟小丁閑聊,反正店裡還有其他的夥計在忙活著呢。

通過店小二的敘述,小丁這才知道,原來,他所來到的這個世界名為天昆星,是茫茫宇宙中,無數顆星宿中不起眼的一顆而已。同時,小丁還得知,這天昆星大陸,乃是一個修仙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里生活的人,基本上人人都在修仙,有的是從小家族傳承,有的是從小被父母送入到修仙門派里學習,有的城市裡還有專門的修仙學院,多半都是某些宗門專門設立的學院,教給學徒們一些基礎的修仙功法,若是發現有了資質不錯的好苗子,便會帶回宗門專心培養。

這座星球上的普通凡人非常少非常少,就連與小丁交談的店小二,都是練氣三層的修為,與小丁此時的修為相差無幾。

因此,在這天昆星大陸之上,地域的劃分並非是以凡人的國家來劃分,而是以修仙門派的勢力來劃分的。每座城市裡的城主,大多也都是附近修仙門派所安排的人選,讓他們管理城市,為宗門提供資源補給。

天昆星大陸一共有四塊主大陸,分別是西方的風鑾洲、東方的花玄洲、北方的雪望洲、南方的月朔州。每塊大陸上都有修仙門派聯盟組織,統一管理每塊大陸上的各個修仙門派。其中,風鑾洲和花玄洲上的門派主要是以人類的修仙門派為主;而南方月朔州上主要是以妖修的門派為主;雪望洲處在北極之地,卻是魔修和鬼修的主要聚集地。

天昆星大陸上面,雖然同時有人、妖、魔、鬼並存修鍊,但近千餘年來,不同種族之間,倒也沒有發生過太大規模的衝突,大家各自修鍊各自的,互相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算是和諧。

小丁從店小二口中打探到了一些有關天昆星上的大致情況,又聽店小二說鎮上的那些門派都是在招募其他星球上過來的弟子,於是便立即產生了一個想法:自己初來這天昆星大陸,人生地不熟,還與一起傳送過來的其他人都失散了,現在,自己不如帶著蘇蘭蘭,也去投靠一個宗門做靠山,然後去慢慢打聽其他那些與他一起過來的另外幾人的消息。

否則的話,以自己練氣三層的修為,在這星球上,根本就不夠看,隨便遇到一個比自己修為高的,都可以輕鬆抹殺自己。

既然來到了這個天昆星大陸,安身立命一定是要放在第一位的。

店小二離開之後,小丁便與蘇蘭蘭說了自己的想法。

蘇蘭蘭自是不會反對小丁的建議,她自從身邊的親人去世以後,偶然遇到小丁,就把小丁當做了自己最信任的親人。

兩人在山坡上折騰了大半個上午,倒也的確有些口渴,他們喝足了茶水,付了賬,走出茶樓,來到街上。

這一次,小丁便開始重點觀察起街兩旁的那些招募弟子的修仙門派了。

連續觀察了幾家之後,小丁忽然發現,有些門派,木棚前掛著的牌子上面,除了門派名稱之外,居然還畫著幾個五角星。

有畫著七顆星的,也有畫著八顆星的,還有畫著九顆星的。當然,也會有一顆星都沒畫的門派。

小丁沒有弄懂畫這些五角星都具體表示什麼意思,但通過他的觀察,發現,這條街上的所有宗門,除了一顆星也沒有畫的門派,其他都是七至九顆星。他就沒有見到有低於七星高於九星的門派。

為了弄懂門派星星的問題,小丁帶著蘇蘭蘭來到了一個畫著七顆星,名為無極門的木棚前面。在這個無極門的木棚前,排隊的人數最多,粗略看去,足有上百人之多,在街上排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距離。

倆人來到隊尾站好,剛好就看到了排在他們前面的梁南光。

這梁南光離開茶館后,便在這條街上逛了起來,他挑來選去,最後選擇在這家無極門的木棚前排起了隊。

沒想到,他剛站好,就看到小丁和蘇蘭蘭也走了過來。

小丁見到前面站著的是梁南光,便趕緊抱拳說道:「敢問梁兄,你也是打算報名應招這無極門做弟子嗎?」

梁南光亦是連忙抱拳還禮說道:「是啊,田兄莫不是也看中了無極門擁有三位元嬰大佬,才排在了這一隊嗎?」

元嬰大佬?元嬰這個辭彙,小丁曾經在他那部《修仙百科》上見到過,知道這是修仙者在修鍊途中的一個境界名稱。難道這個天昆星大陸上的修仙者,也是按照練氣、築基、金丹、元嬰……這個修仙體系來劃分的?

想到這裡,小丁便隨聲附和道:「是啊,是啊,人往高處走嘛!」其實他對這個無極門,和其他門派一樣,都是一點也不了解的。

既然遇到了梁南光,兩人便攀談了起來。反正排隊等候也是無聊的很。小丁便藉機向梁南光繼續打聽有關天昆星修仙界的一些事情。

據梁南光介紹說,這天昆星大陸上,人類修仙者的境界劃分,從低到高,也是按照練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虛神期、凝體期、乘鼎期、劫變期、化真期,來劃分的。只要修鍊到了化真大圓滿,就有希望飛升成仙了。

只是,在這天昆星的四塊主大陸上,就屬這風鑾洲的資源最少,靈氣最薄弱,因此,在風鑾洲上修鍊的修士們,能夠達到元嬰期,就已經十分不容易。想要達到化真期,簡直難比登天。

聽到這裡,小丁便感覺到有些疑問,既然這風鑾洲資源不如其他三洲,那風鑾洲上的修士們,為何不搬到其他三洲呢?

對於這個問題,梁南光是這樣解答的,他說,首先,這天昆星十分巨大,僅僅風鑾洲的面積,就可以達到方圓上億里,而大陸與大陸之間還有更加廣闊的海域相隔。天昆星上的海域面積,是遠遠大於陸地面積數倍的。而且,海洋裡面還生存著很多種類的高等級海妖,有的甚至都已經修成人形,它們的境界修為,甚至比人類修仙者的境界都高出很多,因此,去往其他大陸,那都是九死一生的事情,輕易是沒有人願意去往其他大陸的。

小丁一聽,心下駭然,心中暗道,不知道與自己一起同來天昆星的其他那幾人,是否也已被傳送到了風鑾洲上,如果他們被傳送到了別的洲,那想要尋找到他們,可就困難重重了。

小丁與梁南光邊排隊邊閑聊,倒也不覺寂寞。大約排了一個時辰的時間,終於快要輪到小丁他們了。

此時,小丁可以看到,在無極門的木棚里,坐著三名老者,兩名是道人打扮,一名是普通老人的打扮,從表面上看,他們大約也就古稀之年的樣子,一個個鬚髮皆白,面色紅潤,道骨仙風。

小丁此時的修為,還無法看出別人的修為境界,因此,他並不知道這三位老者到底有多高深的修為。

在三位老者面前的長桌上,擺放著一個石頭一樣的圓球。每一位前去應招的人,都需要先把手放到那個圓球之上測試一下。

小丁仔細觀察了一陣,發現有的人把手放上去,毫無反應,然後那位俗家的老者,就會對應招者擺擺手,表示沒通過測試。而有的人把手放上去之後,那個看起來像石頭做成的圓球上面,居然會發出帶顏色的光芒。有的人手放上去后,發出的光芒是一種顏色,也有人手放上去后,發出的光芒是兩種或者多種顏色。

而棚中坐著的三位老者,對於手放上去能發出一種光芒的人,都會多看幾眼,然後那位俗家老者,就會詳細問一下這應招者的姓名和個人情況,隨後發給他一枚玉牌,並告訴應招者時間和地點,讓其自己去宗門報道。

而對於手放上去發出兩種或者多種光芒的人,那老者則是看心情選擇。通常,發出顏色越少的人,被選中的概率就會越大。

小丁不明所以,便虛心向站在身前的梁南光詢問。梁南光早就看出小丁二人是修真小白,便也耐心地向他解釋。

原來,那長桌上所擺放的圓形石球名叫測根器,是用來測試人的天根屬性的。

何謂天根屬性?天根屬性,就好比人的天賦一般。通常人的天賦,都是與生俱來的,和遺傳或者基因有關。而天根,就與小丁之前看過的修仙小說里所說的靈根差不多,只是叫法不同而已,可以理解為是修仙人的天賦秉性。

人的天根屬性一般分為金、木、水、火、土五種基礎屬性。同時個別人還會存在數種異天根,包括:冰、風、雷、光、聲等。

小丁聽了梁南光的介紹,在心中暗自尋思,自己應該是屬於哪種天根屬性呢? 第225章進一步的發展

「先生,感覺怎麼樣?可以嗎?」

小姐姐不想就這樣離開大帥哥,依舊蹲在那裡認真地詢問著蘇穆。

蘇穆站起身,動了幾下試試。

「可以了。」

對於小姐姐的服務蘇穆表示還是很滿意的。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們要準備攀岩了。」

在一旁的李菲羽看著工作人員對著蘇穆的熱情勁,早就氣得眼睛發紅了。

只是爸爸的警告還在耳邊,想到爺爺的決定,李菲羽也不敢上前來把那工作人員拉開。

不是李菲羽怕鬧事,是李菲羽怕自己的行為惹到蘇穆。

人家工作人員在為蘇穆服務呢。

李菲羽如果強行上前的話,不就是相當於沖著蘇穆去的嗎?

知道了自己爺爺和爸爸對於蘇穆的忌憚,李菲羽現在也不敢太過放肆了。

雖然李耀明沒有時間具體解釋為什麼李家人都這麼看重蘇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