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房中的這些小玩意倒是不少,不會是宮佑冥給你的吧!」

那銀色面具的男子,並沒有回答沐靈夕的話,只是四處打量著,像是欣賞什麼藝術品似得。

沐靈夕心中頓時一慌,不好,居然被這傢伙看出來了,怪不得一直站在離自己丈許的位置,動也不動。 看到那侍衛如此驚慌的模樣,葉濤卻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問道:「到底怎麼一回事?」

侍衛此時早已經是驚慌失措,他面色焦急的朝著牧氏家族的大門看了看,而後再度轉頭看著此時的葉濤說道:「葉族長,是牧族長親自讓我在此守候葉族長的到來,牧族長說一定要阻止您進入牧氏家族!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侍衛說話的聲音很小,似乎很是懼怕被旁人聽到一般。

而葉濤聞言,當即便是一驚,而後心中也開始猜測起來:難道牧族長有危險?

想到這裡,葉濤當即便是不肯有絲毫的停留,當即便是轉頭看著此時也是一臉驚訝的葉天。

葉天看著父親那驚慌的神色,當即便是明白了過來,而後轉頭對著身後的葉蒙和三長老說道:「你們在這裡守著,我和父親進去看看!」

說完之後,葉天也不待葉蒙和三長老回話,當即便是和葉濤對著牧氏家族的大門行去。

可是,葉蒙和三長老兩個人卻是緊緊跟在葉天的身後,沒有絲毫打算要留下來的意思。

直到大門口處,葉天不經意間卻是看到了自己身後的葉蒙,當即葉天便是再度轉頭說道:「不是讓你守在這裡嗎?」

「葉少爺,您把我們當成什麼人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如今葉家有了能夠用得著我們的地方,您讓我們守在這裡?這是萬萬不可能的!」

葉蒙此時一臉堅定的看著葉天,一段話沒有絲毫遲疑的便是脫口而出。

葉天看到二長老如此的堅定,再度看了看父親臉上那抹著急之色,當即也終於是不再說什麼,直接是對著一旁那個剛才傳話的侍衛說道:「快點!把房門打開!」

那侍衛聞言,渾身都是哆嗦了起來,當即便是直接對著葉濤跪了下來道:「葉族長!牧族長說如果我沒能阻攔到您,我就要被處死罪!您不要為難小的了!」

葉濤看著那侍衛此時如此驚慌失措的樣子,當即也是認為裡邊肯定更加危險!

此時的葉濤來不及思考太多,當即便是對著那侍衛說道:「沒關係!你就說是我自己闖進去的!」

說著,葉濤便是對著那牧氏家族的房門狠狠地拍了起來。

葉天看著那依然不打算起身的侍衛,當即便是走到它面前,將他拉起來之後說道:「放心,我們只是僅僅看看而已,如果牧族長真的怪罪下來,我們自會為你開脫!」

侍衛再度遲疑了良久,目光時不時的對著大門看去,看起來他也是極為不放心裡邊的情況。

終於,在片刻之後,侍衛終於是咬了咬牙,而後冒著被殺身的危險,將牧氏家族的大門打開。

房門被打開的瞬間,葉濤和葉天兩道身形便是率先闖了進去。

然而,此時此刻,映入葉天和葉濤二人眼帘的卻是,滿地的殷紅血跡以及橫七豎八的屍體!

葉濤看著那遍地的屍體,以及那刺眼的血跡,當即便是巨喘了起來,片刻之後,葉濤仰天大喊道:「何人如此猖狂!竟敢在國榜第九家族府內殺人!」

話音在院落之中徐徐散去,卻是沒有絲毫的迴音,此時此刻,這院落看起來死一般的寂靜,總沒有任何的動靜,只有那微風拂過樹梢時散發出來的「唦唦」聲。

葉天此時也是一眼在那些屍體的身上掃過,很顯然,那都是牧氏家族的人,而至於他們為什麼會落得如此天地,葉天心中也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猜測的想法。

不過,就在此時,葉天卻是看到那地面之上一具躺在地上的身形旁那正在流淌的血液還冒出騰騰白霧!

當即葉天便是對著葉濤喊道:「父親!這裡似乎剛剛發生這些事!」

葉濤聞言,也是對著葉天所指的那個方向看了過去,果不其然是發現了那還稍微有些呼吸的身形。

當即,葉濤便是走了過去,將那人攙扶而起,問道:「你怎麼樣了?」

那人此時奄奄一息,嘴角一大股血液已經淌進了他的衣衫之下的胸口。

「快……快……快救……族……」

那人看似用盡了渾身的力氣,然而卻只是說出了這麼幾個字,而後便是徹底失去了氣息。

此時的葉濤緊皺眉頭,仔細思索著方才那人所說的話,而後猛然站起了身子!

「牧正!」

葉濤口中吐出兩個字,當即臉色巨變,而後身形猛然一轉,便是對著牧氏家族裡邊急速奔跑而去!

而葉天看到這一幕,當即也似乎是明白了過來,父親此舉,應該是擔心牧族長的安全。

可是如今的葉濤的實力依然很低,葉天也完全不放心他就這樣沖在前邊。

當即,葉天雙腳之上猛然縈繞濃郁的靈力能量,速影瞬間啟動,在葉蒙和三長老的眼皮子底下,葉天的身形驟然消失,僅僅是一眨眼的時間,便是超越了葉濤!

葉濤此時也是有些驚駭從自己身旁疾馳而過的葉天,然而此時的他卻是沒有喊住葉天,因為他此時的確非常擔心牧正的安全!

從剛才那個人的口中,葉濤大致可以判定,此時的牧正應該還沒有遭到毒手,所以,此時常過去的話,或許還來得及!

此時的葉天將自己的速度施展到了極致,雖然是在這家族並不大的院落之中,可葉天的身形依然是化為一道流光,實力稍低著,此時根本是看不清楚葉天的身體處在何處!

此時,急速往前沖的葉天只後悔一件事,自己沒有叫上黑翅妖獸一起來。

葉天知道,接下來要遇見的人,或許是自己這麼長時間以來遇到的實力最高的傢伙!然而此時的葉天卻只是赤手空拳,即便有咪咪相伴,葉天心中也沒有多大的把握能夠打勝這一戰!

可是,想起方才葉濤臉龐之上那抹擔憂的神色,葉天衝刺的身形便是沒有絲毫的遲疑。

葉天知道,雖然葉濤和牧正的關係並不是特別好,然而牧正是國榜家族之內為數不多的一股清流,葉濤不願意這樣的人淪陷在這樣的一件事中。

深知這一點的葉天此時自然不會有絲毫的遲疑,即便面前真是的刀山火海,真的是萬丈深淵,葉天也在所不辭! 沐靈夕心中頓時一慌,不好,居然被這傢伙看出來了,怪不得一直站在離自己丈許的位置,動也不動。

看來那人的修為應該不低,否則怎麼會將自己的布置看的一清二楚。

想到這裡,沐靈夕直接看著那男子說道。

「還真是難為你能想到這些東西的出處,就不怕他殺了你?」

知道自己的那些小伎倆在這人的面前根本就不夠看的,所以,在那人說道宮佑冥的時候,沐靈夕想要借宮佑冥的威名來嚇唬嚇唬他,說不定他一時害怕,就不敢動手了呢!

然而讓沐靈夕沒有想到的是,那人在聽到宮佑冥的名字之後,竟是大聲的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你還真是有趣呢!若是怕他我還會來嗎?要知道,你的用處就是用來引他上鉤的。」

「你就不想知道的他到底有多愛你嗎?」

沐靈夕被那人的笑聲一激,腦中的暈眩感越來越強烈了起來,只見那面前微微晃動的身影,在看到沐靈夕臉上越發潮紅的神態時,眼中竟是閃過了一抹欲|望的色彩。

「他愛不愛我關你什麼事!就憑你這低級的伎倆,想要哄他上當,小心到時候你才是屍骨無存的那一個。」

極品酷少的替身女友 沐靈夕直到此時才知道,原來自己只是這人計劃中的一環,林欣兒所作的一切原來不僅是為了報復她,最終目的居然是想要用她來威脅宮佑冥。

這怎麼可以,她決不能成為他被威脅的把柄,想到這裡,沐靈夕悄悄的將一隻高階符咒緊緊的攥在手中。

然而那人卻是淡然的看了沐靈夕一眼。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只見那人的衣袖一揮,頓時,原本被沐靈夕安置在房間中各處的符咒之類的物品,盡數被清理了出來。

「收起那些他送給你的玩具吧!小心到時候反倒誤傷了自己,我可不會負責哦!」

沐靈夕頓時有些泄氣,她直到現在才感覺到了一種恐慌,這樣強大的敵人她還是第一次遇到。

之前無論怎樣,至少自己還能拼上一拼,但是現在她卻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我告訴你,你還是趁早死心吧!他是不會上當的。」

「哦!你就這麼不想他來救你?」

那男子故意擺出一副疑惑的表情看著沐靈夕。

「若是他不來的話,那我可就不客氣了,若是我上了宮佑冥最心愛的女人,你猜宮佑冥會是什麼表情?」

一邊說著,那男子一邊抬起腳步,朝沐靈夕的方向走了過來。

沐靈夕心中大驚之下,心緒猛然一動,頓時一陣強烈的暈眩襲上了沐靈夕的頭腦。

身體上的燥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的開始蔓延。無論沐靈夕將舌尖都咬爛了,卻毫無用處。

「你別過來!你要是過來,我就將這張符咒引爆,到時候,別說人了,你連一捧灰都得不到。」

沐靈夕的話音剛落,就看到沐靈夕那綿軟的小手中,正抓著一張紫色的符咒,那分明是一張靈階之上的光熾靈爆符。 速度極快的葉天瞬息之後,便是到達了牧氏家族的盡頭。

此時,葉天回頭看去,片刻之後,目光鎖定在了自己前方不遠處的一間房舍之內。

此時的葉天能夠感受到,在那房舍之中,正是有著一股靈力能量涌動!

當即,葉天雙腳猛蹬地面,身形再度急沖而去!

片刻時間,葉天直接是從那房間的窗口破窗而入!

葉天的身形猛然出現在房間之內,卻是讓得房間之內此時的幾個人一個個都是瞠目結舌。

葉天環視一圈,發現這房間之內一共有五個人,一個婦女抱著一個看起來十八歲左右的少年,而一個中年男子則是站在那婦女的前方,用手臂護著那婦女。

至於另一邊,則是站立著兩個中年男子,他們的穿著倒是極為隨意,看起來也像是江湖中人。

而此時的葉天自然是瞬間便分析明白了此時的局勢。

那守護者婦女的中年男子,想必便是牧氏家族的族長,牧正,後方的婦女是牧正的夫人,那婦女臂中的少年,應該就是自己此次要比試的對象,牧朔。

而這一邊的兩個傢伙,應該就是外邊院落之中場面的塑造者了!

當即,葉天便是將自己兇狠的目光轉向那兩個傢伙,沒有絲毫遲疑,葉天直接是開口說道:「你們是什麼人?」

聞言,那兩個男子也是面面相覷了一下,而後再度看著葉天,卻是微微一笑,旋即上下打量了葉天良久。

陸少又在鬧復婚了 良久過後,其中一個男子終於是看著葉天開口說道:「看你的靈力波動,難道你就是那個傳言中擊殺楚肖的葉天?」

聞言,葉天也是沒有絲毫要掩飾的想法,當即便是前踏一步,而後昂首挺胸道:「不是傳言,是真的!」

「喲?小小年紀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我倒是對你有些好奇了呢!」

那男子再度一笑,而後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膀道。

「不需要你的好奇,我只問,你們是什麼人?」

葉天一臉的凝重,眸子之中的森寒讓得此時一旁那個婦女的身子都是有些瑟瑟發抖。

不過此時的她已經知道了面前的這個少年就是葉天之後,看起來也是好了許多,甚至那發抖的身體此時也是好了許多。

而牧正此時則是緊皺眉頭,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良久卻是沒有說出一句話。

而就在此時,葉濤也終於是滿頭大汗的衝進了房間,當即,葉濤便是將目光落在葉天的身上,而後環顧了一圈,終於是走到了牧正的身旁。

「牧族長,你沒事吧?」

此時的葉濤巨喘粗氣,然而第一件事依然是詢問牧正的傷勢。

而牧正此時則是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獃滯了片刻,而後看著此時的葉濤,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我不是……交代過不讓你們進來了嗎?」

葉濤看著牧正也像是沒有受傷的樣子,當即也終於是長長呼了一口氣,而後再度喘了幾口器說道:「現在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收拾這兩個傢伙!」

說著,葉濤也是一臉兇相的看向此時的兩個男子的身形。

此時的葉濤看到那兩個男子,腦海中便不由自主的浮現出方才在院落之中看到的那殘忍的一幕,所以此時的葉濤對於面前的這兩個男子也是痛恨到了極點。

「你又是誰?」

那男子看到此時的葉濤,也是故意皺了皺眉,如此說道,片刻之後再度裝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哦~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靈力盡失的廢物族長,葉濤吧?」

葉濤此時早已經是握緊了雙拳,目光之中的恨意在此時也絲毫不加掩飾。

葉天看著此時的父親,卻也是有些詫異,在葉天的印象當中,自己的父親很少有這樣失態的樣子。

之前也有很多人說過父親的壞話,可父親每一次都不怎麼當真,然而此時,面對面前這兩個男子的嘲諷,葉天卻是真切的看到了父親眼眸之中那抹掩飾不住的殺意!

可此時的葉天也是有些兩難,葉天知道,面前的這兩個傢伙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一旦真的開戰,葉天的確沒有獲勝的把握。

可就在葉天心中這般想著的時候,葉濤卻是突然前沖一步,而後靈力能量驟然湧現,葉濤當即便是對著那兩個男子喊道:「來呀!讓你看看到底誰才是靈力盡失的廢物!」

「喲!竟然還能提起靈力?可是……為什麼只有這一點兒呢?難不成……葉族長就準備用這點實力將我們兩個嚇跑嗎?哈哈!」

那男子感受著葉濤體內涌動的靈力能量,卻是再度一笑,完全不放在眼裡的說道。

葉天見狀,卻是走向了自己的父親,身形也是悄然出現在葉濤的身體前方。

那男子看到葉天走過來,臉上那抹得意之色也終於是稍微收斂了一點。

「哼!靠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來撐腰,還有什麼臉當族長?依我看,你還是跟著我混吧,說不定哪一天我心情好了,還能讓你幫我提提鞋呢!哈哈!」

那男子似乎是仗著自己兩個人,雖然他知道葉天實力非凡,但此時依然是毫無懼色的嘲諷道。

在那男子的三言兩語下,葉天胸口的怒火也是徹底被他點燃,葉天最恨旁人嘲笑自己的父親,或者攻擊自己的父親,那比嘲笑他自己都更讓他憤怒!

而此時,那兩個男子正好是戳中了葉天這一點!

當即,葉天也是再度往前走了一步,而後嘴角微微上揚道:「我說,有那閑工夫在這裡浪費口水,倒不如直接打一場?」

葉天話音落地,不僅僅是那兩個男子微微一怔,就連一旁的牧正也是有些獃滯了下來。

牧正自然聽說了葉天之前的英雄事迹,可是,此時面對的人究竟是何等的厲害牧正心中自然清楚!

牧正斷然不敢相信,葉天竟然擁有此等魄力!

「呵!人不大口氣倒是挺狂!既然你這樣說了,那可就別怪我以大欺小咯!」

那之前說話的男子,獃滯片刻過後也是再度一聲冷笑,說著,身形也是緩緩站了出來! 「天兒!」

葉濤見狀,也是一慌,雖然之前的他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然而此時當葉天站出來的時候,葉濤心中反倒是擔心了起來。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一臉的堅定,轉過身便是對著葉濤說道:「父親,放心吧,您還是像以往那樣相信天兒就好!」

說完,葉天不顧葉濤此時那擔憂的神色,當即便是再度轉身,而後對著面前的男子便是猛然衝刺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