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是忽視他小心地觸碰自己。

任文萱反應過來,微微推了推他,宋缺沒理會。

我在漫威無限抽卡 任文萱只覺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慢慢地放棄了抵抗。

wωw TTκan C〇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感情很莫名其妙,兩個人竟然和諧了許多。

有了時間,兩人會聚在一起說話,也會一起爲創造心法,蜜蜜的,驚呆了主院一屋子的人眼。

當然,這兩個人還是會有吵架的事發生,更會出現任文萱噎宋缺的場景,不過很快,宋缺就反應過來,一時之間,叫任文萱挖坑自己跳的事情也出現不少。

孕期七個月的時候,阿朵也終於被寨子允許前來山城看望。

阿朵還沒有和阿加成親,不過卻已經定下了親事,據說,族裏想讓阿朵專心突破先天境界刺激蠱後清醒,任文萱對此只能暗自希望了。

蠱後清醒,其實任文萱也不知是怎麼回事?當初的她,在蠱後沉睡後也沒任何辦法,只是突然間清醒了而已。

“阿萱,這兩天怎麼不見宋閥主?”

阿朵來了兩日,每次和阿萱用食,都是就她們兩人,她有些擔心阿萱是不是和宋閥主出了問題。

萌犬總裁的小魚妻 任文萱笑道:“他呢?天天不是在磨刀堂修煉,就是在外院處理公務,不必理會。”

阿朵有些心驚,這哪裏是夫妻相處之道啊!

任文萱將阿朵的擔心看在眼裏,心裏頭並不在意。

宋缺之前是常常來的,這幾天因爲功法和她起了分歧,現在在較真,說是要證明給她看。

到了時間,他自然就出來了。

“,過幾天就會忍不住過來了。”

阿朵心中疑慮,不過見阿萱真的不在意的樣子,她也不再提了。

“孩子已經七個月了,他有沒有想好名字?”

不管漢人還是南蠻寨,兒女的名字都是父親所取,在這個世界更像是約定俗成一樣。

“是個,名字還在慢慢想,我的女兒應該給她最好的。”任文萱帶了些許的驕傲,眼中是更是具備着非常熱切的光芒。

阿朵不由的一笑,說道:“當然,阿萱的女兒以後會和你一樣,成爲最耀眼的明珠。”

任文萱笑着點頭,自從知道是個女兒,她更開心了,這樣的門閥對於女兒看得不嚴,她以後啊,想帶她去哪裏都可以。

她的女兒,她會給她她所想要的一切東西。

由此可見,想要讓任文萱成爲嚴母是絕對的。

而嚴父?現在的宋缺都奈何不了任文萱,只怕想做時,不會那麼容易。

“阿朵在這裏多留些日子吧!”

阿朵卻搖了搖頭:“看見你好我就放心了,族裏很多事都讓我處理。”

任文萱皺眉,心知阿朵只是在說客氣話,只怕最真的是,族裏不放心她和阿朵接觸太多,怕她將阿朵拐出來,又或者擔心阿朵看上外面的人不回去了。

這次若非阿朵和阿加定了親,族裏是絕對不會同意阿朵出門的。

任文萱鄙棄地說道:“那羣老狐狸……”

阿朵是個聰明的人,她笑道:“那是因爲他們都怕阿萱你了。”

任文萱見她確實沒受什麼委屈,也不再多言。

“聖女,閥主到了。”

之前他是從來就是直接進來,今天……任文萱想了想,笑看阿朵一眼,說道:“這下你可以放心了!”

阿朵臉色柔和了許多,笑對任文萱道:“我這不是擔心你?”

任文萱笑而不語,轉頭:“讓他進來。”

“他對我還是很好的,你和阿爺都不要擔心,你們也過得好,我就開心了。”

阿朵輕輕一嘆,說道:“後面我從阿爺那兒聽了你和宋閥主一些事,就怕你想不開。”

任文萱笑眯眯地道:“爲什麼會想不開?”

阿朵道:“你的脾氣特別倔,放棄了一樣東西后常常寧願將他們毀了,也不願便宜別人。宋閥主和梵清惠……就怕你……”

任文萱噗嗤一聲笑開,敢情南蠻還在認爲宋缺和梵清惠有關係?

“這點你不必擔心,他沒喜歡梵清惠,我和他之所以分開,是有其他的原因。”任文萱覺得還是應該讓阿朵放心一些。

“既然宋閥主不曾對你不起,那爲何你要殺他?”阿朵非常奇怪。

因爲她清楚,阿萱從來就不是一個濫殺無辜的人。

任文萱想了想,說道:“其實……我如果要殺他,他未必還活着。”

宋缺聽到這句話不由停下腳步。

任文萱帶着些許的追憶:“阿朵你知道嗎?在他向寨子求娶聖女之前,他特別好騙,也讓人覺得特別安心。”

宋缺一怔,原來以前他認爲的錯誤竟然讓她覺得安心?

“既然他對你這麼好?你們兩個爲什麼會分開?”

阿朵問出了宋缺也想知道的答案,真的是她在利用自己突魔十八層?

任文萱繼續說道,沒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

“他傻傻的,眼睛就我一個人,不多話,卻在默默關心我,後來見到危險爲了保護我撲到了我前面,我不信任任何人,但是那時卻格外相信他的話。那時候,我若真想殺他,雖然困難點,但是卻比其他人容易得多,如果當初我就動手,估計他就不會有機會打入南疆了。”

阿朵似乎明白了什麼,低聲問道:“你後面殺他,其實心裏也不是想殺他,而是在氣自己,氣自己之前放了他,然後使他和發生戰爭?”

任文萱沒有阿朵想得那麼偉大,不過阿朵也說對了,是他攻打南疆給了她殺他的理由。

“在這之前,我就曾編出我身中劇毒,活不了多久的消息,就是爲了等待他和石之軒決戰那天,然後好和儘自己全部力量殺了最後一個仇人石之軒……之後,祝玉嬋就可以徹底消失,回南疆做個普通人了。”

阿朵不由握緊任文萱的手。

任文萱繼續說道:“可是他和石之軒勾結到一起了,你可知道,我和師姐趕到後只看到未乾的石壁之時,那時是什麼感受?”

“就像一切都努力都化成虛無,什麼力都施展不開,看不到前面的希望,所以恨上了他。”

阿朵一驚,她覺得阿萱的想法是錯誤的,可是卻理解。

她聽三長老說了,阿萱要清清白白地才能回來,宋缺的確壞了阿萱回家的路。

“然後呢?”

“這恨其實不過是覺得有種被背叛的欺辱感。”

宋缺臉上露出些許的苦笑,他想起那時候,他還在懷疑阿萱在利用他,完全沒有絲毫感情,但是現在這樣說,阿萱這時候就對他有了好感,否則又怎麼會這麼恨他。

“我很快就想明白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所以就想借他度過情關。”

阿朵自從知道任文萱的真實身份,族裏也給她普及了一些有關陰癸派和天魔祕的消息,所以明白情關是怎麼回事。

任文萱完全沉浸在回憶中,說道:“我一直認爲堪破情關其實就一場遊戲,所以想借着這場遊戲達到自己的目的,誰知道後來會脫離掌控,我不但沒有堪破情關,反而陷得越來越深,於是,我只能逃跑了。”

宋缺聽着她輕鬆的語氣,回想起來,不由地搖了搖頭,他當初可被她騙慘了,無數次心神不寧。

原來這就是阿萱的真相,雖然還是她想利用自己突破情況,還是想殺他,但是在她的這些原因下,宋缺一點也不再放在心上了,心裏頭對似乎更有信心了。

正準備進去,又聽見阿萱說道:“現在的他不讓人安心了……”

“怎麼了?”阿朵知道宋缺不是因爲梵清惠和阿萱鬧矛盾,對宋缺的觀感比之前好上太多。

“他這個人心冷如冰,不冷的時候又像雲一樣飄忽不定,非常善變。”

宋缺不由自問,他哪裏有?

“他放棄和我的感情太快了,快得不可思議,我一直認爲他和我一樣,會記上很久,三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後他看破了,我都不會怪他,因爲或許我也會,可是他只有短短三天……“

宋缺想着幾月前阿萱和他說過的話,直言自己娶南疆聖女和打下無情道基是背叛了自己,當初他並沒有多在意,現在看來,這纔是後面她嫁給自己一直和自己作對的原因所在,而不是自己認爲她因爲被逼嫁給了自己而一直對自己的多加報復。

阿朵不知說什麼好了。

“阿萱,那他現在呢?”

任文萱清冷的一笑:“我對他百般誘惑,讓他奔潰了無情道基,不過他和以前很不一樣,待我冷情了許多,或許有一天,他能夠修復……”

“阿萱,你想太多了,道基豈是那麼容易奔潰的,定然是他心中還有你,所以才……”阿朵在爲宋缺解釋。

宋缺也在心裏點頭。

任文萱搖頭道:“你不懂,初次都能變得那麼快,那麼此人就不可靠了。”

阿朵頓時愕然。

“那你和他還有……”阿萱的性子不信宋閥主了,怎麼會甘心和他……

任文萱笑道:“雖然不信他,但是我怎會眼睜睜的看着他再次築基?就像他那日所說,一起糾纏着,誰也別想討好。” 宋缺聽到這裏已經沒有繼續聽下去的意思,他大踏步進來,面上沒什麼表情,不過如果非常瞭解他的人,就會發現此時的他心情十分糟糕。

似乎每次能好好過日子後不久,總會被戳破這虛幻的表象。

那三個月是如此,這幾個月也是如此。

任文萱極其平靜,彷彿對他進來沒有什麼驚訝之意。

今日和阿朵說着話,聽着她對自己的希望和祝福,也不知怎麼的,她覺得特別委屈,也特別想說出自己最心底的話,可能是壓抑得太久的緣故。

宋缺到了的時候,她其實是知道的,可是她還是繼續和阿朵說了。

到如今,這一說出來,果然如自己所想那樣,心中放開許多,人也輕鬆了些。

阿朵看了看阿萱和宋缺,她先站起來給宋缺行禮。

宋缺微微點頭算是問候。

阿朵想,她現在不適合在這裏。

紫竹林一 當下她向阿萱請辭。

任文萱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目送阿朵離開,任文萱像無事人一樣招呼宋缺坐下。

“找到那招九元歸一的破綻了?”她打開話題。

在這之前,兩人因爲新功法的先天一招九元歸一起了分歧。

誰也不承認對方是正確的,所以宋缺閉關去尋她這招的破綻。

宋缺嘆了口氣,道:“沒有,我想了很久,最後在你原來那招上增加了刀意。”

任文萱一奇,那一招用了九脈真氣匯聚一點,哪裏還能分出真氣去產生刀意。

“截取了任脈真氣,模擬的路線和其餘八脈真氣相互契合。”

說着,他也沒有出刀,而是按照那心法慢慢匯聚出來,濃厚的殺機中崩發出守護的刀意讓任文萱不由地一怔。

沒想到還是守護自身的刀意。

宋缺的刀一直很銳利,後來經過道基奔潰改變了些許,但是也沒改變他進取的刀意,頂多說他守護的刀意比之前要圓潤得多,但是比不上進取攻擊的刀意。

“威力只小那麼一點,但是對自身安危卻有着巨大作用。”宋缺緩緩道。

任文萱笑了起來:“我道你之心,在武學上會對孩子放任,沒想到,你打心底還是在意的。”否則也不會創出保護的招數來。

宋缺平靜的說道:“武道的確要看自己的資質悟性和努力,多加干涉反而取得的成就更有限,你且看看,當今四大門閥,按照家族的心法在長輩全力指點下,又有幾個成氣候的?”

死去的獨孤信,李虎,中原三門閥只剩下尤楚紅和宇文傷這兩個宗師高手,其中尤楚紅還只是獨孤閥的主母,算不得獨孤閥真正的傳人。

宇文傷和尤楚紅的年紀也快到四十,而後輩被他們盡心教養,最好的,年輕一輩,最好也不過達到先天境界。

而宋閥,這般放任,反而高手層出不窮。

就拿宋智來說,雖然也是個先天,但是因爲是自悟的先天,可比按照長輩鋪陳的道路要來得有潛力得多。

“就是你們魔門和白道一齋四禪院,也頂多提供功法,在你們入門後,然後讓你們自悟。”

這一點,任文萱必須承認,天魔祕的確有規定,她當年修煉請教祝胭紅和祝玉妍也頂多請教天魔祕運轉路線,但是若是問到其他需要感悟才能得到的東西,她們都是不會回答的。

要想成爲真正的高手,只能自悟。

從小打基礎,就該如此。

任文萱想着自己手中的心法,心中已經有了想改變的心思。

一本優秀的功法,除了各種好處外,也需要不要將自己的感悟放在其中。

每個人都不同,在練武之時的感悟也會不同。

九元歸一有着任文萱自己的感悟,而宋缺的刀意卻只是提出一個概念,告訴大家這裏可以悟出什麼意,但是具體沒有說明。

看着任文萱沉思,宋缺沒再繼續說話,定定地看着她,然後想着之前她所說得話。

當初的他到底是什麼心態?

現在認真的想了想,那時候沒有怨也沒有恨,除了濃厚的失望,就是無盡的寂寞。

可是他常常處於寂寞之中,早就習慣了去,最後反而鬆了一口氣似得,就那麼輕易打下了道基。

其實他在愛上阿萱的時候,固然是因心而爲,但是武道埋在心底深處,武道他也從來沒放棄過,當初情意正濃,所以壓制了過去,而後來阿萱的舉動,讓他不再陷入兩難抉擇,這才變成了那般模樣。

人心本就難測,如果阿萱當年不曾離開他,也對他真情真意,他會不會在很多年後對她的愛意淡薄?讓武道佔據上風?

宋缺不會說謊,所以他會在心底承認那種可能真的出現。

而現在,經過這麼多的事,從情濃到消失再升起,他覺得自己的心境變得自己都不明白了,不過他已然肯定,現在讓他舍,比之一開始的時候已經難上了無數倍。

之前,有時候他會無意識的踟躕於武道和情愛之間。

而現在,因爲那無情道基奔潰了,反而執念消去一大半。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阿萱也看透了連自己都不知曉的性情。

不過……宋缺看着這個多次將自己當傻子耍的阿萱,他們兩個之間,誰也不是對的。

至於未來……就像阿萱所說,一輩子糾纏到底。畢竟他們兩個已經走到了一起,名分已定,已經不可能分開了。

還要繼續和阿萱鬥下去?

宋缺聽到阿萱的心裏話,覺得沒必要了。

從今日起,他就該將過去全部拋開,至於未來會變成什麼樣,順其自然罷了。

就這般瞬間,他直覺得心境變得異常開闊,道基雖然沒有了,可是他怎麼感覺似乎多了些什麼東西植入他的精神境界中。

任文萱立刻敏銳地感覺到他的變化,她盯着他看,見他在感悟什麼,隨着神祕的氣息越來越深,她看他彷彿像一團迷霧似得,給她一種非常玄妙的氣息,讓她心中泛起了滔天巨浪。

他是不是進階……了?

無情道都沒走過,怎麼可能進階呢?難道就因爲剛纔她一番話,讓他重新撿回無情道,而且並在瞬間突破了?

任文萱有些不敢相信,心中的負面情緒瞬間浮上來。

不管佛道還是魔,這裏的武道正統都是無情之道,無情道是讓人登頂武道巔峯的唯一可看到的途徑。

任文萱以前知道也有有情道一說,但是那條路根本沒有什麼思路,而無情道的路對於天魔祕傳人來說已經擺在她的面前,加上武道對於她來說,不過是殺石之軒的利器,所以久而久之,她就陷入了這個時代正統求道路途之中,導致現在突破希望不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