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想看看傳說之中的獸語者到底長什麼樣啊!

奈何現在他潘安是簽了賣身契的人了,做什麼都由不得自己了,潘安無奈只好咽下這口氣,在花璃的警告之下出了屋子。 如今這帝都也是越發的熱鬧了,花璃躲在將軍府之中修生養息,完全不管外面是如何的吵翻天,蔣柳星一死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蔣政中的身上。

蔣政中果真是有兩把刷子,明面上憤怒無比的樣子,但是這暗中竟然是嚴密無比的在查事情的真相,但是不管怎麼查,都發現會遇到各種的阻攔。

不管是東方百堯還是蘇扶塵都不會讓別人發現花璃的身份,倒是花璃自己樂的清閑,自己躲在將軍府享福,留下一堆爛攤子讓別人收拾,簡直不能太幸福。

「小姐。」房屋之內放置著散熱的冰塊,花璃撐著腦袋半眯著眼眸靠著一邊,心中暗自感嘆,這冰塊降溫還是不及現代的空調啊!

「嗯……來了啊。」花璃懶洋洋的撩了一下眼皮,懶散無比的坐起了身軀,這夏季的午後總是讓人無比的犯困,花璃毫無形象的大了個哈欠,轉頭看著左正問道:「調查的如何了?」

「查出來了一些眉目。」左正看著花璃這沒形象的樣子表示很淡定了,早就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了,看著花璃開口說道:「屬下調查了一下小姐你說的大猩猩出沒的森林,大都聚集在雲崇和通安兩個城,一個在西南方向一個在東南方向。」

「這兩個城靠近的森林是猩猩族群棲息之地,但是隨著這兩年來看,它們的族群似乎遷移了,特別是雲崇附近,大猩猩幾乎絕跡,一些大型動物也都不見了蹤影,屬下特地調查了附近管轄區的信息。」

「信息上所上報顯示的卻是對這件事隻字不提,其中恐怕有異端。」左正認真的看著花璃說道,花璃聽到左正的話眉梢皺起,花璃讓左正去查的正是巴克所說的族群之事。

花璃既然與巴克達成了交易,這答應的事情自然是要去完成的,趁著這幾天時間,花璃去讓左正調查此事,如今給回來的反饋卻是讓花璃心中有些奇怪。

「若是再管轄區內的動物,官方不可能坐視不理,如此多的動物消失不見,竟然不見上報消息,難道說這背後還牽扯了官方人?」花璃心中有些驚奇。

這古代自然是沒有什麼動物保護法,但是被官方圈禁的山區內出現的動物,卻是會記錄在冊的,否則出現傷人事件或者是別的因素那可麻煩了,並且這麼大範圍的動物消失,他們難道不覺得奇怪?

花璃紅唇抿起,思考了一下抬頭看著左正說道:「你繼續去查,看看除了這兩個地方動物大批量消失之外,還有沒有別的地方也出現了類似的事情。」

「是。」左正躬身應是。

「這其中的事情也許不簡單,沒弄清楚之前萬萬不可輕舉妄動。」花璃囑咐了一句這才說道:「備馬車,我要去攝政王府一趟,這幾天都不見墨玄也不知在忙什麼……」最後一句話自然是花璃小聲呢喃的了。

左正應了一聲轉身去準備了,一點廢話都沒問讓花璃表示很開心。 墨玄這些日子都不見蹤影,大約是慶國公的事情還沒結束,墨玄空不出時間來,偶爾會在半夜出現在花璃的面前,也是一臉疲倦的模樣與花璃說了說話又走了。

今兒天氣這麼好,外面的太陽不是很大,花璃果斷的便是選擇去攝政王府逛逛,正好有事要找墨玄。

「這天也太熱了吧……」花璃坐在馬車裡,一邊搖著手中的扇子,一邊皺起了秀眉嘟囔說道。

「小姐您快把衣服穿上……」夏葉看著那被花璃扯開的衣裳,一臉的羞澀,雖說是在馬車裡,但是從未見過哪家的小姐將自己大腿給露出來的!

花璃翻了個白眼沒理會夏葉,花璃都想只穿一件衣服了,這大夏天的一層層的穿衣服,有病啊?

再說了自己又沒暴露什麼不該露的,這也沒人看啊。

主要實在是太熱了……

花璃第一次這麼覺得無比懷念墨玄,簡直是移動空調啊!

「小姐,到了。」馬車外左正的聲音傳來,馬車也隨之停下了,夏葉連忙將花璃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嚴嚴實實的包住了花璃露出的皮膚,花璃看著夏葉這舉動,頓時眼角狠狠一抽。

啊啊啊啊……熱死勞資了!

什麼鬼地方,哪兒都不讓人露!

花璃黑著一張臉邁步走下了馬車,恨不得立刻衝進王府,但是卻在花璃下馬車的瞬間,看到了王府門前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一身淡青色衣裳的女子手中拿著食盒,溫婉的氣質讓人眼前一亮。

「誒?公孫芷?她怎麼會在這裡?」花璃站在樹蔭下,疑惑的看著公孫芷似乎在跟守門的人交談,隨即花璃就看到門口走出了一個熟悉的人,正是黑叔。

對外來人歷來沒好臉色的黑叔,對公孫芷卻很是客氣,兩人交談的很熟悉的模樣讓花璃的心泛起了一股不舒服的感覺,看著公孫芷那和黑叔說話的模樣,花璃唇線抿起。

「小姐?」夏葉和左正兩人也看到了這一幕,夏葉有些擔憂的喚了一句。

「奶奶個腿的!我就說怎麼看公孫芷這麼不順眼!原來也是情敵啊!」花璃嘴角一扯冷然一笑說道:「老娘看上的男人,也是你們這些古代人能染指的?活的不耐煩了吧!」

「走!看看這女人想做什麼。」花璃大手一揮,整了整衣裳,邁著優雅無比的腳步直接就朝著王府大門走來了,那氣勢讓夏葉和左正兩人一臉驚訝。

花璃這一走過來,眼尖的王府守衛頓時便是看到了花璃,黑叔自然也是看到了,在看到花璃的瞬間頓時便是亮起了眼眸,那笑開的嘴角都要咧到後腦勺去了。

「璃兒小姐您怎麼來了?」黑叔轉身看著花璃很是熱情的問候到,這模樣跟剛剛對著公孫芷顯然是不同的,對著公孫芷是禮貌和客氣,對著花璃卻是打心眼裡的高興。

「黑叔這話可讓璃兒惶恐了,難道公孫小姐能來,璃兒不能來了嗎?」花璃故作嗔怪的看了黑叔一眼,那玩笑一般的語氣卻是讓黑叔連連擺手。 「哪敢啊!璃兒小姐莫要打趣老奴了。」黑叔笑呵呵的看著花璃說道:「璃兒小姐是來找王爺的吧?王爺就在書房。」

「王爺這幾日都不來找璃兒,想來是很忙吧?」花璃一副委屈的樣子說道:「璃兒今日也是路過所以來看看,若是王爺在忙的話,璃兒就不打擾了,公孫小姐大約跟王爺有事要談吧。」

花璃說著作勢便要退去,黑叔一看花璃說要走頓時便著急了,別看自家王爺這幾天忙的不行,但是黑叔可是知道的,若是墨玄知道花璃來過自己沒留住的話,他一定會被墨玄給凍死的。

公孫芷的臉色還是那般模樣,一雙清澈的眼眸看著花璃,神情一如既往的溫婉動人,聽到花璃說到自己這才開口道:「璃兒小姐誤會了,我只是來給王爺送點心的,聽說王爺很是喜愛吃這花糕,奈何花樓至今還未開業。」

「我差人去打聽了許久,這才買到了,今日不過是來送個吃食就走。」公孫芷說的平淡無奇,不夾雜著任何炫耀之意,透露出的都是自己的心意,這份淡定從容的反擊簡直是讓花璃刮目相待。

不過……

花樓的花糕?

花璃目光落在公孫芷中的食盒上,嘴角緩緩勾起一抹淺笑說道:「公孫小姐真是厲害,花璃不曾開業都能買到花糕呀!好多人就算是開業了,也買不到,聽說這花樓的花糕是不外賣的。」

「璃兒小姐謬讚了,我也不過是多跑了幾趟罷了。」公孫芷笑的隨意,但是這王府門口的守衛一個個眼中卻是露出了感嘆之色,心中暗自感嘆公孫芷如此用心。

「既然是要送東西給王爺,不如我們一起進去吧?」花璃話語一轉開口說道。

「我也正好要進去,李管家可願讓我們通行?璃兒小姐找王爺也是有事的吧?」公孫芷很是有禮的對著黑叔微微俯身詢問道,看這模樣好像是在詢問黑叔,但是花璃算是聽明白了。

這人其實就是在變相的詢問黑叔,能不能讓自己帶花璃進去。

花璃臉色僵了幾分,轉首看著公孫芷這面不改色的臉,花璃表示很生氣。

花璃這回真生氣了。

「自然自然,兩位小姐隨老奴來。」黑叔連連應下,有些意外花璃和公孫芷好像很熟悉的樣子,兩人那麼心平氣和的交談,但是暗中卻泛著一股不尋常的味道。

黑叔可是個人精啊!

他怎麼會不知道花璃生氣了?

黑叔當然知道,花璃生氣是好事啊,顯然花璃是對公孫芷這麼關心墨玄有敵意了,現在正是個時候,這兩女爭一男的戲碼黑叔表示很激動,正好可以看看自家王爺的反應,也能看出花璃對墨玄的心思到底如何。

兩個人憋著也不是這麼回事,早點擺到明面上來就好了。

黑叔心中有自己的打算,但是黑叔明顯是忽略了花璃的性子,也萬萬沒想到接下了發生的事情,讓他徹底目瞪口呆,差點就沒保住這王府管家的職位! 花璃和公孫芷兩人進入了王府,花璃刻意將腳步放慢,看著公孫芷那輕車熟路走在王府的樣子,花璃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合著這公孫芷還不是第一次來王府了?

不是說王府從來沒女人來嗎?

握草!

花璃成功被點炸了。

但是這一路上卻是一臉淡定的走著,那掛著淡笑的樣子跟公孫芷兩人笑談,好像很是如沐春風的模樣,其實在心中花璃已經把公孫芷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一遍了。

「璃兒小姐與攝政王很熟悉吧?」公孫芷扯開別的話題說了一路,終於是忍不住將話題扯到了花璃和墨玄的身上,顯然公孫芷也發現花璃不是第一次來王府了。

「算不上。」花璃唇邊的笑意平淡,那淺笑的模樣很是舒心般說道:「不過是說過幾句話而已,比不上公孫小姐送點心的熟悉。」

「璃兒小姐您別誤會,我跟攝政王也只是朋友。」公孫芷聽到花璃的話,似乎有些羞澀之意,卻又說的無比的坦然,那模樣倒是更會讓人誤會了。

奶奶個腿!

朋友?

墨玄老娘要廢了你!

居然敢背著老娘這麼勾搭人!

花璃努力將自己的臉上的笑容繼續維持,直到走進了會客廳之內,坐在廳內喝茶之時花璃這才細細打量著公孫芷,面紅膚白是個美人,但是這長相也頂多算是清秀的美人罷了。

但是勝在公孫芷這一身的氣質,淡淡的書卷之氣,那知書達理的高雅模樣讓花璃表示很憂傷,自己根本沒法比啊!

在公孫芷面前,花璃端著架子坐反倒有一種更加強烈的對比,花璃狠狠抽了抽嘴角,乾脆不裝了,就這麼靠著椅子坐,那隨意的姿態很是瀟洒。

再說說這公孫芷那舉止,就想是天生的氣度一般,一舉一動都不像別的小姐那般刻意的維持。

最讓花璃不爽的是……

特喵的!這女人居然比自己白!

白很多!!

花璃淚奔了……

「王爺。」就在花璃和公孫芷兩人互相打量之時,卻是聽到外面的聲音傳來,花璃和公孫芷兩人都看了過去,果真是一眼便看到了那穿著一身黑衣的墨玄邁步走進廳內。

「王爺。」公孫芷緩緩站起身,對著墨玄俯身拜道,反觀花璃卻是坐著沒動。

實在是花璃都習慣了,哪裡會想到還要起身相迎的,這會兒看到公孫芷起身拜,花璃倒是愣了愣,身軀不動的繼續坐著,墨玄邁步走進來的一瞬便是將目光落在了花璃身上。

花璃這會兒正在氣頭上呢,冷冷的看了墨玄一眼不開口。

「……」墨玄被花璃這冷冷一看,頓時皺眉。

「王爺,我是來給你送點心的。」公孫芷站在墨玄的面前,眼眸微微彎起帶著淺淺的笑開口說道:「聽說王爺喜歡吃花樓的花糕,我特地拿來了一些。」

「……」墨玄聞言終於看了公孫芷一眼,隨即緩緩皺眉冷漠的說道:「誰告訴你本王喜歡吃?」

「……」公孫芷聽到墨玄這冷漠的語氣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 「前些日子我瞧著王府內的人去花樓買了許多花糕……還以為王爺喜歡吃……」公孫芷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原來王爺不喜歡吃啊。」

「咳咳……」一邊的管家黑叔這才想起來,買了很多花糕這件事是他讓人去做的,黑叔知道這花樓是花璃的產業,想代替墨玄這個木納的主子去買花糕討好花璃,給花璃增加銷量什麼的。

沒想到這件事讓公孫芷看到了,還以為是墨玄很喜歡吃花糕,所以才會這麼財大氣粗的買花糕回王府,黑叔臉上有些不自然了,墨玄才回來,這幾天堵在忙著別的事情,黑叔這件事還沒來得及跟墨玄說。

「既然王爺不愛吃,那麻煩李管家分給下人吃吧,我既然帶來了,王爺不會讓我再帶會去吧?」公孫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王爺您說呢?」

「……」墨玄皺眉,正待說話之時,卻是聽到一聲重物放下的聲響,眾人轉頭看去看到的是花璃將手中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上。

「怎麼了?都看我幹嘛?」花璃呵呵一笑站起身來,笑眯眯的看著墨玄和公孫芷兩人開口說道:「我看二位應該還要繼續討論這花糕的事,我就不在這打擾你們了。」

「嗯?璃兒小姐要走了嗎?」公孫芷語氣很是驚訝,但是那隱藏在眼眸之中的得意和欣喜又怎麼會逃過花璃的眼睛?

「我何時說我要走了?」花璃嘴角一扯斜眼看了公孫芷一眼,轉頭看向墨玄緩步上前看著墨玄很是溫柔的說道:「墨玄,你先招待客人,我去你屋內等你。」

「……」

「……」

花璃這話語落下,一邊的公孫芷和黑叔兩人都瞪大了眼睛,黑叔那模樣就像是要把眼珠子瞪出來了一樣,公孫芷的臉色也是無比的精彩,轉首看向墨玄等著墨玄表態一般。

「好。」墨玄點頭應道:「夜非,帶路。」

「是!」夜非微微張了張嘴,連忙應下。

花璃斜眼淡淡的看了公孫芷一眼,轉身跟著夜非走了,直接無視了公孫芷那從後背傳來的冰冷的注視,端足了女主人的架子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走出了庭院之後,花璃才狠狠甩袖。

「璃兒小姐怎麼了?」夜非看著花璃這般的樣子,頓時本著打聽好情況好跟主子彙報的心思開口問道。

「那個公孫芷怎麼回事!?你們王府不是說不讓人進來的嗎?」花璃頓住了腳步,盯著夜非問道,夜非聞言頓時愣了愣,隨即開口解釋說道:「公孫小姐的公孫大學士之女,大學士與主上交好,曾帶著公孫小姐來過府上幾次。」

「原來是這樣……」花璃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合著那什麼大學士是想用自己女兒綁住墨玄?

不過還真是別說,公孫芷不管從任何方面來看都是優秀的,美的不招搖不惑世,舉止得體家世非凡,更是名副其實的才女據說年前被皇上提名為小皇子的啟蒙老師。

這細數下來,若是與墨玄相配再合適不過了。 但是!

花璃不樂意了!

這要是換做以前花璃才不管墨玄跟誰相配呢,但是現在墨玄是她花璃看上的人,公孫芷就算是再優秀也特么給老娘靠邊站!她看上的男人沒人可以染指。

夜非果真是將花璃帶到了墨玄的房內,仔細想起來這似乎是花璃第一次參觀墨玄的卧室啊!

墨玄的卧室很大,裡面的裝潢簡單卻不失高雅的氣質,牆壁之上懸挂著字畫,還有弓箭竟然也放在屋內,花璃看了表示很無語,難道這男人還是個沒安全感的?

最後一點便是,墨玄的屋內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擺放的無比整齊,看不到一點雜亂,花璃隨意摸了一下發現在墨玄屋內竟然不見半點的灰塵,簡直是讓花璃一陣驚悚。

這……

這人有潔癖的吧?

「主上的房屋從來不讓人踏足,也沒有侍女,主上的用的碗筷和任何一件東西都是專屬的。」夜非看到花璃眼中的驚訝這才開口解釋說道。

「好變態……」花璃跟墨玄相處這麼久,但是一點都沒發現耶!

夜非若是知道花璃所想一定會嘴角抽搐的,那是因為花璃是特殊的,他跟隨主上這麼多年從未見過主上跟人這麼親密,但是自從花璃出現之後,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花璃在屋內坐下,隨手抽出了書架上的書看,夜非則是守在門口,墨玄書架上的書大都是兵書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花璃看不懂的哲學類書籍,竟然沒有一本故事書。

果然跟墨玄一樣死板……

都是男生的屋裡不應該會出現那種小黃文啊什麼之類的嗎?

花璃表示將整個書架都看了一遍也沒發現那種東西,真是奇了怪了,難道墨玄都沒一點那方面的需求?

還是說……

等等!

花璃臉色微變,突然就想到了外面那些關於墨玄的傳言,當初不就是本著那啥的傳言才想著要嫁給一個古代人嗎?但是現在花璃突然蛋疼了。

這傳言……不會是真的吧!?

花璃驚悚了,默默思考了一下果斷的決定了,還是驗證一下比較好,這要是直接問吧,墨玄一個大男人被問到這種問題肯定是不好的,所以……

不如偷窺吧?

花璃嘴角盪起笑意,那漆黑的眼眸之中滿是精光,墨玄從門外一走進來就看的花璃站在書架面前傻笑,頓時便是皺起了眉頭,邁步走過去出聲詢問:「看到什麼這麼好笑?」

「哎呀!你來了啊!」花璃被嚇了一跳,看到墨玄到來眼中露出淡淡的笑意,隨手拿起一本書掃了一眼看著墨玄問道:「沒什麼,我就是好奇你這裡怎麼這麼多醫書?」

「……」墨玄聞言看了一眼花璃手中的醫書微微皺眉。

「看樣子這些醫書你很久沒動了吧?還是新的。」花璃隨手翻了翻,突然看到那醫書上被圈出來的地方,中了什麼毒會導致全身冰冷,旁人無法近身。

花璃本是隨意翻看,沒想到竟然翻到這個頓時愣住,再仔細看了看,發現這些癥狀都是跟墨玄相似,但是又不盡相同的。 花璃大約也是驚到了,看著這醫書之中被圈出來的地方心下微微一顫,仰頭看向墨玄。

「嗯。」墨玄沉寂的應了一聲,隨手接過花璃手中的醫書放回了書架之上,那隨意的模樣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但是花璃卻是明白,那醫書之上被如此細心的標註出的東西,顯然以前墨玄一定是在尋找原因。

墨玄牽著花璃的手在一邊的椅子上坐下,看著花璃那沉默下的模樣有些握緊了一些手,緩緩開口說道:「你介意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