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表情尷尬,猶豫了一下之後也不再狡辯,“這個……我也是沒辦法,面吩咐的事,我總不能不辦吧?”

“呵呵……”張誠乾笑兩聲,“我承認,我以前是得過你們不少好處,但是我不說白癡,你們拿我當猴耍,不怕我突然反水,投靠幽冥鬼域嗎!”

高通表情一僵,嚴肅的說道:“張誠,我承認這次的事情是有點過分,但是你仔細想想……現在陰司跟幽冥鬼域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緊張,如果你表達一點態度,以後陰司敢相信你嗎!”

“而且……”不等張誠開口,高通接着說道:“人間畢竟是陰司的管轄範圍,你一個人是不怕,但是你還有神君觀、還有那麼多弟子和朋友,如果你投靠了幽冥鬼域,那他們怎麼辦?”

“我靠!你們這是吃定我了啊!”一聽這話,張誠頓時火冒三丈。

但他也明白高通的話沒錯,之前陰司還沒跟幽冥鬼域幹起來,所以可以容忍自己搖擺不定。

可現在戰事已起,自己的態度變得至關重要了,如果自己敢投靠幽冥鬼域,只怕陰司立刻會翻臉不認人。

張誠心長嘆一聲,一臉的蕭索。

以前他還自認爲,自己跟崔珏他們這些大佬的關係還不錯,甚至還有點沾沾自喜。

結果一旦觸及到了陰司利益的時候,這些大佬的可不會管自己一丁點的感受,直接挖了個大坑讓自己跳。

他此時才清楚的認識到,真是靠人不如靠己,無論平時看去再好的關係,到了關鍵時刻說不定也會擺你一道。

而陰司這次的做法,實在是讓張誠有些心涼,他也不想再多說,朝着高通擺了擺手。

“送我回去吧,這次事情之後,我跟陰司之間兩清了,以後你們走你們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咱們互不相干!”

高通的臉色也非常不好看,但是任務在身,他也不得不這麼做。

此時看着張誠冷淡的表情,他也難免有些慚愧,跟在後面勸慰起來。

但是一路張誠都是一言不發,葉小曼也是冷着一張臉。

高通只得嘆了口氣,用木舟載着二人,沿着忘川河原路返回了陰司。

到了地頭之後,張誠根本不看高通,拉着葉小曼飛向鬼門關。

葉小曼有陽間巡遊的身份,鬼門關的守門陰差也不敢阻擋,立刻放行。

高通站在忘川河邊,看着張誠的身影消失,心長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判官府覆命去了。

張誠回到陽間之後,悶悶不樂了好幾天,神君觀弟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都只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大師兄不高興。

最後還是王大富提着兩瓶酒找到張誠,硬拉着他在後山聊了半宿,張誠的心情才逐漸好起來。

其實說到底,他對幽冥鬼域並沒有什麼好感,這次答應陰司,本來準備去大幹一場。

明明直接說能搞定的事,非要弄這麼多彎彎腸子。

我拿你們當朋友,你們卻拿我當三歲小孩一樣耍。

這一點張誠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事情已經成這樣了,自己又不能去把判官府砸了。

而且人間是陰司的管轄範圍,自己現在根本沒實力跟對方翻臉,算再氣也只有忍下去。

他打定主意,不管陰司跟幽冥鬼域在下面打成啥樣,他都不再插手了。

以後安心在陽間發展自己的勢力,等到神君觀真正壯大起來,他可以不用再受制於人。

想通之後,張誠的情緒也好了不少。

他前段時間太忙,屍界陰司兩頭跑,冷落了嬌妻,於是決定補償一下,想帶着林婉兒一起出去玩兩天,自己順便也好散散心。

林婉兒這大半個月一直呆在神君觀裏,也憋得難受,一聽要出去玩,自然是立即同意。

шшш ¸ттkan ¸c o

原本張誠想把小靈也帶的,也好讓她長長見識。

但是小靈到了神君觀之後,從那些法師那兒又學會了不少道法,現在正是興奮的時候,似乎有些不願意。

張誠也不勉強她,畢竟小靈在屍界,每天都要面對生死威脅,對於實力有種異於常人的渴望,算現在到了陽間,一時半會還是改不了。

林婉兒在查了一下,發現附近一個叫璧潭山的地方,面新開了一個度假村,檔次很高。

度假村裏面溫泉、酒店、餐飲一應俱全,環境在江城也是首屈一指,只不過消費也不低。

不過張誠現在啥都缺,是不缺錢,見林婉兒喜歡,當即拍板。

張誠跟林婉兒要出去度假的消息很快傳開,沒過多久,王大富找門來,腆着臉硬要跟着去。

理由是張誠整天當甩手掌櫃,讓他一個老年人在觀裏操勞,難得有次公費旅遊,說什麼也得帶他。

有他帶頭,諶小冰也立刻冒了出來,說王大富年老體衰,萬一磕着碰着了可麻煩,他跟着一起還能照顧照顧。

張誠連翻白眼,王大富這老傢伙說起做大保健變得生龍活虎的,哪有一天年老體衰的樣子?

這兩坨貨現在資產也是好幾百萬了,在江城也算得富人了,卻還是這副摳門性格,只要有便宜佔真是跑得誰都快! 王大富跟諶小冰這一老一少糾纏不休,只差躺在地打滾了。

張誠也沒別的辦法,反正璧潭山也不遠,要去一起去吧,反正到了地方各玩各的,也不怕這兩個傢伙打攪了自己跟林婉兒的二人世界。

說走走,第二天一早,張誠親自開着悍馬,載着幾人離開了神君觀。

路,諶小冰想找點零食打發時間,於是翻起了王大富的揹包,結果剛一打開,摸到一串小包裝袋,足有幾十個。

“臥槽!岡本……老王看不出來你一把年紀了,內心居然還這麼春意盪漾啊!”

王大富老臉一紅,連忙一把搶了過來,罵道:“這是別人塞到我包裏的……你沒事翻我東西幹什麼!”

看着王大富的窘態,林婉兒忍不住捂嘴輕笑起來,張誠也不停吧嗒着嘴。

“老東西,你好歹也是一觀之主,能不能稍微注意下形象……以前你一個人不說了,現在居然還攛掇着侯淨山他們一起鬼混,這要是傳出去,神君觀還要不要臉了?”

王大富撓了撓頭,嘿嘿笑道:“放心吧,我出去的時候小心着呢,打的旗號都是公司娛樂,去的也是乾淨地方,都有健康證的!”

張誠翻了個白眼,懶得搭腔。

璧潭山位於江城南邊的一個縣城裏,山不高,但是半山卻有幾處天然溫泉,廣告說是含有什麼微量元素,吹得神乎其神,差點跟包治百病差不多了。

張誠當然不相信這些,這一趟出來主要是陪林婉兒,順便自己也散散心。

一車四人,開了大概四個多小時,到了璧潭山下。

順着山路往,開到半山腰時,一片建築出現在前方。

這處度假村的確規模不小,粗略一看至少有幾十棟樓,都是三層,修得跟歐洲小鎮似的,給人一種高大的感覺。

“坐了這麼久的車,大家也累了,要不先去泡泡溫泉吧!”

剛下車,林婉兒一臉興奮的看向張誠。

“好!”張誠點點頭,對諶小冰說道:“你先去把房間訂好,然後過來跟我們匯合。”

諶小冰一愣,不滿的叫道:“爲什麼讓我去!”

張誠翻了個白眼,“這一趟是我出錢,而且是你自己說王大富身體不好,跟着過來照顧他的,你不去誰去!”

一聽這話,諶小冰頓時一臉的晦氣,嘟嘟囔囔的轉身走了。

張誠拉着林婉兒,擡腳走進了度假村,發現裏面人並不多,顯得很清靜,看來這地方的消費也不是尋常人能承受得起的。

幾人跟着路的指示牌,很快找到了溫泉浴場所在,只不過在溫泉還修了一棟圓頂的白色大房子,需要買票才能進去。

於是張誠跟王大富站在門口等諶小冰,林婉兒則去售票處買票。

看見林婉兒走遠,王大富立刻偷偷捅了捅張誠,擠眉弄眼的說道:“小子,你不是會靈魂出竅嗎?你的機會來了,我掩護你!”

張誠一愣,疑惑的問道:“機會?什麼機會?”

王大富壞笑一聲,偷偷往旁邊一指,張誠順着他指點的方向看去,五個大字赫然映入眼簾。

女賓更衣室!

“我靠!”張誠忍不住踢了王大富一腳,罵道:“你以爲我是你啊!我像是這麼下流的人嗎!”

王大富揉了揉屁股,鄙視的說道:“你不是像,你根本是!你摸着良心說,難道你沒想過?”

“這……”張誠略顯尷尬,但隨即一本正經的說道:“胡說八道,我作爲新時代的青年,一向把思想道德建設擺在首位!這種骯髒齷齪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去想!”

“切……”王大富撇了撇嘴,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不說話了。

張誠乾咳一聲,目光不經意間飄動了一下,看着那些姑娘扭着屁股進到更衣室,心裏也忍不住癢癢的。

如果是在以前,估計他還真了。

但是現在可不一樣了,先不說已經有了林婉兒,如果被發現自己魂魄出竅去偷窺,估計不死都得脫層皮……

而且話說回來,現在他身邊也不缺女人,葉小曼、華凌菲,更別提還有那個騷到骨子裏的胡玲兒,這些哪一個不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如果真想幹啥,直接來行了,哪裏還需要這麼偷偷摸摸的。

掉價好不好!

過了大概十幾分鍾,諶小冰過來了,將一張房卡扔給張誠。

“給你開了間頂級套房,寬敞得很,晚隨便發揮!我跟老王一人訂了一間貴賓房,免得這老傢伙晚大保健吵到我。”

張誠接過房卡,看也沒看塞進了兜裏。

他雖然對外小氣,但對內可大方得很,只要住得舒服行,管他多少錢呢!

林婉兒早買好了票,不過溫泉浴場規定,賓客入內必須要穿泳衣泳帽。

於是幾人一人挑了條泳褲,林婉兒挑挑選選了半天,也選好了自己心儀的泳衣,幾人約好裏面見,然後各自去了更衣室。

張誠以前還從沒來過這種地方,剛一進去有一個面容姣好的女服務員迎了來,半跪在地,伺候他換拖鞋,搞得張誠渾身不自在。

反倒是王大富輕車熟路,進來之後像回到了自己家,一邊換鞋,一邊問女服務員道:“美女,你們這有推油嗎?什麼價位?”

我靠!

張誠頓時一腦門黑線,諶小冰也是表情尷尬,二人將頭扭到一邊,假裝不認識這人。

不過女服務員倒是鎮定自若,微笑着答道:“有的,按摩在二樓……項目不同價格也不同,客人可以先去泡泡溫泉,到時候直接去行了,會有技師接待您的。”

“好!”一聽這話,王大富頓時熱血沸騰,站起來說道:“溫泉有什麼好泡的!我現在去!走這邊樓是吧?”

說完,他直接跟張誠打了個招呼,猴急猴急的竄樓去了。

“有機會查一查……我怎麼總覺得這老傢伙是色鬼投胎呢!”諶小冰嘴角直抽。

張誠也是一臉的尷尬,對着服務員說道:“這傢伙腦子有毛病,荷爾蒙分泌過多……那什麼,換衣服在哪換?” “先生這邊請……”服務員禮貌的笑了笑,將二人領到旁邊一個房間門口,然後才轉身準備接待下一波客人。

張誠跟諶小冰逃也似的進到房間裏,換泳褲泳帽,順着後面的通道拐了幾個彎,很快來到一個很大的大廳裏。

這大廳分爲三層,呈階梯形往延伸,每一層間都有一個溫泉,能容幾十個人一起泡。

張誠掃了一眼,發現度假村爲了吸引客人,設計的時候還是很花了心思的。

這個溫泉浴場雖然是在室內,但是地面都是自然的岩石,周圍的牆壁畫着各種樹木花草,連圓形的穹頂也刷成了藍天白雲。

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爲自己是在外面。

可能是時間不對,浴場裏沒幾個人,而且大多都在最面的溫泉裏泡着,周圍水汽繚繞,連男女都看不清。

兩人近找了一個小水池,下去泡了一會兒。

張誠感受了一下,覺得跟在家裏泡浴缸沒什麼區別,而且水還有點涼,於是說道:“這跟泡澡堂子有啥區別……居然還這麼貴,現在的錢也太好賺了吧!”

諶小冰白了他一眼,“小聲點,我可不想被人當成土包子。”

張誠瞪眼道:“這話說得,好像你以前泡過似的?”

諶小冰立刻眉毛一橫:“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你知道溫泉跟澡堂子的區別嗎!凡是有溫泉的地方,下面都是火山,泉水在加熱的過程,裏面也含有很多礦物質和微量元素,人泡了能舒筋活血,對皮膚也有好處!”

說完之後,諶小冰雙臂抱頭,斜靠在池邊,愜意的說道:“當然了,你現在已經是嗝屁了,溫泉對你來說根本沒啥用,可惜啊……唉……真是舒服!”

臥槽!

見諶小冰一臉欠揍模樣,張誠差點忍不住一個大耳刮子抽過去。

過了幾分鐘,一道窈窕的倩影從旁邊緩緩走來,張誠只是一看,瞬間看呆了。

只見林婉兒穿着一身淡紫色的基尼,將完美的身體曲線展露無疑,一舉一動之間簡直是勾魂攝魄。

“哇!”諶小冰也一下坐了起來,一雙眼睛差點瞪出來,“看不出來……原來林老師的身材這麼好啊!”

“看什麼看!這是我老婆!”張誠一腳將諶小冰踹翻在水池裏,疼得他哇哇亂叫。

“我靠!看一眼又不犯法,老子可是佛修!你用得着這麼狠嗎!”

張誠不理他,對着林婉兒招了招手,“婉兒,這溫泉水對皮膚有好處,你快下來泡泡!”

林婉兒低頭看了水池一眼,疑惑的說道:“溫泉?這是洗腳池啊?溫泉在面……”

臥槽!

一聽這話,張誠差點把諶小冰按水池裏淹死。

怪不得所有人都在面泡,沒一個人在下面。

自己泡了半天……原來泡的是洗腳水!

還什麼鬼微量元素,對皮膚有好處……

不懂算了,你特麼還敢一本正經的扯淡!

這下丟臉丟大發了!

張誠連忙從水池裏跳了出來,狠狠瞪了諶小冰一眼,趁着周圍沒人,拉着林婉兒朝面走。

諶小冰也是一臉的尷尬,埋着腦袋跟在後面,一邊走還一邊撓,生怕染腳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