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心耿耿的旭剛雙拳緊握,為東王公擔憂,該死啊!偏偏在這個時刻出現……

西王母色變的同時卻是在想一個問題:皇庭為什麼要幫助盤古正宗?

這個問題東王公也想不通,他直接開口問道:「本帝有一事不明,道祖所言,主皇和天道平級,既然如此,為何要派閣下插手本帝算計盤古正宗的行動?天道與盤古正宗相爭,間接獲利的就是皇庭!」

東王公,你還沒有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啊!

居獸這次倒是沒有嘲諷,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惡意與龐大的殺氣!

「吾皇庭做事向來隨心所欲,本座行事,與你何干!」

知道居獸不想告知自己,東王公森然邪笑:「好!既然如此,閣下就在無盡的界海中永世沉淪吧!」

話音未落,景陽宮已然消失,白居獸發現自己身處於如同套娃般層層疊加、一方世界套著一方世界的無限界海。

界海之中,一個個世界組成的驚濤駭浪,波濤洶湧,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即使是早有心裡準備的西王母和旭剛看到了這一幕,仍然倒吸一口涼氣,他們沒想到,在從二聖那裡得知主皇、皇庭的強大后,東王公敢率先攻擊!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獸族崛起畢竟是在初古時代,距離天道治世、諸神並起的當今而言,實在是太過久遠,諸神們從未見過皇庭的威懾力與統治力。

這一點,居獸心知肚明,否則東王公也不會有眼無珠到膽敢冒犯皇後娘娘!

面對界海的世界之力,居獸臨危不亂,在揚眉隕落後,說他是除神逆之外,最擅長空間大道的至強絲毫不為過。

空間大道在手,離開紫府世界海並不是問題。

有了這層保障,居獸開始興緻盎然的參悟起紫府世界海。

皇庭至強中不乏世界之主,最為出名的便是檮杌和造化。

如果說檮杌的水界和洪荒相似,那東王公的紫府世界海顯然和造化演化出的造化世界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同的是,造化世界中的無盡世界無法承載混元金仙巔峰的存在,別說拿演化出的世界攻擊居獸,就算是圍困都被居獸撐爆整個世界。

而眼前的情況則是,一個由混元金仙初期開闢的界海竟然將居獸完美的封控在無盡世界之中!

看到轉瞬之間便將居獸封控,東王公智珠在握道:「閣下並沒有言語間那麼不可一世!閣下能進入本帝的紫府世界海必定是因為諸神中有你們皇庭的人!方才利用符牌混入其中!」

「所以本座才說,你有眼無珠!」

居獸話音一落,伸手撫在某個世界的界壁上,在東王公不可思議的眼神中,穿透層層界壁,飄搖而去!

「休想逃走!」

東王公右拳狠狠一捏,紫府世界海開始收縮,保護無盡世界的界壁齊齊發力,目標赫然是要將居獸碾壓!

隨著無盡世界的碾壓,東王公顯得無比自信。

「現在已經不是你們的時代了!認清現實吧!沉浸在過去的榮光中對你沒有好處!」

「所以才說你目中無人啊!小子,給本座看好了!」

居獸展開雙臂:「空間穿透!」

無數道亮光將無盡世界洞穿,空間道韻瀰漫,將無盡世界串聯在一起,形成了居獸主宰的世界。

眨眼之間,便和東王公操控的無盡世界分庭抗禮。

「擅自動用不屬於你的力量,一定會被反噬!」居獸幸災樂禍的笑道:「拜你所賜,本座體驗到了五十之數的世界宇宙和四九之數的世界宇宙的區別!

一數之差,確實如同天塹!五十之數的世界宇宙中蘊含大道,正好給了本座可乘之機!沒有了天道的阻礙,本座以空間本源溝連大道,你個初期境界的小子豈能阻擋?」

奚落完東王公,居獸並不在意紫府世界海的自衛反擊戰,他沉浸在他的感悟之中。

「四九之數的世界宇宙,雖說沒有大道,無法承載大羅以上的修士,但勝在安定,平穩!其中修士永生永世都無法超脫!

兩相比較,四九之數更適合於囚禁……」

東王公何時有過慘遭無視的時刻,見到居獸一副渾然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模樣,東王公大怒。

龍頭拐杖瞬間出現,對準居獸,迎頭砸下!

「轟!」

無數世界都在這一拐中化為烏有,卻是連居獸的衣角都沒碰到。

「小子!本來還想在皇上詔令下達之前和你多玩兒一會,現在看來,你是迫不及待的想去見大道啊!」

居獸毫無徵兆的出現在東王公身後!

這時,因為龍頭拐杖爆發出的威勢驚動了諸神,諸神趕來,驚訝地看著眼前詭異的場面。

這一看不要緊,東王公的手下坐不住了。

「放下帝君!」

「何方鼠輩宵小?」

「住手!」

旭剛、罪、金光等東王公的心腹,心急如焚的瞪著居獸,居獸的右手已然獸化,東王公的頭顱剛好卡在兩根銀色獸爪之間。

凶氣伴隨獸爪的出現噴涌肆虐,近在咫尺的東王公敢確定,這兩根獸爪的殺傷力不亞於自己的龍頭拐杖,一旦有所異動,自己便會身首異處!

「閣下究竟想要什麼?」

「要什麼?」居獸惡劣一笑:「小子,你是在變相認慫嗎!」

「本帝不過是試探一下,閣下太看的起自己了!要想讓本帝認慫,除非主皇親至!」東王公冷笑著,經過短暫的交手,他承認他確實不是眼前這銀袍修士的對手,但,想要他東王公認慫,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可能!

東王公心念一動,輕聲喝道:「世界之主!」

獸爪之間的東王公無聲無息的消失了,這一點,就連居獸都沒有發現他是如何做到的。

居獸倒也沒有意外,畢竟是開闢紫府世界海的世界之主,有幾張底牌很正常。

「本帝以紫府世界海之主的身份號令!死!」

東王公的怒吼傳來,他已經融入了紫府世界海。

紫府世界海中的任何一個世界、任何一個生靈,都是東王公!

作為世界之主,東王公有權力也有能力指揮紫府世界海中的大道攻擊居獸。

居獸很快便察覺到了這股道擊!

和悟岳曾經先悟天道再對先天五太融合成的天道人臉進行道擊不同。

東王公的道擊,令居獸想起了神逆曾經講過的大道規則。

「源自大道規則的攻擊,以大道本源判定本座的命運、置換本座的因果、滅滅絕本座的生命、封鎖本座的時空、甚至就連本座的空間本源也被屏蔽排斥,了不起的攻擊!」

居獸淡淡的說完這段話后,任由道機摧殘著自己的道軀,沒過多久便消散了……

和居獸的淡定不同,諸神聽懂了居獸的話中深意,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東王公的強大之處在於他可以通過紫府世界海借用大道本源的力量!

洪荒修士所修之道無不是源自大道,雖然天道的出世,令天道眾生只能通過感悟天道來修鍊自身大道,可不管如何,自身大道也是大道!

一切的起點、源頭,都來自於大道!

比起通過悟道而修鍊來的自身法則,來自大道的道擊,是無解的!

諸神這才明白當年開闢出紫府世界海、北冥宇宙等世界宇宙的東王公、鯤鵬等人究竟獲得了何等強大的力量!

難怪他們有資格做一方蒲團!

諸神如是想到,他們依然處於感悟天道來修鍊自身大道的境界,而東王公等人已經達到了借用大道本源的高度!

感嘆之間,難免有幾分嫉妒……

諸神將目光隱隱投向接引,這裡不就有一位開闢世界宇宙的存在嗎!單從質量來看,華藏世界還比紫府世界海更強大……

就在接引忐忑不定時,一道金光閃過,東王公現身。

「哈哈哈哈,本帝解決一個目中無人的老傢伙,倒是讓諸位道友受驚了!」

東王公大笑著,表現的十分客氣,但誰都能看出來,東王公臉色洋溢著得意與驕傲。

能夠戰敗皇庭至強,這是實打實的光榮與強大!

當東王公在旭剛的配合下,不經意間說出來居獸的來歷后,諸神發出道道驚呼。

皇庭至強!

道祖在紫霄宮中描述的足以毀天滅地,打崩洪荒的皇庭至強!

竟然被東王公輕飄飄一句話,解決了!?

東王公看出了諸神的將信將疑,煞有其事道:「諸位道友還是太過天真!毀天滅地?打崩洪荒?真是可笑!要說主皇能夠做到,本帝相信,但皇庭至強?諸位道友可以去試試,以本帝的手段,連一座山都打不碎,皇庭至強拿什麼來打崩洪荒!」

諸神緩緩點頭,比較之下,結果一目了然。

接引准提等幾個心思通透的大能則是不置可否,真的是這樣嗎?

不得不說,在眾生不知洪荒經歷了二次擴大的情況下,東王公完美的出了一把風頭。

可惜好景不長,一道莊嚴肅穆,充滿冰冷殺機的道音從紫府世界海外傳來!

「主皇詔曰:東王公心懷不軌,胡亂冊封,冒犯皇后!

特令九霄衛統領星耀狂獸、星辰居獸剝奪其男仙之首的尊號,將其當場格殺!」

這份宣判,響徹洪荒!

東海上空,紫府世界海外的居獸、狂獸卻渾然不覺,冒犯了娘娘,罪不可赦!

狂獸又拿出了一道詔令。

「娘娘懿旨:西王母妄尊自大,意圖染指女仙之首,本應罪不可赦,念其並未有實際行動,且為從犯,免去一死,特令皇子逆劫將其鎮壓於采蒙山中三萬元會!」

一份主皇詔令,一份皇后懿旨,猶如兩股無上道擊洞穿洪荒一樣,在洪荒引起軒然大波!

將東王公當場格殺!

將西王母鎮壓三萬元會!

這就是主皇!

這就是皇庭的行事風格!

且不提眾生所思所想,紫府世界海內的東王公道心中滿是複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