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攥緊了拳一步一步的倒退了,最後,在樓梯的轉角處果斷的轉身下樓了。

陳果看着手心股股流出的血,心卻不由自主的聽着門外急切的跑步聲,她趕緊的拿起他爲她特製的藥,輕灑了一點在上面,頓時一股輕涼感傳遍了全身,疼痛也在瞬間消逝。

她時間揚起一張冷漠如冰的臉龐,靜等着楊澤凡那‘怦’的踢門聲。

一秒,兩秒,寂靜的門邊未傳來任何的聲響,她微微的皺起了眉,正在思慮之際,腳步聲卻有力卻又像心事重重的離門邊越來越遠了。一股莫名的心慌充斥了整個心間,第一次,她受傷了,楊澤凡沒有在旁邊盯着上藥。

她趕緊的開門追出去,卻見楊澤凡果斷的轉身下樓的側影。

一股發自心底最深處的涼意讓她不由自主的抱起了自己,手心的痛讓她全一條神經都感覺到了。

門,碰的一聲重響,嗑痛了她的心。

那扇關上的門,全然的阻隔了彼此的心。

楊澤凡緊踩油門,頭也沒回,哪怕回眸一眼也能見窗口一雙深情的眸光帶着濃濃的憂鬱看着他遠去。不是他不想回頭,而是不敢回頭,怕失望之後,心中增添更多的落寂。

惆悵滿懷,只爲她。

陳果站在窗口直望着早不見車影的地方,任由電話‘叮嚀嚀’的響。

餘小曼不死心的再拔。

電話再響,陳果眸中有了一絲不耐煩。然後,走過去看了一眼,見是小曼,心中又涌起一股失落,她以爲這個電話是楊澤凡的。

她平了一下心情才接起電話,“小曼!”語氣中還是那麼的平淡。

餘小曼萎靡不振的趴在辦公桌上,“陳果,你們怎麼回事嗎?打小卓的電話,小卓說了一句話,就直接的掛了我的,你呢?接起電話也是有氣無力的。”

“對不起!小曼!”陳果把語氣更是緩了緩,心中涌起一股自責,她不應該把不愉快的情緒感染給小曼。

“果兒,我好煩!”餘小曼鬱悶的說了一句。

陳果知道餘小曼要長聊了,於是走到牀邊,躺下,“煩什麼?南宮輝對你不好嗎?”

“不是!”餘小曼嘟起了紅脣,愁緒滿眸,“他對我很好!可是,我卻覺得好過了頭!果兒,我是不是得一種‘幸福鬱悶症’啊?”

陳果一聽,‘卟哧’一聲的笑了,“小曼,你怎麼還跟兒時一樣呢?總是想些有着,沒的呢?”

“果兒,你別笑,我說的是真的。你想想看,哪個男人那麼大度,在看見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睡覺之後,居然一點嫉妒都沒有,甚至還對她呵護倍致的,這不是很不符合邏輯嗎?”這也是餘小曼這兩天心裏一直鬱悶的事。

“小曼,發生了什麼事嗎?”陳果微皺眉,這真是件多愁的事。

“唉,別提了!”餘小曼有一種哭的衝動了,“不是爲了順利做好‘迪蒙爾’的企化案嗎?楊鋒決定到嫣然農莊進行全封閉式的最後衝刺。可就在項目完成的那天,慶祝項目圓滿完成也爲了促進楊鋒跟龍淑嬌的感情,所以我和張絡商量好,把楊鋒灌醉,然後讓龍淑嬌跟他……”餘小曼頓了下來。

“讓楊鋒跟龍淑嬌來個一夜之情?”陳果非常準確的接話了,她有些想罵餘小曼的豬腦袋,龍淑嬌跟楊鋒之間的情怨豈是一夜間隔情能化解的。

“對!對!”餘小曼微愣,“果兒,你怎麼知道?”

“就你那豬腦子能想出什麼好的計謀來?”陳果真是很鄙視她,不是餘小曼笨,而是很單純,設計人的歹毒心思,她想不出更好的,“結果呢?”其實,陳果不聽也知道結果了,只是想讓餘小曼吐出來,心裏會舒坦一點。

“唉!”餘小曼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對陳果的鄙視一點也沒在意,反正這方面,她絕對不如陳果和李卓,“結果就是我就和楊鋒莫名其秒的睡在了塊了。”

“還拍了照!”陳果肯定的說。

“果兒,你真神!”餘小曼對陳果料事如神的本事一讚,陡然的眸光又在瞬間低落了,“還且還發給了輝!”

“那你跟楊鋒有沒有那個?”陳果問出了最關鍵性的問題。

“當然沒有了!”餘小曼精神陡增,聲音也大了數倍,像是陳果問出這種話,對她就是一種侮辱,“那天我們都醉得不醒人事,怎麼回的房,我都不清楚,再說了……”餘小曼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聲音低了下去,“再說了那兩天的我3號來了,還把褲子給弄髒了,你說,怎麼可能嘛!”餘小曼緋紅着小臉

“不可能嗎?或許那不過是‘運動’過量受傷而流出的血呢?”陳果聲音裏有着濃濃的調侃。

餘小曼眸子轉,“果兒,這說的是你自己吧!難怪每次見你楊澤凡隨時都帶着藥膏,原來是因爲運動激烈啊!”小曼也反脣相譏。

“南宮輝知道你3號來了之事?”陳果快速的叉開了話題。

“嗯!”餘小曼微不可見的輕嗯了一聲。

“那不就結了,都趕上如此之事,他還能懷疑什麼?”

“可是,他一點的嫉妒也沒表現出來,是不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呢?”餘小曼在原問題上糾結。

“嫉妒!他肯定嫉妒,只是他藏得很深,怕你有心裏負擔!”

“真是這樣嗎?”餘不曼有一絲的不相信。

“不相信我的判斷?”陳果輕吹了一下手心的痛,想到楊澤凡的異常,心裏莫名的難過了,心裏感覺讓她明白這麼些年來,自己已經陷入他編織的情網之中,她已經在盡力的掩飾了,可是,他還是知道了,所以要遠離她了。

對愛,她從來都強求不來。

“嗯!”餘小曼撇撇嘴,對陳果的判斷她倒是從不懷疑,在這三人之中,陳果的腦子是最靈敏的。 “小曼,小卓這段時間在幹什麼?”陳果也是很久不見李卓和餘小曼了,雖然楊澤凡不再把她囚禁在別墅內,可是,賭氣之餘,她三天兩天的受傷,也不敢再見她們,怕她們爲她擔心,特別是李卓那丫頭,初生牛犢什麼都不怕。楊澤凡不是她能惹得起的,她更不想他多一個人來威脅她。

“不知道!打她電話總是很匆忙的掛掉。”餘小曼突然嫣然一笑,“果兒,相不相信,那丫頭也戀愛了?”

“嗯!可能是!”陳果也眸中帶了絲絲的微笑。

“小曼,跟誰打電話呢?笑得這麼開心?”南宮輝走到她的面前了,餘小曼還把他當成隱形人一樣的吾自跟那邊的人兒說着話。

“輝,你怎麼來了?”餘小曼收不住嘴角的笑意。

“小曼,下次再聊吧!”陳果也聽見電話裏南宮輝的聲音。他說得那麼大聲,不是就提醒她該掛電話了嗎?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嗯!!好!”餘小曼這才收了線。

南宮輝等小曼掛了電話才說,“走吧!”

“哪去?”餘小曼還點開了早就黑屏的電腦。

“小曼!”南宮輝不由的皺起了眉,“你摸魚也摸得太離譜了一點吧!都下班十多分了,我還等着你邀我共進午餐呢?結果呢?還在這裏公話私聊?”

“啊?下班了嗎?”餘小曼看了一下時間,有些訕訕然的笑了,“忘了!”

“我看哪天你會把我也給忘了。”

“嘿,嘿”餘小曼買一笑,“一定不會的。”

南宮輝從來沒想過,一句戲言竟能成真,餘小曼真的把他忘記得乾乾淨淨的。

“走吧!”南宮輝輕點了一下他小妻子那俏皮的小鼻尖,語氣中溫柔寵溺。

此時,南宮輝的溫柔笑靨讓餘小曼真的認爲自己是想多了。

“嗯!”餘小曼回以甜甜一笑。

末世全能劍神 中午時分,周子惠坐在陽臺的太妃椅上,嚴然像太上妃一樣,一個新來的傭人爲輕搖着手中的扇子,說什麼孕婦需要自然的涼。

“搞什麼啊?沒吃飯嗎?扇起一點風也沒有?”周子惠心煩意亂的坐了起來,雙目狠瞪着小漣。

傭人小漣嚅嚅卻也不敢回聲一句,早上因爲湯太燙被打了一巴掌,現下……她不由的把手縮了縮。

“叫你把風扇大一點,沒聽見嗎?”周子惠要不是因爲行輕不便,她早就一腳踹了過去。

“是的,夫人!” 帝少心尖寵:迫嫁小嫩妻 小漣只得把吃奶的力都使用了出來。

可是,涼意還是沒有,反而是她滿頭大汗。

她心裏委屈得快不行了,大熱天的,她小姐居然不開空調,每天晚上,要她搖扇搖到深夜,有時還要受到她那不陰不陽的笑聲塗毒,每天,她的手痠得快要斷掉,可是人在屋詹下,她不得不低頭。

周子惠不但沒感覺到涼意,反而覺得更熱了,她更是心煩意亂的了。

她心能不亂嗎?

眼看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來,離南宮輝要孕期鑑定的時間越來越越近,她還沒有一點的機會對付餘小曼,她怎麼能讓餘小曼那麼輕鬆的坐享總裁夫人的寶座呢?

“滾,滾,滾!”周子惠心煩意亂的朝小漣連吼着。

小漣如獲大赦一樣,趕緊的離開。

“等等!把空調打開,開低點!”周子惠不耐煩的扯開了薄紗般的睡衣,看着挺翹起來的肚子,她心裏就有氣,臥室裏一件件全出自名帥之手的洋裝,一件她也撐不下了。甚至已經撐破了好幾件,她心疼得要死,“都怪你這個死傢伙!等我找到機會,我要你好看!”她用力的戳着那跳動的地方。

開完空調的小漣正好見着這一幕,心中涌出一陣惡寒,趕緊的走了出去,她不做了。這個女人的心太狠了,保不準,有一天,她的命都會沒有的。

“小漣,你怎麼了?”王媽見小漣神色匆忙的從樓上快步的走了下來。

“王媽,我不做了!夫人肯定是瘋了,她居然用力的戳着肚子。”小漣越想背脊越是發涼。

“夫人?她不是!”王媽看了一眼鳩佔鵲巢的周子惠的房間,略顯皺紋的臉上全是鄙夷。

“唉,也別管她是不是了,先順着她意思吧!我看她是真的瘋了,虎毒還不食子呢?”小漣嘆了一口氣,然後快速的往傭人房走去。

王媽有些凝重的看了一眼,想起那天看到的東西,或許她應該告訴少爺了。

王媽有些奇了,今天一天都是沒有見到傑克。

周子惠心煩的下樓想找到點冰涼的東西吃,正好見着王媽一臉凝重的站在樓梯口處,心中一股無名的火更好無處法,死老婆正好讓她出氣。

“死老太婆,給我端一杯西瓜汁來!”

“好的,夫人!”王媽聽了小漣的話,順了她,反正她也得瑟不兩天了。

周子惠有些驚疑的看了她一眼。

王媽已經很順從的往廚房裏走去。

看王媽順從的樣子,周子惠心裏的恨更是深了。她恨了一眼王媽,然後走到沙發有些吃力的坐下,她真想一把把他抓出來,太礙事了。

王媽很快的給她端了一杯西瓜汁過來,很恭敬,也很順從。

周子惠找不到茬,而且她的心思也沒在王媽身上了,她想到餘小曼出差已經在昨天回來了,可是,那邊卻一個消息也沒有?

那不是很好的機會下手嗎?她怎麼一點消息也沒有呢?

今天心煩意亂,就是坐立難安的等她的消息。

終於,站起身往樓上走去,王媽端來的西瓜汁,她一口也沒喝。

王媽躲在後園的門邊一瞬不瞬的盯着周子惠的反常舉動,見她上樓,她趕緊的跟了上去。這個女人時而鬼鬼祟祟的,花花腸子又是多,她得替少夫人防着她點。

唉,她在心裏嘆了一口氣,太善良的人總是被欺。

周子惠快速的回房,拿出電話拔了彭鷗雅的電話,那邊一接起,她劈頭蓋臉的就罵了起來,“彭鷗雅!你活膩了是不是!居然到現在還沒有把事情辦妥,你是想賣身賠我這五十萬嗎?”

“不是的,周小姐!這幾天,我真的沒到機會!再等一個星期,我一定給你滿意的結果。”

“一個星期?”周子惠火大的狂吼了起來,一個星期,南宮輝隨時會抓她去鑑定,到時所以的謊言都會穿幫,餘小曼不會再因爲孩子而讓她住在別墅裏,南宮輝更是想除之而後快。她也想過,就算是拿着把柄魚死網破,虧的還是她。因爲他有能力封鎖掉所有的消息,除非她打他過措手不及。

現在,她只能把希望寄託在最後一線上,她賭南宮輝不愛餘小曼,不會爲了餘小曼用他一生的名譽,人格,‘輝煌集團’的信譽來跟她賭。

“不行,我最多再給你兩天時間,兩天時間如果你還沒有做到我滿意的結果,你就等着收我的律師函吧!”

“兩天……”彭鷗雅才說兩個字,電話已經掛斷了。她很是無奈的撫了撫還腫得像饅頭的小臉,現在她是腹背受敵。

餘小曼,她是不敢再惹了,可是周子惠,她同樣的惹不起。

她該怎麼辦?

心裏其實也願幫周子惠,此時,她心裏還是記得餘小曼救下了她,當時,南宮輝的眼神像是要食她骨血的可怕。

可是賠周子惠五十萬,她也拿不出來。

浪漫的法國情人餐廳裏

南宮輝坐在餐廳靜靜的看着餘小曼仔細的爲他布着菜,此時,手機卻響了兩下,他只是微撇了眸光看了一下,卻沒有拿起。但是,他知道周子惠跟彭鷗雅聯繫了。從發生周子惠那件事以後,他就把手機讓組織內的專門開發研究高端科技的芮進行改裝了一下。裏面有一整套追蹤、監聽設備。

從周子惠入住別墅之後,他就在他的房間裏裝置了監聽器,可是,他什麼也沒發現,卻知道了她如此下賤之事,氣得他當時就把竊聽器給關了。

真是有污他的耳朵,他希望新建的別墅快點建好。如若不是怕小曼反對,他寧願帶着他一家三口去住酒店。

他旗下的酒店,每一家都留有他的總統套房,只是他從來沒有去住過。那時,跟紫紗結婚後,也是很多時候住辦公室裏的總統套間。

“輝,手機響了,幹嘛不接呢?”

“接什麼,無聊信息!”

“無聊信息?”餘小曼佈菜的手微頓,心裏有些疑惑,他也會去接收一些無聊信息嗎?疑惑只是一秒鐘的事,然後就選擇相信了。因爲南宮輝對那件事全然的相信,雖然她心裏也有一些小小的不滿意,但那份信任滋潤了她甜蜜的心。

“小曼,吃吧!我自己來!”南宮輝怕小曼看出什麼異樣,就拿起叉子先動了。

“嗯!”餘小曼甜蜜一笑,浪漫的旋律在優靜的餐廳裏慢慢的流淌,“輝,這裏好浪漫哦!”

“浪漫嗎?”南宮輝輕看了一下,一對情侶喝着紅酒,眸光傳情,彼此的雙眸中都倒影出彼此幸福的笑靨,“嗯!是很浪漫!可惜,我今天忘了一件事!”南宮輝想起自己還有一個精心挑選的禮物沒有送出去,這樣的氣氛不是最合適嗎?可惜,他忘了。

“什麼事?” 醫鳴驚人:殘王獨寵廢材妃 看南宮輝一臉的惋惜,餘小曼好奇一問。

“算了,以後再說吧!”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南宮輝不想把那驚喜這進說出來。

只是他不知道這個禮物 他再也沒找到機會送出去。

吃完午餐,南宮輝就送小曼到項目部。

щшш¤тTk án¤℃ O

張絡正坐在位置上,廢寢忘食的工作,少了楊鋒,他的壓力大了好幾倍,餘小曼,總裁夫人,總不能真把一些瑣碎的事交給她吧!

“張絡,給我帶了午餐!”餘小曼把飯盒放在了他的桌子邊。

“謝謝!”

“趁熱吃吧!”

南宮輝見餘小曼坐在電腦前了,才帶着幸福的笑意離開了。

一踏出他的專屬電梯,周若香像往常一樣迎了上去,“總裁!”

“叫彭鷗雅上來見我!”南宮輝對周若香吩咐了一句,然後帶着深沉的眸光往辦公室走去,走到門口之際,再回頭囑咐了一句,“祕密點!”

南宮輝回眸補的這句話,讓周若香白淨的臉涮的一下紅了。

總裁知道是她去叫餘小曼救彭鷗雅嗎?

她知道彭鷗罪不可恕,可是,那悲祈的眸光讓她的心柔軟得一塌糊塗。

“是的,總裁!”周若香應了一聲,就趕緊佯裝很忙的樣子。

南宮輝嘴角勾笑,心思純淨的人就是不一樣,做了一點錯事,就心慌意亂,凌霄霆算是撿到寶了。

東拖西拉的半個小時之後,彭鷗雅才誠惶誠恐的來到38樓。

總裁的專屬樓層,她還是第一次上來,高檔、金燦燦的裝飾無不顯示着‘輝煌集團’的磅礴氣勢,她爲這樣的氣勢所震憾,暫時的忘卻了心中的惶然。

“彭小姐!”周若香見愣着眸子看着豪華的樓層,不由的提醒的喊了她一聲,希望她別好了傷疤忘了疼。

“哦!”彭鷗雅趕緊的回了神,害怕的心緒也回到了心間,總裁此時的召見也不知是什麼禍端,她自知絕對不會是福。

“總裁在辦公室裏等你!”

“總裁找是爲何事?”彭鷗雅想道個小道消息,好有心理準備。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其實,周若香也不知道所爲何事,難道總裁還計較着上午的事,可是,總裁夫人不是救場了嗎?

她有些不理解了。

彭鷗雅沒得到確切答案,心裏害怕得裹足不前。

“去吧!總裁在等你!”周若香催促了她一聲,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逃不掉的,何必拖拉呢?

彭鷗雅不得不走到總統辦公室之前,輕叩了兩聲,她很希望南宮輝不在,或是沒聽到。

可是,門卻開了。

她不得不踏了進去,不用她關門,門自然的鎖上了。

她心驚的退了一步,冰涼的門讓她無路可退。

南宮輝就那樣看着彭鷗雅雙眸中帶着濃濃的恐懼,他就是用這種方法瓦解她所有的心神。對付像周子惠那樣玩冥不化的人不行,對於彭鷗雅太適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